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至寶壓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個活死人而已,廢在人間很多年,勉強苟延殘喘,當不起你的誇讚。」巨宮深處有人緩緩地回應。。。

  黑袍男子向前走去,沿路都是腐爛的遺骸,皆是真仙的屍體,實在是有些慘,執意留下的人差不多都死了。

  原本這些人都成仙了,留下來有什麼用,為了那一個虛無飄渺的傳說,落得這樣不體面的下場。

  黑袍人搖了搖頭,看向巨宮深處,道:「道友何必自謙,敢常駐世間不走,與肉身同存,這樣的大氣魄,古來有幾人?」

  接著,他倒也乾脆,取出一個信物,在虛空中照耀,道:「我來此地,請道友還昔日人情。」

  宏偉的巨宮深處,冷幽幽的聲音傳來,道:「好大的陣仗,今夜不止一兩個絕世高手會出現吧,所為何事?」

  「我也是被一位故友相召,幫他奪個特殊的肉身。而這世間,遠沒你想像的那麼簡單。順帶,我們可能殺一對至強道侶,或許這才是那位故友的主要目的。」

  ……

  雨幕中,那隻毛茸茸的手巨大無比,竟是從烏雲深處探落下來的,讓整座安城的人都有種窒息感!

  無論過去超凡者多麼出格,都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這是一座大城,人口以百萬為單位,接近千萬。

  在這超凡末年,竟有不可揣度的生物,要將一整座城市覆蓋在下方?

  「我心口痛,什麼情況?我沒病沒災,曾經接近地仙層次,現在怎麼會這樣虛?」黃銘開口,他是黃鼠狼血脈,骨子裡的敏銳本能,讓他有末日來臨般的感覺。

  「我……胸悶!」在一片大幕中負有盛名顧明曦仙子亦心悸,感覺很難受。

  或許,只有周青凰還敢在這個時候於大災前和她開個冷玩笑,道:「胸懷廣闊,穿的太緊了。」

  顧明曦打了她一下,自己卻是一個踉蹌。

  魔四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從三樓穿窗而出,一眼看到漆黑夜空中的那隻毛茸茸的大手,頓時頭皮發麻。

  「末世……快走!」他大喝。

  他最關注的是魔皇的「寄居體」,但是回頭發現,王煊更為迅疾,早已立身在一座高層建築物上,在大雨中盯著夜空。

  這是要違背超凡新約嗎?王煊確信,這個層面的生物已經算是仙界最頂尖的強者,這應該是藉助大幕破開的剎那,其法體探出來了部分。

  不然的話,在現實世界中,沒有這種無上生物,也沒有規則可以支撐!

  「我……!」曹清宇面色慘變,他想罵娘,喝個茶而已,天竟要塌了,感覺整個人都會被轟成血泥,這座城市都要完了。

  他已經可以預想,那種末世畫面會以何種慘烈的方式落幕,毛茸茸的大手要將整座安城埋葬!

  「逃啊!」周青凰玩歸玩鬧歸鬧,惜命的狠,衝出茶齋後,頓時一聲尖叫,拉著顧明曦,嗖的一聲就衝進雨幕中了。

  「來不及出城了,向地下沖!」顧明曦喊道,她也無法從容了,雨水打濕她的衣衫,滿頭秀髮黏在一起,臉上寫滿驚恐。

  「是我爹來了嗎,這麼大的毛爪子,擺著六親不認的架勢,要將我也一把糊死嗎?!」

  關鍵時刻,精神分裂症患者——祁連道,他的話語讓一群惶恐的超凡者,在絕望之時,忍不住麵皮抽搐。

  許多人想笑,但最後卻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我父親是妖祖——祁毅,你是誰,要屠城嗎,難道要無差別滅盡所有人?」祁連道怒吼,他認為來不及了,無論是衝出城市,還是躲向地下,都是一死。

  在仙界中,這樣的大手落下,方圓數萬里都會消失,人和城市等並不是打崩,而是會直接沒了。

  「你不走嗎?」魔四回頭看向高層建築物上的王煊。

  「現實開始糾錯了!」王煊開口,手持斬神旗,死死地盯著高天,他有種感覺,這是沖他來的。

  而且,他現在逃不掉,被鎖定了!

  但是,無論如何,他都無法容忍有人為了擒殺他,而??屠殺一座大城市!

  不過,那隻從烏雲上探下來的毛茸茸的大手,抵臨城市上空時,已經在迅速縮小。

  早先,大幕裂開,對方從仙界中探出,帶動出來無盡的超物質,以及仙界位面輻射出來的規則,等於是超凡擴張,進入現世,所以才能有那種景象。

  可是,現實世界真的很可怕,剎那而已,便開始校正!

  超物質如同被舊土黑洞吞噬了,規則瞬間瓦解,所以當那隻大手真正抵臨時,模糊了,縮小了。

  「你,終究也怕違約啊,儘管暫定的新約粗陋,但對你們還是有些震懾之力!」王煊開口。

  真想屠掉一座城市嗎?除非這個人瘋了!

  超凡末年,舊約鬆動的越來越厲害,現在強者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對於大幕外的傷害確實很驚人。

  不過,也有可能是有人以至寶劃開空間!

  「什麼人?!」高天之上,雷霆之間,有人發出威嚴的聲音,相隔這麼遠,還有雷霆不時綻放,隱約傳來,有點像恆均的聲音。

  咚的一聲,夜空下,翻滾的烏雲間,有刺目的光芒綻放,有無盡超物質大爆發,像是星海起伏,短暫照亮黑夜,大雨傾盆。

  有人在雲上激戰嗎?

  轟!

  恍惚間可見,漆黑的烏雲上有大幕搖動,在模糊下去,那裡被人猛烈的攻擊,導致各種意外。

  然後,安城部分超凡者臉色都變了,那大概真的是恆均,他最後的聲音在激盪,似乎很冷冽。

  「這次,我切開大幕,要干預現世,依舊有人要阻止?!」

  人們確信,真是他,在幫人跨界,這是變向助那毛茸茸的大手的主人葬送安城?

  誰在阻止他?

  「大宇宙糾錯,你以為自己很強?以至寶強行幫人劃開大幕,最後都會算在你自己的頭上,超凡熄滅後你會死的很慘!」雷雨中,有人平靜地開口,但是卻沒有身影,看不到人。

  暴雨在對話中變小了,烏雲間,朦朧的大幕浮現,果然是恆均,在他的身畔還有一個金袍男子,全身都被覆蓋,不露頭臉。

  恆均略微沉默,又道:「我也曾欠這位道友一個人情,今天補上!」

  當聽到這種話,安城中,王煊很想大吼一嗓子:又是你恆均,到底欠了多少人情,上次幫鄭元天,現在又在幫誰?!

  事實上,不少超凡者也有這種感觸,恆均到底欠過幾位絕世強者的人情,那個金袍人一看就不簡單。

  「欠下的終要還,你這是在以未來的命抵債,現世記住了你!」雨夜中,有人冷淡地開口。

  「危言聳聽,我有羽化幡在手,可渡超凡寒冬!不管怎樣,今夜我都要助這位道友,誰能阻我?」恆均冷聲道。

  他第一個得到至寶,也算是有莫的大氣運,今夜那神秘人以一副教育的口吻面對他,讓他很不舒服。

  轟隆!

  天地中,雷光划過,照亮安城,那隻毛茸茸的大手還在,加速俯衝,大變小了不少,朝著安城中抓來!

  「是衝著我來的嗎?」王煊發狠,真要豁出去的話,哪還會有什麼講究,今天大不了以至寶拼命。

  即便奈何不了恆均,也要將他的羽化幡砸飛,留給別人去搶,魚死網破,玉石俱焚,沒什麼大不了。

  「呵呵……」烏雲上,大幕中,那個和恆均並肩而立的神秘金袍人冷笑。

  在這種情況下,絕世強者高立雲端大幕前,誰敢阻攔,一旦恆均真箇豁出去,用羽化幡發難,再強大的實力也抵不住。

  果然,在毛茸茸大手抓來時,恆均切開大幕,動用羽化幡,抵著下方烏雲,在威脅雨中的神秘強者!

  安城被雨水淹沒,黑暗中有種沉悶的力量在擴張,讓人顫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王煊深吸一口氣,手中斬神旗獵獵抖動,紅色物質引而不發,要對抗大手,至於爐蓋也準備好了。

  「誰來擋我?」恆均冷漠無情地說道。

  哧!

  天地間,黑暗的夜空被撕裂了,一道璀璨的劍光划過安城,照亮整片天地,噗,那隻毛茸茸的大手被人斬斷了,帶著血液,向下落去。

  這一刻,安城所有超凡者都心血沸騰,這是哪裡來的猛人?竟敢不在意恆均的態度,直接剁了從大幕中探出的毛茸茸的巨手?

  「我,剁了你們那隻爪子!」神秘人平靜地回應。

  閃電照耀,劍光消失,可以看到,有一道模糊的影子立身在夜空中,飄飄蕩蕩,很不真實,像是貼在雨幕上。

  「我本不願大開殺戒,不想殺你這樣的至強者,但是,你既然執意冒犯我,主動承接因果,那麼我別無選擇!」

  這次,恆均很強硬,準備殺絕世高手立威,沒有妥協的餘地,在他說話時手中的羽化幡戳了下來,要抹殺那道影子。

  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的凌厲無匹,要干預現世,在舊土安城上空殺絕世人物!

  人們頭皮發炸,多久沒有親眼目睹這樣的大場面了,動用至寶擊殺無上強者,讓許多人震顫不已。

  「這裡來!」王煊大吼,此時此際,他豁出去了,怎麼可能眼睜睜地看著,這樣一位至強者為擋恆均而死。

  而且,若隱若無間,他覺察到了,這個雨幕中的影子是昨夜曾經出手相助的那一對男女中的男子。

  王煊寧可暴露至寶,也要借給此人用,對抗甚至轟殺掉恆均!

  感謝:叄生緣縱獵者、偷窺喵、書友20191103204916596、深空彼岸加油,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