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仙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臨近月亮的外太空,各種鋼鐵戰艦和小型飛船不算少。

  這裡有三瘮堆,有精神世界,有超級神話文明殘留的火堆,最近舊土的實驗室在和列仙合作,想開發異域。

  「王煊來了。」有人開口。

  一艘小型飛船中,王煊的身影出現並走了出來。

  突然,朦朧的光覆蓋,王煊消失了,連帶著那艘小型飛船也被吞沒了進去,就是附近的超凡者以及飛船也受到波及。

  其中幾艘飛船解體,留下部分殘骸,被莫名的力量截斷了,此外還有超凡者的肢體和血液殘留。

  「什麼情況?!」

  消息傳回地面,引發不小的波瀾。

  安城,青木神色嚴肅,第一時間告知了張道嶺和冥血教祖,此外還有王煊的真身。

  「大幕中的人等不及了,這是擺明不會放過我……」王煊沉聲道,被吞掉的是仿照他塑造的機械人,才見其身影,對方就下死手了。

  想都不用想,那應該是鄭元天的陣營,惦記他的身體都快走火入魔了。

  這些天,王煊都在研究甲冑,嘗試熔煉,各種材料混合在一起,不僅有介於真實和虛幻間的魔花根須,也有鐵釺子上的鏽跡,還有造化真晶。

  當然,更有老張銅鏡上的鏽跡,渡在甲冑外面,很好用,等於在做舊。

  「差不多煉成了吧,我該上路了,狗曰的鄭元天,我沒有主動去砸死你,反而一而再地被你下毒手!」

  這次,連帶著還傷及了無辜,外太空中,有七八名超凡者慘死。

  當夜,半空中,一片光幕出現,全身都籠罩在黑色甲冑中的鄭元天,付出代價,打出一道光,落在莊園中。

  王煊的住所,那棟房子直接撕裂,瓦解,下沉,地面出現一個漆黑的深坑,連帶著蘆葦湖都蒸乾了。

  可惜,這裡是空的,王煊不在,數日前就遠離安城了。

  「老鄭,喝酒嗎,要不要過來?」安城外,張道嶺開口,正在踏月而行,手中拎著銅鏡,虎視眈眈。

  他明著邀請,暗中在警告,不好太過分,別傷及凡人!

  鄭元天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就此消失,光幕熄滅了。

  「老陳,守好我的肉身!」次日,王煊動身了,要正式進入仙界中,該主動出擊了,針對敵人攪風攪雨。

  命土中,王煊內穿甲冑,外套大幕後現下最流行的服飾,帶上斬神旗、爐蓋等,深吸一口氣後上路。

  淡淡的迷霧在蒸騰,他跟著飄起,沿著霧絲遠去的方向,他一路前行,時空模糊了,路途上無比寂靜。

  最後,他踏過寂靜無聲而又暗淡的區域,隨著迷霧漩渦落入了大幕後的世界。

  依舊是驛站,它殘破,荒涼,門口掛著紅燈籠,這種熟悉的景象讓他早已適應了,他大步前行。

  他快速穿過黑暗區域,進入了舊土所對應的仙界,遠比前幾次走的要遠,看到的更為壯闊。

  兩日後,王煊進入生機濃郁的仙界。

  此時,他正站在一片山脈中,所見是壯麗的山河,草木清新,碧空如洗,偶爾有巨大的的猛禽橫空,投下大片的陰影。

  「這就是仙界啊,以前我進入時,立足之地都屬於最邊緣的區域,現在總算見識到了。」王煊眺望。

  長空中,一聲咆哮,接著血雨紛飛,他摸了一把,臉上和身上都有血,快速抬頭。

  天空中,一頭滿身火焰的巨蜥,扇動著肉翼,路過此地,被一頭滿身都是鱗甲的黑色大象一鼻子從天空卷下來了,身體在半空中就斷為兩截。

  這一刻,王煊身體發冷,這絕對是地仙層次以上的生物,他這點道行在這裡根本不夠看。

  在仙界中,各種生物的道行都保留著,隨便跳出來一頭獸王都會非常恐怖,能虐殺成片的超凡者。

  若非王煊的體內,有一個又一個小光團,他便想調頭回去了,仙界太危險了。

  那是張道嶺、方雨竹等人刻寫的繁複紋理,一旦激活並打出去,估計任何一個光團都能在剎那間吸光整片山脈的超物質,形成毀滅性的風暴。

  「我還是在山外走吧,萬一遇上獸王,被迫激活老張等人的印記,太不值了!」王煊皺眉。

  他不敢在深山中行走了,原本還想抄近路,橫穿這片原始山地呢。現在看來,他這點道行,還是接受現實吧,很菜,在仙界大地上,他屬於弱勢群體中的一員,在有人煙的地帶行走較為合適。

  半日後,王煊一路狂奔,在外面外部區域的荒涼地帶,遇到蟻群,一個個大如西瓜,通體赤紅,堅硬如鐵,噴著酸液和火焰,全是超凡生物,一路對他追殺。

  如果死在螞蟻口中,那樂子就大了,他無奈的遠遁。

  一天後,王煊遇上一群大鳥,被逼差點動用冥血教祖送給他的不死神光遁,險些激活,想乾脆跑路算了,在仙界遠行真的太危險。

  他在山外行走,被這群大鳥盯上,一個個都有六七米長,精鋼般的羽毛,能輕易削掉山頭,全是逍遙遊層次的猛禽,能有近百隻。它們從天空中呼嘯而過,首領更是接近地仙了,將王煊當成蟲子,要進食吃掉。

  他被逼施展土遁,一路狂逃而去,暗自輕嘆:「此行遠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容易。」

  終於,進入仙界的第四天,他才擺脫窘境,遠離無人區,進入人氣很足的地帶。

  在來之前,他早已做足了功課,仙界適合精神體生存,也適合有血肉的生物居住,處於半物質半能量位面。

  這片仙界依附於舊土,很像是它的影子,但又真實存在。

  當年,羽化登仙的人進入大幕後,很多人都以大法力重塑身體,血肉再生,可以正常的繁衍後代。

  同時,仙界中,原本也有很多土著,有大量的凶禽猛獸等,關於他們的來歷有很多種說法。

  比較靠譜的傳聞是,他們隨著這種半物質位面的誕生而出現,就像是肥沃的土壤,不可能總是荒蕪。

  這段時間,王煊和方雨竹、張道嶺等人接觸,沒少去了解,請教了很多問題,知道了很多秘密。

  比如,有些原住民口口相傳,他們與大幕共生不滅。而今天王煊就見到了,印證了一些說法。

  這是一個規模不小的村子,全村都都在挖坑,在選墳墓,準備整體安葬,或者說沉眠。

  「大幕熄滅,世界死亡,我們也將如同祖先般,陷入寒冬紀,在黑暗中等待新生。」

  土著中,有些老者在主持儀式,進行各種安排,他們知道仙界將要覆滅了,按照祖先的說法,在死亡中等待覆蘇。

  王煊想著方雨竹、張道嶺等人的說法,再結合所見所聞,也在琢磨這些事。

  有些大幕,不止一次熄滅了,漫長寒冬黑夜過去,有些最後真的又復甦了,至於所謂的土著並沒有新生。

  只能說,現在的這些原住民,這些村民,確實在為自己送行,要安葬己身。

  列仙不少,土著更多,但不可能所含有人都能進入現實世界中,基數太大。此外跨界時消耗驚人,動輒精神印記就會碎掉,連神仙的弟子門徒都在付出代價穿過大幕。

  王煊嘆氣,抬頭望天,似乎這天空也沒有那麼湛藍了,感覺到了幾許暮氣,氣氛無比的沉重與壓抑。

  尤其是他以精神天眼眺望,看向深邃的仙界,感受到了它的本質,這的確是一個腐朽的世界,半物質半能量位面終將崩潰,整個世界的生靈都要死去!

  「活著,真不易。」他心頭沉重,眼下所見到的一切,在不足一年內都要暗淡,死亡。

  即便這片仙界很幸運,有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復甦的機會,但也不知道是多久後了,真正的歲月變遷,洪荒似雲煙,宇宙中的星體都有些註定不在了。

  而每一次復甦,仙界都需要醞釀與耗時很久,比神話生物早很多年出現。

  當又路過一個較大的鎮子時,王煊駐足,他在這裡感受到了一種特殊的波動,全鎮人在祈禱,在祭祀,情緒共鳴。

  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議的景象,天穹上飄落下黃紙,焚燒著,和鎮子上的人情緒像是無比的契合,正在共鳴,有種悲傷的情緒在蔓延。

  「快看,我們的禱告有效果了,我們今天就此沉眠,無盡歲月後,我們都將以種子的形式新生。或許會遺忘所有,但是,我們的生命印記得到了傳承,到時候總有個別人會覺醒,憶起今日所見。」

  原住民中,那個老祭祀無比激動,帶領村鎮的人下跪,祈禱,喃喃有聲,熱淚盈眶。

  王煊吃驚,在遠處看著。

  接著,天空中下起了光雨,落入鎮中。

  「並不是所有村鎮都能看到黃紙焚燒,更罕見的是,得到靈雨澆灌,我們是幸運的,我們未來能復甦,是新仙界的種子!」有老人哭著說道。

  然後,王煊便見到,很多人奔向遠方,沖向墓地,開始葬己身,也有人就在村鎮間,在院子中,在街道上,接受光雨淋身,哈哈的笑著。

  王煊驚悚,他覺得自身的元神受到莫大威脅,直接取出爐蓋,催動它,抵在頭頂上方,更是以斬神旗護體,包裹住自己,遠離這片地帶,脫離光雨。

  「這種神秘事件,就是老張他們都沒有研究透,而且,幾乎都沒有親眼看到過。唯有在神話腐朽的末期,原住民開始消亡時,才偶爾可見。」王煊神色凝重。

  他看到很多村民直接就倒下去了,一動不動了,有些人腐朽了,像是歷經了數百年,上千年那麼久遠。

  可以看到,有些人體內出現類似種子似的光點,飛了出來,隨著光雨倏地沒入地下,像是真的去休眠了,要熬過漆黑的寒冬,萬古長夜。

  「有些傳說可信?新仙界再出現時,那些靈性物質會繁衍出生機,更有半物質半能量的「種子」自動浮現?」

  隨後,王煊聽到了哭聲,他毛骨悚然,感覺有點熟悉。他霍的抬頭,看到光雨的盡頭,天穹的最高處,那裡很模糊,像是隔著一層界壁,有點點火光朦朧的出現,似有人在燒紙,而那火堆要熄滅了。

  王煊心頭大受震動,想衝上去,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在他自己特殊的內景地最深處,曾隱約間看到並聽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