第三百九十三章 至寶在顫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莊園外,大幕發光,在後半夜這種夜深人靜的時刻突兀的出現,雖然看著很神聖,但卻讓人心悸,有陣陣驚悚感。

  那是恆均,他手持至寶要跨界了嗎?這一天突然到來,讓各方都不安。

  不止是張道嶺、冥血教祖等人面色變了,大幕中的各方強者也被驚動了,得悉了恆均的動向。

  「恆均,你所為何來?」張道嶺開口,身為一教之祖,哪怕面對無解的羽化幡,他也有大威嚴,面色冷淡而平靜。

  「我為他而來。」恆均以羽化幡指向房屋外、蘆葦湖畔的王煊。

  他一頭白髮,但面孔很年輕,雙目深邃,身穿陰陽神火蠶吐絲編織的仙衣,立身在大幕後,混沌氣繚繞,深不可測。

  「老恆,你不是最不願意摻和別人的爭鬥嗎,現在怎麼來到這裡,要為鄭絕世助陣?」冥血教祖開口。

  「冥血,你這是站隊了,想同我和恆均道兄為敵?」鄭元天開口,漆黑的甲冑帶給人神秘而沉重的感覺。

  冥血教祖斜睨他,道:「鄭黑心,不久前,你、祁毅、魔祖三個混帳,冒充我的事忘記了嗎?我和恆均道兄沒什麼,就是看你不順眼!」

  鄭元天沒開口,心說,誰讓你有九條真命,中古以來,各方想做些見不得光的事,不都是冒充你嗎?已是常態……

  恆均手中的羽化幡幾乎要切開大幕,至寶果然恐怖,握在這等強人手中,現在無人可擋,它竟真的能剝離舊約的束縛!

  「這個年輕人將我送到舊土的人都殺了,一個未留,我自然要找他清算。」恆均平靜地說道。

  王煊沉聲道:「我是為了自保,才和他們對抗。這些人不止要殺我,還要害死我父母,屠戮我身邊的朋友,毫不留情。難道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動手,不能去反抗?」

  現在,他沒有什麼可怕的,大不了魚死網破,血拼到底,只要他捨得養生爐,憑他身邊的四位絕世高手,應該能反殺對方!

  恆均沒搭理他,而是同張道嶺和冥血對話,顯然,他自恃身份,不打算和王煊多說什麼,不在一個層面。

  「當年,我欠了老鄭一個人情,今天正好還上,為他抵住各位的鋒芒。」

  想都不用想,說到底,還是鄭元天請動了他,不然的話,為了他的那些部眾,他現在沒有必要興師動眾呢。

  以後他有的是時間,跨界時,可以無聲的抹殺王煊,是鄭絕世等不及了,私下找了他,讓他相助。

  張道嶺開口:「道友,你這樣不太好吧。你的門徒如果被人無故加害,你有雷霆之怒的話,可以理解。可他們殺人不成反被殺,你這樣手持至寶出面,震動兩界,是不是太過了?如果讓你的其他弟子來出手,我等倒是無話可說。」

  顯然,這種說辭是老張在和他討價還價,讓他不要妄動,這個層面的人並不想直接撕破臉皮。

  恆均搖頭,道:「我可以不對他出手,但我也不願你們和鄭道友對上,這是鄭絕世的私事。」

  張道嶺笑了笑,道:「你讓鄭元天和他私下解決?有些欺負人啊。老鄭是什麼年代的人?比博物館裡的那些老物件都要老的多。和一個年輕人爭鬥,廝殺,有些說不過去啊。」

  「是這個道理。」冥血教祖點頭。

  「這世間,就是那麼的殘酷,他沾惹了大因果,殺了我一道化身,總不能這樣揭過吧?」鄭元天開口。

  在精神世界中,他被方雨竹斬去部分元神之力,導致道行嚴重受損,隨後被王煊這個後生擊殺,傳遍了大幕。

  這兩日鄭元天心中發堵,身為絕世高手,被一個現世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格殺化身,太讓他難堪了。

  他打定主意,得到王煊的肉身,練成魔胎大法,汲取擁有特殊內景地的人的一切長處,在這個時代超脫,他不僅要無敵天下,更要踏出新神話!

  他看到了煉製御道旗的那個超級文明的結局,追溯到了「鯨落」的畫面,那個所謂的「鯨」大概率就是王煊這種人。

  那個文明自身都在後悔,如果不短視,讓鯨成長下去,有可能會找到出路!

  當然,這個王煊沒有機會了,神話枯竭,即將結束,他才踏足超凡沒多久,修為太淺,支撐不起那樣的格局!

  在鄭元天看來,他身為絕世強者,融合了對方,才能開闢新神話!

  「鄭元天,你要和我一戰?來啊,你再分化身,我奉陪到底!」王煊開口,十段圓滿後,他有一定的底氣了。

  「小子,別飄,你還差點事兒呢!」張道嶺暗中開口。

  青木住在莊園中,被驚醒了,立刻聯繫身在平城的老陳,師徒二人第一時間調動資源,有戰艦在遠方升起,情況不對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轟擊列仙!

  無論是否能打過,態度要表明,陳永傑和青木都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恆均很強勢,手中的羽化幡向前點來,混沌光崩現,那大幕上出現一道口子,這是真的切開了!

  他不是自身要出來,而是看向鄭元天,道:「道友,你盡可以出手,我履行承諾,幫你擋住他們。」

  他沒有看王煊,不入他的法眼,只有張道嶺、冥血教祖,以及房間中那兩個女子被他平視。

  「欺人太甚!」王煊冷聲道,他不會低頭。

  他有一定的實力了,更有至寶在手,還聯合了幾位頂尖強者,被逼到這一步,死磕就是了!

  暴露就暴露吧,沒什麼大不了,他打算豁出去了,對方不給他活路,那種態度,俯視一切的眼神,讓他想要反抗到底,想要直接掀翻,有至寶了不起啊,他王教祖也有!

  這一刻,王煊的精神劇烈波動,部分元神之光沉入命土中,觸摸養生爐,輕輕在爐體上彈指。

  「老爐,你跟了我這麼久,今天,或許該讓你重見天日了。危機若是不可阻止的到來,你隨我殺出去!」他的情緒起伏劇烈!

  養生爐這種無上神物,不是一個人煉製的,而是一個文明的心血結晶,屬於真正的至寶,一旦復甦動靜將巨大無邊。

  現在,它自然沒有被徹底激活呢,但是已經有點點靈性光輝瀰漫。

  大幕被切開了一道口子,恆均持幡不動了。

  鄭元天雙目深邃,有些等不及了,要拿下王煊的肉身,自身取而代之,成為特殊的那個人!

  「嗯!?」恆均突然退後了兩步,他皺起了眉頭,竟略微的心悸,有絲絲縷縷的不安。

  尤其是,他剛才覺得,羽化幡輕顫了一些,這是什麼情況?!

  奈何,他現在雖然可以動用羽化幡,但是,無論他怎麼溝通,從來都沒有得到過回應。

  他霍的抬頭,看到兩個女子走來,自然都認識,兩女名氣太大了,曾親手終結上古神話!

  兩名女子,一個白衣無暇,飄渺出世,一個紅衣燦爛,嬌艷如妖花,聯袂走來。不同的神韻,皆風采出眾,無論走到哪裡,兩人都註定會成為絢爛的中心,會吸引走所有人的目光。

  「恆均,你要助鄭元天出手?」方雨竹開口,神色平和,即便是面對手持至寶的絕世人物,她依舊鎮定。

  恆均蹙眉,面對這個女子,他有些忌憚,對方當年連殺妖皇,讓他這個親歷者至今都沒有遺忘。

  尤其是,現在四大高手站在一起,大幕中的真身應該都在盯著他呢,沒有一點壓力是不可能的。

  恆均道:「方仙子,妖主,你們何必呢,鄭道友被殺了分身,這是奇恥大辱,如果一位絕世高手連這種仇都不能報,被身為同道的你們所阻,那真的有些憋屈了。」

  說到這裡,他第一次將目光全部投向王煊,道:「事情由你引出,我覺得,你可以站出來自行了斷。難道你想因為你,引發絕世強者間的大混戰嗎?你敢惹鄭道友,就要有面對他的勇氣!」

  「鄭元天,我怕他嗎,你讓他出來!」王煊很乾脆地說道。

  他進一步補充,道:「這是我和他的恩怨,所有人可以見證,我與他單獨大對決,不假他人之手!」

  這種話語一出,讓所有人都側目。

  方雨竹對他略微搖頭,想告訴他,鄭元天沒那麼簡單,現階段的他,哪怕是在有壓制的現世對上鄭絕世,還是不足。

  王煊怕嗎?無懼,如果無法避免,他準備拿爐蓋砸死鄭絕世!

  至寶留著它做什麼,不就是拿來用的嗎?瀕臨絕境,沒有選擇的話,也該它出世了!

  「我和他血戰,你確定不會以至寶干預?」王煊看向恆均。

  當然,如果對方干預,也沒什麼大不了,他早有決斷了,至寶一旦暴露,就將爐體交給方雨竹,讓她夯死恆均。

  「你值得我出手干預嗎?」恆均淡漠地說道。

  這次,真要被逼入絕境,王煊覺得,那就來一把大的,全都打殺掉算了,至於以後的血雨腥風,爭奪至寶大戰等,到時候自有解決之道。

  而且,這一次說不定還能賺到一桿羽化幡呢,無論是老張,還是妖主,亦或是冥血,即便心黑手辣,惦記至寶,也不要緊,送他們羽化幡。

  此時,莊園中的青木,透過探測器觀看這裡的老陳,都在狂擦冷汗,便是冥血、老張也都動容了。

  大幕中,列仙亦心驚,這個年輕人豁出去了,要以他的血染紅大幕,以他的死,讓方雨竹等人為他報仇嗎?

  然而,正主卻蹙眉了,鄭絕世很敏銳,心頭有了波瀾,略感沉重。

  至於恆均,他感應的更清晰,總覺得今天不對勁兒,他手中持著的羽化幡剛才又震動了一下,讓他心血來潮,竟陣陣心悸,強烈不安!

  「戰還是不戰?」王煊催問,他覺得,沒什麼大不了,最壞不過就是殺穿大幕,血染舊土,想讓他付出代價,敵人也別想好過!

  感謝:北大西洋丶、穿黑絲的方雨竹、晨東親兒子,這個黑絲……我理解,後面盟主的名字讓我有些撓頭,多謝三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