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比翼齊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妖主邁步,在漆黑的宇宙虛空中向前走去,接近古飛船。

  她一襲紅色長裙,身段修長婀娜,在這種環境惡劣的外太空中,有這樣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行走,若是被普通人看到,一定會目瞪口呆。

  王煊跟進,也要臨近飛船,他開始全副武裝,身披銀色獸皮卷,頭上裹著有兩個窟窿的金色獸皮,右手持斬神旗,左手鐵釺子。

  「你要和我一起進去?」妖主妍妍匆匆一瞥,今日她很冷艷,但回眸的瞬間,依舊是百媚生。

  「對,我或許能幫上一點小忙。」王煊本意是在艙門守著,但妖主都問了,那就跟進吧。

  再說,他真不放心,三大絕世高手陷入裡面,連個水花都沒泛出,古船實在有些恐怖。他決定,若是有意外,哪怕暴露養生爐,也要砸出去救人。。

  「來這裡,和我走在一起,免得出事兒。」妖主停下腳步,讓王煊跟上,和她並肩而行。

  淡淡的赤霞自她的身體蔓延出來,覆蓋了她和王煊,形成守護神環,映照的宇宙虛空都明艷起來。

  這姑娘,這大妖精,是血肉真身?王煊當時就震驚了!

  平日間,他不敢用精神天眼專注地瞄妖主妍妍,怕被她毒打,因為對方的感知太敏銳了。

  現在近距離接觸,並肩而行,兩人的身體都快碰到了,他能感覺到,那是真身,並不是能量化身,也不是元神體所化。

  他相當驚異,妖主竟也留下了肉身。

  不過,當他想到,在新星時,連老鐘的秘庫中,都有神樹棺槨內橫躺著不腐的屍體,也就釋然了。

  這天地間,總有些人能有奇異手段,讓身體兩三千年不朽。

  「刺啦!」

  當兩人接近龐大的飛船時,有莫名的「電磁聲」響起,也有些像是電視失去信號後,那種刺耳的沙沙聲。

  很短促,只響了一兩聲,然後王煊就覺得頭皮發麻,寒氣刺骨,有什麼東西在接近。

  他倏地睜開了精神天眼,居然沒有不捕捉到,他只看到虛空中有莫名陰冷的痕跡留下,那是負面能量的殘餘波動。

  「膽子不小,我還沒有進去,就想發難了?」妍妍冷笑,抬手間,一道赤紅天雷就轟到艙門前方區域,轟的一聲,雷光普照,絢爛刺目,讓虛空都在恐怖轟鳴著!

  龐大的的金屬飛船也在跟著震動,隱約間有什麼聲音傳來,像是不屬於這個維度,給人驚悚感。

  最終一切寂靜了,但飛船上的血卻在微微發光,紅艷艷,超物質蒸騰,並伴著腐朽的氣息瀰漫。

  妖主妍妍不理會,向前邁步,踏進船艙入口的通道,這裡幽冷,空曠,沒什麼特別的,有些宇宙塵埃,不知道漂浮了多少年。

  「我倒要看看,這是戰書,還是在求救,究竟帶回來了什麼信息。」妖主說著,側身看向王煊,道:「將斬神旗給我,你就用那根燒火棍,給我打下手。」

  王煊低頭,看向粗長的鐵釺子,這麼厲害的古物,能進虛無之地,可鑿穿隕石,卻被降格為燒火棍了?

  他默默將斬神旗遞給了妖主,他也覺得留給她用威能會更高,這次多半很危險,將儘可能的提升己方力量。

  妖主妍妍叮囑:「你的實力雖然不錯,但還是差了那麼一丟丟,萬一有奇異生物偷襲,你大概率會被打爆,跟緊我,不要離開我兩尺範圍內。」

  「我沒那麼弱!」王煊開口,再怎麼說,他也是殺過絕世高手的人了,怎麼可能那麼弱不禁風。

  「那你小心呦!」妖主妍妍說著,斬神旗向前一指,哧的一聲,金屬艙壁上有一片漆黑的印記浮現,焚燒,蒸騰,化成了灰燼。

  「那是什麼?」王煊吃了一驚。

  「有些災難,不見得是生物,或者說,有些生物不見得是你想像中的形態,它可能就是一片紋絡,一道血色印記,一面牆壁。」

  下一刻王煊寒毛倒豎,頭也不回,手持燒火棍向後戳去,哧的一聲,在他的背後,火花四濺,那是超品能量炸開,有一張白慘慘的面孔瓦解,迅速消失。

  它像是出自畫卷,是平面的,而非立體,雪白扭曲的人面,被鐵釺子刺穿後,就這麼散掉了。

  王煊戒備起來,這地方和他以前經歷過的那些險地不一樣。

  這段通道很長,主要是古飛船太龐大了,兩人向前走,顯得此地非常空曠,沒有一點生氣,只有他們腳步在輕震。

  前方地面有殷紅血跡出現,更有要裂開人肌體的煞氣從血液中蒸騰出來,襲向這邊。

  這還是超凡世界崩塌的結果,血液中的精粹流逝了,不然的話會更為嚴重。

  「不容小覷。」妍妍點頭,看著地上的血,道:「透過血色,我看到了一位準絕世,在很久以前倒了下去,但敵人卻未顯照出來。」

  這就有些可怕了,飛船中,連准絕世都被殺害過,著實讓人不安。

  她輕輕一揮旗面,煞氣散開,兩人大步走過這裡,接近通道末端,即將進入某部分相對廣闊船艙空間。

  「嗯?真是麻煩。」妍妍有所感,青絲微揚起一縷,她停下腳步,道:「挎著我的手臂。」

  「這……不用吧。」王煊說道。

  「我在用你的斬神旗,不將你保護好,萬一你折損在這裡,那就說不過去了。」妖主看了他一眼說道。

  見他沒動,她又瞥向王煊,道:「快點,別磨蹭時間,要不然我將你送出去算了。再說,你不是一直想看我跳仙舞嗎,真到臨近了,又害怕了?」

  妖主似笑非笑,最後還擠對了他一句。

  王煊二話不說,一條手臂穿了不過去,牢牢挎住她的手臂,頓時感覺到柔軟,清香,溫如暖玉。

  這姑娘,這妖精,真是血肉之軀,沒錯,王煊確定了,這是她遺留在人間的真身!

  她和方雨竹一樣,竟留下了完整的仙體。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妖主妍妍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有真身很奇怪嗎?我和方雨竹的保存方法一樣,當年的羽化神竹,一劈為二,化成兩個竹船。」

  王煊訝然,這對姐妹在人間時,就有各種因果聯繫,他不禁產生各種聯想,這兩人該不會真是親姐妹吧?

  他思維發散,有人為方雨竹推演,是否也為妖主推演過,推演的人是妍妍的父母嗎,一對進入仙界消失很久的恐怖強者。

  「你在胡思亂想什麼,靜心,別污了我的精神!」妖主妍妍瞪了他一眼,而且還在他的腰眼上用力一擰,那可真是鑽心鑽腎的疼。

  「我沒想什麼啊!」

  「咱們的手臂相連,施展他心通太容易了,你騙誰?」妖主妍妍不緊不慢地說道。

  王煊立刻閉嘴,什麼都不去想了,最後乾脆練精神病人的那篇至高經文,避免被她探索到各種隱秘。

  兩人進入一片空曠之地,入目所見,讓人震撼,滿地都是屍體,太多了,密密麻麻,都沒有下腳的地方。

  最為關鍵的是,這裡沒有弱者,竟是列仙。

  怪不得妖主讓他挎著她的手臂,不離左右,這地方太邪性了,這是死了多少真仙?什麼時候發生的慘案?這是一艘恐怖的古船,仙屍成片!

  這裡有男有女,不儘是人族,有不少成仙后還保留著種族特徵,都是類人屬,實在是有些悽慘,連仙都落到這個下場。

  「這麼多的真仙,我竟連一個都不認識。」妖主神色凝重起來。

  「最為關鍵的是,他們都有血肉,這是成仙后沒有進入仙界嗎?但並沒有天人五衰病。還是說,來到了羽化登仙的門檻,在即將進入大幕前被人屠殺了。」

  妖主妍妍第一次這麼嚴肅,她認為太不正常了,現世中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有血肉的列仙?!

  「是從深空歸來的嗎?讓人遐思。」她輕語。

  王煊也心驚,主要是血肉列仙太多了,這些人的來歷存疑,屬於這片宇宙嗎?是找到了什麼後回歸,還是說,本就是外來者?

  當然,最為讓人強烈不安的是,居然都非常死亡,這是誰的手筆?

  「無法追溯,這個地方不簡單啊,看不到最為關鍵的昔日舊景。」妖主開口。

  就在這時,附近傳來奇異的聲響,那是磨牙的聲音,也有骨節錯位的咯嘣聲,周圍的列仙屍體居然都動了,站了起來。

  他們很機械,僵硬,缺少靈動感,像是喪屍,嘴裡淌血,披頭散髮,身上插著刀劍,有些脖子被扭斷的人歪著頭顱站起,儘管有些女仙生前很美,但是現在卻顯得十分猙獰,可怕。

  他們的眼睛睜開了,眸子早已沒有生命色彩,那是死灰色,死去很久了。

  一聲讓人靈魂都驚悚和發瘮的叫聲在他們當中響起,接著所有仙屍都發出了悽厲的叫聲,接著磨牙,骨節錯位。一些僵硬的仙屍沖了過來,但速度並不慢,直著沖,在後方留下殘影!

  妖主帶著王煊飛天而起,來到空曠的船艙上空,俯視著諸仙之屍,道:「別說死去了,就是都活著,我也能只手滅你們全部!」

  她和王煊挽著手臂,兩人凌空飛渡,向前而去,有成群的仙屍衝起,煞氣滾滾,如山海決堤。

  但是,妖主手中的大旗一展,在噗噗聲中,他們的頭顱內有些模糊而瘮人的殘影炸開,肉身簌簌墜地,根本無法阻攔兩人。

  「念你們下場淒涼,不願毀你等肉身,若是有知便速退,不然形神俱滅!」

  妖主妍妍一手持大旗,挑在前方,紅色長裙飄舞,凌空而渡,既有妖族共主的無上風采,也有身為絕世妖仙子顛倒眾生的風情。

  下方大量的仙屍衝起,可是在妖主輕輕一震旗面的情況下,或解體,或墜地,前方被清空了,她與王煊挽著手臂,比翼齊飛而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