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查無此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死神光!」

  果然有人剎那降臨,看到了最後的一幕,一道赤霞遠去,投身虛空漩渦中,不知道瞬移到了何方。

  「那是冥血教祖的不死血遁術?」來人雙目深邃,覺得那神光很純正,看起來不像是假冒的。

  冥血教祖的主身也來了,這叫一個膈應,多位「冥血教祖」爭奪至寶也就罷了,連兇殺案現場都有他摻和。

  這天人地下,人間和仙界,簡直沒有他都不行,到處都是他的身影,他就是個鍋王,以一己之力背負諸天。

  冥血教祖超級不爽!

  「鄭元天死了?!」冥血教祖們皆動容,都被驚到了,鄭老魔竟被人迅速格殺?

  更有人聲音低沉,道:「我看到血光中有一個爐蓋,那該不會是養生爐吧?鄭元天竟死了。」

  這絕對是大事件,來的幾人臉色都變了,第四件至寶也出現了,並且被人得到,劈死了鄭元天?

  「冥血得到養生爐,殺死鄭元天遠去。」一人開口。

  冥血的主身看著他們,心累,這些人都立身血光中,全在冒充他,也好意思張口閉口提冥血?沒一個好東西!

  「誰,冥血是你嗎?殺了鄭道友!」遠處,恆均手持羽化幡,滿頭白髮飄了起來,震怒,身上的陰陽神火蠶仙衣更是獵獵作響……

  他殺氣無邊,氣沖斗牛,身上蒸騰到到外太空的血氣在激盪,天外有隕星都因此而炸開!

  「鄭道友,我會找到真兇,為你報仇!」他發誓。

  ……

  六萬里外,王煊從虛空漩渦中出來,期間他數次校正方位,一路趕到恆均的道場附近。

  現在,他哪還管身後禍水滔天,趁著恆均不在家,趕緊掏了他的老窩,什麼都不給他留下。

  「恆均,你助紂為虐,幫助鄭元天殺我,那麼,我就不客氣了!」王煊看著前方的宏大神山群。

  黑色的山體冒出一縷縷先天精粹,生長著各種靈藥,赤色的山體有地髓滴落,滋養出一片神果園。銀白的山體划過一縷縷劍光,金屬氣瀰漫,這是煉製異寶的地方。

  恆均的道場是從其他仙界移動到這片依附於舊土的仙界的,成片的神山,各不相同,雄偉而壯闊,占地面積極廣。

  王煊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株茶樹,就在洞府前,在各座神山間的空地上,並沒有遮掩起來。

  主要是,恆均漸漸放棄了它,養不起了。

  自從它異變失敗,想保住它最根本的天藥屬性都很難,需要不周山的藥土,更需要高等精神世界的稀珍仙漿,時不時就要給它補一補。

  而現在距離仙界熄滅不足一年了,恆均認為,即便現在還能養活,未來它也註定要枯死。

  有些厲害的法陣守護,但並沒有特別有針對性的布置,一般人動不了這株樹,可手持爐蓋的王煊沒什麼問題。

  哐當!

  他直接投擲了出去,絕世力量還未散盡,砸在道場中,讓這裡天塌地陷,滿是陣紋的大山炸開,禁制瓦解。

  這片道場中唯一的特殊地,恆均平日打坐的石室,嗖的一聲隱去,被朦朧的混沌覆蓋,那裡法陣最為密集。

  至於外部區域,各種瓊樓玉宇,懸空的神島,虛空中的花園等,都沒個這個待遇,轟然墜落。

  第一仙茶所在地的守護法陣,迅速瓦解,爐蓋落下後,發出柔和的光,居然在主動接引那株天藥,瑞霞點點。

  王煊露出驚容,然後,他立時又想到了傳聞,養生爐這件至寶本就有與各種仙藥相關的傳說。

  據傳,持著它接近天藥時,能接引來藥性,採摘大藥更為容易,將藥草放在爐中,還能提升其品質。

  第一仙茶滿樹青翠,葉片鮮嫩欲滴,主幹粗大,如一頭老龍盤繞向天空中,高能有六米。

  它結著一些果實,十分稀疏,都只有拇指肚大,顏色各不相同,有金色的,有銀色的,有紫色的……小茶果非常絢爛,神聖喜人。

  只是數量太少了,這夠誰天天喝啊?

  早先,王煊還在想,每天泡上一壺,除了自己養生,修行悟道,還能招待下朋友,現在看,產出太低了。

  老茶樹晃動,王煊動手相助,讓它拔地而起,葉片綠霞爍爍,各種顏色的果實晶瑩,煞是美觀,這是天然的美景。

  它縮小了,伴著一縷縷神光,覆蓋著白蒙蒙的仙霧,茶樹快速落入爐蓋上,兩者一起縮小到巴掌長。

  王煊接引到手中後,如同吃了人參果,從頭到腳都舒坦,殺完鄭元天,又光顧恆均的道場,神清氣爽。

  這兩人都是生死大敵,註定對立,擊斃和洗劫他們,讓他格外有成就感,眼角眉梢都在發光。

  當然,他沒耽擱時間,得到老茶樹後,趁亂飛起,直接就要遠離!

  「什麼人?!」

  「這是誰,搶到恆均仙祖的洞府來了,這人瘋了嗎?想死也不能這做吧,下輩子都沒有做人的機會了!」

  這片道場中,自然有很多超凡者,更是有不少高手,有些人剛才在法陣崩解時受到波及,死了一片。

  很多人雖然在呵斥,但是卻在逃遁,不敢沾惹這種凶人,只有個別耿直的超凡者沖了過來。

  王煊深吸一口氣,寄出第二道不死神光,不是為了殺敵,而是為了加速遠去,該回去人間了。

  再不走的話,恆均會瘋掉,註定要滿世界追殺他。

  當然,在此過程中,他也不介意順勢以血光俯衝而過,但凡攻擊過來的人都在噗噗聲中爆碎。

  王煊駕馭爐蓋,沒入時空漩渦,瞬間不見,事了拂衣去!

  「冥血教祖,那是他的招牌不死血遁!」有人大叫,然後,他以及附近,砰的一聲,又有部分超凡者爆碎。

  ……

  「老鄭,你不會白死,那個人會付出血的代價!」恆均開口。

  幾乎是同時間,他心頭震動,元神有感,滿臉愕然之色,他自己的大後方出事了!

  哧!

  人世劍遠去了,切開虛空,一路……沖向恆均的道場!

  逍遙舟更快,它本就是遠行的工具,模糊下去後就不見了蹤影。

  恆均一語不發,一路狂追,他元神有感,自己的羽化幡在輕鳴,像是要接近什麼。

  冥血教祖們都化作流光,一路疾馳,跟了下去。至寶接連出現,今天如果不把握機會,以後也沒有多大希望了。

  咚!

  老張很猛,用手一搓,一道鏡光飛出,打穿天地,他一躍而起,進入時空通道中。

  「張教祖等我!」冥血的主身喊道。

  「你誰啊?」張道嶺問道。

  「我冥血啊!」

  「不對吧,一般都是別人冒充冥血,老冥被逼換成其他的身份。」

  冥血教祖熱淚盈眶,這都成業內潛規則了?

  ……

  恆均臉色鐵青,站在自己的道場前,看著破敗的山地,墜落下來的神島,倒塌的宮殿,眼神很冷。

  超凡者死了一片,他的天藥竟被人挖走了,實在膽大包天!那麼大一個坑,像是在嘲笑他,窩都給他端掉了。

  「究竟是誰?!」他的的目光在每一個人臉上掃過。

  「仙祖,我們看到,他是……冥血老祖,動用的是不死血遁!」有人仗著膽子告知。

  「放……你家教祖的仙氣!」冥血來了,聞言後直接呵斥,暗鍋也就算了,連明鍋都來了,向他頭上扣,是可忍孰不可忍。

  「追溯舊景!」恆均低沉的聲音響起,他動用絕世法力,想要查到舊景,看一看是誰。

  很快,他發現無比艱辛,竟難以追溯,這就有些可怕了,讓在場的其他人都十分吃驚,才發生的事就不能映現了?

  世間沒有這個人?

  恆均一聲冷哼,催動羽化幡,用它來加持,頓時有了效果,但也只是模糊的呈現出一道身影。那個人全身都覆蓋著甲冑,被遮蔽的嚴嚴實實,而且畫面剎那就散開了。

  「怎麼可能,無法回溯?」恆均出神,而後,他很快想起了什麼,道:「真實,至虛,顛倒乾坤,擾亂時空痕跡,能採集到這種東西的人,絕對不簡單!」

  逍遙舟、人世劍追了一段距離,就嗖嗖各自遁入虛空,徹底不見。

  恆均臉色難看,他手持羽化幡,再次撕碎虛空,追尋下去,然後,停駐在一片荒山中。他立身很久,徹底失去線索,手中的至寶早先的輕微脈動,已經斷了。

  王煊感嘆,冥血教祖的逃命本事絕對是超一流的,不死血遁的速度太快了,爐蓋寂靜後,他也早已進入黑暗地帶。

  他加速遠去,最終看到了客棧,見到了通紅的燈籠,然後沿著迷霧,他騰空而起。在昏暗中,他踏著模糊的地帶,自身似乎隨著迷霧扭曲了,虛淡了,最後消失。

  刷的一聲,他沿著時空漩渦,回歸到了命土上方,成功從仙界逃出來,有驚無險,收穫巨大。

  他沒敢耽擱,將縮小的茶樹放進養生爐內,蓋緊蓋子,徹底與世間隔絕,免得從身體溢出去什麼氣機。

  接著,他挖掘命土,將至寶深埋。他準備先緩一緩,找時間再去虛無之地栽古茶樹。現在他很想知道,在自己離開的這段世間內,現實世界中怎樣了,頗為擔憂父母。

  「我就這樣將老鄭殺死了。」王煊自語,他的精神回歸,快速和肉身合一,倏地睜開了眼睛。

  感謝:叄生緣縱獵者,發過很多次白銀盟了,我依舊在黑暗輪迴中,受之有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