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來自深空的古飛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謝天謝地,你總算醒了,十幾天啊,靈魂消失,如果不是肉身還熱乎,我都要對外發訃告了。」陳永傑長出一口氣,在那裡說著不吉利的話。

  王煊很想教育他一頓,別這麼喪。

  陳永傑板寸鋥亮,這是道行又精進了的體現,雙目炯炯有神,問道:「這次你沒有自焚,更沒有劇震,什麼動靜沒有,相當的安寧,閉關還算順利嗎?」

  「還行,這次我神遊太虛,走出去很遠,大夢一場啊。」王煊感慨。

  他將鄭元天給弄死了,連他自己都覺得不真實,想來現在仙界炸鍋了,這種大事件想不沸騰都不行。

  不過,現在可不是關注仙界的時候,他很擔憂自己的父母,快速詢問,舊土怎麼樣了,是否有變故。

  「鄭元天的門徒喪心病狂,找不到你,就去平城針對你父母了,完全不講規矩!」陳永傑神色鄭重地說道。。

  現在,他們在墨城,毗鄰大海,王煊跑到這裡閉關,就是想避開鄭元天一系的人馬,結果他們對其家人下手了。

  陳永傑快速告知:「安心,你父母沒事兒,那些人簡直找死,當場就人間蒸發了,什麼都沒剩下。」

  「是方姐出手嗎?」王煊問道,他知道,方雨竹去了安城,要在那裡最大的圖書館為自身充電。。

  「對,當時仙光一轉,那些人就都不見了。當中可是有鄭元天的親傳弟子,實力強大的離譜,換成其他人在那裡,真擋不住。但是,在方仙子面前,他們就像是腐朽的紙張,輕輕一撕,世界就安寧了。」

  陳永傑感嘆,佩服的不得了,他也嚮往那種境界,奈何,生在這個時代,他大概率沒機會了。

  王煊鬆了一口氣,對方雨竹很感激,而後又問道:「我父母沒被嚇住吧?嗯,他們心大,即便受驚,睡一覺也就沒事了。」

  「何止沒事,當時,怎麼說呢,兩人根本就沒慌,心理承壓力相當的驚人。」說到這裡,陳永傑露出異色,道:「他們兩人見到方雨竹,很高興,那表情就像是……」

  老陳說不下去了,根據他得到的匯報,王煊的父母很熱情,一點也不見外,看方雨竹的眼神,熱烈又熱切。

  王煊一隻手撫向太陽穴,真尷尬,都不用多想,他父母肯定誤會了,該不會以為方雨竹是近代超凡者吧?

  那可是修道三千年的超絕世!

  王煊能夠想像,他父母滿心歡喜,由於一知半解,不知方雨竹真正的來歷,完全是一副看準兒媳的眼神,反正神話將枯竭了,超凡者都要淪為凡人,他們希望王煊娶個超凡仙子。

  陳永傑眼神怪怪的,都不好意思說了,王母竟拉著方雨竹的手,將自己手腕上的鐲子給對方戴上了。

  「方姐她沒有拂袖而去吧?」王煊覺得臉燙,替父母臉紅,怎麼能這樣?

  老陳頓時笑了,道:「方仙子脾氣很好,雖被牽著手,但始終帶著微笑,而且還找了間靜室,和你父母聊了很長時間。」

  和他父母聊,能有共同語言嗎?

  王煊雙手捂太陽穴,又搓了搓自己的臉,真難為情,下次怎麼去見方雨竹?

  不可否認,他對方雨竹有好感,但目前只是單純的欣賞,和男女之情無關。就和正常的人類總是喜歡美好事物一樣,純淨自然,沒那麼複雜。

  而且,對方是什麼人?超絕世,有可能是當世第一強者,道心明淨,哪有那麼容易落入紅塵中。

  鄭元天的門徒不止一人出現在舊土,很瘋狂,在平城失敗後,想要搞事情,然後就被戰艦轟了一頓。

  關鍵時刻,鄭元天發狠,隔著大幕抓走一艘戰艦,拘禁到了大幕中。

  「這種人當誅,奈何,老鄭實力太強,我們奈何不了他。」陳永傑搖頭。

  王煊沉默,終究是死人了,即便他擊斃了鄭元天,也改變不了那些人的命運。

  「我再提升一個段位,接著震落他們一個境界,在現世中,我就應該不怕他們阻殺我了!」王煊心中琢磨。

  然後,他猛地抬頭,望向深邃的星空,想進宇宙深處了。

  他殺了鄭元天,解決了眼下最大的禍患,該考慮去救人了,他想將趙清菡和吳茵從密地中接回來。

  他一直沒有遠行,主要是最近自身難保,被絕世強者虎視眈眈。此外,他已知道趙清菡和吳茵應該沒有俺麼危險,通過方雨竹了解到一些情況。

  當初,方雨竹也在那裡留下一道精神碎片,和那頭地仙層次的白孔雀在一起,一直未回歸,不知在等待什麼。

  方雨竹隔著大幕,和那邊的精神碎片有過接觸,認為那頭老狐極其不簡單,它對列仙藏著敵意,其實力比白孔雀只強不弱。

  不過,它確實教導趙清菡和吳茵修行了,沒有加害,只是總扣著她們不讓回來,還是讓王煊不放心。

  而且方雨竹懷疑,老頭老狐另有根腳,不是所謂列仙洞府的老僕,可能是從大幕中提前逃出來的強者。

  「地仙啊,有肉身,逃出來很久了,一直活在現世中,不知道其境界被震落了沒有。」王煊神色凝重。

  他不敢將那頭老狐想的過於美好,不放人本身就說明了問題,也不敢將局勢看的過於樂觀,怕它有天大的來頭。

  現在他回想在密地的經歷,越發覺得,那頭老狐可疑,有諸多異常之處。老狐曾向羽化、歐拉、河洛三顆超凡星球的修士詢問,那裡是否有地仙,是否有養生主,當時??它在評估著什麼。

  「馬大宗師,你現在怎麼樣了,能否馬踏飛燕,馬踏妖魔?還有你這個馬屁精,不會徹底改投老狐門下了吧?」

  「小狐仙,萬一我和你爺爺為敵,真是傷感情啊。」

  王煊認為,自己近期突破十段限制,闖到那驚人的十一段領域中,或許就可以動身了。

  他發現,自己最近要做的事情很多,打完老鄭後,還要防備恆均。而且,他必須得去密地接人了。此外,還有劍仙子隨時會破入絕世領域,也當留心,應接引出來,因為大幕中太亂了,各路「冥血」在混戰。

  「這十幾天,還有什麼事情發生嗎?」王煊詢問。

  「確實有,昨日外太空中來了一艘古飛船,樣式陳舊,和這個時代格格不入,而且很異常……」老陳神色無比嚴肅。

  那艘古飛船是從深空中漫無目的漂浮過來的,染著血,讓人稍微接近就不寒而慄,血液似乎還未乾。

  「裡面有生靈嗎?我們這邊有去溝通和接近嗎?」王煊問道。

  「普通人靠近不了,原本我想去的,但守著你無法走開。」老陳說道。

  目前,來自大幕的生靈還不知道,直到今日下午,他告訴了方雨竹,她已動身前往,因為那裡很古怪,需要強者探查。

  「那血,大概率是極其強大的超凡者的血,因為普通科研者根本沒法靠近,自身的精神像是要被分裂般劇痛。」

  老陳神色鄭重,那艘古飛船裡面應該沒有人駕駛,無比寂靜,動力系統早關閉了,是莫名出現並漂浮在外太空的。

  現在已經是夜晚,他還沒有等到方仙子的消息。

  「告訴老張和冥血教祖了嗎?」王煊問道。

  陳永傑搖頭,他覺得方雨竹平易近人,最好說話,所以第一個告知她了,他對另外兩人多少有些敬畏。

  「方姐姐應該不會有事,但是這麼久了,怎麼還沒有消息?」王煊蹙眉。

  「太空探測器觀察到,她打開了艙門,成功進去了,但一直沒有出來。」陳永傑也是有點沒底了,道:「要不,現在立刻告訴張教祖和冥血教祖,我覺得他們會感興趣,古飛船外染著血,艙體凹陷,絕對不一般。」

  王煊同意,他確實有點不放心了,宇宙星空太大了,沒有誰敢真的敢保證天下無敵。

  「古飛船,染著超級超凡生物的血?那種東西一般都不簡單,我上去看看。」張道嶺聽聞後,讓陳永傑派飛船送他去太空。

  至於冥血教祖,還沉浸在大幕中發生的大事件中不能自拔呢,鄭元天被殺,導致他一直在吃瓜,打探各種最新消息。

  「哈哈,恆均雜毛,你竟敢恫嚇我,這下好了吧,自己家都讓人給偷了,第一仙茶樹都易主了,嘿嘿,可笑!」

  終於,他也接通電話了,較晚的時候,坐上一艘小型飛船,亦前往舊土的外太空。

  接下來等了很久,他們兩人一去不復返,竟也沒有音信了!

  王煊和陳永傑都被驚住了,這是什麼狀況,三大絕世高手登天,進入古飛船中,居然就此沒動靜了?讓人不安!

  「妖主呢,趕緊向她求援。」老陳頭大,預感事情遠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王煊搖頭,先不說找不找得到妖主,即便知道她在哪裡,也不能貿然再向古飛船中送人了。

  現在,已經進入三大高手,如果陷落在當中,即便是妖主再上去,估計也解決不了問題,可能將自身搭進去。

  在現實世界,這天下間還有能威脅到方雨竹的人嗎?

  王煊靜默,等到消息,宇宙深空實在過於深邃和廣袤,有著太多的秘密,誰也說不清會出現什麼。

  後半夜,陳永傑的電話突兀地響起,夜深人靜,非常刺耳,他第一時間接通,希冀是外太空的古飛船中有消息了。

  「怎麼可能,進入古飛船的人都死了?!」陳永傑震驚,第一時間就失聲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感謝:dydydyd,謝謝盟主多次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