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真實源頭不存或從未遠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還需要猶豫嗎?王煊認為,想都不用想,衝口而出:「當然希望你能贏。」

  「你是覺得,她傾城傾國嗎?這麼迫不及待,想讓我培養她和你?」妖主妍妍持傘向前走去。

  痛快的回答,反倒出了問題?王煊耿直的一面立刻上來了,道:「那妍姐你直接認輸吧。」

  妖主青絲飄舞,清艷出塵,回首的剎那瞪了他一眼,道:「膽子不小!但是,實力不允許我輸啊。」

  「成熟體超級生物,並不足以代表你的身份。我大概猜測到,你這是這個神話文明的頂尖強者之一。」藍發女子走出光柱,身上穿著略顯現代感的藍色金屬戰衣,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美好而苗條的身段。

  「我很期待啊,你這樣至強的超級生物,血脈一定無比驚人,或許能改變我們的實驗進程……」藍發女子笑容燦爛。

  「果然是你們,很多年前接觸過。」妖主並不生氣,相反淡定下來,翩若驚鴻,飛到高天上,面對那些人。

  「各位,她可能是這片星系最強超凡生物之一,守住四方,不要讓她逃掉。」藍發女子喊話。

  一時間,光柱中,那些貴賓都走了出來,懸在四面八方,封堵了所有的退路。

  「這樣至強的超級生物很難捕獲,一定是因為神話將熄滅,她從半物質半能量位面逃出來了,機會難得!」藍發女子笑吟吟,越發感興趣了,看著妖主,又看向王煊,仿佛在審視最好的戰利品。

  「超級生物中的頂級成熟體,在超凡領域中可謂至強,建議聯繫神艦,直接摧毀這艘古船和她。」機械鳥暗中給予建議,關鍵時刻有些狠,怕出意外。

  「神艦迷航了,另外這片星空中有可以摧毀我們飛艦的強大母艦,不能興師動眾。」一個男子回應,讓它不要多語。

  「我看你有些眼熟。」妖主妍妍越發平和了,沒將藍發女子的話放在心上,甚至越發的放鬆。

  說到這裡,她用手在虛空中一點,頓時出現一個女性精靈,全身穿戴藍色甲冑,柔美而聖潔。

  藍發女子臉色微變,但還是回應了,道:「她是我的母親。」

  「果然是那個文明的人,兩千多年前,我曾將她打哭,她逃之夭夭。」妖主妍妍笑了起來,道:「想不到她的女兒又來了,也要哭嗎?」

  那個時代,超凡世界鼎盛,規則交織在現實世界中,接近羽化登仙的生靈可在星空中行走,遇到戰艦也可以肉身對抗,撕裂艦體。

  在場的幾位貴賓臉色都變了,遇上了這個神話文明的領軍人之一?

  妖主妍妍繼續道:「你是混血生物,有人族、精靈皇族、仙族的血統,當然,源頭是瘮靈,來自那個科技強大、但像是迷失在錯亂時空中的一小撮人。」

  王煊發呆,妖主推測出這群人的出身,知道了他們來歷和源頭。

  瘮靈很神秘,有多種形態,有恐怖的專吃元神的異類,也有那些神秘而強大的能馴養神話生物的母艦之主。

  但是,那種「科技瘮靈」像是在平行空間中,有時可見,但卻難以接觸,而在另一片星系中,他們走到了現實世界,並繁衍了後代?

  對面,有一位男子開口,不加掩飾,道出了他們的來歷,其聲音在這片天空中迴響。

  「那一小挫人,嗯,也就是我們的血脈源頭之一,他們迷航了,回不到原有的宇宙,艱難在我們的星系中顯現出來,留下了後代。確切地說,我們和他們關係不大了,我們已經吸收了各種優秀的血脈精華,放棄了他們原有的路,當年的巨艦沒有剩下幾艘了,不見得有你們這邊多。我們走的路線,是有效的實用科技和神話的結合,追求更高層次的生命躍遷,首先要以實現長生為基礎。」

  藍發女子開口:「當然,我們只是那一小撮人留下的後代分支之一,還有一支,與我們的選擇不同,他們走的是純科技路線,消失在深空,再也沒有出現。」

  她補充道:「所以,說了這麼多,彼此明白了底細,那麼我們還是友好的進行超凡文明的交流吧。」

  「怎麼交流?」妖主帶著淡笑問道。

  「當然是將你們兩人請走嘍,尤其是,沒有想到會遇到你這樣的至強個體,是最佳的血脈路線樣體,後代變異後,離我們的目標將會越來越近。」藍發女子說道。

  提及這種近乎犯罪的事,捕獲,培育後代,然後獲取變異血脈,她竟笑的很開心。

  王煊一聽頓時明白了,這個陣營的實驗,和在時空酒吧相遇的那個來自逝地的青年身穿白大褂的科研者張啟帆,路數相近,但應該走的更遠。

  妖主妍妍沒有發作,冷淡地問道:「這就是你們延續超凡文明的道路?」

  「只是我們的方案之一,但預想效果不錯。」一位男子開口,眉心有菱形晶體發光。

  藍發女子道:「我知道你們這邊的神話文明出現數次了,每一個超凡文明到了後期將熄滅時,都在追尋真實物質,認為已存的超凡世界不過是虛幻一場,想要挖掘出一個可以讓神話長存的真實世界。

  她笑了笑,道:「然而,有所謂的真實世界嗎?從未有過。縱有,也是眼前的世界,身邊的景物,真實就在當下,而你們卻在捨近求遠。」

  她身邊的男子附和,道:「你們的路走偏了,總認為有一個宏大的神話世界,橫亘未知處,等待你們找到與發現。其實一切都是你們最美好的憧憬,人應該珍惜眼下,這才是真,而你們所追求的那個宏大世界才是虛幻不存在的東西。」

  王煊心頭一動,覺得有道理,而且,怎麼似乎在哪裡聽到過?

  很快,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娘,上次和他電話時也是這麼說的,當時住在他隔壁的方雨竹應該也聽到了。

  「既然還沒有發現,但誰又能說它確實不存在呢,你能證明它是虛無的嗎?」妖主妍妍心境平和,沒有受到影響,因為她並沒有對可以讓神話真實長存的世界全面押寶,順其自然。

  藍發女子道:「我們的祖先,那一小撮從錯亂時空走出的人,他們也曾研究過神話,更是知道,有些特殊的超級生物,在努力接近真實物質,挖掘出過造化真晶,但其實依舊不會有結果。」

  這讓王煊蹙眉,與璀璨科技有關的那部分瘮靈也曾否認,沒有所謂的真實的源頭?事實上,他自己對虛無之地也有懷疑,不知道闖過隕石通道後究竟能夠看到什麼。

  關於從錯亂時空走出的那一小撮人,姑且稱之為科技瘮靈,他們的某些言論還是值得王煊留意的。

  「真實就在眼前,現世就是它。而你憧憬的,苦苦追尋的,卻是最虛幻的,有些可笑。」藍發女子臉上掛著笑,在那裡打擊妖主妍妍。

  她進一步說道:「所以說,我們的選擇的幾個突破口,才是最有可能為超凡續命的方向,求外界,遠不如求起身,在超級生物的變異後代中培養,解析生命層次躍遷的最高奧秘,這才是真。」

  「有道理。」妖主妍妍點頭道:「我們修仙,其實也是內求己身,實現生命的升華,向更高形態蛻變。但是,當有一天,這個世界告訴你,生命躍遷的規則變了,過去的一切都不再可行,全面失效,就像是釜底抽薪,從源頭斷掉你的路,拿走你擁有的一切。你覺得,在這種大環境下,將鍋底下的柴收走,而你卻去提升自身的鍋和水的品質,有意義嗎?不招來新的熱源,還能加熱的起來嗎?你培育出強大的血脈,沒有神話物質給你用,怎麼展現超凡?」

  王煊發現,妖主說的也有道理,在這個大宇宙糾錯的可怕年代,在這個變革時代,超凡文明間起爭執,有衝突,不見得是壞事!

  「錯了,我們解析的是,生命的內在潛力,開啟的是新神話……」

  雙方居然真的理論了起來。

  「說那麼多管什麼用,他們的超凡文明對我們沒什麼啟發了,在怎麼交流也意義不大了,抓住她,帶走去培育超級血脈!」有人開口,不想再爭論下去了。

  「這位姐姐,你是自己配合,還是等我動手?」藍發女子微笑。

  「你的母親在哪裡,你是想和她一起哭鼻子嗎?」妖主妍妍淡笑,當年打了她娘,現在遇到女兒,也是有意思了。

  「我的母親注重議論研究,實戰經驗不足,吃虧在所難免,我會彌補她的遺憾,將你抓回去。」藍發女子說道。

  「停!」王煊開口,道:「我想問請教,宇宙深處,那個所謂的金榜和主榜,你是們制定的嗎?」

  「我們只是參與方之一,想要了解,就隨我們離去,我可以慢慢告訴你哦。」藍發女子沒有全部回答。

  「這艘古飛船中的列仙,都是你們殺死的嗎?」妖主神色冷冽下來,問到了這個關鍵問題。

  一個男子回應,否認了,道:「不算是,這裡是跨域征戰的一個小戰場,他們不敵,被人所殺,怨不了誰。這裡只是一個小型平台,今天如果你能贏了我,可以得到它,藉此可以和域外文明聯繫。就如同你們這片星系的部分逝地,獲取到相應的平台,可以參與跨域大戰,得到很多好處。總的來說,他們都在爭渡,尋找可行的辦法,為超凡續命。」

  「那沒什麼可說的了,來吧,讓你們母女一同哭泣,也是有趣!」妖主凌空而去,逼近對手。

  藍發女子冷哼了一聲,直接迎敵。

  機械鳥叫道:「各位貴賓,還愣著幹什麼?我建議一起動手,讓她單挑所有貴賓,先拿下再說!」

  「唔,倒也有些道理,避免夜長夢多,先拿下這個超級生物中的至強者!」有人附和。

  共七名貴賓,一起向前圍攏,要狩獵妖主妍妍!

  王煊臉色變了,即便紅衣女妖仙再強大,也可能吃不消,這麼多位來頭極大的「貴賓」,若一起下狠手,估計很難抵擋。

  妖主立身戰場中心,瞥了眼遠空,依舊很從容。

  「確實有道理,一起上!」天邊,有人開口,然後一道鏡光就照了過來,老張出現!

  接著,另一個方向血光沖霄,冥血教祖走來,咕噥道:「這裡應該沒有人冒充我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