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世外貴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很難說清這是什麼年代的古飛船,不知道在宇宙中漂浮多少年了,結果現在席位上又突兀地出現觀眾?

  妍妍看起來明艷,妖嬈傾城,但是身為妖族共主,她自然有其驕傲,曾金戈鐵馬,氣吞天下。

  在她的手中,斬神旗轟然爆鳴,金色紋絡交織,共振,像是星海涌動,驚濤拍岸,將前方淹沒。

  妖主怎麼可能容忍?有人將她視為角鬥士,當作擂台上的「戲子」,供人觀賞娛樂。

  四道從天而降的光束中,一片朦朧,其中有兩人在拍手,鼓掌動作很慢,很輕,像是在矜持地表達滿意之情。

  金色的旗面迅速放大,瞬間即至,挾汪洋般的金色紋理,砸在四道光束上,正常來說,縱然絕世強者在如今的現實世界中,也要避其鋒芒!

  驚天動地的聲響傳來,像是兩顆隕星從天外飛落,在空中相遇,激烈撞擊在一起,光芒耀眼,仿若點燃了黑暗的宇宙!

  四名「觀眾」身手很強?王煊瞳孔一陣收縮,這地方太邪門了。

  那四人屹立未動,有一片熾烈的光瞬間騰起,像是擋板,阻斷妖主妍妍的攻擊。

  那層光質化、接近透明的擋板,和斬神旗蔓延出去的金色紋絡觸及,導致這場恐怖的大爆炸。

  兩者碰撞後,符文四濺,那是現世殘餘的規則對轟,實在無比的驚人,正常超凡者身處當中會被瞬殺……

  「擋板」後方,四個人形生物愕然,像是被嚇了一跳,而後一名女性點指過來,在說著什麼。

  「西古拉碼垛砍……」一種完全聽不懂的語系,若隱若無的通過光質化的隔層傳過來,她像是很激動,很憤慨。

  她站在在那通天的光束中,身影模糊,只是大致看出是女性輪廓,長髮披肩,其額頭上有指肚大小的菱形發光體。

  她很生氣,不知道在說著什麼,指著妖主。

  在她身邊,有一個很高大的男子,眉心菱形發光體更為盛烈,示意她稍安勿躁,似乎要出手。

  男子向前踏了一步,霎時間,光質化的擋板開始劇震,秩序流光四濺,他要反擊妍妍。

  斬神旗放大,旗面鋪天蓋地,獵獵作響,妖主妍妍單手擎著,當作長矛來用,猛然向前一刺。

  旗面將隔板震出裂痕,旗杆更是穿透那裡,讓四道光束中的身影頗為吃驚。

  不過,那男子並未後退,就要躍過擋板,真正和妖主交手,那條籠罩他的光束也在跟著向前移動。

  「警報,超級生物失控,危險,防禦啟動!」機械聲音再次響起,非常刺耳。

  充滿裂痕的擋板熔化,成為絢爛的霞光,籠罩那裡,轟鳴不止,像是被動開啟了什麼,四條光束裹帶著四人,連接著未知之地,迅速消失。

  殘餘的擋板和霞光,像是水晶玻璃般破碎,唏哩嘩啦的炸開,流光一片片,在巨大的船艙中消散乾淨。

  與此同時,王煊所在的區域,有三道光束降臨,像是連著高天,貫穿了最高處的艙壁。

  三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座位席上,立身光柱中,其中一人俯視著擂台上,似乎在笑,指著王煊,並和同伴交流。

  就像兩副鎧甲出現時有時間差,這兩批人形生靈也是這樣,第二批觀眾才到,坐在王煊對面的席位上。

  一個男子扔出一物,落在高台上,滾到王煊的腳下,那像是一種產自精神世界的藥果,可以補元神。

  王煊揚眉,這是什麼意思,將他當成舞台上的猴子了嗎?

  「咔咔!」由接近真實的超級能量形成的擋板對面,有一個男子發出聲音,對王煊比劃著名手勢。

  與此同時,擂台上那斷裂的黑色鎧甲中,有機械聲音聲音響起:「貴賓要你展現速度。」

  真是幾位觀眾?砰的一聲,王煊一腳踏在黑色的鎧甲上,讓它腹部區凹癟下去,超物質溢出。

  擋板後,三道光束中的類人生物,站在座位前,俯視著下方,有些不滿意,其中一人握拳,輕輕擂動自己的胸膛。

  「牟尼達!」他還發出這種聲音。

  「貴賓讓你展示狂野的力量。」機械聲音再次響起。

  王煊眉毛立了起來,這還真是在看戲,將他當成了舞台上的猴子,鐵籠中的獸類了,讓他表演?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精神藥果,處在半物質半能量化之間,就這?他連天藥都不止一株了。

  王煊一腳將果實踢起,掃向擋板那裡,並且開口,道:「你做的不錯,但不要捶胸,可以用拳頭砸你自己的頭顱。」

  「枯茶禮奤……」他腳下的黑色鎧甲同步傳聲,像是在翻譯他的話語。

  對面,那兩男一女聞言後先是愕然,而後朦朧的面部輪廓上,神色怪怪的,瞥了一眼王煊。

  那個女子開口,聲音不難聽,悠揚頓挫,很有韻律感,在那裡說著什麼。

  「一位尊貴的女士想將你買走,培養你,使你擺脫原始,掙脫愚昧,成為一名出色的蠻神戰士。」機械聲音再次響起。

  王煊雙目深邃,沒有立刻翻臉,因為聽到了一些有價值的信息,他還想深入了解,這實在有點離譜,對方什麼來頭?

  然而,對方不說話了,等待他回應,似乎也在等待黑色鎧甲評估著什麼。

  片刻後,機械聲音響起:「經檢測,他還是一個野人,並未被捕獲,想要購買,需要等待,先行將他狩獵到囚籠中。」

  依舊是黑色鎧甲發出的聲音,漸漸擺脫舊土古語,而越發接近現世的語言,像是可以同步優化,獲取了現在的舊土語言體系。

  王煊面色微冷,將他定義為原始野人?這個文明得多麼強大,多麼驕傲。

  然後,他抬腳狂踩黑色鎧甲,讓它整體變形,坑坑窪窪,凹陷下去。

  「警告,他雖然是超級生物幼崽,血脈不俗,但是有嚴重的暴力傾向,疑似存在基因缺陷,很難馴養,不建議購買。」

  這種機械語言,讓王煊生氣了,什麼來頭的物種,敢對他這樣定位,他將黑色鎧甲都踩爛了,但它還能發聲。

  妖主妍妍輕盈地走來,道:「有意思,很久沒有這樣的事件了。還有敢我們俯視我們的人?很有趣的樣子,我倒是很想將他們抓過來研究。」

  她一襲紅色長裙拖在地上,一側略微開叉,露出部分雪白的長腿,腳下竟踩著晶瑩的高跟鞋,以特殊材料煉製,古代和現代混搭穿著。

  「你,過來,我想培養你。」王煊指向擋板後面,看著那兩男一女。

  妖主沒有急於動手,怕這三人也被光束帶走,離開現場。

  朦朧的光柱中,那三個模糊的身影,似乎都露出了異色,雖然被冒犯了,但是都沒有生氣,反而更被吸引了。

  但是,這種目光讓王煊很不舒服,那不是對同類的賞識,更像是在驚奇,是對異類的另眼相看。

  電磁聲刺耳,船艙像是被什麼能量物質入侵了,不斷輕鳴,但很快又穩定下來。

  接著,三道光柱中的那個女子開口,展現出舊土語系,剛才她似乎溝通了什麼,獲取了這種語言體系。

  「我要求,立刻捕獲他,我想培養這個原始狀態的異類,有朝一日,或許能進化成一名出色的蠻神。」

  她溫和地開口,朦朧的面部上帶著笑容,眉心也有發光物,但是不菱形晶體,而是晶瑩的紅點,增添了一種異樣的美感,

  王煊保持冷靜狀態,並沒有發作,開口道:「你是什麼人,來自哪個文明種族?」

  如果不是為了弄清楚他們的來歷,想了解真相,他不會和他們平和地對話,大概早已動手。

  他憑著直覺判斷,這三人不是來自附近的星系文明,或許出自極其遙遠的深空,甚至不屬於這片宇宙。

  「我將成為你的培養者,其他的你暫時不需要知道。」光柱的人影雖然模糊,但是可以看到,她是一個年輕女子,有一頭藍色的秀髮。

  「她也不錯,優秀的血脈,稀有的超級生物。」藍發女子看向妖主妍妍,仔細打量,道:「我或許也應該把你買走,讓你們成為伴侶,嗯,你們的後代或許會變異,更強大,值得期待!」

  王煊繃著臉,看了她又看,已經準備動手,既然她不肯告訴來歷,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

  妖主妍妍斂去淡笑,瑩白的俏臉都快爬上黑線了,那女子是什麼人,敢以這種姿態面對她?

  「我覺得,抓住你,讓你和這個『幼崽』繁衍出後代也不錯,值得培養。」妍妍開口,盯著光柱中的女子。

  既然能夠交流,可以對話,她自然希望套出更多的話,想知道的更多,沒有上來就拿斬神旗劈對方。

  這種話語一出,光柱中的兩名男子沉下臉,很明顯不高興了。

  光柱中的藍發女子倒是沒有動怒,反而偏著頭想了想,道:「也不是沒有先例,培養者和超級生物結合,孕育出極為優秀的變異後人。不過,他現在的生命層次還很低,我暫時不會考慮。」

  這是什麼?簡直……

  王煊看著這個女人,又看向妖主妍妍,這兩個女人在說什麼,將他當成「種人」了嗎?!

  「好了,立刻捕獲他們,兩個我都要購買,帶走培育超級血脈。」光柱中的藍發女子說道。

  感謝:有暗本尊,謝謝白銀盟的支持,在調整中被飄白銀,有些慚愧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