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大胸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月光皎潔,大幕柔和,恆均蹙眉,沒有第一時間回應,因為從內心的悸動中他覺得不對,深感不妥。

  這是錯覺嗎?他認為不是!

  能夠走到這一步的強人,沒有簡單之輩,敏銳的本能遠超常人想像,讓他從古代的屍山血海中爬出,闖過無數的兇險,立足在絕世之巔。

  可是,他沒有找到根由,是什麼威脅到了他?他不認為四大高手可以殺他,手持羽化幡,誰可擋他?

  越是如此,他越發的驚悚。短暫思忖,他想到一些可能,若是跨界出手,舊約依舊有可能會反噬他?

  「還是說,現世有至寶,被那四人中的一人掌握了?」他吃驚地想到這種可能,不然的話,還有什麼能威脅到他?

  他無視王煊,認為其層次不夠,同時也為了掩蓋自己內心的不安,他不出聲,真的被自己的猜測驚住了。

  「養生爐?!」恆均第一時間想到了這件東西,其他至寶都露出蹤跡了,唯有這口爐子依舊未見。

  他雙目深邃,看向張道嶺,該不會在此人手裡吧?兩千多年來,這主沒事兒就踅摸妖窟魔穴,或許意外發現養生爐。

  他又看向冥血教祖,這個魔頭有九條真命,可以同時在各地亂竄,遠比別人的活動軌跡更廣,很有嫌疑。

  接著,恆均又看向方雨竹和紅衣妖主妍妍,兩女更有可能,親手終結上古輝煌的人,機緣絕對大的嚇人!

  他私下琢磨過,這個神話文明終結後,有人能熬過接下來的黑暗寒冬嗎?若是有,這裡必有人位列名單上。

  一時間,恆均看誰都有可能,在四大高手身上掃視,唯獨沒搭理王煊,認為和他多說話有失身份。

  「三千載爭渡,五千年沉浮,各位,我們走到今天不易,憶往昔,多少同代人死在路途中,你我是幸運的,屹立在列仙之林的絕巔,俯瞰天下風景……恆某有幸與各位共度這一神話文明的興衰,見證它將落幕。還有不足一年,我不希望,最後這段時期你我廝殺,有人因此而殞落。」

  恆均開口,話語有些沉重,他又道:「這次就算了,我給四位道友面子,我勸鄭道兄不出手。但我希望沒有下次了,幾位也請多考慮,願我們之間不起干戈。」

  王煊原本都準備出手了,眼神很燦爛,當然,在某些人看來很兇!

  他部分魂光沉浸在命土中,都已經抱起爐蓋,只要鄭元天出來,他就立刻動手,猛烈地砸在他身上!

  張道嶺覺得有些意外,恆均居然讓步了,一改早先的強勢,倒是頗有些胸襟。

  冥血教祖立刻露出笑意,道:「恆均道兄有大氣魄,不願兩界流血,我深感佩服,身為絕世強者理當如此,也望鄭道友早日放下執念。」

  「恆均,下一次你還要出手?我希望你不要摻合。」方雨竹平靜地開口,對於恆均的暫退,並不領情。

  她是超絕世,經歷過元神領域的至高蛻變和新生,隱約間感應到對方現在不是所謂的大氣魄,大胸襟,而是在忌憚!

  「對呀,不要拖泥帶水,今天解決了問題,下次也不用麻煩了。」紅衣妖主妍妍帶著淡淡的笑意。

  張道嶺也出言:「恆均道友,你沒有必要落入這個局中,我剛才起卦,若是起了衝突,對誰都不好,會有絕世之血橫流。」

  恆均面色平淡,他不相信四大高手始終守著王煊,下次找他們不在場的時候,劃開大幕,送鄭元天過來,還解決不了一個現世的年輕人?

  故此,他不置可否,平淡地看向幾人,又去勸鄭元天,今天不要起衝突。

  此時,鄭元天心中也有異常感應,到了他這個層次,自然神覺敏銳的驚人,他點了點頭,道:「我個人的榮辱算的了什麼,我只是認為,他對列仙不敬,一直在瀆仙,所以要給予懲戒。若是超凡崩塌,日後我等進入現世,他多半會利用各種人間規則,屠戮列仙。不過,既然恆均道兄開口,這次我自當遵從。」

  王煊斜著眼睛看他,心中膩歪,不加掩飾地給他白眼,鄭元天明明在惦記他的身體,卻還這麼不要臉的展示「高風亮節」,將自身說的「清新脫俗」。他要有絕世之力,保證斬過去一刀!

  鄭元天平淡地掃了他一眼,沒有理會,一副你是底層人物,我是絕世教祖,不與你計較的樣子。

  「可惜了,這次沒有能殺掉老鄭。」王煊當面嘆氣,就這麼直說,而他那種眼神以及語氣,比之鄭元天看他向他時好不了多少。

  張道嶺、冥血教組、妍妍,都相當的無語,心說,你還在想什麼,不知足啊!

  大幕中,兩大絕世強者的身後自然也跟著不少人,都是他們的部眾與弟子,皆神色不善,眼中寒光懾人。

  「絕世強者一舉一動,都關乎著兩界的穩定,不能妄動。既然如此,不如今天讓我等去嘗試解決問題。」列仙中有人開口。

  其中一人立刻附和:「有道理,既然他不服,口吐狂言,而絕世強者今日不願和他一般見識。那麼我願下界,看一看人間的少年是否真的驚艷,還是說,只是個狂徒。」

  那兩人一唱一和,這是要代鄭元天出手,想擒殺王煊。

  王煊不怎麼待見他們,但最後還是點頭,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劈死他們!

  今天,對方都壓制到家門口來了,既然對付不了恆均,也殺不了鄭元天,那就宰其他挑事的。

  有人上前,對鄭元天施禮,請示要進入現世中。鄭絕世點了點頭,而後看向恆均。

  恆均沒說什麼,手中羽化幡一划,大幕裂開一道縫隙,頓時有兩道流光沖了出來。

  「上古真仙的親傳弟子!」

  有人認識他們的身份,遠比普通仙人強大的多,但進入現世後,他們的實力驟降,被天花板壓制。

  兩人確實很驚人,將實力保持在逍遙遊第二層領域!

  「呵,是羽化幡的功勞,它在近距離散發的氣息,抵住了外界的天花板。」老張開口。

  王煊向後退去,憑什麼給他們機會,在大幕前和他們交手?

  兩人向前逼來,果然,隨著離開那裡,他們的境界開始掉了,兩人的道行在向第一層滑落,再向前走的話,會很不穩。

  下一刻,王煊動了,不想和他們過久的糾纏,只想立刻強勢的斃掉,既然都知道他有斬神旗,那他也不用掩飾了。

  此時,巴掌大的小旗迎風一晃,迅速暴漲,化成一桿獵獵飄舞的大旗,被他雙手攥住,轟的一聲,直接就向前劈去。

  砰的一聲,一人被旗面斬中,剎那間爆碎,直接沒了。

  另一人在後面,避開了旗面,但是卻沒有避開旗面中蔓延出去的金文網格,哧的一聲,他的元神之光消散,被斬去精神意識,亦瞬間斃命。

  「就這?」王煊不屑。

  「十段!」鄭元天開口,露出異色,這個目標的成長速度真的太快了,竟進入罕見的十段領域中。

  他擺手,讓身邊的人安靜,不要再去冒險。

  他面色平靜,並無憤怒,事實上心中更期待了,剛才有意讓人出手,想看下現在的王煊的底細,結果喜人。特殊的人果然破關速度超常,他很滿意,他靜等下一次親自拿下王煊!

  大幕中的許多超凡者都不能平靜,那兩人實力真的不弱,居然出去就死了,這是什麼見鬼的時代,現世中一個小鬼,一個照面就能殺了他們。

  「有勞道兄了。」鄭元天開口。

  下一刻,大幕刷的一聲不見了,所有人都消失,夜空下恢復寧靜,一切都像是沒有發生過。

  「你有什麼感想?」張道嶺看著王煊,笑呵呵,手裡拿著那破銅鏡照了又照,裡面全是王煊的身影。

  王煊頓時有和張教祖「切磋」下的衝動,但想了想,還是忍了,估計還打不過呢!

  這個老張當著他的面,都在用破銅鏡偷窺,沒事兒的時候肯定更是沒少干!

  張道嶺有些狐疑,覺得這小子身上還有秘密,所以湊到近前,拿鏡子反覆在照,奈何什麼都沒發現。

  「不怎麼樣,被人欺負到家門口了,太慘了,我這輩子還沒這麼憋屈過呢!」王煊嘆氣回應道。

  「你是在賣萌嗎?!」老張忍無可忍,讓鄭絕世無功而返,而且當著他的面,劈死了兩個,這小子還委屈了?

  「張教祖,你用的什麼破詞?」王煊對他糾正。

  「差不多行了,你又沒吃虧。」紅衣妖主妍妍瞥了他一眼。

  「我不是擔心以後嗎,他們隨時能夠劃破大幕,萬一你們不在,我不是會死的很慘嗎?」王煊嘆氣。

  這是實情,如果沒有方雨竹、張道嶺等人在身邊,他即便有養生爐在手,也肯定會被擊殺,會失去至寶。

  四人都來頭甚大,不可能總是跟著他,這種級數強者還沒有淪落到給人做保鏢的程度。

  方雨竹點了點頭,娥眉微揚,絕色面孔上露出思忖之色,道:「我渡你三道不朽之光,你可以隨時激活,各自都相當於我全力一擊。」

  「方姐姐!」王煊真的無比感激,一聽那名字就了不得,方雨竹全力一擊,那是何其的驚人,若是帶進大幕中釋放,估計能殺死一整片戰場的列仙!

  「早就在私底下偷偷叫方姐姐了,還有什麼事瞞著我們?」紅衣妖主妍妍開口,眼睛瞟動間,有些嫵媚,有些勾人。

  方雨竹瞪了她一眼,然後著看向她,微微一笑,道:「你不久前做錯了事,也送他三道神符吧。」

  「姐姐,你果然要拉上我一起呀?行,我依你,早說了什麼都要和你在一起。」紅衣妖主笑顏如妖媚,十分燦爛,調戲女方士。

  「多謝妍姐!」不管怎樣,王煊都來了精神,先不考慮紅衣女妖仙是否會搞事情,他心頭有些「想法」了,有個大計劃。

  「這都能行?受不了啊。」張道嶺聽著那種稱呼,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冥血教祖也無語。

  「張哥!」王煊立刻湊了過去,熱情的打招呼,看著這位張教祖,他眼神燦燦,還想再借法。

  他自身的元神能跨界,可以無風險的進入大幕中,這樣的話,若是身具絕世法,能不能悄然前去將某個人給砸死?化被動為主動!

  今天太晚了,就這一章了,近期會寫些長章來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