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紅塵有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聲張哥,讓張道嶺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立刻瞪眼,並下意識的去攥他的脖子,要給拎起來。

  還好,王煊到了十段層次,反應相當迅速,一直防著他這種沒事兒就喜歡亂抓人的不良癖好。

  老張瞪眼,道:「閉嘴,不准那麼喊。」

  「張哥,教祖,也請你相助,賜法。」王煊眼神熱切,他心中真有某些大膽的念頭了。

  「我上次渡給你三道神通了!」老張開口。

  王煊現在不得不有憂患意識,真要去冒險一搏的話,哪裡會嫌大神通多?

  他低語道:「上次,那不是我拿精神病人才能練的至高經文和你交換的嗎?」

  其他三人聞言,都無聲地轉頭,看向張道嶺。

  「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老張想捶他。

  方雨竹開口,道:「一會兒你向張道嶺求取一道鏡光術,或者保命的龍虎丹,差不多就行了。」

  「感謝張教祖!」王煊立刻施禮……

  老張用手摸了摸鏡子,忍著沒砸他,看了一眼方仙子,心說你們這是都提前給我安排的很明白了。

  「冥血,你看怎麼樣?」紅衣妍妍笑了笑。

  冥血教點頭,道:「我覺得可以,張教祖神通廣大,賜法的話,必是絕世異術。」

  「我用你誇嗎?重點是你!」老張瞥了他一眼。

  然後,冥血教祖發現,三人都看著他呢,這是躲不過去了,也在催他賜法!

  「既然如此,我渡給王煊小友三道不死神光!」冥血一咬牙,送了,誰叫鄭元天總冒充他,暫時站隊了。

  銀月懸掛,蘆葦小湖畔,幾人在草坪上盤坐,篆刻精細而繁複的絕世符文,這種大手筆不容馬虎。

  現實世界中,已經沒有超凡規則,不然的話,這些符文破開超級戰艦就像撕紙張一樣容易。

  王煊覺得,現在的他像是一個大巫師,吟誦咒語,便能借來外在的偉力,可施展禁咒!

  老張嗤笑,道:「禁咒,召喚天外隕石,屠城那一套?算了吧,我等的術法若是爆發,若有神話秩序支撐,鑿穿天空,燒死成群的巫神,輕而易舉。」

  王煊內視,身體各部位都是小光團,是這些人封印的絕世紋理,可以輕易調動它們,在血肉中遊動,在元神中共鳴。

  他默默感應,暗自琢磨,真要將它們激活的話,調動起那個級數的力量,說不定真能將某人給堆死!

  現在,他有各種考慮,究竟是拎著爐蓋去悄然砸人,還是再忍一忍,等待一個更好的機會?

  「不行,我這是有點飄了。那可是絕世級生物,而且是能全面爆發的主身。我得靜一靜,不能上頭,想清楚再下手。」

  然後,在如水的月光下,王煊去「收拾」那枚碩大的鵬蛋,準備招待四大絕世高手,沒什麼惋惜的,高端的食材是就用來吃的。

  至於養純血大鵬,他暫時沒那念頭,現階段連自己都在被威脅,還在爭渡呢,哪有精力去養這種猛禽。

  再說,方仙子都說了,這枚鵬蛋有很明顯的缺陷,大概率孵化不出來。

  王煊給自己確定了目標,好好的活著,別被大幕中的絕世凶人幹掉,在此過程中,他要努力找新路,再塑神話。

  帶著斑紋的金色蛋殼非常堅硬,一般的超凡者都不見得能打碎它,在夜色下,它像是有淡金火光跳動。

  看到王煊要把斬神旗拎出來,敲碎蛋殼,方雨竹直接接手,在廚房中簡單處理,煎炒烹炸,然後又配了一些其他小菜。

  王煊搬來桌椅,放在蘆葦湖畔,端來各種食材,又送上天仙醉。

  紅衣妖主妍妍看著廚房中方雨竹的背影,笑道:「真難得啊,姐姐下廚,親自做菜,唉,我都很久沒有看到過了。」

  「有口福了,這可是終結數位妖皇的手指做出來的珍餚,帶著大氣運。嗯,吃到方仙子親手做的菜,我能吹噓很久了。」冥血教祖看起來很粗獷,但是,拍起馬屁來卻細膩而五彩繽紛。

  「鵬蛋,有一百五十年沒吃到了,這種猛禽越來越少了,嗯,味道真不錯。」張道嶺動筷子了,放進口中品嘗,金光從口鼻間漾出,他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

  青木住在莊園中,今晚動靜這麼大,他自然在關注幾位神話人物,現在已經發現他們在準備吃食。

  那是什麼,桌子上的餐盤中,怎麼都在發光,那是炒黃金、煮黃金、蒸黃金嗎?他在狐疑。

  然後,青木趕緊親自送來一餐車的食物,什麼醬香的,滷味的,生鮮的,瓜果,各種拼盤,並有一堆陳年好酒。

  「金翅大鵬的蛋?」青木得悉桌面上是什麼後,立刻傻眼。

  「補一補。」王煊招呼他坐下,但青木卻沒有留下,和幾位神話中的大人物坐在一起,壓力巨大。

  金鵬蛋足夠大,做出十幾種吃法都足夠,王煊讓他端走一盤發光的食物,讓青木出神了好久。

  「我要給我師傅留些。」他雙手端著,唯恐不小心失手。

  「廚房還有一些,你帶走吧。」方雨竹笑著招手。

  「這居家畫面,還真是少見,或許有那麼一線可能讓我姐落入凡塵中,現在有些樣子了。」妖主妍妍托著雪白的下巴,沒看桌上的食物,一直在觀察廚房中的方雨竹,露出異色。

  「這是好事啊,以後我們可以常來蹭飯。」冥血教祖手持酒杯笑道,喝下天仙醉後滿身霞光,在深夜中像是要再次飛升。

  「妖主,你難道不會留在紅塵中嗎?要不也給我們露一手。」張道嶺自然敢說話,建議妖主妍妍也下廚。

  「值得我下廚的人還沒出現呢。」她手持夜光杯,姿態慵懶,淺飲天仙醉,風姿動人。

  但是,她眼角眉梢微揚時,也不儘是嫵媚,還有身為妖族之主的那種強勢,柔美下藏著俯瞰天下的至強實力。

  這一晚,賓主盡歡,王煊對四大高手真心感謝,頻頻敬酒,席間將那篇精神重度患者留下的經文取了出來,給幾人看。

  「我琢磨著,既然張教祖練過沒出事,還很推崇,那麼問題應該不大。」王煊大著舌頭說道,不想喝多,奈何,那種酒漿可以放倒列仙。

  老張頓時神色不善,徹底明白了,這是拿他做實驗呢。

  深夜,紅衣妖主飛仙而去,柔美身段帶著光雨,這是人間的血肉之身沐浴月光飛走了?王煊驚異。

  「暫離去,很快我還會回來。」她的聲音在長空中傳來。

  張道嶺、冥血教祖也離去了,先是踏月而行,不久後駕馭銅鏡,也離開地面,朦朧而飄渺。

  王煊嘆道:「神仙啊,可惜了,一年大限要到了,未來這人間可能再也見不到能飛天的瀟灑人物了。」

  他躺在床上,到了這個境界,原本不需要睡眠了,但今天卻有醉意,眼皮漸沉重。

  他和衣而眠,臨睡前,又聞到了衣服上的清香,妖主妍妍還真是敢亂來,到底都做了什麼?

  看樣子,他和方雨竹曾被她擺在一起,同床而眠。

  次日,方雨竹一早就去了安城大學,又恢復了她學生的身份,融入這所大學中,要短暫體驗十天半個月,她想遍讀古今各種書籍,貫穿整部歷史。

  神仙入紅塵,經受時代的衝擊,無論是張道嶺,還是妖主,亦或是方雨竹,都有各自的考量。

  有人確實接受了現實的殘酷,要融入現世,比如冥血教祖。但也有人穿行紅塵中,依舊鬥志高昂,在寧靜中,積蓄力量,準備直射霄漢,訣別塵世而去!

  王煊看的清楚,嘆道:「有人要適應大世沉浮,活在當下。有人要躍紅塵遠去,寧消逝,依舊要風華照神話,不願熄了心中的信念。那純淨而又盛烈的仙道心靈之光,只是暫蟄伏,等待破霄那一刻,要麼新生,要麼永寂。」

  接下來幾日,王煊都在研究經文,在修行,最近實力升的太快,他想積澱自身底蘊,加深各種感悟。

  他並沒有不顧一切地去砸某人,而是在認真準備,爭取讓自身更強一些。

  「這人間的一切超凡都快不可見了,為什麼還要爭鬥?」王煊有時也在想,這一切是否還有意義。

  主要是,有些人野心勃勃,想熬過超凡的寒冬黑夜,但卻要建立在踏著別人的屍骨上,他也只能去拼。

  別人想對他下手,他沒得選擇,所以,只能更「主動」一些!

  「王煊,你和小方怎麼樣了?」在王煊立身在現實中,卻神遊在超凡領域時,他爸的電話來了。

  小方?起初,王煊還沒反應過來,而後趕緊糾正,道:「爸,你別那麼喊,方姐她是修行者。」

  「都叫姐姐了,看來有戲,小方人很好。」王媽在那邊開口,一副很高興的樣子,顯然在旁守著電話呢。

  「人家是超凡者!」王煊趕緊提醒,壓低聲音,方雨竹就在隔壁,每天晚間都會回來,她已學會駕車。

  「我知道啊,我又向青木了解情況了,她是神仙,那不是更好了嘛,兒子,加把勁兒啊,娶個仙女當媳婦!」

  王媽壓低聲音,一副更為高興的樣子,一點也不怵,而且積極撮合,恨不得跟著下場幫忙。

  「媽,別說了,方姐姐或許能聽到!」王煊認為,以方雨竹的實力,就住在隔壁,這簡直沒什麼秘密。

  「聽到也沒什麼,現在,我都知道了,以後沒超凡了,不做仙人也罷,要我過去幫你嗎?」王煊母親問道。

  「別啊,媽,您就別下場了,我什麼都知道!」王煊立刻攔阻。

  「你知道什麼啊?都不懂得把握,神仙也是人,在紅塵中相遇,這就是緣分!」王媽恨鐵不成鋼。

  隔壁,方雨竹正在看書,專注而文靜的女人最美,清雅秀麗,長發自然垂落在瑩白俏臉一側,她放下書,聽到那些對話,淺笑,並沒有生氣。

  然後,她就又聽到了王媽更為激進的話語。

  「兒子,等著,我和你爸立刻過去,到安城去幫你,這個兒媳我們認定了!」兩人竟要過來。

  感謝:GD鬼刀、最恨人丑_最恨、dydydyd,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