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操心婚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看了又看,精神天眼全開,沒有看出什麼異常。父母太正常了,普通而平凡。他釋然,這段時間各種亂子都出來了,讓他想的有些多。

  他告訴父母,以後在外面不要那樣稱呼方雨竹,那是一個超絕世,身份來頭大的很難講清楚。

  王母點頭,道:「我懂,在外面,肯定不說超凡者的事。但是,她人真的很好啊,我們兩人聊了一晚上,特別投機。」

  「咱們家有什麼傳家寶,我怎麼不知道。」王煊估摸著,方雨竹也是哭笑不得,才收下禮物……

  王媽白了他一眼,道:「你忘了?我的鐲子,最喜歡的那件,多漂亮,黑玉帶滿天繁星,從未有過的稀世寶玉。」

  「那不是你們撿的地攤貨嗎?」王煊狐疑。

  他記得,在他十幾歲時,父母和以往一樣,給了他一個星期的生活費,讓他自己上下學,然後他們兩人就愉快地去旅行了。

  回來後,他媽高興的不得了,說是在一個偏遠的小鎮的地攤上淘到一件寶貝,以後留著傳家用。

  當時王煊看了一眼,就立刻知道他媽讓人給騙了,哪有黑玉上布滿晶瑩白點的玉石,一看就是玻璃注膠的工藝品,也就看著漂亮而已。

  偏偏他爸還昧著良心說,王媽眼神太好了,居然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現這件寶貝。當時,王煊都不想多說話了,秀恩愛到兒子面前來了,也沒誰了!

  他有些難為情,送一位超絕世假貨,他沒在現場都替兩人臉紅。

  「兒子,你那是什麼眼神?人家方雨竹都說了,非常好看,說是像深邃的宇宙,點綴著漫天繁星,很美,直接戴在了手腕上。」

  「等會兒,她戴上了?」王煊太意外了,而後又嘆氣,人家那是會做人,不願現場尷尬。

  「當然,我們兩個聊的投機,送她一件禮物,她為什麼不戴?這叫人情練達,你別修行到不食人間煙火,人情往來都忘掉。」王媽數落他。

  「超凡的世道有點亂,不知道悟空大師說的話準不準。」王煊的爸爸開口。

  「反正如果真有意外,我得把鐲子拿回來,當時我可是笑著和她說了,這是家傳至寶!」王媽說道。

  「咱不說這個了。」王煊覺得,總提一個破鐲子……太丟人,他在自己的福地碎片中翻找。

  最終,他選了一條晶瑩的手鍊和一個紫色的手鐲,這可都是異寶,塞在他媽手裡,以後不用糾結了,這才是真正的神物,可以防身,可以傳家。

  「樣子貨,看著光亮而已,沒我那件好,雲泥之別!」王媽的這種評價,讓王煊想吐血,有可比性嗎?這是神話物品,而且是稀有的異寶。

  「確實,遠不如那布滿晶瑩白色光點的黑鐲子。」他父親也點頭。

  「不喜歡的話就放家裡,別扔就行,這是超凡之物!」王煊覺得心累,但還是要講清楚,不然的話,他媽真有可能隨手就送給隔壁鄰居。

  「另外,您也別說方雨竹了,我在新星認識一個姑娘,是我的大學同學,名字叫趙清菡……」王煊簡要地說了一些情況。

  他得糾正,不然他父母總是提超絕世的話,真不合適,他怕會引起別人注意,以後會出事兒。

  「你大學談的女朋友不是叫凌薇嗎?哦,對了,你們後來分手了。」

  王煊真想趕緊送他們去車站,有這樣當媽的嗎?扎心,扎兒子的刀。

  「你們到什麼地步了?」他的父親問道。

  王煊簡單說了幾句。

  「友情之上,戀人未滿?這種狀態,不怎麼穩妥。不是都在說嘛,以後神話會枯竭,一切都會歸於平凡。你想啊,財閥肯定會從星空深處回來,人家姑娘的身份,家世,高高在上擺在那裡。到時候,你這個褪去神環、越來越虛弱、沒有超凡手段、需要按時上班的普通小子,怎麼去追人家,甚至都接近不了。」

  「您別那麼物質好不好?」

  「我這是未雨綢繆,提前給你打預防針。這不僅是你們兩人的事,還涉及到她的親人,家族,身邊的朋友,以及大環境,有強大的趨勢之力推動,有時候不是以自身意志為轉移的,超凡絕滅後,財團資本的力量將空前放大,你別將什麼都想的那麼好!」

  接著,王媽又補充,道:「當然,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都是亂操心。」

  「那您還是別隨口說了!」王煊覺得,今天一個勁兒地挨刀子了,還是盼著他們趕緊回家去吧。

  「其實我聽你那麼說,倒也覺得那姑娘不錯,當媽的肯定支持你,去追到手!」

  「您到底支持哪邊啊?」王煊揉太陽穴,不想和他們談這個問題了。

  「你傻啊,你一個都沒追上,肯定都追啊!」王母理所當然地說道。

  「在古代其實這些都不是什麼事,不過時代確實不同了。」他父親也這樣說道。

  王煊被唬得一愣一愣,別家父母都怕孩子誤入歧途,怎麼他老娘給他灌輸與如今不符的價值觀?

  他總算將兩人送走了,看著他們上車。

  然後,他又忍不住以精神天眼觀看,一切都再正常不過,顯然,他那些念頭都太荒謬了,明顯想多了。

  「昨夜,那一對男女有什麼來歷,在方雨竹、張道嶺、妍妍等人離開後,舊土還能有這麼強大的人嗎?」

  尤其是,能這樣走在一起的一對至強者,望遍仙界,理應能夠第一時間篩選出來才對。

  到了現在,他對大幕後的絕世強者也算有所了解了,即便沒有見過,也聽說過名字。

  「女性至強者不多,除卻方雨竹,妍妍,凌亂仙,剩下的三四人,和我沒有半點關係,從未見過,更無交集,不會救我才對。根本沒有符合的人。」

  隨後,王煊來到黃銘在安城的茶社,生意還真好,尤其當他來到三樓,還看到一些熟人,比如周青凰、顧明曦、曹清宇等。

  連魔四都在這裡,看到他後,清秀的面孔上滿是笑容,熱絡地打招呼。

  王煊很想告訴他,自己的精神深處並未居住著魔皇,他找錯人了!

  「算了,順其自然吧,真告訴他的話,說不定還得陪他打一架。」

  這地方儼然成為超凡者的一個聚點,都是神話人物,這一層幾乎沒有凡人。

  不久後,那個精神分裂症患者祁連道來了,妖祖的親子,發誓想吞掉他自己的老子和他自己的主身。

  王煊心頭一動,向他招手,請他喝茶。

  原本祁連道轉身就想走,在他看來,王煊才是精神病,才是瘋子,什麼事都做的出來,在現世敢和鄭絕世和恆均同時撕。

  他認為,也就是王瘋子運氣好而已,鄭絕世莫名在死在仙界了,不然肯定早來收拾這個瘋子了。

  最終,兩人坐在一塊,天南地北,上下五千年,從神話聊到人文科技,又談到藝術品,以及古今審美的變化。

  總而言之,就是胡侃!

  兩人什麼都聊,自然提及了古代的名人等,連帶著讓周青凰、魔四、顧明曦都摻和了進來。

  王煊自然而然的提到特殊內景地,現在很多人都認為他初步踏足超凡就開啟了內景地,只比有特殊內景地的人差一點。

  現在提及這些,那就相當正常了,不會引起什麼忌諱。

  王煊想知道,歷史上,那三個開了特殊內景地的人的一些細節,了解他們的過去!

  因為,他嚴重懷疑,昨夜那個恐怖影子的身份!

  「可惜了,那幾人都過於悲慘,英年早逝,如今連他們當年的朋友都成長起來了,有些已經是位於一片大幕中的絕世強者!」

  當聽到這裡,王煊心頭沉重,對那個影子越發的忌憚。

  沒得選擇,在這個時代,一切到頭來,終究還是要靠自身去面對所有威脅!他暗自提醒自己,未來不可怕,只要自己變強的速度足夠快,萬法皆可破!

  不久後,王煊看到小白虎圓臉少女,居然也在安城,並出現在謫仙茶齋三樓。

  「虎騙騙,你給我的留影水晶有問題!」王煊一眼盯上了她,在那水晶中,哪有什麼完整的妖仙舞,純粹蒙人。

  「水晶當面看清,離櫃概不負責。」圓臉少女揚著下巴,一副賴帳到底的樣子。

  「你以為你是銀行啊!」王煊瞪向她。

  「哼!」圓臉少女驕傲地撇嘴,甩給他一個後腦勺,不過最後她又慢慢轉了回來,戲虐道:「半個月前,你不是和妖主一塊去外太空了嗎,沒請她當面跳啊。」

  「小白虎,你閉嘴。」王煊還真心虛,這能亂說嗎?

  不過,他看著圓臉少女,想到了一些事,在外太空中的異域空間中,小白虎是帶著任務去的,還曾要找王煊合作幫忙。

  想到這件事,他心頭劇震,又想到了昨夜那一男一女,感覺自己是不是要破案了?

  「過來喝茶,我請你。」他傳音。

  「我自己又不是喝不起,別說這裡的破茶,就是恆均家的第一仙茶樹,妖主都曾帶著我一起去採摘過!」她的圓臉上寫滿驕傲。

  「你說,妖主的父母曾經借道外太空異域毗鄰的那片奇異的精神世界,想從仙界回來……」

  嗖的一聲,小白虎過來了,將祁連道扒拉到一邊,道:「讓一讓,一點眼力見都沒有!」

  妖祖親子心中詛咒,他真是沒排面了,這頭白虎……算了,她是妖主第一親信,似乎比他這個妖祖次子的身份在妖族的地位更高。

  圓臉少女搬了把椅子,趕走祁連道,她自己坐過來了,盯著王煊問道:「你有發現?」

  「我看到一男一女,很強,但都是影子狀態……」他簡單說了一些,但不可能全部告訴她。

  「什麼影子啊,我還以為你找到真正線索了呢。」小白虎不滿。

  「那對影子,比當今的絕世高手只強不弱,而且,和現有的那些至強者的身份都不相符!」王煊嚴肅提醒。

  「那等妖主回來後,我告訴她。」圓臉少女懶洋洋地說道,慢悠悠地喝茶,不怎麼著急。

  看到她這個樣子,王煊覺得,有必要給她找點事情做!

  「你還記得鬼僧嗎?」

  頓時,小白虎炸毛了,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她怎麼可能忘記!

  「他在哪?!」

  當初,在內景地時,鬼僧看到妖主妍妍後,二話不說,轉身就跑。可看到小白虎落單後,他便神勇無匹,衝上去就捶,將小白虎打的非常悽慘,險些捶爆,最後更是差點將她直接拖走。

  「他在平城呢,法號悟空。」王煊吹了吹熱茶,這才好整以暇地告知。

  「嗷,我找他去算帳,啊啊啊,我和他沒完!」圓臉白虎轉身就跑了,這叫一個速度,虎虎生風,瞬間沒影。

  當日,平城外,白虎戰神僧,動靜很大,但最終白虎不敵,跑了。

  鬼僧卻也不敢真箇追殺她,惹不起她背後的妖主,甚至想化解舊怨。

  「施主,前段時間,有強者聯袂登門找過老僧,問起過妖主的點滴,甚是關心,還曾詢問,妖主在仙界過的可好,是否有過喜歡的男子,很是古怪……」

  「你在說什麼鬼話?!」白虎這次出氣不成又被揍了一頓,原本氣的不行,但是現在聞言後,還是又跑回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