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只手屠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既生氣,又想笑,這著實是一種糟糕的體驗,他淪為野蠻物種了?有人想培養他成蠻神,逐步馴化。

  妖主妍妍的美麗面孔……真的黑了,受不了,風華絕代的她,俯瞰仙界,一路掃平無數對手,有朝一日,竟有人想要捕捉她,留著去培育更強血脈,簡直不可忍受。

  被王煊踩爛的黑色鎧甲,依舊能發出機械聲音:「尊敬的貴賓,這裡是挑戰者擂台,是公平的角斗場,專為挑選超級生物而設,講究的是公正,出場者大境界相仿,很難瞬間捕獲到他們兩個。」

  「我建議,驅逐他們進下一地,或可有效捕獲。」機械聲音很死板,給貴賓用戶提供合宜的方案。

  藍發女子拒絕,道:「那樣的話,我還要先行離開這裡,從另一個場景登陸,實在繁瑣與麻煩,我要求你們立刻捕獲!」

  妖主妍妍氣的牙痒痒,但這次脾氣很好,依舊在克制,為的是得到更多的有用信息。

  現在,她和王煊洞悉了部分真相,那麼多列仙大概率都是死在此地,所謂的公平擂台,受規則束縛,派遣的都是同境界的生靈,而列仙卻不敵!

  機械聲音回應:「抱歉,他們一個是漸成熟的超級生物,一個是成長中的超級生物幼崽,類似的強大樣本不多,而且很難全部調集過來,依舊建議在下一場景之地捕捉。」

  「閉嘴,立刻,馬上,身為貴賓,我是你們的神,趕緊執行!」藍發女子很年輕,也很任性,要求現在就動手。。

  「好吧,我需要檢索,看能調集來什麼樣的超級物種樣本。」機械聲音僵硬而死板的遵從命令。

  「捉個世外貴賓研究下!」妖主妍妍動手了,不再等待,她這樣驕傲的人,自然不想被人當「戲子」、「猴子」圍觀,被動等著捕獵。

  這一刻,她渾身雷霆億萬縷,這是源自她的天賦神能,遺傳自她的父親,操控雷雨,如同持掌了天罰。

  無數的雷電,化成狻猊,形成不死鳥,演繹為貔貅,凝聚為金烏……那是一種又一種曾對抗過大天劫的物種。

  現在,妖主妍妍一聲輕叱,催動出無盡雷電符號,萬靈齊出,隨她征戰,最前方則立著一桿大旗,斬神紋絡經過雷霆加持,無堅不摧!

  轟的一聲,那層光幕擋板瞬息被她劈碎了。

  「警報,超級物種變異,血脈天賦神能驟然提升,危險,開啟防禦!」機械聲音狂鳴不止。

  在它的視角中,就像是獸園的特種玻璃,被猛獸突然擊碎,唏哩嘩啦散落一地,貴賓受到衝擊。

  金色的旗面向前一卷,就要將兩男一女束縛,想將他們全部擒殺。

  與此同時,王煊全身發光,祭出鐵釺子,將它當成一柄飛劍,以斬道劍經的無上奧義催動。

  一抹帶著鏽跡的流光,極速飛了出去,鐵釺瞬移,進入朦朧的光柱中,戳到了女子的胸口,就要將她刺穿。

  「哼!」

  有冷哼傳出,更有絢爛的光綻放,兩男一女雖然心驚,但是並未害怕,全部在反擊。

  同時,防禦措施啟動了,碎裂的擋板化成絢麗的霞光,守護三人,並且光柱轟鳴,要帶著他們遠去。

  三人想動手,但是,在這裡要對超級生物發難較為苦難,這裡的第一要義就是確保他們的安全,若有意外發生,先行送他們離去。

  哧!

  光柱中那名女子的一縷藍色秀髮被斬神旗發出的金色網格絞斷,被帶了出來。

  王煊催動的鐵釺子刺在對方高聳的胸口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可惜,被那種特殊的防護服擋住,更被守護之光嚴重干擾,被震落出來。

  刷!

  三道光柱衝起,攜帶兩男一女沖天而去,連金屬船艙都阻擋不了,但艙壁並沒有被剖開,像是透明的,任光柱遠去。

  「下一個場景,我們還會再見!」藍發女子急匆匆喊道。

  「你們這是光速遁嗎?想當培養者,要有親自下場的勇氣。」王煊遺憾,三人被動跑路,如果能直接擒殺貴賓,那就省事多了。

  但他知道不現實。

  「我會給你們機會。」藍發女子居然回應了,最後的聲音從宇宙虛空深處傳來,這才徹底消失。

  妖主妍妍看著地面的一縷藍色髮絲,道:「不弱!」

  王煊收回鐵釺子,狂戳地上的黑色鎧甲,這副爛掉的甲冑依舊沒有被毀滅,化成液體遁走。

  這是一種奇異的活性金屬,它在遠處發出機械聲音:「調取超級物種樣本,選擇——蝠龍。」

  藍發女子雖然走了,但黑色鎧甲依舊在忠實的執行命令,選擇強者,要拿下王煊!

  瞬間,它不再是液態,成為一頭像是蝙蝠般的怪物,黝黑,冰冷,帶著暗淡的金屬光澤。其頭部是真龍形態的頭盔,尾部也是一條黑鐵金屬龍尾。

  當然,它現在是鎧甲狀態,內部是空的。

  直至,一聲沉悶的咆哮響起,一道與甲冑形態相仿的烏光沒入當中,它復甦了,超品能量物質暴涌!

  蝠龍,這是十段層次的怪物,流動著瘮人的氣機,濃重的黑霧擴散開來,它立身之地已經昏暗一片。

  「所謂的超級物種,就是突破了各大境界極限的生物?」妖主妍妍露出異色。

  王煊道:「它不是肉身前來,而是所謂的樣本,可以再現蝠龍的強大實力?」

  「嗯?」妖主妍妍回首。

  另一個方位,被她踢斷的銀色鎧甲也化成了液體,發出機械聲音,同樣在調取樣本,要緝拿她。

  「呦,他們還真想把我抓走,為的是和你在一起,誕生更強血脈?」妍妍帶著淡淡的冷笑,然後還瞥了一眼王煊。

  王煊趕緊開口:「不是我說的,那個女人在胡亂編排!」

  現在,他很嚴肅,不敢亂說,不然的話,這個大妖精逮不到正主,拿他出氣就麻煩了。

  「吼!」一聲龍吼,震耳欲聾,讓金屬艙壁都龜裂了,這頭蝠龍太恐怖了,化成一抹流光俯衝了過來。

  它擁有極限飛行速度,鏘的一聲,一對蝠翼漆黑如墨,帶著濃郁的腐蝕性超物質,像是天刀般划過。

  王煊伸出右手,指頭晶瑩帶著符文,並在一起後,像是通透的劍體,和那蝠翼撞擊在一起,彼此互砍,火星四濺!

  蝠龍劇烈晃動,但沒有墜落下來,相反一衝而起,同時用鋒利的爪子向著王煊的頭蓋骨抓去。

  它的速度太快了,超越了瞬移,像是扭曲了時光,刷的一聲,簡直避無可避,換一個生靈,那就是天靈蓋被掀開,腦漿四濺了。

  這是蝠龍這種超級生物的絕殺技能,捕獵時最喜掀開生靈的頭蓋骨,直接吮食腦體。

  王煊的頭頂噴涌劍氣,璀璨劍光斬在蝠龍身上,讓它發出宏大的龍吟聲,被劈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遠處的金屬艙壁上,震裂出許多蛛網般的縫隙。

  不過,飛船內部艙壁都是活性金屬,瞬間就自動修復了。

  嗖!

  蝠龍像是一支離的弦「時光箭」,仿若穿梭在時空間,利用極速到了王煊的近前,張口噴吐黑霧,將他淹沒,利爪、蝠翼齊出,都帶著刺目的符文,攻擊力驚人。

  王煊擋住它,並將它震的咆哮連連。蝠龍猛烈地掙脫了出去,在遠去的剎那,一個擺尾,險些就抽在他的臉上,罡風激盪。

  能夠被稱為超級生物,處在十段領域的怪物,確實強大的離譜,有過人之處,這要是放到普通超凡者中去,能夠虐殺成群成片的生靈。

  人世間這個層面,大量的高手聯手,靠人數堆積,估計都難以擋住它。

  王煊意識到,列仙死了那麼多,一定是遇到他們那個級數的超級生物,根本不是對手。

  可嘆,很久以前一群真仙在船艙中被虐殺了!

  十段,一個很難理解的高度,超越了這個大境界的常規領域,一個讓其他超凡者絕望的層面。

  現在,王煊對敵這樣的怪物,有些壓力,但是問題不大。他渾身噴薄劍光,整個人化成璀璨劍輪,被綻放的劍光托起,比烈陽還耀眼,同樣擁有超越極限的速度,馭劍光而行。

  錚錚錚!

  雙方再次交手,王煊以劍輪橫擊這頭十段怪物,兩者間火星四濺,獸吼連連,劍光符文和龍影一起瞬移。

  喀嚓一聲,一條龍尾斷裂,掉在地上,這意味著黑色鎧甲又斷裂了部分,蝠龍被重創。

  瞬息間,劍光成百上千道,接著,劍氣超越了上萬道,王煊化成的劍輪橫掃這頭怪物,激烈碰撞。

  在最後的龍吟聲中,整具黑色鎧甲被他肢解,蝠龍怒吼,其樣本——烏光,直接炸開了,消散乾淨。

  王煊屠龍成功!

  被他斬碎的黑色鎧甲,剎那化作液體,又一次重組起來,發出機械聲音,這次直接演化為天龍鎧甲。

  「龍族還真是厲害,成為超級生物的數量與類別,比其他族更具優勢嗎?」王煊自語。

  一道天龍形態的光出現,注入天龍鎧甲中,頓時躍起,猶若浮的光,逝去的大道殘影,這個超級物種不好對付。

  天龍一生飛躍諸天上,輕易不落地,數量有限,進化為超級生物後那就更為可怕了。

  「哪有時間和你們激鬥,我還要防範那些貴賓呢,不知道他們的文明是否和真實層面有關。」

  王煊立身在這裡,巋然不動,沒有追擊,靜等這種一生都飛躍在九天上的恐怖物種來襲。

  他的一隻手開始發光,動用的是石板經文中的拳印,被稱作末法拳,很難練,最近他才有成。

  一拳落下,附近的超物質都將被吸乾,宛若超凡世界的末年到來,所有超物質都像是乾枯了,沒入拳中,隨後再打出去。

  天龍撲殺,流光一現,龍影恐怖,帶著這個物種獨有的霸道,以及無以倫比的威壓,轉瞬到了近前。

  王煊沒有任何猶豫,一拳轟出,竭盡所能,上來就以殺手鐧和對方硬撼,成則滅敵,擋不住的話,那說明他真不如對方,可能會被瞬殺。

  高手過招,有時候可以廝殺上一天一夜,彼此小心試探,各種謹慎的攻擊。

  但是,有時候卻也可以在一瞬間分生死,那就是雙方毫無保留的碰撞,宛若肉身大道對轟。

  一時間,龍影無數,咆哮震動宇宙虛空,那是翩躍九天上的龍族超級生命形態的最強一擊!

  可惜,它絕望了,至強龍族,十段的天龍,被末法拳擊中後,附近的超物質連帶著它自身的部分精氣都被抽走了。

  轟隆一聲,末法拳爆發,打的天龍鎧甲龜裂,內部的龍影長鳴,不甘的叫著,不願散去,劇烈掙扎。

  王煊的拳頭綻放無量光後,化成手掌,按在龍頭上,在那裡震動,最終整具天龍鎧甲爆碎。

  天龍的樣本——那道龍形神光,直接炸開,就此散去。

  王煊大口喘息,有些疲累,當然呼吸的都是超物質,不是空氣,對付十段生物確實不容易。

  「超級生物真是有些難殺啊。」

  宇宙深處,有光柱即將重新降臨,已經和古飛船重新聯繫上,得到了這裡的信息。

  一些貴賓頓時無言,連殺兩種超級生物,這個「幼崽」也只是在喘息,並未付出慘重代價,竟還說出這樣的話。

  「你是在低調的驕傲,還是在遺憾嘆氣中炫耀?」黑色鎧甲化為為液體,再次重組,形成一個女子形態的鎧甲,曲線婀娜。

  王煊的臉頓時黑了,道:「你還有完沒完?!」

  然後,他就衝過去了,管它是什麼超級生物,誰在乎它是男是女,先拆了再說。

  一個帶著潔白光雨的女性超級生物進入鎧甲中,神聖無匹,這個樣本極其強大,比剛才的兩頭龍更厲害。

  但在激烈廝殺中,她被王煊拆了,化成一地零件,至於樣本——潔白光影,更是被打爆,消散乾淨。

  「還有沒有?!」王煊胸膛劇烈起伏,體內像是著火了,連殺三個十段的物種,確實消耗很大,十分疲累。

  他運轉金色竹簡經文,恢復精神和肉身,要保住巔峰狀態。

  還好,這次鎧甲碎掉沒有重組,發出機械聲音,道:「經檢測與鑑定,這個超級生物血脈,生性殘暴,嗜血好戰,不建議貴賓購買,在下一個場地提取樣本信息後,毀滅為好。」

  「你都碎掉了,還敢埋汰我?」王煊大步沖了過去,施展末法拳,然後悄然催動體內的紅色物質,要徹底毀掉它。

  「危險,警報,殘暴生物……疑似狂化!」砰的一聲,鎧甲碎塊進一步炸裂,而後,化成液體逃之夭夭,沒入地下不見了。

  另一邊,妖主妍妍也連殺了三個超級生物的樣本,全面結束戰鬥,再無生物出來和他們兩人戰鬥。

  「走,去抓那個藍發女人,我要反過來培養她,讓她繁衍血脈。」妖主妍妍開口,紅裙拖在地上,束腰,身段婀娜,高跟鞋踩過堅不可摧的活性金屬擂台,留下一個又一個可怕的小洞。

  「萬一,她抓住我們怎麼辦?」王煊覺得應該低調,謙遜一些為好,怕妖主過於自負上頭。

  妖主妍妍回眸淡淡一笑,明艷燦爛,道:「你是不是很期待啊?」

  「沒,絕對沒有!走,我們去抓捕那個藍發女子!」王煊立刻步履堅定地邁開大步向前走。

  中長章。

  感謝:suma落幕、珏皇、女神零亂、手持牡丹踏浪行,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