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白玫瑰紅玫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空彼岸正文卷第四百二十六章白玫瑰紅玫瑰男子的笑聲不對味,王煊心中犯嘀咕,這該不會是保護欲望強烈的體現吧,涉及到了暖心小棉襖的問題?

  當然,前提是,他先入為主了,嚴重懷疑這對男女和妖主有關,可能是她那對提前偷渡回人間的父母!

  「再說說看。」牆壁上那男子的影子開口,依舊有笑意,但是,已經讓王煊的心弦略微繃緊。

  他將斬神旗拎了出來,這嚇了圓臉少女一大跳,心說,你擱這耍大刀?面對超絕世想什麼呢!

  王煊以旗面擋住嘴巴,激活金色紋理,護住精神領域,不能任由嘴巴耿直地向外吐真言了。

  不然的話,這男子看起來有點凶,涉及到小棉襖的問題,那種心態不好應付,揍王煊一頓都有可能。

  但他也得說些什麼,道:「妍妍姐,人非常好,很溫柔,前不久還帶我去外太空呢,共游古飛船,一起探索域外文明。」

  「溫柔,共游,一起,你想和我說什麼?」牆壁上的男子的影子略微搖動,這樣問道。

  此時,鬼僧、小白虎眼觀鼻,鼻觀口,全都不動了,這麼水火不容的兩人,現在都能靜如落葉,如同坐化了。

  王煊頭疼,這還真是遇上了保護欲強烈的一位老父親?也不能說老,超絕世,可能正是壯年期,火氣很盛。

  「我就是想說,妍妍姐雖然風華絕代,罕有對手,但也有溫和與柔軟的一面,對誰都好,可能也是和她的成長環境有關吧,父母離開身邊後,她常悵然,對月而舞,思念親人,眷戀父母……」

  王煊搜腸刮肚,想替妖主立人設,儘量向多愁善感的一面靠攏,而且造成這一切的問題根由是父母遠去,他是想讓這位老父親心塞,發堵,最好跑一邊反省去,別沒事找他麻煩。

  「你說的是妖主嗎?我怎麼覺得,她一跳仙舞,就要死一戰場的人。她溫柔起來,各大絕世高手都要發慌。她多愁善感的話,恐怕也是因為實力還沒能做到天下第一吧?」

  牆壁上的男子一副淡定的口吻,一點都沒有受王煊那些話的誤導,而且還一副看透了他的樣子。

  果然,牆壁上的男子再次開口道:「小子,你心腸黑了!」

  然後,他的一條手臂從牆壁上浮現出來,依舊是影子狀態,來拍王煊的肩頭,就這一下差點沒把王煊給拍地底下去。

  「行了,你別嚇壞孩子。」牆壁上那個女子開口,攔住了他,將那條手臂拉回到牆壁上。

  王煊琢磨,這兩人到底是不是妖主的父母,看起來很符合,但就怕有大坑,故意誤導他。

  「你和方雨竹怎麼樣了?」

  這是什麼話,這兩位居然關心到了這個問題,剛才不是在說黑心小棉襖嗎?

  王煊一陣狐疑,這兩人真是妍妍的父母嗎,真是他猜測的那對超絕世道侶嗎?

  「雨竹姐挺好的,和妍妍姐一樣,熟悉以後,她們兩人都很好相處,一點都沒有絕世列仙的架子,溫柔得體,大方端莊。她們都喜歡親自下廚,我吃過她們親手做的菜,那可真是……人間美味,仙界珍餚!」

  王煊在瘋狂作死的路上不斷試探,他就是想知道,這兩人到底和兩位絕世仙子有什麼關係。

  鬼僧在這裡聽著他滿嘴胡說八道,全程變成了啞巴,打定主意不參與,什麼都不去說。

  小白虎求生欲也十足,難得的安靜如貓,耷拉著小圓臉,像是呼呼睡著了,圓滿實現自我隔離。

  「她們親自下廚燒菜,你的臉可真大啊!」牆壁上男子的影子果然語氣不善,心情不佳……

  「她們兩個誰做的菜好吃?」還是女子脾氣好,溫柔而平和地詢問。

  「都好吃,雨竹姐做的菜偏清淡一些,妍妍姐做的菜以稀有肉食為主,很華麗。」王煊鎮靜地說道,但在心裡卻已經是響起了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樂聲。

  牆壁上的男子又想摸他了!手都伸出來了,快觸及他肩頭的剎那,被女子拉了回去。

  「這兩人讓你選的話,你怎麼選?」牆壁上的的女子居然問出這種話,有些突兀,這還能選?

  王煊儘管在作死的路上瘋狂試探,但是也從未想過這些,因為和那兩位絕世仙子像是站在兩個世界,目前距離有些遠。

  「問你話呢。」男子說道。

  「我身邊的親人說,不要做選擇題。」王煊趕緊去堵嘴,這是又被對方誘導了,有殘餘法則在干預,對方強大的超乎想像。

  「就是說,全選嘍。」女子開口,牆壁的影子在側頭,看著王煊。

  「你還真敢……走了!」男子似乎神色不善,冷哼了一聲。

  刷的一聲,兩道影子從牆壁上消失,瞬間遠去。

  「多謝兩位前輩庇護!」王煊真心感激,在後面喊道,窗外雨夜漆黑,偶有電弧划過,兩人早已無蹤。

  小白虎和鬼僧頓時復活了,不再裝啞巴,在那裡說著沒營養的話。

  「今晚雷聲好大,是渡劫的好時候。」

  「嗯,也是採摘精神天藥的最佳時機,可惜,沒看到。」

  王煊鄙視他們兩個,早幹什麼去了,完全靠不住,剛才兩人居然全程裝死。

  「他們是妖主的父母嗎?」王煊問道。

  圓臉少女回應,道:「不知道,我當年只遠遠地看過他們,而這兩人又沒有真身降臨,都只是影子,說不好。」

  「那個人近期不會出現了,你別亂跑瞎折騰。」天邊,閃電的盡頭那裡,有影子映現,傳來聲音。

  一剎那而已,他們就穿透雨幕,跑到數百里外去了,這種速度實在駭人,這是最後的提醒。

  王煊臉色變了,那個人依舊沒死!

  這個給他造成心理壓力,這對男女手持舊約承載物,何其強大,都沒有徹底消滅那個出塵的影子?

  他到底有多強?這個神秘人疑似也曾經在凡人時期開過內景地,現在盯上了王煊,要剝奪他的一切。

  這個局面,讓他有股寒意,感覺比鄭元天帶給他的壓力大的太多了,主要是昨夜,對方無聲無息就開了他的內景地,像是死亡陰影隨時會附著在他的身上!

  「實力還是不足,神話末年,世界要瘋了,我必須得儘快變強!」王煊自語,有很大的壓力。

  圓臉少女、鬼僧都無言了,很想說:你要是再變強,我們都要瘋了,還給人活路不,堂堂接近天仙的人,在現實世界都被你超越過去了!

  黃銘正好進來,親自送了一壺好茶,對王煊和小白虎可謂是熱情的「一塌糊塗」,也聽到王煊的話語,當場就咧嘴了,想哭!

  為什麼?他一而再的被震,道行不進反退,這個「異類」卻一而再的提升。

  事實上,這是所有人的感觸。周青凰、顧明曦也從地下回來了,剛沖洗完身體,聽到王煊的話,很受打擊。

  「唉,神話都要消亡了,想那麼多做什麼,到時候大家都一起歸零。」有人心灰意冷地說道。

  當提及這些,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祁連道都有點沉默,也曾想著熬過超凡寒冬黑夜,但是現在看,沒什麼可能。

  如今所有人都漸漸地接受了現實,到時候就是超絕世,比如地心那個半腐爛的神秘男子,隱約間有仙界第一人之勢的方雨竹,估摸著也要淪為凡人。

  或許,至強者能熬一段時間,但是從超凡的萬古長夜來看,終究是難逆大勢。

  整座茶樓,很多人都有些消沉,提不起精神,不久前的絕世大戰還讓他們激動,深感震撼呢。

  現在,當想到大半年後,所有這些都再也不可見,沒有人能飛天遁地,神話永逝,人們心頭格外沉重。

  「所謂的不足一年,現在也就剩下七八個月了。」有人低沉地說道,簡單的一句話,像是揭開了所有超凡者血淋淋的傷口。

  誰都渴望有奇蹟發生,但是,現世卻越來越殘酷與真實,沒人能例外。

  仙界中的絕世強者爭奪至寶,自然是為了在未來惡劣的大環境中爭渡。

  「即便手持至寶,大概率也只能保住地仙層面的實力,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道行應該還會不斷下降。」有人說道。

  王煊的情緒沒那麼低落,在這裡又一次向圓臉少女和鬼僧問了史上有特殊內景地的人的情況。

  同時,關於境界,關於地仙、天仙、絕世等層次問題,他也逐一詢問。

  最近,他沒少向人請教仙界的事,但是,問的都是重要隱秘,是涉及層面較高的大問題,反而忽略了這些基本的東西。

  「人力只能修行到第五大境界。」圓臉少女簡單介紹,因為,這都是仙界的常識性問題。

  人世間、逍遙遊、養生主、羽化仙,這是前四大境界,理論上每個境界都有九段,或者說九層。

  各大境界的第十段那就是破限了,而第十一段則是神話最前沿領域!

  地仙,在逍遙遊這個大境界的第六層,那是真正可以在人間朝游北海暮蒼梧的生靈了。

  當然這種所謂的出遊,更多的是指神遊,元神遠去訪客。

  羽化仙,到了這個大境界,就是真正的成仙了,依照舊約,所有這個層面的人都應進入大幕中,也就是仙界。

  羽化仙第九段的生靈已經可以稱之為妖聖、天仙等,也就是准絕世的層面。

  當然,有時候,天仙子也被用來稱讚某些女仙貌美,風姿絕世,而不是在說她的境界。

  毫無疑問,必然有破限的羽化仙,也就是第十段的強者,這種准絕世一旦升華到絕世層面,將會非常恐怖。

  羽化仙再向上突破,就是真正絕世層面的高手了,這個境界被稱為幕天境!

  這個幕字,就是從大幕演化而來,身在大幕中,幕天而登頂,到了這第五大境界就很難再向上了。

  也有人心灰意冷,將大幕視為大墓,孤墳,難以掙脫,說絕世強者也不過是籠中死囚,會隨神話覆滅而消亡,一生太短暫了,如那流星划過,在大宇宙糾錯時,無法真正的保留住實力,不能長久的活在現世中。

  至於所謂的「超絕世」,其實,並未徹底超越幕天這個大境界,這是第五大境界最高領域中元神涅槃和新生的人,是經過再蛻變的至高強者。

  超絕世,是幕天這個大境界境的破限者!

  也就是幕天境第十段的高手,橫推這個至高領域無對手。

  在時空酒吧,那個來自逝地、穿白大褂的青年科研者曾說,方雨竹大概率不止進行過一次元神涅槃和新生。

  這就意味著,方雨竹有可能是破限後,再次進行了元神蛻變的強者,疑似幕天境十一段,應該是不止十段。

  「雨竹姐,約莫是幕天境第十一段的至高強者,她也沒有辦法徹底超脫第五大境界嗎?」王煊低語。

  圓臉少女搖頭,道:「怎麼去突破?生靈到了這個層面就到頭了,想超越第五大境界,艱難程度堪比螻蟻爬上九重天。與其突破到更高大境界,還不如元神再多一次蛻變,踏足理論上可能有、也可能根本不存在的第十二段靠譜呢。」

  「那幾件至寶呢,什麼情況,在哪個層面?」王煊忍不住問道。

  今夜就這一章了,晝伏夜出,周末我們家黑心小棉襖在家有點吵,沒休息好,晚上徹底沒精神了。趁這種狀態去睡,看能否超脫陰間時間。

  感謝:遮天永遠的神、夜盡夢初醒、子夜意難平啊、書友201703305450480,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