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線上線下都在打鄭絕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想到各種可能,覺得大有可為,先不說能否砸死鄭絕世,單是去仙界找各種造化,就值得憧憬。

  不知不覺間,他又喝了一口仙茶,氤氳彩霧蒸騰,周圍儘是奇景,仙界的山河居然浮現了。

  一株古老的茶樹,青翠欲滴,結著稀疏的果實,每一顆都不同,有金色的,有紫色的,有火紅色的……五光十色。

  那就是恆均洞府前的天下聞名的第一茶樹。

  每一顆指肚大的果實,都有一位仙女專門守著,相當的重視,將在特定的時間段採摘。

  「這茶樹是我的了。」王煊看著眼前由茶香與霧絲組成的景色,深感不凡,泡開的茶果確實了不得,若進仙界,必挖此樹!

  不僅謫仙茶齋內,就是街上路過的人都被驚住了,聞著這種奇妙的芬芳,看著仙界和第一古茶樹浮現,都很震撼。

  毫無疑問,黃銘和孔雲的這樁生意成了,就此以後,想不火爆都不行。

  「這茶真了不得,可助人破關!」在場的幾個年輕人都閉著眼睛,全有所獲。

  比如,黃銘、孔雲前段時間被震的掉境界,現在都開始向上提升……

  怪不得,周青凰死皮賴臉跑來了,而周詩茜這種文靜的仙女都跟著蹭茶喝,確實很有效果。

  一杯茶下肚,王煊心靈寧靜,但終究是沒有突破,他意識到,十段太特殊了,已經是理論上的前沿地帶。

  他想在修行路上走到堪比圍棋領域中黃龍士十三段的境界,難度巨大!

  至於方雨竹、張道嶺更不可能突破,到了他們這種地步,倚仗第一仙茶也不可能有多大效果了。

  「小黃,你這生意不錯啊,還有其他點子嗎?」冥血教祖帶著笑容開口,他動了心思,也想在舊土發展,為弟子門徒弄些營生。

  「謝教祖誇獎,我確實還有些想法,您要是感興趣,可以加入我們,多給我們指點。」黃銘無比熱情,想抱粗大腿。

  因為,回來的列仙不算少,魚龍混雜,競爭激烈,甚至有人為此丟掉了性命。

  「說說看。」冥血教祖原本就要開一家畜牧集團,現在想在他這裡取點經,受些啟發。

  黃銘道:「還是同消磨時光和養生有關,我原本還準備再開家咖啡館,挨著謫仙茶齋,畢竟每個人口味不同,這樣的話,會形成良性互動。」

  冥血教祖一聽,頓時不怎麼感興趣了,還是飲品,他覺得沒多大新意,還能比茶社的噱頭更足嗎?

  其他人也是這個想法,黃銘各種折騰,讓茶社生意立於不敗之地,再弄個競品,沒什麼意義。

  黃銘信心滿滿,道:「各位,我這咖啡館劍走偏鋒,保證人氣炸裂,喜歡的會非常喜歡,厭惡的則會罵得很兇,但可以用它來引流,突顯謫仙茶社的清新脫俗,高潔雅致。」

  王煊、方雨竹、老張都被勾起了興趣,問他有什麼手段。

  看到這幾人都在關注,頓時讓黃銘來了精神,很激情,道:「這個年代,什麼最有價值?創新,獨領風騷,與眾不同。」

  「說人話,進入快進模式!」冥血教祖確實想做個正經的生意人了,所以最為心急。

  孔雲拉了黃銘一把,讓他穩重點。

  「我們咖啡館的名字叫仙使咖啡,就沖這個招牌,便價值萬金,註定火爆。」黃銘一對黃眼珠子都在發光。

  冥血教祖不解,很是失望,沒什麼特色啊,效仿謫仙茶齋的名字嗎?

  王煊心頭一跳,想到了某種可能,頓時連茶都不想喝了,這黃大仙太能折騰了,還真敢想啊!

  方雨竹最近化身為高校學生,要看遍這個時代所有書籍,她也露出異色,想到了什麼,瞪了黃銘一眼。

  「就這?還不如我名字好用呢。」張道嶺開口。

  黃銘乾笑,而且施大禮,一副賠罪的樣子,道:「不敢褻瀆您老的名字。」

  王煊一聽,頓時有譜了。

  黃銘看向在場的幾位仙子,邀請她們加盟,到時候稍微代言就行,給她們股份。

  周詩茜、陳妍、周青凰都十分詫異,問他賣什麼關子?

  「舊土和新星,目前賣的最好的咖啡,就是貓使咖啡、狸使咖啡,我們這個主打仙家風采……」

  黃銘還沒說完,陳妍身上的仙劍就鏘的一聲飛出來了。

  周詩茜雖然好脾氣,但是,現在也臉色變了,殺氣騰騰。

  周青凰扔掉眼鏡,這個妖女頓時沒有了書香氣息,背後出現一頭青凰虛影,光彩耀目,肩頭更是扛起一架能量炮,要轟黃銘。

  「這是怎麼了?」冥血教祖問道。

  孔雲硬著頭皮幫忙解釋,道:「在咖啡界,很多人認為,某些喜歡吃咖啡果的動物,最終未能消化掉的咖啡豆,堅硬,飽滿,品質絕佳,這樣收集起來,從而也就了那樣的品牌……」

  「我!你直接說是狸屎咖啡不就行了?」冥血教祖將手中的茶杯放下了,這種重口味的介紹,讓他有些受不了。

  老張二話沒說,拎過來黃銘就是一頓打,虧他還拿自己的名字去和仙使咖啡比較,太可恨了。

  這頓毒打,黃銘無論如何都沒能逃掉,嗷嗷直叫,疼的眼淚都要落下來了,他很委屈,招誰惹誰了,不就是說了個好的創意嘛!

  「這誰受得了?」冥血教祖搖頭感嘆。

  「怎麼受不了,就不以我舉例與代言了了。周詩茜她是仙子啊,雅潔出塵,和那些麝香貓比起來,不是高貴百萬倍嗎?還有周青凰仙子,出自妖族,負有盛名,只要稍微運作,她們是仙,遠比貓……」

  黃銘還沒有說完,就被兩女給暴打了!

  兩女顧不上向張教祖施禮,直接就將他從老張手裡搶過去,哪裡還顧得上優雅,一副要將他活拆了的架勢。

  「好了,兩位姐姐,我錯了,我不找你們入股了,其實,我們可以賦予它新內涵,來一段妖族與仙族的生死戀,主打愛情……啊!」

  孔雲看著同伴挨揍,不敢吭聲,怕被遷怒。

  幸好,這個地方被以術法隔音,不然的話這裡的慘叫聲保准嚇走所有客人。

  「冥血教祖,老祖,上次咱們聊過,我知道你要開畜牧集團,我有些點子啊。到時候我們可以彰顯高端,說是從仙界運來的珍獸,也可以有平民價格,並且一定要實現產業閉環,從血肉,到深加工,甚至到名貴的皮草生意,以及阿膠補血養顏……」黃大仙求救。

  最終,賓主部分盡歡,散場而去。周詩茜發誓再也不給黃銘和孔雲的生意代言了,怕被坑死。

  冥血教祖留了下來,相當感興趣。

  王煊離去,積極準備進入仙界的大事!

  這些日子,他做足了功課,通過方雨竹和張道嶺,了解恆均的性格,研究鄭元天的習性。

  「老鄭真身要是出來就完美了,境界掉的厲害,我直接將他砸死最穩妥,可是,他每次出來的都是化身。」王煊嘆息。

  他冷靜下來,覺得進入仙界的想法很好,但真想砸死鄭元天很難。

  「最好將老鄭釣出來砸死。」

  當然,他對仙界很渴望,還是要去的,只要恆均不在家,他就敢去挖樹。

  最近至寶不時出世,各路高手每次都是拿命在對抗,激烈爭奪,若是老鄭被重創,王煊便敢下手!

  他身負四大高手封印的絕世術法,再催動養生爐的蓋子,機會很大。

  數日後,他準備去安城八百里外的荒山中,去看看劍仙子什麼狀態了。

  「王煊,我和鄭絕世的人幹上了,幫你滅了他們部分力量!」黃銘的電話突然打來,在那邊邀功。

  現在誰都知道,王煊和鄭元天水火不容,鬧出的風波很大。

  王煊一怔,黃鼠狼敢和鄭元天的陣營叫板?有點扯。

  「是這樣,鄭元天的弟子,在新星開了天使咖啡連鎖店,聲勢很大。最近他們又來舊土了,就在我們茶社的對面弄了個旗艦店,競爭的意思很明顯。我在冥血教祖的支持下,和他們來了一次痛快的商戰,滅了他們部分資本。」

  黃銘在那裡吹噓,一副慷慨激昂的樣子,別人欺負到頭上來了,他果斷反擊。

  「我將上次說的那個仙使咖啡館的商業策劃,免費套在他們頭上了,反響極其熱烈,除了小部分人喜歡,很多人去砸他們的店了……」

  王煊無語,放下電話很久後都在出神,這是線上線下合力打鄭絕世啊。

  他也要動手了,黃大仙居然也意外給他們來了一下,顯然有冥血教祖在背後支持,是黃銘敢反擊的底氣所在。

  荒山寂靜,在朝霞中,草葉上滿是露珠,被映照的光彩熠熠,王煊來了,尋找劍仙子。

  「這是變小了一些?」王煊動用精神天眼,發現了迷你版的女劍仙,正呼呼熟睡呢,居然小了一點。

  她長長的睫毛輕顫,顯然有感應,被人窺視後,第一時間甦醒。

  哧!

  一道劍氣了飛了出來,王煊趕緊躲開。

  「是我!」他出聲,並坐在地表,看著地下那長相無比精緻的小東西,現在的她美麗可愛,仙氣十足,但就是個頭小了點。

  「不准看,我真是不開心!」她憤懣,辛辛苦苦兩個月,結果一朝又被震到解放前。

  王煊安慰:「沒事,這多可愛啊,仙顏永駐,歲月不留痕,逆生長,讓多少人都羨慕嫉妒恨。」

  劍仙子秀髮很長,披散下來,和長大後純淨絕美的樣子是一致的,但就是很迷你,也多少帶著些嬰兒肥,小臉肉呼呼,讓人想去捏一捏。

  現在的她氣鼓鼓,瞪著大眼,道:「我肯定是被你震落下來的,上次我就發現了,在你身邊沒事兒,你震啊真,但是身體散發的物質對我很有用,你怎麼賠我?!」

  「你想要我怎麼陪?」王煊笑道。

  「我只想快點長大,你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每次都震啊震?」劍仙子雙目燦燦,大眼睛很有神,現在正盯著他研究。

  「我可沒震,別冤枉我,是天在震,是至寶在共鳴。」王煊不承認,轉移話題,道:「對了,我有辦法讓你長快點。嗯,這次我準備將大幕中那個長大的你接出來,怎麼樣?要不,這次咱們來個雙劍合璧,兩大劍仙共闖仙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