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文明初碰撞落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入口那裡,則是方雨竹現身,難得的穿著一身運動裝,和以往不太一樣,長發暫時用黑帶紮起,清爽利落,微笑著走來。

  「雨竹姐!」王煊立刻打招呼,徹底放心了,這次最先進入古飛船的就是女方士,結果失聯了。。。

  「你沒看到我嗎?」張道嶺有些不待見他,第一個出現,結果被這小子無視了?

  「張……教祖。」王煊笑著打招呼,關鍵時刻,將哥字咽回去了,道:「就知道教祖神通廣大,來支援方姐,必然沒問題!」

  沒辦法,張教祖最喜歡挑理了,不願活得年輕一些。

  「冥血前輩,這裡肯定沒人敢冒充你!」王煊也向這位教祖問好,頓時就覺得氣氛不那麼緊張了,己方的大高手都來了,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這幾位都是狠茬子,張道嶺雖然稍晚崛起,但卻敢威脅那些老牌教祖,比如在妖祖、魔祖等人面前,他動不動就敢說要斬妖除魔。

  冥血,百戰不死,連方雨竹當年對他動手時,都沒有徹底殺死,讓他逃過一劫。

  方仙子就更不用多說,是可以一殺多的超絕世,上古年間一日境內連斬四大皇者,震動仙界內外。

  她平日端莊秀雅,但今天卻有些不同,微笑著調侃:「妍妍,你總是喜歡打架。」

  這種從容間的笑意,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溫柔的鄰家大姐姐,對調皮的妹妹進行教育。

  果然,妖主妍妍不愛聽了,咕噥了一句,看嘴型疑似是在說:這個女人!

  「你既然要動手,就快速解決唄,我們都來幫你了。」方雨竹笑顏明艷,心情不錯。

  她又補充道:「注意點,別打壞我的古飛船,這個地方還不錯,我準備藉助這個平台研究域外的各種文明。」

  王煊驚訝,這船成方雨竹的了?

  七位貴賓包括那名藍發女子,現在臉色都有些難看,這是反被包抄了,這三大高手是從哪裡出來的?

  王煊也不解,看向張道嶺、冥血,趕緊請教,早先他們去了哪裡,並沒有激活公平擂台等。

  張道嶺道:「我們進入艙壁,成為了壁畫中人,去消滅一些天災遺存物質與怪物,免得這艘古飛船整日鬧邪,古古怪怪。」

  王煊一怔,確實,他來這裡時,還曾差點被拉進艙壁上,成為平面生物,那是一股莫名的危險。

  冥血詫異,道:「方仙子,留下了線索和信息,妖主應該能夠感應到啊。」

  「兵分兩路不行嗎?我喜歡直接殺進來!」妖主妍妍冷艷地回應。

  張道嶺、冥血沒說什麼,早習慣了。王煊進一步醒悟了,妖主妍妍喊方雨竹為姐姐,但似乎也在各方面追逐與競爭,關係略複雜。

  「神話文明中的四大至高級強者嗎?」七位貴賓面色徹底變了,因為,妖主、冥血等人的氣息外放後,讓他們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還說什麼,拿下!」張道嶺開口,煉妖煉魔的過程中,他就是在修行,難得遇上這麼多高手。

  「很久沒有吞食超級血液了,你們幾個馬馬虎虎,湊活著用吧。」冥血教祖也殺氣騰騰。

  別看他平日笑呵呵,但其實是個大凶人,真要動手的話,絕對是個狠角色,冷酷無情。

  「冥前輩,能不能幫個忙,把那隻鳥給我堵住?」王煊指向機械鳥,這個聲音僵硬的鬼東西,居然先逃了,跑到七位貴賓身後去了。

  「可恥,你居然記仇!」機械鳥叫道。

  我……!王煊想打死它,惡人先叫囂了,挑釁與黑他這麼長時間,還反過來怪到他頭上了。

  「不急,船都是我方姐的了,回頭慢慢收拾你!」

  哧哧哧!

  一道又一道光柱沖霄,要穿過古飛船的艙壁,就此遠去,七位貴賓居然選擇退走。

  然而,這次他們失敗了,光柱通天時,有潔白的大手划過,有恐怖的鏡光照耀,有沸騰的血海攔阻,有紅色身影綻放億萬雷霆橫擊!

  七道光柱破碎,貴賓全都被震落了出來。

  「連你們都要逃,我怎麼辦?」機械怪鳥,發出的聲音依舊很死板與僵硬,但是那種絕望,還是能讓人感受到。

  「所有超級樣本生物一起出戰,狩獵他們!」

  一個男性貴賓下命令,調動這裡的資源,可惜,剛才可與妖主一戰的超級樣本生物只有四個了,被妍妍毀掉了兩個。

  四個超級樣本生物,其中有兩個是古代名人,實力極強,再加上七位貴賓,確實很恐怖,瞬間,這片福地便要被撕開了。

  「群毆,我很喜歡!」冥血教祖冷森森地說道,然後,一身分化出三條真命,一起沖了上去。

  「貴賓,樣本生物,數量抵不上質量,不行!」張道嶺開口,手中寶鏡發光,轟的一聲,當場轟向其中一位貴賓,開始下殺手。

  至於妖主臉上掛著略冷的笑容,擎著油紙傘,旋轉出一道道雷光,親自去捉那個藍發女子和她身邊的強者。

  入口那裡,方雨竹已經對四大超級樣本生物動手!

  此地激烈的大戰爆發!

  王煊反倒成為局外人,他沒有對手,那幾個樣本生物如英雄王等,沒有人命令他們,都站在原地。

  當然,真要拼命,王煊也無所畏懼,敢圍毆他的話,那麼他也不會講究,動用大殺器就是了!

  甚至,王煊和英雄王還聊了起來,注入情感和情緒的名人樣本與眾不同,有生前的記憶,接近活人。

  「你不對我出手?」王煊問道。

  「沒有意義,我早已厭倦殺戮,如果不我強制我出手,我願永世沉眠,不再醒來。」英雄王比常人高出三頭,身體格外健壯,身體各部位都異常粗壯,比如手臂和別人的大腿一樣粗。

  他周身都帶著黃金烈焰,滿頭灰發揚起,有種滄桑感。

  「你既然死去,採集樣本後,還能出現生前的情感和記憶?」王煊問道,嘗試了解這種半復活體。

  「我們都活在別人的記憶中,有些情感,有些情緒,都是別人眼中的我,被注入到了我這個樣本中,或許這樣的我更光明,更璀璨,更強大,但終究不是我自己了。」英雄王平靜地說道。

  「此外,有部分則是遺留在我血肉中的記憶。」他又補充了這樣一句。

  王煊訝異,道:「死去了還有記憶,那不是可以真正復活嗎?」

  現場,他最為清閒,一邊觀看絕世大戰,一邊和英雄王嘮嗑。

  「這是你我對生命理解的差異所致,在我的故鄉,許多人認為,血肉之軀的生靈,其實,在很古老的時代,是被人為造物出來的,是一種另類的機器,只要血肉物理器件還在,總能還原部分。」

  王煊一本真經地點頭,道:「有道理,我們這邊也有人認為,人類是機器人的變種,在很古早時期,被意外造了出來。」

  遠處,冥血教祖的分身較多,其中一條真命還有閒心在聽他們兩人的對話,頓時覺得很膩歪。

  英雄王道:「你如果認可的話,可以順著這條思路去延續超凡,你我皆機械,進一步優化,換一種能源,讓血肉構件慢慢適應,或可再上路,生命升華。」

  王煊點頭,道:「我們這邊有人在嘗試,已在走這樣的路,我琢磨著,是不是要將血肉替換掉算了,換取更精密與堅固的仙金機械構件的身體。」

  英雄王否決了,道:「不可取,每一次換體,精神都要無序消散很多,傷到了不可言說、無法準確描述的部分強大潛能。」

  不遠處,冥血教祖露出詭異之色,那小子是認真的嗎?有特殊的內景地,居然和一個死人聊的很開心,考慮換身體的事。

  他立刻傳音,告誡王煊別上頭,因為實在忍受不了,怕他誤入歧途。

  王煊暗中回應,道:「我有個優點,和誰都能聊得來。」

  他又問英雄王,道:「你們都有什麼換體技術?」

  「比較常見的是記憶和情感情緒的上傳,一般都是植入機械體內,缺點是潛能損耗大,優點是可以批量製造分身。高級一些的,則需要用超凡領域的手段,如精神體的完整轉移,涉及神化與物化的合理調配……」

  一個活人和一個死人,越聊越投機。

  砰!

  方雨竹那裡,她連殺四大超級樣本生物,其中包括兩位歷史上的名人,實在是強勢,她一路摧枯拉朽,橫掃了對手!

  「樣本生物這樣被擊潰後,是否就徹底消散了?」王煊問英雄王。

  「視遭受危害程度而定,大多數情況下,一段時間以後,還能從樣本母巢中再現出來,少數情況下,永久消散。」

  「這倒不錯,我還想常來和你們切磋呢。」王煊點頭。

  激烈的大戰相繼有了結果,妖妖潔白的手掌將藍發女子身邊的一位金色男子擊穿,徹底震爆。

  張道嶺手中的銅鏡照耀出刺目的光束,將一位額頭有菱形晶體的女子熔解,使之炸開,血雨飄落!

  這兩個被擊殺的貴賓,最後的精神殘影顯照出來,都在喃喃自語。

  「我知道,這是我主動要求採集的自身樣本,是我最強盛時期的複製體,可是現在,樣本破碎,為何我感覺,我當年離開時還活著的主身現在不存在了,這樣說來,大後方的我其實……死了?」

  「我的主身離世了,這麼多年以來,我的複製體在宇宙中尋路,征戰,還有什麼意義?」

  那一男一女都很震驚,而後又無比的傷感,隨後徹底消散,到現在才明悟出,主身出事了,死去多年了。

  另一邊,冥血教祖和他的真命在圍毆對手,強勢擊殺了一位貴賓,此人同樣迷惘,傷心,她預感到,主身在近年死了,大後方似乎很殘酷。

  不得不說,四大絕世高手很猛,全力出手,不久後就擊殺了五位貴賓。

  有四人臨死前,表現的很悲傷,確定自己的主身已亡。只有一個貴賓發現,他自己的主身應該還活著,現在身為複製體的他被殺。

  這個文明走出來的強者,和現在的張道嶺、冥血教祖一樣,不是主身,都是分身在外。

  大戰結束了,剩下的一男一女被活捉,女子自然是妖主妍妍親自下場擒拿的藍發女子。

  經過檢測確定,這一男一女的的主身都還活著。

  「我臣服,偉大的仙道文明至高無敵!」機械鳥瑟瑟發抖,此時,它已經被王煊攥住脖子,拎在手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