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內求自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從現階段看,至寶的層面高於所有修行者,不然的話,超絕世不至於忌憚羽化幡、人世劍等。

  圓臉少女的話證實了王煊猜測,還存在一個大境界,生靈自身已無法抵達,只能遙望深邃的宇宙而嘆。

  「至寶那個層面,是一個神話文明的結晶,比如,化仙界至高規則舊約,為柴為火,焚超凡文明無盡典籍蘊含的經義紋理,才有可能孕育出至寶。」

  但是,並不是所有神話文明最後都能留下心血結晶,更多的時候是以失敗而告終。

  按照推測,到現在為止,萬古長夜中,總共出現十幾個神話文明,每個都不是很悠長,僅留下四五件至寶而已。

  「第六個大境界,也就是最後一個境界,名為御道。」圓臉少女提醒,在外太空異域毗鄰的精神世界中,那個文明曾鑄出過御道旗,但又疑似分崩離析了,那個至寶不見了。

  王煊露出異色,每個大境界都和至寶名字相近,這就有意思了,他問道:「難道說,還有一個與幕天相對應的至寶?」

  「據悉,曾有個鏡子,名叫幕天鏡……」鬼僧告知,這讓王煊一怔,還真有這種東西?!

  圓臉少女即便嚴肅起來也有些喜感,小圓臉肉呼呼,眼睛倒是很大,道:「但是,有人說它離至寶還差一線,也有人說它破碎了,總而言之,幕天這個大境界現在沒有相對應的至寶了。」

  「有什麼線索,證據幕天鏡曾經存在過?」王煊想來了解它的下落。

  「早就殘了,找不齊了,大概率只有張道嶺手中有一小塊殘鏡。」小白虎說道。

  王煊一聽頓時有些出神,也有些明白了,為什麼老張總是拿著個生鏽的破鏡子,沒事就喜歡以它來偷窺,還常用它來砸人,那東西來頭竟這麼大!

  他想了想後問道:「我們這個超凡文明要結束了,是否會孕育出至寶,留下神話心血結晶?」

  鬼僧點頭道:「當然,任何文明都想在覆滅前,留下自己的痕跡,證明曾經存在過,但是很難,大部分文明都失敗了。」

  按照他所說,在大幕熄滅前,迴光返照時,就是煉製至寶的時候,而且他還提到了舊約,和它有關。

  「在神話消亡前,舊約化成大道之柴,文明之火,可留下專屬於我們這個文明的痕跡,孕育至寶。」

  說到這裡,圓臉少女都有些唏噓,他們這些強大的神仙,以後終究都要死,沒有人能活很久,也就是至寶可以證明,他們存在過。

  「有點信心,萬一找到出路,很快就會開闢出新神話呢?」王煊說道。

  「有什麼出路,連方仙子都是在神話末年才走到這個高度,連她都沒有辦法,看不到希望,你去找啊?」

  當說到這裡,圓臉少女意興闌珊,鬼僧也差不多,沒什麼精氣神了。兩人雖然知道王煊不凡,但終究是太遲了,現在他還沒到逍遙遊層面呢,一切都來不及了。

  圓臉少女道:「可惜了,你生錯了時代,一頭潛力強大的幼虎,雖有獸王資質,但沒有時間成長了。」

  「我懷疑你在罵我。」王煊看著她。

  「我怎麼罵你了?」圓臉少女瞪著他。

  「你是母老虎,憑什麼說我是幼虎?」王煊質疑。

  「嗷吼……」小白虎氣極,在她的少女身背後,出現一頭白虎虛影,在那裡故作凶態,張牙舞爪。

  王煊伸手,直接將她的小圓臉扒拉到一邊,然後又將那白虎法體給按的暗淡下去,不讓它叫喚,嫌吵。

  黃銘又來了,原本想加水,親自招呼,結果看到這一幕後趕緊跑了,還是別摻和了,怕被妖主的第一親信白虎大人滅口。

  「你敢對我動手動腳?」圓臉少女怒了,一副要發火,要收拾王煊的架勢。

  鬼僧好心提醒,道:「在現世中,你現在打不過他了。」

  王煊哼著小調下樓,心情愉悅,後面圓臉少女憤懣無比,奈何,真的打不過,只能幹瞪眼。

  穿行過雨幕,看到長街上坑坑窪窪被毀的地帶,王煊的心情又沉重了,以超凡手段,近乎縮地成寸,走出安城,回到青木的莊園,他一路上都無比嚴肅,該開始努力準備了。

  從今晚開始,他調整自身,無論肉身,還是精神,都要臻至無暇的完滿領域,最遲兩日內,就得去飄渺之地了。

  「爭取將你們全震下來!」

  這一夜,他靜坐未動,腦中浮現的都是絕世層面的戰鬥,以此來觸動自身,感悟更高層面的路。

  甚至,一大清早,他又出去了,在淅瀝瀝的小雨中,觀看安城外殘留的戰鬥痕跡。

  接下來的兩日,他腦中儘是方雨竹、妖主、張道嶺等人戰鬥時法相,神通等。

  「想多了,看的太遠也沒用,還是以雙腳去真實的丈量我自己的路吧!」

  深夜,王煊身心空明,準備上路了,對於他個人的安危來說,神話末年的大環境越來越惡劣,他需要強大的實力來改變這一切!

  王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重視過,以前準備差不多時,直接就去虛無之地了,這次他渴望成功,不允許失敗,主要是壓力太大了,所以很注重細節,一切都要臻至完美。

  「那是什麼?」他在身心最空明時,元神發光,猶如黑夜中的燈塔,照亮前路,同時他也看到了遠處的光。

  若隱若無,有一條血色的鏈子,從無盡黑暗深處蔓延過來,要接近他,這是要鎖住他的靈魂嗎?

  他蹙眉,看著血色的鏈子接近,發出微弱的光,自身強烈不安,那鏈子竟要鎖他,要將他帶走。

  此時,他冒出冷汗,這像是可怕的夢魘,他很清醒,但身體似乎不聽使喚,沒有辦法去改變什麼。

  不過,那血色鏈子在臨近他後,從末梢那裡開始斷裂,焚燒,消退,並未能徹底的臨近。

  「嗯?」王煊驚異,睜開了眼睛,剛才那些都是什麼?

  他再次靜心,在最空明的狀態下,他又感覺到了,遠方無盡黑暗中,像是有一雙猩紅的眼睛窺視,有一條滴血的鏈子,緩慢接近他,想要將他的靈魂鎖走。

  在另一個方向,有一團朦朧的光,有兩道影子誦經,起初是微弱的聲音,而後是宏大的天音,化成無形之力,截斷滴血的鏈子,使之不能靠近。

  無盡虛空之外,黑暗中,有兩團光,那個以滴血鏈子來鎖他的人神秘的影子嗎?誦經的人,是那一男一女?

  王煊被驚住了,他以為事情暫時過去了,想不到危險從未遠去,一直都在,那雙猩紅的眼睛太可怕了。

  「你怎麼了,心神不寧,這種狀態下你怎麼破關?」陳永傑很意外,幫他護法呢,但卻發現他冒冷汗了。

  「我感應到一些東西,冥冥中,像是有人,自無盡悠遠之地而來,要對我不利!」王煊描述那種狀態。

  「詛咒!」

  「上古咒言!」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想到了古籍中的記載,天賦超絕者,破限的生靈,在最空明狀態時,有時可以捕捉到對自己不利的因素。

  在那種空明中,王煊所見所聞,很真實,但並非看到了影子,而是察覺他的手段,那是極其厲害的古咒。

  「他曾做法,詛咒了我?」

  「那對影子道侶,也曾做法,施展了另一種古咒,幫你化解了。」

  兩人琢磨後,推測出了真相。

  「怪不得他們兩人告訴我最近不要亂跑,影子施加在我身上的詛咒還沒有徹底化解完呢!」

  王煊臉色陰沉,心情頓時不是那麼美妙了,真想幹掉那個神秘人,太霸道了,竟無處不在。

  他停了下來,無比嚴肅,思忖在這種狀態下去破關,是否會有什麼不利的影響。

  「如果沒有那一男一女,我可能會被加害……」王煊又驚又怒,一而再被人當成韭菜來收割,實在讓他憋了一股火氣。

  在那個人眼中,他就是一個獵物,一頭食草型小獸,沒有什麼危險,隨時準備舉起屠刀殺之。

  「冷靜,對他最好的反擊就是,我不斷變強,他奈何不了我,而他早晚會被我誅殺!」

  王煊提醒自己,不要焦躁,不要恐懼,前方的路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下去,最起碼在現世中,時間在他這邊!

  他鎮靜了,同時愈發覺得,破限異常重要,在空明的狀態下,居然能夠發現冥冥中那些強大的惡意!

  老陳道:「恐怕不止是破限那麼簡單,應該還有精神天眼的因素,它原本就和元神感知以及直覺有關,這種眼太特殊了!」

  王煊點頭。

  「精神,內在的自我,竟能探查無盡時空外的威脅,可敏銳的警醒,將那外在的危險因素提煉出來。」

  非十段破限的精神天眼,根本不能覺察到這些。以前,他沒有注意這些,現在他覺得,非常有必要時常探索,內求才我。

  又等了數日,王煊再次心神空明,發現那條滴血的鏈子虛淡了,模糊了,這是要全面消散了。

  而黑暗中,無盡悠遠之地,那雙猩紅的眼睛也開始慢慢閉合。

  「不對,怎麼有一團金光騰起,在黑暗中十分璀璨,露出金色的眼睛,很冷,很歹毒,這又是誰?有完沒完,它在緩慢接近,又要出新的事端了?」

  王煊臉色難看,暗中的威脅這麼多嗎?

  直到次日,他寒毛倒豎,感覺那團金光無限接近了,他傳音老陳立刻離開,而後他盯著看了又看,自己也果斷跑路。

  此時,他竟又有末世來臨般的感覺。

  轟!

  原地出現大幕,裂開一道縫隙,竟將他那棟房子吞進去了,有強者突然發難,想把他卷進仙界中。

  王煊站在遠方,雙目深邃,危險從未遠去,一直都在,他臉上帶著殺氣,渴望給予他們至強的反擊。

  當日,他再次內求自我時,發現,終於安靜了,黑暗中暫時沒有可怕的眼睛窺探了。

  這次,他不再有任何遲疑,趁這短暫的寧靜時刻,直接沖向飄渺之地,要去沖關。陳永傑和青木幫他護法。

  「第十一段,目前神話最前沿的領域,屬於理論中存在的禁忌之地,究竟幾人曾立足過,不得而知,或許從未有過,我……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