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劍仙子又遭毒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縮小版的劍仙子出現在地表,雙眼中有特殊的紋理交織,想將王煊看個透徹,總覺得他神神秘秘。

  「你大幕中的主身在什麼地方,不想出來了嗎?」王煊趕緊轉移她的注意力,他舊事重提,要帶她走出大幕。

  「應該在廣寒宮中。」劍仙子沒精打采,好長時間了,她都沒長大,主身回來後,她肯定還未成年。

  「在廣寒宮中?那是和不周山、瑤池相近的地方,屬於精神世界?」

  「對啊,在廣寒廢墟中練劍,找天髓,不成絕世級不回來!」說到這裡,她又精神奕奕了,像是孩子般,變臉就是快。

  王煊看著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現在,這小東西精靈古怪,確實討喜,大眼睛又黑又亮,肉嘟嘟而漂亮小臉,滿是蘋果肌。

  現在,她故作兇巴巴的樣子,也只是奶凶奶凶的,根本霸道不起來。

  王煊就忍不住了,捏了捏他肉呼呼的小臉,手感真是好啊,滑膩膩,然後就看到了她眼中噴火的樣子。

  上一次,他就伸出過「魔手」,膽大包天,今天迷你版劍仙子又一次遭遇了他的「毒手」。。

  「啊!」她渾身冒劍光,像個小刺蝟似的,相當扎手,將王煊給刺一邊去了,氣的她瞪大了眼睛。

  當初,第一次在內景地相見時,她可是將王煊和老陳收拾的服服帖帖,每次都對她禮敬,見面就喊仙子。

  這才多長時間?這個王煊就要飄向外太空中了,真將她成一個肉嘟嘟的小孩子了不成?

  她快速祭出仙劍,要好好地教育他。

  鏘鏘鏘!

  王煊被動防禦,別看她小,但是實力真的很強,畢竟其主身已經到了准絕世層面。

  「不打了,自己人不開戰!」他果斷後退,怎麼能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尤其是這麼厲害的小孩子,那就更不能招惹了。

  「你到底是什麼怪胎,為什麼每次相見,都進步這麼大?」劍仙子雙目流動神霞,她雖然氣的小臉繃緊,但是內心真的很震撼。

  「不就是在凡人時期開啟了特殊的內景地嗎,至於在修行上這麼不講道理嗎?」她咕噥,很不服氣。

  近古以來,她是唯一的准絕世,最接近至強者的後起之秀,修行進度已經足夠恐怖了,讓各方妖聖、天仙都倍感壓力。

  結果,這個被她一路教育起來的年輕人,突飛猛進的速度,比她當年還要快!

  「沒辦法,這個年代,我隨便扔出去一隻鞋,都能砸出來一個神仙。舊土和新星,到處都是怪物,為了能活下去,我只能奮勇上進,爭取追上你們所有人的步法,擊敗各路妖魔鬼怪。」王煊說道。

  然後,他就真的扔出去一隻鞋,結果一隻飛過的畫眉鳥,尖叫一聲,撲棱著翅膀逃走了,還真就是一個女性妖仙!

  「看到沒有?」王煊自己都有些無語。

  「那是我養的,近期剛收服,留著放哨用的!」劍仙子衝著遠處擺手,讓畫眉鳥暫時離開。

  王煊嚴肅起來,道:「我沒和你說笑,趕緊通知你的主身,我將她接引出來,別耽擱了,免得出現變故。」

  「不是和你說了嗎,怕你內景地貫穿時,元氣大傷,她找天髓呢,幫你補身體。」劍仙子小聲道。

  「不用,我另有辦法,自身不受損!」王煊說道。

  然後,他想了想,取出幾塊造化真晶遞了過去,道:「看下對你有沒有用,能不能加速長大。」

  「啊,這是……」縮小版的女劍仙捧著幾塊藍瑩瑩的真晶,眯著大眼,小臉上滿是幸福之色,近乎陶醉。

  「太舒服了,對我……有大用!」她非常開心,覺得血肉之軀被映照的一片通透,筋骨又要蛻變和生長了。

  「還有。」王煊又取出十幾塊金光絢爛的造化真晶,他吸收過藍色和金色的接近真實的超級物質,破關到十段領域。

  在他積澱的過程中,尋找新的超級物質,對他突破和提升更有意義。在他的身上,還有其他色彩的造化晶石。

  「這麼多?」這一刻,劍仙子抱著一堆真晶,一副小財迷的樣子,王煊要是不在這裡,她便要開心的滿地打滾了,大眼亮晶晶。

  「注意你的形象,保持仙子范!」王煊笑著提醒她。

  她趕緊調整呼吸,又成為精緻的小仙子了,板著小臉,道:「嗯,我聯繫主身告訴她,做好準備回歸,就是不知道她是否聽我的。」

  接著,王煊和她約定,讓其主身在大幕後的神空崖等待,她若是回歸的話,就在那裡碰頭。

  他確實做了一番功課,知道大幕中的地勢圖了,也了解到,鄭元天和恆均都將道場遷移了,目前就在和舊土對應的仙界內。

  因為最近以來,人世劍、逍遙舟每次都在和舊土對應的大幕後方頻繁出現,一些巨頭狐疑不已,嚴密地守著。

  「你知道,怎麼能避開絕世強者『追溯舊景』那種無上大神通嗎?」王煊問道。

  他要進仙界,到時候萬一用養生爐將鄭元天給砸死,或者成功挖到恆均洞府前的第一仙茶樹,被人追溯出畫面怎麼辦?

  他曾親眼目睹,無論是老張,還是鄭元天等,都有這種可怕的能力。他擔心自己在仙界弄出大動靜後,有人去追溯舊景,知道是他做的。

  「很麻煩,如果有真實的物質,以及極致虛幻的物質,彼此交融,亦幻亦真,練成甲冑,遮蓋全身,或可遮住一切,當然有至寶的話,更容易一些。」

  劍仙子說了一些物質,比如王煊送她的造化真晶,就屬於無限接近真實的物質了,可用。

  按照她所說,真藥、至寶的邊角料等,都可以用來煉奇異甲冑,但是,這種東西從來都沒有人見到過。

  王煊琢磨,這些稀珍材料,他或許可以湊齊!

  「我曾看到一株花,有可能是最頂級的天藥,甚至是真藥,它能致幻,讓人分不清真實和虛假,這東西……」

  「可用,按你所述,它本身就是在虛真之間轉化,至虛極,出真源,很久以前有個超級神話文明有過這種說法。」

  不久後,王煊離去。

  迷你版劍仙子,頓時不遮掩了,開心地抱著一堆晶石進入地下,然後就開始翻滾,美滋滋,笑的又甜又開心。

  然後,她就發現,地表那裡,探出一張可惡的臉,嘿嘿直笑,正在看著她!

  「你不是走了嗎?!」她尖叫,滿臉通紅之色,又要變成小刺蝟了。

  「你繼續,我這就走!」王煊哈哈的笑著,這次是真的遠去了,消失在荒山野嶺外。

  接下來的幾天,王煊一直在認真準備,不斷研究各種材料,為此他還去找老張,借銅鏡觀看,不動聲色地從它上面扣下來一些銅鏽。

  「你幹什麼?!」老張很警惕,一把奪回去了銅鏡,那銅鏽下居然另有乾坤,密密麻麻,全是刺目的符文。

  王煊又向方雨竹請教了不少問題,然後,他準備再去一趟虛無之地,他要去冒險挖那株魔花的根須。

  他前後兩次接近它,都差點出事兒,一次是碰到了它本就腐朽的根須,一次是它活著的根莖末梢。

  方雨竹離去了,並非消失,而是去了平城,安城大學的各種藏書都被她以絕世元神閱盡,故此她去了舊土藏書最多的地方。

  王煊有些出神,隔壁沒有人住了,讓他有些不適應。很快,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方雨竹去了平城,他爸媽會不會跑過去看他們私下裡咕噥的「準兒媳」方雨竹?按兩人早先的架勢,很詭異,非常有可能!

  事實上,方雨竹被王母的毒雞湯毒的確實不輕,去平城也是想暗中看下這個只聞其聲、未見其面的毒雞湯製造者,好打消心中的一些疑慮。

  陳永傑回到了莊園,吃著青木給他留下的鵬蛋,又是感動,又是嘆氣,說自己沒女兒,有的話嫁給青木正好。

  「你也老大不小了,趕緊成個家吧!」老陳勸他。

  「不急,師傅,你不是也才成家嗎?我也想成為超凡者,到時候逆生長,從四十歲變年輕到二十歲,再考慮這些。」

  王煊直接取出一些造化真晶給了青木和陳永傑,他在超凡光海得到了太多,近三百塊足夠用。

  師徒兩人眼睛發呆。

  「老陳幫我護法,我要閉關!」

  「你該不會又要震了吧?」陳永傑吃驚,這才幾天,再震的話,實在有些不像話了。

  「估計震不動。」王煊搖頭,十段太特殊了,他喝第一仙茶時,明明都有感覺了,結果又無聲的被壓落下來,無法破關到十一段。

  所以,他才想跑到仙界去挖恆均的樹,那種茶果確實對他有效,並不是給予他特殊的超物質,而是刺激他的元神,讓他自己由內而外感悟和升華。

  他確定,採摘到足夠多的茶果後,必可突破!

  他這次去虛無之地,主要是去挖特殊的材料,為自己煉製能甲冑,遮蓋自身的氣機。

  果然,這次王煊進入飄渺之地後,儘管又燒又煉,多次引來紅色物質,將自己折騰個半死,但是沒用,突破不了十段!

  「看來,光苦修和拼命是不行了,需要另尋他法。」王煊自語。

  然後,他就跑到隕石坑去了,這次他準備充足,在來之前,苦練了那篇精神病重度患者留下的經文。

  他認為,這頁經義用來對付至虛極的恐怖致幻魔花最合適不過。

  「世間,只有我一人,什麼魔花,只是我塗鴉之作,還想蒙蔽我,引我如幻?不可能!」王煊以精神病般的經文加持自己。

  除此之外,他還帶來了養生爐的蓋子,也算是一次預演,看能否帶著它遠行。

  結果是可喜的,十段的他能夠承受蓋子的壓力,帶著上路沒什麼問題。

  不過,王煊在隕石地依舊被「毒打」了,即便他準備的這麼充分,他還是迷失了,分不清真與假,差點死掉,而且是要自殺!

  若非關鍵時刻,斬神旗自主輕鳴,敲了一下養生爐的蓋子,清音振聾發聵,讓他醒轉,他險些要用爐蓋將自己砸死!

  「太恐怖了,這株魔花!」王煊心有餘悸,得到一段根須,轉身就跑了,每次面對它,居然都吃大虧,面臨絕境!

  「好了,總算將稀珍的材料帶回來了!」他露出異色,將一段根須帶回現世,它介於真與幻之間,明滅不定,十分特殊。

  感謝:只為辰冬來,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