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人間誰說了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多少有些遺憾,原本他還想有朝一日,親自轟出去養生爐,對抗至寶,擊斃一位絕世高手,現在看來要藉助他人之手了。

  「來啊!」他大喊,有些焦急了,那道影子並沒有第一時間俯衝過來。

  天空中,那至寶的波動太猛烈了,比之毛茸茸的大手覆蓋人口接近千萬級的安城,還要震懾人心。

  羽化幡發光,探入現世中,在下降的過程中,虛空破碎,像是回到了開天闢地時代,黑夜化成白晝!

  滂沱大雨第一時間被蒸乾了,點滴未剩,閃電更是乾枯,烏雲中的雷霆像是不敢再綻放。

  這還是羽化幡探出一截,輕輕一震的結果,並非真箇猛烈的轟擊,不然的話,不要說暴雨被蒸乾,連地面的城市也要蒸發,會被徹底抹去。

  影子消失,從安城上空遠去,縱然強大如他也避開了羽化幡,並沒有去正面攖鋒。

  恆均面色平靜,站在烏雲上的仙界中,俯視著下方,手中的羽化幡在在變大,在暴漲,但這次沒有輕震,他在捕捉那道影子的蹤跡。

  然後,他再一次出手了,第一時間發現了那道影子,輕震羽化幡!

  轟的一聲,天地被劈開,虛空被撕裂,光芒極其可怕,像是要毀掉舊土……

  還好,這一切都在高空中發生。

  那道影子提前遠去,比閃電還快,再一次避開了羽化幡輕微的震動之力。

  恆均面色冷冽,帶著殺意,對方在現世中,而他自己在仙界,短時間無法有效鎖定對方。

  最後,他的嘴角噙著一抹冷意,羽化幡緩緩向著安城壓落,讓很多身在城中的人都恐懼了,這是要毀掉一座城市嗎?

  「今天阻攔我的人唯有死。」恆均平靜地開口,但是卻清晰地在夜空下迴蕩,傳到每一個人的耳畔。

  王煊意識到,恆均這是在拿一個城市逼迫那道影子現身,這就有些歹毒了,今天的恆均很強勢。

  「特殊的肉身嗎,道友儘管去取,一座城市而已,古代覆滅的城邦不計其數,沒什麼大不了。」恆均的身邊,那個金袍人聲音冷冽中盡顯無情。

  一道影子出現,飄逸,出塵,沒有真正的身體,但是卻給人空明超脫之感,在閃電中飄來,接近安城。

  這是強敵,是昨夜那道可怕的影子!

  他可以開啟王煊的內景地,現在他又來了。

  金袍人在相助他,而恆均切開大幕,也等於在幫他出手。能夠發動這樣的力量,找來幫手,影子著實顯得有些恐怖。

  出塵的「敵影」發出笑聲,很冷,十分自信,聲音震動得重新黑暗下來的天地都在劇烈晃動,大雨潰散,蒸發為白霧。

  「活過來還不滿足嗎?自身竟變為惡龍,活成了你自己應該最討厭的人,讓人扼腕嘆息!」剛才直面恆均的男子回來了,依舊是影子,漂浮在雨幕間。

  「昨夜,你們兩人傷了我,今天你們要麼死,要麼逃,不要多事兒,我的腳步誰也擋不住!」敵影開口。

  他依舊空明出塵,他的影子略微清晰了一些,甚至有了立體感,面部漸漸有了模糊的輪廓。

  「你要來擋我嗎?」敵影回首,淡淡地笑著,一步邁出,就快要接近安城了,這是沖王煊而去。

  刷!

  這一次,不止那個男子,女子也出現了,兩道影子橫在虛空中,擋住那個神秘的敵影。

  「呵呵,那你們兩個就要死了!」大幕中,金袍男子開口,依舊沒有露出面部。

  他和去地心的黑袍人一樣,不願暴露真身。

  接著,他又開口:「我的故友只是想要一具肉身而已,何必呢,你們兩大至強者竟為一個弱小的肉身鼎爐大動干戈,這般出頭。」

  恆均的羽化幡探入到現世中,就懸在安城上空,他冷漠無聲,俯視那兩人,覺得差不多能鎖定。

  被至寶擊中的話,誰能活?他有把握,一擊之下,足以轟殺兩大至強者!

  「這麼看,你要特殊的肉身不假,但其實更是想先除掉我們兩人,最大的目標是我們。」

  「但是,只有你們三人的話,能夠留下我們兩人嗎?」

  一對男女先後開口,相當的硬氣,即便面對強敵環繞,面對羽化幡,都沒有退縮,依舊立身在夜空下未走。

  安城中,所有超凡者炸鍋,這兩人是誰,有什麼來頭,真的很自負,二對三且對方有至寶的情況下都不怵!

  「兩位,對不住了,雖然我猜測出二位的驚天來歷,但是,我的陣營還是不得不幫他們圍獵,只為還昔日恩情。」

  就在這時,漆黑的雨幕中,有一道光出現,映照出一片模糊的景象,那是一片腐朽的福地,有一座巨宮。

  一個男子盤坐在恢宏的宮殿中,半張臉都腐爛了,另外半張臉更是露出部分白骨,他帶著幾許無奈,說著帶有殺氣的話。

  「你是舊土地心福地碎片巨宮中的道友?」一男一女中的男子開口,有些意外,不禁皺眉。

  此時此際,大幕中深處,有頂尖強者聽到這種話語,都不禁心頭劇震。

  「活在現世中,留下肉身的絕世強者,有人從古代長存到了這一世?真能熬啊,了不得!」有人沉聲道。

  很多超凡者都驚呆了,這個層面的恐怖人物,在舊土蟄伏,實在有些讓人心驚肉跳。

  「超凡規則崩塌的在現世中,他坐鎮地心,卻可以相隔數千公里,將自身音容投映在地表上,這種手段,這樣的道行,實在有些瘮人!」連准絕世高手都寒毛倒豎,覺得過於恐怖了。

  安城的超凡者聽到這種話,皆頭皮發麻,這可不是在仙界,而是在現世,法則盡滅,地心巨宮中的強者到底有什麼來頭?

  「多謝道兄!」地心,福地碎片中的黑袍人開口,請滯留現世中的那半腐爛的絕世人物立刻出擊。

  「穆道友你去吧。」盤坐地心巨宮中的男子開口,道:「我坐鎮這裡,走不開。」

  「好!」在巨宮黑暗的角落裡,有一個女子起身,她帶著面紗,但依舊可以看到,她的面部沒有生機,乾枯了,在現世中承受了莫大的壓力。

  黑袍男子倒吸了一口冷氣,除卻正主外,居然還有一個活著的頂尖強者,不弱於他,這就恐怖了。

  「道兄你……」黑袍男子還是想請正主也動身,這是一位來頭大的嚇人的頂級強者,有可能是超絕世!

  然而男子搖頭,回應道:「我動不了。」

  黑袍男子點頭,不敢強求,他很客氣,施了一禮,道:「願道兄熬得寒冬過,春來草木青。」

  他和穆姓女強者駕馭異寶,化成流光,極速離開地心,衝出地表,數千公里的路程根本不算什麼。

  在現實世界中,不說真正的實力,只論他們藉助絕世異寶衝起後的極限速速,幾乎比得上地仙了!

  不久後,他們從山地中沖了出來,快速來到安城外,要共同圍獵那一男一女。

  「如何?」那個出塵的「敵影」開口,昨夜他被兩人追殺,現在他的故友發動力量,可以圍殺這兩人了。

  到了現在,王煊也發覺了,他高看自己了,那個恐怖的影子的第一目標竟是那對男女,而不是他!

  影子的目的很明確,先組織人馬殺掉那對至強者,解決掉在現世中可以威脅到他的人,相當狠辣。

  當然,王煊和安城也在被威脅中,是這條影子還有恆均等強者的人質,為的是就是吊住那一男一女。

  王煊暗中瘋狂傳音,喊那兩人,要他們過來,不用至寶真的難以反殺和翻盤了,情況異常危急。

  他現在很焦急,手中的斬神旗獵獵作響,被他搖晃的很厲害。

  然而,那一男一女還是沒有回應,沒有接近他,逼得王煊都想大喊:我有養生爐!

  「羽化幡鎖定了他們!」烏雲上,恆均開口,露出淡淡的冷意,那兩人確實很強,很離譜,影子飄來盪去,早先只是大概能籠罩他們,但是他沒把握一擊之下,能打中兩人的正身。

  現在不同了,那兩人沒有離去,始終在安城上空,這怎麼能避開羽化幡的鎖定?

  「我要他的肉身,你們攔不住,現在還很有可能將自己搭進去。」出塵的影子開口。

  「準備的確實充足,現世三大高手,大幕出口兩大高手,外加一件至寶,確實是大手筆。」一男一女中的男子開口。

  嗡隆!

  恆均鎖定兩人後,下壓羽化幡,要下死手了。

  與此同時,敵影、黑袍人、穆姓女子,分別站在一方,堵住兩大至強者各種可能的去路。

  虛空都在輕顫,整座安城被巨大的陰影籠罩,羽化幡真正轟殺下來了,這座城市都難以保住。

  城中,所有超凡者都緊張到極致,氣氛壓抑到讓人要窒息。

  「我去取屬於我的特殊肉身,你們還要攔嗎?」出塵的敵影開口,淡漠中有自負,也有冷酷。

  「攔!」一對影子中的女子開口,只有簡單的一個字。

  「那麼,你們兩個只能去死了!」恆均開口,聲音冰寒,無論誰來都沒用,沒有至寶的話,拿什麼擋他?

  王煊差點出現暴躁症,任他呼喚,那兩人都未降臨,可他又沒法直接說出,因為這裡都是絕世人物,必然能截取到傳音的秘密。

  「道友,立刻殺了他們兩個,避免夜長夢多!」仙界中,那個金袍男子開口,催促恆均。

  「好!」恆均點頭,早先他也有所忌憚,怕出什麼么蛾子,但現在並無異常,該屠至強者了。

  「看來只有你們五個要動手,其實真正倚仗的還是至寶啊,如果沒有了它,你們還能聚在一起圍獵我們?」一男一女中的男子開口。

  「可惜,沒有那麼多的如果,死!」恆均下狠手,下壓羽化幡,能領恐怖到了極點。

  安城中很多超凡者,越是強大,感知越是敏銳,心頭越發難受,元神都要炸開了,更是有許多人癱軟在地上。

  「即便是有至寶在手,人間也不是你說了算,自有規矩,恆均,你還不夠看!」一男一女中的女子開口。

  她也是影子狀態,很虛幻,但是,現在她的手中出現了一物,真實而絢爛,極盡的恐怖,那是一幅圖卷。

  她在猛烈地抖動,震得大雨蒸乾,天上的烏雲爆散,仙界大幕劇烈晃動,恆均手中的羽化幡拿不住了,竟要脫離他的掌控,要自行飛走!

  「不!」恆均大叫,臉色徹底變了,心瞬時沉下去了,徹底驚慌。

  「舊約?!」有絕世高手發出驚呼,無比震撼。

  「噗!」

  大幕中,有未知的至強者發難,刺目的劍光貫通仙界,太突然了,一道血光迸濺,恆均的一條手臂斷了,墜落向前方。

  更遠處,有不少雙眼睛倏地睜開,早先恆均手持羽化幡沒人接近,但是現在「冥血教祖們」忍不住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