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黑榜名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長章!

  我去!王煊忍無可忍,這是平白無故污他清白,他怎麼就生性殘暴,名聲差了?這該死的鬼鳥!

  他看出來了,這隻機械鳥和早先的鎧甲大概是一體的,有同一個智能核心,一而再的挑釁,快將他黑成煤球了,這是在赤裸裸地報復。

  「他是名人,有些意思了,那就更好了,這樣的血脈更值得培育。」藍發女子微笑,從通天光柱中探出半個身子,仔細看著王煊。

  她終於露出真容,總體來看,外貌相當的年輕,藍色秀髮像是綢緞子般光亮,眉心的晶瑩紅點為她平添了一種神祇般的聖潔氣韻。

  她的五官搭配在一起,十分精緻美麗,一雙眼睛清澈,大而有神,雪白鼻樑高挺,嘴巴偏小,鮮紅有光澤,雙耳略尖。

  光看外表,她屬於類人生物,有明顯的異域風情,就是不知道其本體是否為人形。

  「尊敬的貴賓,他上的是黑榜,是負面屬性的名人!」機械鳥告知。

  藍發女子倏地一聲消失,回歸光柱中,似乎連她都對黑榜有些過敏,敬而遠之。。

  「轟隆!」

  王煊對那隻機械鳥下手了,羽化拳綻放,轟的那頭機械鳥怪叫,極速沖向遠方。

  「殘暴,名聲極差,黑榜中人!」

  王煊覺得這隻鳥徹底沒救了,找機會就給他潑髒水,他哪裡黑了?什麼破榜單都向他頭上扣。

  「無妨,他年齡不大,生命層次還沒有提升到足夠的高度,可塑性非常強,還是值得培養的。」

  藍發女子開口,讓樣本生物拿下這個有些意思的超級物種,認為其血脈非常不凡,值得挖掘。

  對面,八個超級樣本生物一起逼來,從人形者,到異類血肉生物,再到金屬體,應有盡有。

  王煊開口道:「我選擇單挑,單對單,看一看你們這些所謂的超級樣本生物到底有多強!」

  能省力的話,他自然不願意累個半死,一人獨戰八大強者,那可真會流血流命,註定十分艱難,甚至會被打死。

  「可以單挑,但沒有單對單一說,你一個人單挑他們全部!」機械鳥在遠處喊道。

  然後,大戰就爆發了,異常恐怖,首先對面背負大劍的白髮人發難,他並未拔劍,整個人跑動起來,他自身化成了一口闊劍,向著王煊飛斬而來。

  王煊皺眉,居然在這個人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這麼不簡單嗎?

  接著,一個活性金屬人,樣子看起來像是個道士,連出手都有道家氣韻,伸手一指,仙氣蒸騰,構建虛空牢籠,要將他鎖住。

  另一邊,一個巨人高有五十幾米,不是法相,這就是他的本體,抬起大腳,轟的一聲就向王煊踩踏了過來。

  八大高手各有獨到的能力,風采不凡,全能威脅到王煊,尤其是其中的四人,比如那個英雄王和化劍的人,大概是所謂的名人,極其恐怖!

  ……

  都被群毆了,王煊哪裡還和他們講究,拎著斬神旗準備找機會開劈,單挑一群又何妨!

  不然的話,都是十段生物,他才踏足這個領域沒多少天,讓他一個人打一群史詩級的強者,難度很大。

  八大超級樣本生物強大的離譜,似乎和生前沒有什麼區別,任何一個都足以震懾人世間這個大境界的眾多超凡者。

  草坪炸沒了,湖泊蒸乾了,王煊如鬼魅般移動,掙脫出去,沒有被金屬道士的虛空牢籠囚禁。

  但是,他險些被那將身體化成闊劍的人斬中,擦身而過,他的肩頭都冒起一股血花,被無形的劍氣剖開,深可見骨。

  咚的一聲,那個巨人的大腳落下,讓大地崩開,將幾個樣本生物都被震的翻飛了起來,王煊更是首當其中。

  那巨人腳掌落下,不僅有山崩般的力量,其腳掌還在發出刺目的電光,在極速蔓延,險些就轟中王煊。

  與此同時,縱身向半空的王煊,聽到了刺耳的振翅聲,那是一隻黑色的螳螂,三米多高,一對前臂,是漆黑如墨的闊刀,刷刷兩聲就剁了過來,將虛空都斬的塌陷了,超物質沸騰。

  王煊沒有理會,依舊是以極速沖了出去,避開雙刀,螳螂臂刀釋放的黑色刀氣在他身體一側開出兩道血口子,讓他染血!

  客觀來說,王煊很強,但是,他現階段還對付不了八位十段的破限生物!

  也只有在這裡,這個強大的文明,才能將他們從歷史中「採集」出樣本,同時出現,一起出手!

  不然的話,這種史詩級的人物,哪裡可能一口氣出現這麼多,還聯手對敵。

  「轟!」

  終於,王煊反擊了,自始至終他都在盯著一個人,選中目標後,在這生死瞬間,避開了其他十段破限者,專殺一人!

  那是一個英俊的男子,滿頭金色髮絲飛揚,看其氣勢很了不得,眼中帶著黃金符文,手持一柄王道劍,一往無前的殺來。

  但在噗的一聲中,他還是被殺死了,被斬神旗的旗面掃中,樣本中的烙印被剝奪,整個人轟然爆碎。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王煊躲避其他破限者的強勢殺伐之術,只專心針對此人,成功擊殺。

  正常情況下,不倚仗斬神旗,他不可能這麼快就幹掉此人!

  「太陽精靈族的羅恆王子的樣本被殺!」機械鳥怪叫,說出了這個樣本的名字,顯然很有來頭。

  觀眾席位上,兩批貴賓都有些吃驚,因為,他們當中有些人當年可是見過這位優雅的精靈王子,稱得上天縱奇才。

  奈何,這位太陽精靈王子英年早逝,沒有真正步入應有的巔峰,很年輕時就遇害了,然後被他們這個文明收走血肉,採集到超級樣本。

  「停!」藍發女子喊道,讓剩下的七位超級樣本生物住手,中止了戰鬥。

  「你要親自下場嗎?」王煊看向觀眾席上的藍發女子。

  「不,你先過了他們那一關再說,你收起那面旗子,我允許你們單對單!」藍發女子開口,她想看一看王煊真能的潛力,而不是看他揮動大殺器。

  「可以。」王煊點頭。

  「開啟名人戰!」藍發女子對機械鳥說道。

  貴賓席上,其他人都露出異色,名人戰每一場都不簡單,會被記錄下來,要載入戰鬥場景中,留給後來者觀摩。

  可以說,任何一場名人戰,都等於被載入了他們這個文明的史書中。

  「黑榜中人即將對決名人,這樣的名人戰,讓絕代劍神和英雄王等人蒙羞啊!」機械鳥居然有了情緒,越來越人性化了,儘管其聲音始終僵硬。

  「你給我閉嘴!」王煊對它快零容忍了,竟一而再的敗壞他的名聲。

  「黑榜中人,名聲極差,還不讓人說。」機械鳥拍打著翅膀,在高空中叫嚷。

  「你給我說清楚,什麼黑榜?」王煊問它,因為他發覺,機械鳥一本正經,似乎不像是在瞎編。

  機械鳥道:「這片宇宙中,有個太陽金鑄成的榜,勉強納入主榜的統計範圍,已經屬於最邊緣區域了,算是分量不足的子榜之一……」

  王煊發呆,而後終於想起來了!

  這都能行?這是他被黑的最慘的一次,太冤了,他要是知道的話,怎麼可能會上這種破榜!

  「逝地,那裡一大塊太陽金疙瘩,上面刻寫著不少名字,被稱為金榜……」過去的一些畫面,在他腦中浮現。

  擺渡人徐福守著的那片逝地,有太陽金鑄成的榜,當然,他能上那個榜的末端,不是他驚天地泣鬼神,做了什麼出彩的事。

  而是當初他想打那塊太陽金的主意,最為關鍵的是,他和月亮上的釣魚佬耗上了,搶了石板經文,割斷了魚線。

  然後,他就被黑了,被添加到所謂的黑榜名單上,也藉此榜的人氣,吊在逝地金榜的尾巴上。

  「我曰,老張曰,沒這麼離譜的事,我一個為求自保的本分青年,因為一個空軍的釣魚佬胡亂填寫,就聲名狼藉了?」王煊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然後,他就警醒了起來。

  逝地中的太陽金榜,都只能算是偏遠區域的子榜之一,這就顯得有些驚人和恐怖了!

  他有些出神,八大逝地有些料,確實不簡單!有的逝地居住著神秘的科研者,有的逝地是熄滅的大幕,有的逝地和域外文明有交集。

  王煊想到了徐福的話,以及在那裡的經歷,月亮上那個釣魚佬給他香餌,但也給他準備了跨域征戰的印記,原本要打入他的身體中,結果他強忍著誘惑,恭請擺渡人出手,結果徐福蹚雷觸發了。

  然後,徐福煉製魚鉤成為太陽金矛,注入部分印記,想分擔傷害給王煊,結果老陳又觸發,做了背鍋俠。

  總的來說,關於印記的兩次危機,王煊都沒什麼事,由徐福和陳永傑「共同分享」。

  「原來跨域征戰真的存在,徐福和陳永傑,會不會快被徵調了?」王煊有些出神,他這個沒有中招的人,今天居然先遭遇了域外的人。

  跨域征戰,涉及到的是不同文明的對抗,是這個陣營為採集超級樣本而引發的嗎?還是說,另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比如為超凡世界續命等。

  太陽金榜都只是子榜之一,那真正的主榜又如何?是眼前這個文明規劃的,還是說,所謂主榜本身很神秘,納入了幾個不同的文明。

  「看,他羞憤了,黑榜中聲名狼藉的人,居然慚愧無言了!」機械鳥叫道。

  王煊不想搭理它,有些事情不可能在這裡說出來。

  這時,那個白髮中年人走了出來,是所謂的名人,被稱為絕代劍神,剛才以身化劍,剖開了王煊的肩頭,現在其右肩還在冒血呢。

  「我是莫桑,一千五百年前的劍魔,為悟劍而蹉跎一生,悲劇一生,劍神是別人強加給我的稱號。」他居然開口說話,所謂的「名人」有些不同,蘊含著情感,和其他超級樣本不一樣。

  轟!

  巨大的劍鳴聲響起,他依舊沒有拔劍,而是以自身再次化成一口闊劍,劍光貫穿天上地下!

  與此同時,在他的背後,出現一座大山,那是模糊的虛影,山頂上有個稚童在練劍,很快,他變成了少年,又到了中年……

  那似乎是劍魔莫桑一生的畫面,為了練劍,他離開青梅竹馬的女子,任她在後肝腸寸斷,毅然遠去。為了悟出劍心,他錯過看父母最後一面的機會,漂泊在外。為了化劍,他瘋魔了,誤殺了師傅,師祖。

  他終於練劍有成,回家時,在父母墳前看到那青梅竹馬的女子,她早已是白髮滿頭,病體孱弱,他終於駐足留下,不走了,但那女子卻在數日後生命枯竭,死在他的身畔。

  最後,只剩下他自己,獨居大山上,投身於劍道,練劍成魔成神。

  「我要踏足十一層領域!」模糊的大山上,那個練劍的男子的虛影在大吼,他什麼都沒有了,只有破限後,再去破神話的最後的前沿領域!

  可惜,他失敗了,雖無限接近,看到了第十一層,但他終究沒有徹底邁出去那一步。

  「一個逝去的人,充滿了悲劇色彩。」王煊看著那口巨劍,以及它身後的模糊大山和那道大吼的身影。

  「名人樣本,有情感注入,有情緒保留,其他沒有心神力量留下的超級樣本,等於沒有靈魂的工具。」藍發女子點評。

  哧!

  莫桑化成的巨劍斬來,天地為之失色,這一瞬間,唯有這一劍像是照亮了永恆,其他景物都消失了,只剩下此劍。

  劍還未到,王煊已經被天上地下無所不在的劍意傷到了,體表殷紅,在不斷滲血,換作其他超凡者,必然被絞碎了。

  早先,他就感覺到了此人對他威脅極大,現在只剩下他們兩人,正面相遇,更進一步體驗到了。

  王煊同樣動用了劍意,催動斬道劍經,對抗此人,同為十段破限生靈,這是他第一次正面遭遇這種恐怖猛人。

  無數道劍芒綻放,天地間,化成了一片劍幕,到處都是光,到處都是劍道符文,如雲霧涌動,若朝霞升起,各種異象紛呈。

  兩人之間,劍芒交織出現世中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映現出紅塵萬象種種,劍光承載的是人生。

  短暫的決戰,王煊身上已經出現一些血窟窿,是被無形的劍意穿透的,他負傷了!

  而那柄闊劍也卷刃了,劍鋒有許多豁口了,傷痕累累,仿佛要折斷了。

  在鏗鏘聲中,巨劍騰空,和王煊化成的劍輪衝撞在一起,轟的一聲,時光仿佛靜止了一般。

  於寂靜中可見,長河落日,一個背負闊劍的少年遠行,一生都在練劍,白髮而歸,入魔入狂,悲劇落幕。

  直到最後,九天銀瀑垂落,他激盪的一生折斷,即將全面崩解。

  靜止的畫面被撕開,王煊全身噴涌劍光,但化成的劍輪迅速暗淡,要不支了,但是從他的心間,從他的元神中斬出了一劍,鏘的一聲,心靈之光飛出,凝練成劍,讓巨劍折斷!

  劍魔莫桑重新化為人形,然後斷裂了,和他那悲劇的一生形成的畫面,一起瓦解,消散。

  「名人,絕代劍神莫桑居然敗了,劍折身斷!」機械鳥都忍不住低語出聲。

  「莫桑,在劍神星上,雖然最終沒有成長到最高層面,過早的逝去,但在他所走過的路程中,卻是被視作千百年來最具天賦的劍道奇才。」藍發女子開口,有些出神,她聽過劍魔莫桑的故事,總有些感觸。

  「名人戰中,這片星域的超級生物血脈勝了,了不得,英雄王等三位名人上不上場都差不多了。」貴賓席上另一人開口。

  原地,王煊出神了片刻,最後搖了搖頭道:「可惜了這個人。」

  另一邊,妖主妍妍凌空而起,紅裙獵獵,手中油紙傘落下,噗的一聲,將一位黃金巨人轟爆。

  「巨神洛檉被殺,那個漸成熟的超級生物也殺了一位名人!」貴賓席上的人動容。

  妖主手中的油紙傘旋轉,雨霧綿綿,她向前走去,接近那些「貴賓」。

  通天光柱中,貴賓席上,藍發女子起身,邁步走出光柱,離開了座位,這是要親自下場了。

  「妍姐,小心!」王煊開口,他覺得,如果自己突破神話理論最前沿,立足十一段,同時將這些人都震落一個小境界,那麼就可以硬撼他們了,現在還是差了一口氣。

  妖主妍妍回眸,風采絕世,看向他道:「似乎,我和她誰輸誰贏,你都不算輸家,你期待我們兩個誰贏?」

  感謝:dydydyd,謝謝白銀盟支持,發盟主好多次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