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王煊幼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妖主俯視列仙,挽著王煊的手臂,凌空橫渡,面對滿身是血的成仙者,直接闖了過去。

  王煊道:「以後如果有我的傳記,是否會這樣記載,神話末年,王煊與妖主妍妍攜手,共殺變異列仙無數。」

  然後,他就被教育了,和金屬牆壁親密接觸,電磁聲瘮人,有一個披頭散髮的無面女子浮現。

  她是平面的,如同金屬牆壁上的圖案,要將王煊拖到牆上去,這讓他倒吸冷氣,這是在剝脫他在現實世界中的形神?

  他被抓住一隻腳,瞬間,心神悸動,在那面金屬牆壁上竟出現他的右腳,成為壁畫的一部分!

  他驚悚,這是什麼怪物?像是和他不在一個維度。

  王煊將手中的鐵釺子猛地戳到牆體上,頓時傳來刺耳的尖叫,那個無面女子消散,他的腳掌掙脫出來。

  妖主凌空而立,斬神旗劈下,轟隆一聲,整面金屬牆壁炸開,滲出很多血跡,這裡沒有正常的地方。

  兩人離開這塊區域,沿著通道,進入又一個空曠之地,地上倒了一片太空人,都死去很多年了。

  有的被割下頭顱,橫屍地上,有的被放在玻璃器皿內的溶液中浸泡著,這像是一座實驗室,解剖的竟是古代的太空人。。

  他們是飛船的主人嗎?不知身份,也都死了,總共能有近百人。

  這片地帶,虛空中殘留著讓人不安的痕跡,那陰冷的能量像是退走沒多久。

  情況越發複雜,神魔文明和科技文明,在這裡都處境堪憂,全是受害者。

  王煊和妖主一起來到第三個較大的船艙,首先看到的是一排機械人,滿身都是列仙的血跡。

  「兇手?不對!」

  妍妍看了又看,意識到,它們只是負責抬走死屍的工具,將這片船艙清理乾淨了。

  外面,那成堆的仙屍都是它們運送出去的,而今它們的能量系統早已枯竭。

  這個船艙的空間很大,也較為奇異,層層疊疊,有很多座位,整體構造就像是一朵盛開的蓮花。

  在中心部位是蓮蓬,那裡像是一個巨大的擂台,在四周則是蓮瓣,張開的蓮瓣上全是座位。

  王煊訝異,道:「很古怪,這明明一艘科技飛船,這個船艙的布局怎麼像是古武擂台,類似於角斗場?」

  「列仙,有不少都死在這裡,最後被搬運出去。」妖主妍妍開口。

  這裡死氣沉沉,不管當年這裡發生了什麼,那些血案,那些列仙和太空人的悲慘經歷,都很難追溯了。

  毫無疑問,這艘古飛船籠罩著讓人不安的迷霧,神話和科技通殺。

  擂台四周的座位上空無一人,很難想像當年都是什麼生物在這裡觀看角斗。

  兩人降落在最高的擂台上,在這裡打量,此地真的很大,足夠列仙放開手腳。

  「方雨竹曾在這裡和人交手。」妖主妍妍開口,在背後她不習慣喊方仙子為姐姐,直接稱呼名字。

  哧!

  一道紋絡在地面浮現,而後,擂台裂開,從下方升起一副帶著年代感的銀色鎧甲,說不好是什麼時期的產物。

  「安陸藍拓卡……」它竟發出機械聲音。

  「什麼種族的語言?」王煊看著它,它出現的很突兀,而且發出了聲音,打破了此地的寧靜。

  「咔咔,米尼,歐拉……」銀色鎧甲內部是空的,沒有生靈,但是,它卻真實的發出聲音,先後變換了多個語系的關鍵詞。

  王煊驚訝,那些關鍵詞,附和這片宇宙的發音,甚至,他聽到了歐拉星的字詞。

  這副鎧甲似乎正在檢索,調取相符合的語言。

  「歐拉,瓦礫卡,泥大野的!」王煊開口,和它對話,展示自己半生不熟的歐拉星語言。

  妍妍頓時又掐的他肉疼腎疼,她很是用力,道:「別搗亂,讓??它調整到舊土系的語言。」

  「人族,妖仙,又來挑戰?」終於,它發出的聲音可以聽懂了。

  這讓王煊蹙眉,它起來像是古代的神魔甲冑,但卻在發出合成的機械聲,十分怪異。

  「你是誰?」妖主問道,帶著肅殺之氣。

  鎧甲發出的是舊土古語,類似如今一些地域的方言,但大體能聽懂,大致意思是,勝者前行,敗者永泯。

  哧!

  一道光束映現,像是從太空中降落,又像是從虛空中跨出,注入到鎧甲中,空曠的甲冑被填滿了,裡面綠瑩瑩。

  頓時,銀色鎧甲變得危險了,散發逍遙遊第四層左右的超凡能量波動。

  妖主妍妍面色變了,連她在現世中也不過如此罷了,這副甲冑的超凡層次快比得上她了?

  她鬆開王煊的手臂,讓他後退,預感到這裡有些棘手,怪不得張道嶺等人消失,一直沒有走出去。

  因為,這裡才剛開始!

  「我有話要問你。」妍妍開口,她討厭不清不楚地和人對決。

  「勝活,敗死。」回應給她的是這樣簡短的四個字,綠光填滿鎧甲,整體像一個綠色的人形生物。

  「別傲慢,先回答問題。」王煊開口。

  然而,銀色甲冑中的綠光,只是重複那四個字,沒有其他言語。

  並且,遠處,地面上一道新紋絡亮起,又一副鎧甲出現,像是黑鐵材質,冰冷而幽暗,先是咔咔,而後又掛啦,接著過渡到王煊略微熟悉的舊土古語。

  「你,來!」??它指向王煊,發出機械聲音。

  隨後,一道藍光在虛空中綻放,沒入黑色的甲冑中,將它內部的空曠地帶填充滿,散發著人世間極巔的超凡波動,疑似超越了九段。

  藍光也重複著那簡單的幾個字:「勝活,敗死!」

  「這地方太古怪了。」王煊露出異色,向前走去,很想探清楚,這裡到底什麼狀況。

  「你小心點!」妖主妍妍開口,攏了下秀髮,紅衣明艷,帶著冷意,向前逼近那個銀色鎧甲。

  下一刻她就果斷出手了,沒有動用斬神旗,雪白手掌向前按去,頓時有神聖紋絡交織,像是天崩地裂,虛空似乎都扭曲了,塌陷了。

  潔白的縴手力道太恐怖了,咚的一聲,打的那銀色甲冑凹陷下去,裡面的綠光劇烈震動,明滅不定!

  王煊動容,這可是妖主的一擊,攻擊力無匹,但是卻沒有讓鎧甲直接炸開。

  那是什麼材質的銀鎧?

  鎧甲中,綠光大盛,幾乎覆蓋了銀色甲冑本身,它全力反擊,沖向妖主妍妍。

  超物質沸騰,光芒淹沒那片擂台區域,它竟然能與妖主搏殺,這著實有些驚人!

  不過,在震耳欲聾的金屬碰撞聲中,在符文大面積綻放與熄滅間,十幾次硬撼,多次對擊過後,鎧甲中的綠光承受不住了,發出尖叫,被潔白的手掌震潰,快速流散乾淨。

  咔!

  妖主裙擺揚起,筆直雪白的大長腿從紅裙中露出,將銀色鎧甲側踢出去,喀嚓一聲,斷裂了。

  「警報,超級生物!警報……」斷裂的鎧甲發出重複的聲音。

  毫無疑問,銀色鎧甲和那種綠瑩瑩的光,應該極其強大,有很高的定位,卻這樣敗了,似乎不算是小事。

  王煊這邊,他還沒有動,那個被藍光填滿的黑色鎧甲就已大步走了過來,主動對他攻擊。

  黑色甲冑動作迅捷,並且猛烈,一步邁出,瞬移,從原地消失,隔著數百米遠,突兀到了王煊近前,它凌空一腳就踏向他的面門。

  「給你臉了吧?!」王煊雙目神芒暴漲,很少有超凡者敢上來就蹬他的臉。

  他微側身的剎那,避開這一腳,同時拳頭帶著光雨,轟向對方正在落下的身體,想以羽化拳直接打爆。

  然而,蕩漾藍光的黑色鎧甲極其迅猛,在半空中扭腰避開,並且另一條腿猛烈地掃來,等於在空中給他來了個雙腿絞殺。

  王煊身體發光,轟的一聲爆鳴,金屬地面都有超物質劇烈蒸騰,他瞬移出去,出現在數十米外。

  然而,虛空中,一條真龍和一頭火凰出現,栩栩如生,一個鱗甲鋥亮,一個火紅羽翼展開,交叉著,向他撲來,要截斷他的軀體。

  這不僅是近身搏殺,雙腿一絞也是術法在綻放,填滿藍光的黑色鎧甲釋放出一種絕學——龍凰剪。

  在神魔文明中,至強者施展,能剪斷星辰,可截斷星河。

  在這個層次的對決中,一旦施展出來,自然能輕易絞殺對手。

  王煊數次瞬移,那術法都如影隨形,要絞斷他的肉身,滅掉他的元神,從血肉到精神雙重攻擊。

  他確定,這是十段層次的怪物,不管它是否為有血肉的生物,還是其他類型的生命體,都極其強大。

  他沒有動用鐵釺子,徒手硬撼,當然,他也動用了絕學,催動斬道劍這種經文,先是兩條手臂像是光化了,如同兩口神劍在鏗鏘作響,對上龍凰剪。

  接著,他整具身體發光,無數劍芒噴涌,在絢爛的光華中,在刺耳難聽的聲音間,黑色鎧甲被擋住。

  兩者不斷碰撞,在多次對轟後,藍光崩散,那黑色鎧甲的兩條腿碎掉了,滿地都是金屬殘渣。

  「警告,超級生物……幼崽!警告,超級生物……幼崽!」斷裂的黑色鎧甲重複這種機械聲音。

  王煊先是一呆,而後殺氣騰騰,怎麼到他這裡就成幼崽了?欺王教祖太甚!

  妖主妍妍裊裊娜娜而來,終於不再是那麼冷艷,帶著淺笑,看了他一眼,鮮紅性感的唇無聲的微張,怎麼看都是在說幼崽兩字。

  突然,那些空曠的席位上,從天而降數道光,落在座位上,隱約間可見,當中有類人生靈。

  甚至,朦朧間可見,有人在鼓掌。

  妖主妍妍的笑意頓時全部消失了,拎著斬神旗直接向前轟去!

  有人在看戲,將他們當成了什麼?王煊的臉色也瞬間冷了下來,手持鐵釺也要出手。

  調整陰間時間第八次失敗,九是極數,屢敗屢戰的我,是不是快迎來曙光了?大家別等第二章了,再去調整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