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仙都死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突破了天花板,超越了現實世界的極限壓制,這樣的人竟死去了?」陳永傑失神,感覺難以置信。

  這則消息太突然了,震的他雙耳嗡嗡作響,讓他的心神都在顫抖,這樣的古飛船竟可怕到了這一步?

  他有些後怕,如果沒有守著王煊,而是第一時間去探索,那麼他應該也死了!

  雖然不在一個院子,但是王煊依舊從深層次的入靜中驚醒了過來,聽到老陳的部分話語,倏地一聲消失,而後出現在他的房間。

  「他們都……遇害了?」王煊心頭沉重。

  「是的。」陳永傑點頭,他在皺眉。

  而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補充道:「我說的是新星那裡,也是在外太空中,一艘相近的古飛船突兀地出現,船體坑坑窪窪,外部被大量的超凡之血染紅。」

  「我!」王煊斜睨,有種想收拾陳永傑的衝動,能不能不要說話大喘氣?剛才讓他的心都揪緊了起來。

  新星,外太空中,居然出現一艘不說一模一樣但也接近一致的古飛船,和舊土這艘幾乎同時出現……

  新星有很多超凡者,其中不凡絕世強者的門徒,先後共有六批隊伍去探查,四名突破天花板、實力在逍遙遊層次的大高手死了,還有其他超凡者共計三十七人。

  「據悉,新星那邊,他們暴力開啟了船艙,瞬間而已,就向外落下更多的血液!」陳永傑告知。

  王煊皺眉,這件事有些邪門,為什麼新星和舊土外,同時出現兩艘古飛船,這是被誰送回來的?

  他開口道:「我覺得,這件事很不簡單,像是在向新星和舊土散發某種信號。」

  他重新去看照片,冰冷的虛空,漆黑的宇宙中,那艘樣式陳舊、積澱歲月氣息的飛船,染著鮮紅未凝固的超凡血液,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只是,由於拍攝角度以及距離的問題,看不太真切,無法探測到艙門內部的情況。

  「多事之秋,這如果是某個文明發出的信號,那就複雜了,甚至很危險。」王煊說道。

  他和老陳商量,還是得找到妖主妍妍,讓她和大幕中的主身聯繫,去求援,不然的話問題十分棘手。

  當然,王煊自己也想走上一趟,身上有養生爐,這是他最強大的殺手鐧,當然他不會莽著闖進去,要見機行事。

  兩人連夜就動身了,回到安城,在靠海的墨城真呆不下去了,各種工作都準備了起來。

  「青木,去熊山找妖主,實在發現不了她的蹤跡,就在那裡大喊,說方仙子和張道嶺出事兒了。」陳永傑聯繫青木,讓他帶人立刻去神農架。

  王煊去找黃銘,一上午都呆在他的茶社,坐等消息。黃銘、孔雲來出自妖族,對妖主妍妍的動向應該更清楚一些。

  「老張和老冥真不讓人省心,明知道有問題,還不謹慎一些,希望性命無憂。」王煊自語。

  黃銘無言,心說,這哥們不怕兩位教祖聽到後將他打死嗎?黃大仙心情複雜,初見王煊時,兩人還切磋過呢。

  現在,別說是他,便是妖祖之子那個精神病都不願意和王煊遇上了,被王瘋子打怕了,更怕被割以詠志。

  在他們之間,長著青藤、開著新鮮花朵的靈木桌面上,茶香裊裊,環境相當不錯,茶社布置講究,有白色仙氣飄動。

  「王哥,你不用擔心,孔雲親自聯繫各方去找妖主了。再說,方仙子和兩位教祖洪福齊天,萬劫不朽,不會有事。」

  說到這裡,黃銘神秘兮兮,壓低聲音,道:「跟你說個好消息,我初步得悉,仙界出大事兒了,想殺你的那個人大概……死了!」

  他一副賣關子的樣子,吊著沒說完。

  王煊也是無語了,很想告訴他,那是我親自下的手,打死了鄭元天,擱這裡還當金貴秘聞呢?

  「我正在等待最新消息,來確定他是否真掛了,畢竟是一位絕世高手,不可能那麼容易消亡。」黃銘說道,看到王煊不怎麼感興趣,他立刻提及真名,小聲道:「是鄭元天死了!」

  王煊原本不想理這茬兒,但是,卻又不得不裝作出震驚的樣子,不然的話這頭黃鼠狼肯定會多想。

  「他死了?太讓人吃驚了!」為了表達震撼,他不得不連著喝了三杯茶,用以遮掩臉上的淡定。

  「天大的消息啊,確定了,鄭絕世隕落,被一個神秘人物強勢格殺,據悉連殘骨渣都沒剩下!」周青凰蹬蹬上樓了,這次穿著學生裝,秀氣而文靜,戴著眼鏡,但卻有一顆騷動的心,一點也不安分。

  她還帶來了顧明曦,這兩人一直走在一塊,沒怎麼分開過,上次茶齋開業,顧明曦為了避開王煊,所以才沒來。

  茶齋中人們騷動,這裡居然有一些超凡者,不全是普通人,頓時熱議了起來。

  有人附和:「確定了,大幕中一片沸騰,剛才恆均仙祖正式對外宣布,鄭教祖化道而去。」

  「據傳,那個神秘人可能一位蓋世高手,拎著個茶壺蓋,就將鄭絕世砸沒了!」周青凰說道。

  王煊:「……」

  他心情複雜,自身「被蓋世」了?養生爐的蓋子,成為了茶壺蓋,這傳言真離譜,這是有人想故意藏著養生爐的信息吧?

  不管怎樣說,神秘者成為名人,鎮殺鄭元天,震撼了仙界,各方都在猜測他的身份,引發軒然大波。

  這個年頭,神話落幕,絕世高手高不可攀,能殺鄭元天的人自然讓人敬畏。

  「多位教祖聯手,但依舊追溯不出來,世間像是無此人,真是超神般的存在,可惜,我們無緣相見。」周青凰遺憾地說道。

  這件事導致大幕內外,所有超凡者都心神皆動,都在猜是誰,引發了巨大的風波。

  黃銘詫異,道:「周仙子,你不是對男人不感興趣嗎?」

  「你懂什麼,蓋世強者在我眼中,無論是男是女,他都絕代傾城。」周青凰看起來有書香氣韻,但話語很沖。

  「要死了,你少說兩句!」顧明曦翻白眼,阻止她胡言亂語。

  「有人推測,這有可能是是一位新崛起的絕世強者,因為排除了仙界已知的所有高手!」周詩茜開口,她也在這裡。

  「這就驚人了,真想知道他的身份,在這個年代崛起,殺了鄭絕世,成為至強者之一,太了不起了!」

  一群人議論紛紛,熱議的很激烈。

  王煊詫異,他沒有想到擊斃鄭元天后,在現世中都能引起一片波瀾,影響很大。

  「找到了,妖主在飛船基地等你,一會兒就去外太空!」陳永傑的電話來了。

  紅衣妍妍果然在熊山,被喊出來了。她知會了大幕中的自己,便迅速趕至。

  王煊立刻起身,快速趕向安城外的飛船基地。

  「你要小心,最好守在古飛船外,不要輕易進去。」陳永傑叮囑,他是不會去了,感覺自身會送菜。

  咻的一聲,一架小型飛船破空而去,衝出大氣層,快速到了漆黑的宇宙中,其實那裡距離地球還有相當一段距離呢。

  古飛船很大,比得上大型戰艦了,安靜地漂浮著,滿是血跡,像是從死人堆里逃出來的,多少超凡者的血才能造成這種局面?

  「上古飛船,有些麻煩,這種東西不弱,本身就兼容了超凡動力系統。」紅衣妖主妍妍開口。

  這次她很嚴肅,路途上沒有笑顏,和她平日風情萬種的氣韻不太一樣,紅衣冷艷,無形中散發著妖族共主的威嚴。

  王煊也走出船艙,和她站在一起,並讓小型飛船遠去,這裡太危險了。

  「都是真正的仙血,並非尋常的超凡血液。」妖主妍妍立足在外太空中,看著古飛船坑坑窪窪的外表。

  王煊大吃一驚,這麼龐大的古船,像是個島嶼般,表面都染紅了,居然是列仙之血?這就恐怖了。

  這得要屠掉多少位成仙者?

  「有些意思,新星和舊土的外太空都有這樣的古船,其他負有盛名的神話星球附近是否也如此?」妍妍自語。

  「飛船來自深空中,列仙之血年代不明,是被誰送過來的,這是在下戰書,還是在求援?」妖主妍妍風華絕代,但現在氣質很冷,目光中有神芒飛出。

  王煊凜然,默默攥緊斬神旗,隨時準備投身戰鬥中,這裡有未知的危險,竟讓妖主都神色凝重。

  「能感應到方仙子和老張他們的氣息嗎?」他開口問道。

  「怎麼,擔心了?」妖主瞥了他一眼,露出淡淡的笑意。

  她看著飛創,道:「方雨竹沒那麼容易被殺,那可是她的血肉之身,如果連她都死在裡面,我們兩個也凶多吉少。」

  「都這個年代了,還有生靈能威脅到你們?」王煊趁機詢問,用以解答心中的謎題,主要是想了解的更多。

  「宇宙廣袤,浩瀚無垠,誰能說的清,也許在某個角落,在某顆枯寂的星辰上,說不定就有特殊的種族,毫無道理的強大。雖然……我沒發現。」

  真不知道該說她謙遜,還是該說她自信。

  「你很擔心啊,大概不是為冥血吧,也至於會緊張張道嶺,放心,方雨竹應該死不了,有人為她推算過,會有一子。」妖主黛眉輕揚,美麗的嘴角微翹,道:「她還沒生呢。」

  這種猛話都能說的出?王煊無語以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