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全世界都瘋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焚燒的火堆熄滅,大幕就會暗淡下去?陷入漆黑的寒冬長夜中,這個念頭一出,讓王煊自己都覺得不寒而慄。

  最終,他也沒有沖向天穹,仙界中的高手太多了,還輪不到他去追根追源。

  當然,他估摸著沒幾個人能看到,他有精神天眼,才能模糊地看到天穹盡頭那裡疑似有紙張在燒,有模模糊糊的火堆映照出來。

  「火熄,仙界滅,一個腐朽的半物質半能量狀態的世界就要消亡了。」他遠去了,見證仙界在死亡。

  依附於舊土的這片仙界很大,赫赫有名,各方大幕比較起來,這一片絕對在前三甲內。

  王煊開始了他的仙界之旅,所見所聞,讓他深感新奇,各種族太多了,強大的物種多不勝數。

  第五天,他就看到了一條真正的龍,蒸乾了地面直徑八百里的大湖,絞斷了一片宏大的山脈。

  它鱗甲齊張,鏗鏘作響,帶著閃電,帶著雲霞,將天空都撕裂了,但卻只是在逃亡,滿身是血。

  它在被一頭妖聖追殺,要收集真龍之血,要鋸掉它的龍角,要以它的鱗片煉製成稀有的甲冑。。

  所謂妖聖,實力定位大概在准絕世層次,遠比普通的仙人強大。

  「仙界亂了。」一位行人駐足,臉色慘白,這樣說道。

  有修者搖頭,道:「仙界快要熄滅了,所有高手都在尋找最後的機緣與造化,真龍罕見,一旦被發現,自然要遭到各方追殺。」

  王煊聽到這種議論,心情複雜,那可是一頭真龍,現實世界中早就沒有了,如今在仙界的命運竟這麼慘。

  遠處,妖聖染血,被那頭真龍的犄角刺傷,胸腹間出現一個血窟窿,讓他發怒了。

  王煊即便相隔著數百里,都覺得那塊區域極其危險,果斷又跑路了,那種莫大的威壓一般人真承受不起。

  如果沒有爐蓋,沒有斬神旗的話,他有可能會被壓制的動彈不得,萬一被能量波及,會死的很慘。

  噗!

  最終,天空中,赤霞億萬縷,照耀方圓上千里,伴著一聲悲鳴,那頭真龍碩大的龍頭被妖聖斬落了!

  真龍血液狂涌而下,像是瀑布,像是長河,天地都變成了殷紅色。

  妖聖趕緊以寶物收取龍血,抽筋扒皮,迅速處理龍屍。

  頓時,不少仙光出現,有些強者趕去,或是妖聖的熟人,或是對頭,要瓜分真龍血肉等。

  王煊轉身就走,他可不敢去湊熱鬧,在仙界中,各種生物沒有被壓制,實力實在強橫的可怕。

  接下來,他看到了赤地一千八百里的土地,寸草不生,一片乾枯,據悉半個月前有天仙和妖聖大對決,為的只是爭奪上古神猿妖皇留下的六滴皇血。

  「仙界的人都瘋了!」這不是王煊說的,有本土人自己在評價,末世到來,各族各教,所有道統,都在積澱底蘊,搶奪造化。

  王煊出神,妖皇血液這麼珍貴嗎?改天去請老張喝酒,問他能不能放血,給個三五滴?那麼大個的張教祖,少幾滴血液根本沒什麼。即便自己用不上,去幫幫青木和老陳也好。

  最近,仙界戾氣飆升,動輒就是大戰,最後關頭了,所有人都是為了提升自己,爭取在未來的現實世界中,有效而穩妥地保住更多的超凡力量。

  「有的村鎮,在成村成鎮的死去,或者,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在眼下葬自身,等待寒冬紀後復甦。可事實上,他們確實都死了。而列仙更是戰鬥不止,大地上滿目瘡痍,腐朽的仙界,到處都是殺戮,都是死亡,舉世生靈都要走到終點了,有些可悲啊。」

  王煊心有感觸,現實世界,即便超凡不存了,還是能好好的活著,遠比仙界美好多了。

  成仙后,原來竟這麼殘酷,這麼的不如人意,和他想像中的美麗清新脫俗的祥和仙界完全不一樣。

  「或許,只是這個時代太特殊,才有這種悲慘畫面隨處可見。」通過一路上的見聞,以及各種小心謹慎的驗證,他確定,以往仙界還算祥和,遠沒有這樣秩序崩壞。

  只能說,這片和舊土對應的仙界,其地界實在太廣闊了,無邊無垠,比舊土廣袤了數十上百倍不止。

  王煊到來的第七日,險些遭遇不測,第一時間沒入地下,以異寶護體,以爐蓋防身。

  然後,他就感覺到了大地劇震,恐怖的大裂縫蔓延到了地底,而外界,虛空都在塌陷,都在裂開。

  至於域外,天空中各種光更是沸騰,規則交織,混沌雷霆炸響個不停。

  半日後,王煊才出來,發現這片大地數千里一片破敗,而這還只是一點餘波所致而已,只是被稍微擦中。

  「絕世強者大戰,妖祖祁毅和凌亂仙動手了,激烈搏殺半日,這才各自離去。」有人在談論。

  王煊動容,深感所有人都瘋了,連那個級數的強者都下場了,說動手就動手,仙界太危險。

  這次,如果不是他反應迅速,第一時間沖向地下並以寶物護體,很可能就被兩大強者給震死了。

  「在現世我震他們,到了仙界,一個鬧不好,我就會被他們活活震爆!」王煊凜然,不到萬不得已,他真不想動用方雨竹和張道嶺送他的絕世神通印記。

  「祁毅的妖池中,養了一株天藥,據悉,得各種頂級種族的血液滋養,有可能在向真藥進化,什麼真龍血,上古妖皇血,還有妖祖自己的血液,都曾餵養過它!」

  「絕世強者凌亂仙,趁妖祖祁毅外出,想去一探究竟,剛進妖池,結果就被堵住了,引發曠世大戰!」

  王煊一路遠行,知道了事情的起因,深刻感受到了絕世強者破壞力的驚人,真要放開手腳在大地交手,估計全都能抹平掉。

  這樣看來,宇宙糾錯,現實世界的壓制,不是沒有道理。放任他們強大下去,進入星空中,那簡直彈指就能破滅生命星球,天地哪能承受得起。

  他皺眉,從這個層面理解的話,超凡的生滅或許有跡可循。

  他一路行走,第九日,終於來到了恆均的地盤,但是沒敢接近,隔著幾萬里呢,就橫穿了過去。

  因為,最近至寶未震,恆均道場紫氣沖霄,一座道宮沉浮天地間,顯示著他坐鎮家中,並未遠去,王煊沒法對那株茶樹下手。

  說是茶樹,其實,它當年極其了不得,曾是一株天藥果樹,所產果實藥效驚人。

  恆均有想法,想將它培育到真藥級,結果在無限接近成功時,卻突兀的失敗,發生變異,所結果實變小,成為了茶果,聞著香,吃著苦,只能泡茶喝。

  這株天藥蛻變失敗,藥效跌落了一大截,勉強還算是在天藥這個級數內,但所需要的五色土等更多了,定期還要大量澆灌仙漿等,不然有可能保不住天藥這個等階。

  王煊思忖:「這就是培育失敗的下場,我要是將它栽種到虛無之地,不知道能否讓它翻盤。」

  「老恆等著,找到機會,我必抄你家!」他看了那個方向最後一眼,轉身離去。

  仙界異常廣袤,王煊趕路都犯怵了,第十二天才終於接近鄭元天的地盤,主要也是他不敢動用斬神旗將速度提升到十倍以上,怕被人注意到。

  「老鄭我來了!」王煊有些頭大,想砸死鄭元天,感覺沒戲,除非鄭元天先被人殺個半死,性命垂危,不然的話絕世強者在仙界太恐怖了!

  他在琢磨,砸死鄭元天究竟有幾成希望。

  當日,王煊得悉,鄭絕世也瘋了。

  最近一個月,鄭元天的弟子門徒盡出,正在追殺這片大地上的火鴉族,滅掉的超凡火鴉沒有百萬,也有六七十萬了,簡直是想滅掉這一族。

  「上古年間,火鴉族曾極盡璀璨,出了個金烏妖皇。鄭元天得悉,逝去的上古妖皇可能留下小半顆殘丹,以及部分金烏皇血,所以他追殺該族,想挖掘出來。」

  有人說出事情的緣由,鄭元天想煉成和自己真身差不多的妖皇法體,留給未來渡劫,替死等。

  王煊的臉色頓時變了。兩日後,他的神色更難堪了,鄭元天竟真的找到了三足金烏留下的殘丹以及妖皇血。

  就在次日,鄭元天的道場上空,混沌天雷一道又一道,一張金色的圖卷出現,要絞殺鄭絕世。

  「咦,那像是簽署新約時顯照的圖卷,我還在上面留名了呢!」王煊露出異色,老鄭這是怎麼了,惹怒了哪位大仙,要持金色圖卷殺他?

  「真要將他殺了,就不用我頭疼了,幹掉他!」他露出笑容,遠遠地躲出去,退出鄭元天的地盤。

  然而,很快王煊就笑不出了,得知了鄭元天被金色圖卷絞殺的原因,他違約了!

  「鄭絕世在逆天,他違反暫定的新約,跑到人間去擒殺凡人,導致混沌天雷轟頂!」有人議論,說出這樣一則爆炸性的消息。

  王煊的臉色當即就變了,快速失去血色,無比蒼白。鄭元天去針對凡人,該不會是衝著他父母去的吧?

  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當想到那些可能,他心中發堵,揪緊,不敢深入想下去了。

  「他……得手了嗎?」王煊問道,心中在發顫。

  「不知道,反正他違背新約,遭遇反噬了!」有人搖頭。

  王煊手足冰涼,而後心底是無盡的殺意,恨不得立刻幹掉鄭元天,這不能忍了,絕不能放任這個災難級的恐怖強者活著了。

  這次,輪到王煊自己要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