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對抗舊約而不死的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儘管小白虎很生氣,想將鬼僧吊起來打,但還是跑回來了。

  「你騙誰!」她現在圓臉,大眼睛,滿是蘋果肌。在其背後有一頭白虎法體呈現,嗷嗷的叫著,想烘托她很威武的神態。

  奈何,她肉呼呼的樣子,少女的形態,實在威嚴不起來,就像是一個小貓咪照鏡子認為自己是虎王一樣,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小僧所說皆為真。」悟空慈眉善目,灰撲撲的僧衣,樸實憨厚,一副出家人不打誑語的樣子。

  「那麼老了,還裝小!」圓臉少女怎麼看鬼僧都不順眼,恨不得從他一句話中挑出一百根刺來。

  當然,她也沒忘正事,不管是否相信,都要進一步詢問細節,聯袂登門的至強者為什麼找他……

  「你可別誤導我,你知道,這可能涉及到了妖主的父母,如果她不開心,後果很嚴重!」她在這裡恫嚇,另類的「虎假狐威」。

  在仙界中,不少人都知道妖主的父母極強,不說她父親,單她母親就很超脫,竟是十二尾白狐,突破天狐血脈。

  然而,這對如日中天的夫婦居然失蹤了,各種傳言都有,很多人都認為他們被人害死了。

  「那個夜晚,有一團雷光,帶著恐怖的轟鳴聲出現,還有一道柔和的白光伴隨其身畔,貧僧心頭悸動,但也只能硬著頭皮有問必答。」

  「他們什麼形態?」圓臉少女來了精神,仔細詢問,比如光中是否有人,長相如何,精神波動怎樣。

  「我無法直面,那團雷光太盛烈,震的人元神不穩,看不清裡面有什麼,柔和白光很飄渺有仙氣,但沒有具體形態,我感覺他們沒有肉身。」

  鬼僧其實很強,接近准絕世層次面,但是面對那兩團光時,他卻元神發顫,那必然是至強者!

  「其實那個夜晚,天地反常,雷霆如海,宛若宇宙星河要傾瀉下來,淹沒大地。」鬼僧進一步描述,並且說出了一些猜測。

  「貧僧認為,那很像最頂級的生物復甦,是至強者從沉睡中醒來,引發了天地間殘餘的超凡規則劇烈動盪,十分恐怖。我離准絕世就差一線了,可是當夜卻被震的元神出竅,肉身發抖。」

  他的這番話讓圓臉少女目瞪口呆,很久沒有聽到過這樣大的動靜了,估計不會比妖主共主妍妍弱。

  「在哪裡發生的?」她進一步詢問,小圓臉繃緊,開始變得無比嚴肅了。

  「就在這片山地附近。」鬼僧答道。

  圓臉少女狐疑,道:「剛復甦就碰到你,這麼巧,你也沒什麼特別的,長的又老又黑,該不會你意外打擾了他們沉眠吧?」

  「小僧很本分。」鬼僧雙手合什。

  「我和妖主分開有段時間了,若真是那兩個大人物復甦,不知道他們是否去見過妖主了!」小白虎自語。

  如今,半個月前妖主遠行,和方雨竹駕馭染血的飛船進入宇宙深處,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歸。

  鬼僧道:「小僧覺得,世道要亂了,連傳聞死去兩三千年的至強者都疑似再現,還有什麼不可能。超凡之火熄滅的最後餘韻,迴光返照,魔皇、上古殘存的一兩位古皇,都可能還會出來,會有各種亂子。」

  「你這老鬼,說話真不吉利,什麼死去了?壓根就沒有遠去好不好,只能算是至強道侶人間行!」

  ……

  安城,晴朗的天空,突然烏雲翻滾,一道道閃電,像是銀瀑垂落,接著大雨磅礴,格外嚇人。

  整片天地間都是雨水,像是天上有山洪爆發,並且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唯有閃電划過時,才可見磅礴雨幕懸掛。

  「這不是在下雨,而是在下河啊!」

  謫仙茶齋中,黃銘驚道,他是黃鼠狼成精,面對這種巨大的雷電格外忌憚,有種源自血脈和骨子深處的懼意。

  顯然,很多超凡者都意識到,這種烏雲暴雨十分不正常,配合上浩大的雷電,簡直像是有人在渡絕世天劫。

  都這個年代了,理論上來說,現世絕對不會有至強者誕生了。

  「不應該是渡劫,大概率是仙界至強者的手筆,有些嚇人,這是誰在做法?」

  「估計,有人送弟子門徒跨界,人數較多,對抗舊約無比吃力,造成這種局面。話說各大道統估計都要先後過來了,拖延不下去了。」

  有人在談論。

  王煊從中午坐到現在,已經臨近傍晚了,包括周青凰、顧明曦、祁連道、曹清宇等人也都沒有走呢。

  「不會是那位女劍仙吧,不僅要斬破桎梏,衝擊絕世境界,還要連破幾個關卡。據悉,她的仙劍養了五百年,就待最後涅槃時刻的到來。」

  「應該不是她,聽聞,她進入了高等精神世界中,不是在不周山之巔,就是在瑤池內,不可能臨近現世。」

  王煊訝異,知道他們說的是誰,必然是劍仙子,竟一劍養了五百年,這就有些恐怖了,因為這已占據了她一半以上的生命時光。

  她年歲真不大呢,疑似宋朝以後出生。

  不過,王煊確信,這種動靜和劍仙子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沒有臨近凡塵,也不在瑤池、不周山等地,而是在高等精神位面廣寒宮。

  目前只有他知道位置,劍仙子的確要衝擊絕世境界了。

  安城外,漆黑的天地間,大雨傾瀉,疑似天河灌進人間。在烏雲中,竟有可怖的身影出現,大幕無聲地裂開,有什麼東西要過來!

  黑影如碑,不止一道可怕身影,在烏雲中,在雨幕間,偶爾被閃電在黑暗中勾勒出恐怖輪廓,有些可怕。

  哧!

  有生物過來了,沖向大地,如彗星撞擊舊土,由起初的漆黑如墨,到最後在雨幕中發出刺目的光!

  直到最後,有生物轟進了安城外的群山間,擊穿了地表,一路向下而去,勢不可擋,快到不可思議。

  刺目的光,稍微暗淡下去,但是速度不減,一路向下,沖向地心,目標很明確。

  到了最後,這個生物發出類似超凡聲波般的漣漪,在大地深處探測,擴張,然後繼續前行。

  很久後,這個生物以恐怖武器開路,以超絕的神通猛衝,徑直來到了地底最深處,都快接近地心了。

  終於,它止步了,光芒盡斂,在黑暗中,它披著黑色的斗篷,將整具身體都蒙在當中。

  這是一片腐朽的世界,地下深處,接近地心地帶竟另有乾坤,是一塊來歷不小的「福地」碎片。

  其規模不算小,占地很廣,超物質乾枯,藥田枯竭,所有的神樹、靈草都死去了,腐爛了。

  但是,在這片腐朽的福地碎片深處,那裡有一座巨宮,門戶緊緊的閉合,偶爾溢出絲絲縷縷的死氣。

  「道友,你們還活在世間嗎?吾來拜訪。」黑袍人開口,聲音沙啞,喉嚨像是有傷,音質難聽,都有些分辨不清它是男是女,亦或是獸。

  它向前走去,穿過枯萎的靈藥田,路過乾枯的神湖,這裡一片蕭條,生機都耗盡了,他來到了巨宮前,從黑色斗篷中探出一支竹杖,敲擊巨宮之門。

  咚咚咚!

  伸手不見五指,在這地底深處,在這腐朽的福地碎片中,這種聲音傳播的格外悠遠,打破千百年的寂靜,頗為瘮人。

  即便是在超凡界,在仙界中,也很少有人知道,舊土的地心,有這樣古老的巨宮,有人緊閉門戶蟄伏。

  在鍥而不捨的砸門聲中,巨宮的大門無聲無息的敞開了,頓時傳出腐爛的氣味兒,可以看到,僅是門後就躺著一地的屍體,都乾枯了,爛掉了,死狀悽慘。

  「強行留在世間的真仙啊,不捨棄肉身,不願進入仙界中,許多道友最後竟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黑袍人沙啞的聲音在地下迴蕩,他自然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成仙的人不走,在現世繼續修行,滯留很久的歲月,違背舊約,致使天人五衰病臨身,規則困體,他們的下場都很悽慘。

  然而,依舊有人選擇留下,對抗腐爛,堅持熬下去,不肯離開人間,結局場註定不是多麼美妙。

  地上的屍體足以說明一切,有的腐爛了,有的超物質枯竭,本為仙人,最後卻被折騰至慘死。

  但是,黑袍人知道,這座巨宮中可能還有活著的生靈,因為,當年可是有絕世層面的人物選擇留下,未進仙界。

  熬著不死,並突破到絕世層面,自然是些不可言說的大造化,不然成仙后久久未去,必然早就腐爛死掉了。

  「唉!」

  果然,巨宮深處,有人傳來嘆息聲,竟真的有活著的人,確切的說是,昔年與肉身同在的絕世強者還在人間!

  黑袍人心神震動,原本他也沒有多大的把握確定這裡還有真仙活著,只是依約來看看而已。

  現在,他被驚到了,巨宮還有人未死,這就有些嚇人了,此地之人的道基深厚的離譜!

  他開口道:「道友功參造化,對抗舊約而不死,堅持到今日,實在在不可想像!若是熬到舊約失效,你是否會天蛇化龍,一聲龍吟盪天地,衝破迷霧而去,就此真箇無拘無束?」

  安城,雨幕深處,有一隻毛茸茸的大手,向著大地緩慢地探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