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為老鄭上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鄭元天,送你上路!」王煊平靜地說著,機會擺在眼前了,如果還殺不了這個大禍患,那他自殺算了。

  這次他遠離鄭元天,並未在其現在的閉關地敲擊爐蓋,將人引來,而是依舊選擇其道場那裡。

  因為,各方都是狠角色,現在可能有人在懷疑和鄭元天有關了,大概率在盯著他。

  到時候,王煊沒辦法對他下手。

  他身在一座巨城中,距離那片被毀掉的道場不是極其遙遠,他想讓人誤以為,是這個地方有問題,而非鄭絕世。

  老鄭跑路,破碎的道場相當空曠。

  巨城中,車水馬龍,人很多,在末世到來前,許多人醉生夢死,用仙酒麻痹自己,還有人得到了名額,無所謂了,舉杯慶祝,等待遷徙。

  王煊輕敲養生爐,他暗自把握節奏,比以前多敲了那麼一會兒,看看會有什麼不同。

  養生爐的蓋子在無聲顫動,這次,他以精神天眼觀察,隱約間,看到特殊的紋理,向虛空中飄去。

  那像是某種文字,又像是特殊的訊號,至寶間還真可以對話不成?

  片刻後,王煊收手,養生爐的蓋子微熱,他竟看到部分模糊的畫面,在無盡火光中,養生爐沉浮……

  接著,還有人世劍、逍遙舟、羽化幡,一齊出現,在火光中仿佛要熔解了,在那刺目的紋絡間轟鳴。

  王煊深呼吸,心潮激盪,竟是四件至寶,曾經同處一地。

  最外層是可以焚毀大界的業火,在裡面,一層又一層,有多種不可思議的火焰,這是在做什麼?

  「究竟是什麼人,曾收集全至寶?」他心神大受觸動,不過,唯獨沒有御道旗,也不算一網打盡。

  這是要做什麼?

  難怪幾件至寶間有聯繫,它們曾經共鳴,同在一地,經受特殊火海的洗禮,命運勾連在一起。

  「嘶!」突然,王煊更吃驚了。烈焰無盡,那是一張又一張黃紙錢,那是一塊又一塊彩色真晶,那是一塊又一塊巨大的隕石碎片,那是真實物質嗎?不斷向里扔,當成柴火。

  這是要想毀掉四寶,將它們熔解掉?

  他清晰地看到,最後關頭養生爐蓋開了,允許另外三件至寶沒入當中,而後爐蓋閉合,隻身承受火煉。

  最後,在奇異的火光深處,於極盡絢爛時,一切都突然的消失了。

  王煊出神,什麼人曾經得到四件至寶?太驚人了,那又是什麼地方,有人想熔掉他們,而養生爐曾抵住光焰,獨自承受。

  這麼理解的話,養生爐對那三件至寶有恩,所以,它輕輕脈動間,很容易引起其他至寶的共鳴?

  天空中,流光呈現,不止一縷,先是逍遙舟,這件至寶擁有極速,可以輕易進入最高等的精神世界,採摘天藥如履平地。

  接著是人世劍,直接一劍劈開天地,從虛空中飛出的,也到了此地。

  接著是羽化幡,猛烈震動,拖著恆均來了。他雙手用力攥著,像是吊在後面,如同個尾巴,被動而來!

  恆均暈菜,從來沒有過這種體驗,這至寶瘋了嗎?他都沒有催動呢,就帶著他亂跑!

  然後,他眼睛就直了,身為絕世高手也失態了,至寶開會嗎?都出來了,一下子來了三件!

  然後他就有種收穫與滿足感,羽化幡這是有靈嗎?雖然無法溝通,但是,本質上還是偏向他的,帶他來尋寶。

  砰的一聲,下一刻他就不那麼想了,在這塊地帶,三件至寶齊鳴,讓恆均當場來了熱血熱烈,如煙花綻放,像大炮仗似的炸開了。

  還好,他絕世強大,而且三件至寶並非發威,只是彼此間共鳴所致,所以,他沒有被撕裂大道根基。

  他只是肉身壞掉,當場快速重組血肉之軀,死死地抱住羽化幡,怕它莫名跟著跑掉。

  「何方妖孽作亂,嗯,是至寶齊聚?要追上一件!」連張道嶺的主身都甦醒了,睜開天目,神光裂虛空,他第一時間殺來。

  甚至,遠走其他仙界,在另外一片大幕中的方雨竹和妖主也被驚動了,調頭就向回趕,橫穿大幕。

  至於「冥血教祖們」,更是一個又一個的都殺來了,全被驚動了,這看得老冥的主身臉色發綠,他很想大吼,全他大娘的是假的!

  「早先,我以為和鄭元天有關,現在看來,是和這片地帶有關!」有人開口,這也是有人總是對鄭元天出手的原因,覺得他今日頗為特殊,吸引至寶,想要拿下他,仔細研究。

  而且,有人都開始盯著他了,想靜待下去,看一看是否還會出現異常。

  這也是王煊所擔心的,所以這次他選擇遠離鄭絕世。

  目前來看,效果極佳,「冥血教祖們」放棄鄭元天,全跑這裡來了。

  王煊從容離開巨城,邁著舒緩的步伐,向著老鄭而去,他越走越快,到了最後如同神虹橫穿天地間。

  鄭元天正在渡劫,對於他來說,今天在面對生死劫難,身上的古咒稀薄了,他被金色圖卷絞殺的欲生欲死,臉色蒼白。

  雖然從絕世層面墜落下來,且道基被撕裂,整個人近乎廢掉,但他還是感應到了遠方的動靜。

  他覺得,鬧妖了,至寶開會嗎?打死他都不相信這麼巧,這裡邊一定有什麼變故,難道他離開的那片道場很特殊?

  他不甘心,錯過了什麼嗎?但最終他又吐出一口濁氣,遠離那裡也好,不然的話大概會有老陰貨想殺死他。

  同一時間,他心頭悸動,發涼,元神陣陣難受,心血來潮劇烈,總覺得像是有什麼滔天大禍要出現了。

  「有些朦朧,有些模糊,除非是至寶擾動了天機,讓我無法敏銳的捕捉到危機的源頭。」老鄭驚悚。

  他猛地抬起頭顱,看向天際盡頭,他判斷應該是三件至寶那裡,現在依舊有人在惦記他,要殺死他。

  「難道說,有人會奪到人世劍或者逍遙舟,來這裡殺我?」他確定,肯定不是手持羽化幡的恆均。

  他轉身就走,遁向虛空,先逃為敬,避免事後悔不當初!

  「絕世老魔太警覺了,這就要逃了?不過晚了!」王煊已經趕來了,混在一群路過的修士中,他經掉隊了,現在激活方雨竹、張道嶺等人賜予的光團。

  嗡的一聲,這片天地直接乾枯了,王煊先激活了兩個光團,一個是守護型的,將自己包裹,一個殺伐型的,打向鄭元天!

  兩個光團都是絕世強者用心去構建的,內部刻寫了無盡紋絡,密密麻麻,代表著仙道最頂級的規則。

  在人間時,根本不可能這麼誇張,畢竟神話規則都潰散了,超凡世界都崩塌了,但在這裡就不一樣了。

  光團激活後,瞬間吸光了這片乾坤中的超物質,絕世規則交織,像是海,像是百萬大山,壓迫的人要窒息,如同星雲般起伏,籠罩天地。

  虛空霎時炸開,爆碎,鄭元天飛向天際,想逃走,但是根本無用,被一道刺目的擊中,直接就給打沒了!

  那是什麼?一道鏡面,絢爛之極,即便是太陽炸開,在它面前都顯得暗淡。這是一枚鏡光符篆,是老張的看家本領之一,他沒事就拎著那破銅鏡,自然有其道理。

  鄭元天被光擊中後,粉身碎骨,他現在層次不夠,自身對抗不了絕世一擊,而恆均為他加持的古咒之光早已暗淡,不然王煊也不會發難。

  不止如此,天穹炸開後,地面無盡大山崩塌,虛空中大裂縫密密麻麻,也不知道蔓延出去了多少里,天上地下都是。

  王煊震撼,感覺毛骨悚然,老張的符篆真猛啊,他暗自擦冷汗,幸好提前用一枚守護型的符文包裹住自身。

  早先時,他還在肉痛,猜測有可能過于謹慎了,會白白浪費一則絕世神通,現在看幸好如此。

  不然的話,他也沒了,即便是殘餘的光波,傾瀉過來的鏡光符文,也能將他絞殺個乾淨。

  哧!

  王煊再出手,又是一個光團,那是來自方雨竹的不朽之光,打入進入前方,斬殺一切生機,並在映照鄭絕世,尋找他的元神碎片。

  可以說,方雨竹給他的大神通很有針對性,就是為了對付鄭元天準備的,太適合了。

  幾乎是瞬間,虛空中殘留的九灘黑血就被不朽之光掃中,照耀了出來,而後開始絞殺。

  那種黑色的血液太特殊了,漆黑如墨,吞噬所有光,隔著很遠,就有一股惡臭的氣味兒傳來,要毀人的元神,像是遠古時代的腐血,給人很恐怖很不好的感覺。

  「啊……」九灘黑血中都有生靈嚎叫,被不朽之光磨滅,不斷絞殺殘留的核心元神印記。

  「這麼可怖嗎?他都掉境界了,早已不是絕世高手,老張的一記大神通都沒有能徹底將他殺死?」王煊動容,脊背發冷,這實在太驚人了。

  不朽之光,開始絞殺,磨滅黑血。

  王煊咬牙,沒有遲疑,要殺就殺個徹底,不給他留機會。

  剎那間,他又祭出一個光團,這是妖主妍妍給他的大神通,很實用,化成一隻潔白的手掌。

  與此同時,王煊發狠,將養生爐的蓋子也祭出,那潔白的大手抓住蓋子,向前方轟砸過去。

  爐蓋暴漲,這是它在近古以來,第一次得到無窮超物質灌注,得到絕世法則駕馭,轟殺敵人。

  方雨竹的不朽之光磨滅了九團黑血與元神,但是,現在妖主的虛空大手持著至寶轟落後,爐蓋紋絡交織,映照虛空,竟顯照出第十團黑血,很小的一團,藏在虛空裂縫中,微不可見。

  但終究是被照耀了出來!

  轟!

  由法則化成的潔白大手持著爐蓋落下,砸中那裡,一切成空,化作灰燼,什麼都沒有留下。

  「老鄭,改天為你上墳!」王煊果斷轉身,準備跑路,他身上的守護之光很凝實,還未消散。

  但是,爐蓋還沒收回,還在放大狀態。

  「我……方姐曰,我曰,我張曰,還要浪費一道大神通?!」他沒時間去等爐蓋自動冷卻並變小,遠方的絕世高手隨時會降臨在此地。

  一道不死神光出現,赤紅如血,這是冥血教祖給他的大神通,將爐蓋抓過來了,他的心都在滴血,收至寶都要消耗神通,成本太高了。

  砰!

  正好,他藉助冥血教祖的大神通催動爐蓋,駕馭至寶,直接洞穿虛空,從這裡消失不見,瞬移!

  這就已經消耗掉五大神通了,但他沒有任何猶豫,方向與目標都很明確,趕向恆均的道場,趁他不在家,砸其道場,挖走第一茶樹。

  在他看來,那或許不是茶樹,對他而言,若是在虛無之地培養得當,有可能會是一株真藥!

  感謝:夢中不復晴、遮天完美、神亞,謝謝盟主支持。上個星期的盟主有些多,還有沒貼完,真不用給我發盟主,訂閱支持就可以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