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禁忌領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不用準備,帶上「老六樣」,再加上「新一樣」,就上路了,駕輕就熟。

  老六樣自然是指「皮皮旗釺蓋土」,新一樣是指放在養生爐中大半個月的第一仙茶樹,這次在破關的路上,也要栽種上它。

  嗖嗖嗖……

  他像是在穿梭時空,速度太快了,風馳電掣不足以形容,出了命土後,他感覺自己正在大宇宙中穿行。

  飄渺之地,深邃,黑暗,如果紅色煙霞物質不出現,整片個世界都沒有光明,廣袤無垠,寂靜無聲。

  當初第一次來這裡時,王煊是忐忑的,不知前路如何,對未知的世界有著深深的忌憚,至於現在則是,鎮定如一口老井,波瀾不驚。

  「比上次更快了,二十天而已,我就眺望到生命之池了!」王煊驚詫,這可真是極限速度。

  天地漆黑,空曠無邊,他覺得自己像是橫渡了一個枯竭的大宇宙,時間比以前縮短了一大截。

  瞬間,他來到了近前,看到粗糙的池子,裡面銀色仙液濃郁,讓元神瞬間得到洗禮,升華。。

  當初,第一次來這時,他耗時一年半,後來逐步縮短,尤其是栽種天藥以後。

  「真的變成了一株藤。」他欣賞著自己的成果,在生命之池的旁邊,有一個土山,有他親手栽種的第一株天藥九劫天蓮。

  而今,它全面變異了,葉片依舊潔白,已經長到九片,藤蔓長達兩米,滿身是暗紅色的尖刺,如虬龍伏在山頂。

  「或許,該稱為九劫天藤了。」王煊很滿意,這裡生機勃勃,九片銀色葉子上,托著很多珍珠般的露珠,並散發精神層面的清香。

  王煊仔細打量,道:「有些意思,葉片上的露珠居然帶著神輝,有異香,和池中的銀色物質有些不一樣了。」

  他覺得這倒是不錯,燒茶的水都有了,雖然量較少,但誰在乎,能泡開茶果就行了。

  然後他就從兩皮中的銀色獸皮卷中,將第一仙茶樹給取了出來,還有大量的命土。

  他在這銀色池畔開始栽樹,堆土,挖坑,植入,灑土,澆水……可謂一氣呵成,早已是熟練工。

  對於天藥,沒什麼可講究的,直接當成一種普通的花草栽植就是了,事實上比那些花草更容易成活,生存力超強。

  而在此前,仙茶樹被置入養生爐中十幾天了,得到滋養,生機濃郁,毫無離開精神土壤後枯竭的症狀。

  現在,它滿樹青翠,各種顏色的小茶果雖然稀疏,數量較少,但卻足夠的燦爛,金色、銀色、紫色……五光十色,神聖祥和,長勢喜人。

  「逝者如斯夫,恆均,一路走好。你遠去了,沒能為你燒點紙錢,就只能照料你的遺樹了。放心,有我在,它死不了,早晚會變成真藥。」

  王煊憑弔,一副感慨的樣子,最後果斷摘了顆茶果,為慶祝恆均陣亡而開始泡茶喝。

  他將養生爐的蓋子當成燒茶的器皿,別說,凹窪的程度,還挺合適,並收集九劫天藤上帶著清香的露珠,又以斬神旗面中蘊藏的紅色物質為火,開始燒茶。

  裊裊茶香飄起,王煊在池中泡了個澡,然後淺飲第一仙茶,思緒中靈光一道又一道,心中空明。

  然而,他依舊沒有能破關,但他不急,如果一枚茶果就能讓人踏足神話最前沿領域,這株茶樹早被人打成碎塊,瓜分乾淨了。

  「有茶,但合適的水太少。」王煊看了一眼池子,他每次都來泡澡,還真是有點不適應,下不了嘴。

  「下次就好了,第一仙茶樹葉子多,到時候若是滿樹露珠,那就隨便泡了。」

  王煊動身上路了,不管有沒有效,還是先去找紅色物質,準備老樣子,先來段地獄級的磨練。

  可惜,還真就是乾折騰自己,沒有一點效果,有窟窿的金色獸皮和銀色獸皮卷,雙皮在身,也是燒的他死去活來。

  「我這是在做無用功啊。」他嘆氣,就知道第十一段不同了,沒那麼好進。

  「我練些奇功試試看,金蟬功,螻蟻王龍篇,化蝶法……」王煊在這裡練那些可以改變生命本質性的經文。

  這次,他吸收絲絲紅色物質,練那些蛻變之法,這種效果簡直不要……太地獄,他被折騰的險些精神錯亂。

  「這紅色物質代表了毀滅嗎,我擱這和代表新生的經文配合著練,實在是受罪!」

  最後,他受不了,跑回生命之池,休養精神,當場就裂皮了,脫下元神胎衣,精神堅韌了一些。

  但是,那所謂的關卡,第十一段的桎梏,依舊沒有鬆動,根本沒有開啟的跡象。

  「再練!」

  就這樣,他練各種經文,去嘗試劍經,斬道劍如虹如雷霆,又若大道的模糊痕跡,被演繹的出神入化。

  他確信,自己的戰鬥力有所精進,但是,境界上沒有突破,還在這裡卡著,依舊還是十段。

  隨後,他將在古飛船中看到的經文,看到的破限路,都參悟出來,著手去練。

  比如,他在這片飄渺之地耗時半年,練劍入魔,練劍入神,最後化劍了。

  他自身整體化成一柄無堅不摧的神劍,並釋放出心靈之光,一劍斬出,這片猶若蒼茫宇宙的寂靜之地都在轟鳴,仿佛有億萬劍光飛過,在那裡呼嘯!

  「這是什麼問題?」王煊覺得,自己練成了很多經文,越發有底氣,但是這個所謂的境界關卡就是破不開。

  他在紅色物質與生命之池間往返,從練羽化拳,到石板經文真形,再到張道嶺的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

  最後,他甚至連魔修一脈的元神棺槨大法都開始修煉了,還有妖族的天妖輪迴術也有涉獵。

  王煊取百家之長,練出自己的異術手段等,讓他自身都有時候忍不住嘆道:「我真是太強了!」

  奈何,第十一段還是進入不了,闖不過去那道門檻。

  「這是逼我去隕石坑啊,不去嘗試接近真實的源頭,不另想辦法,我短期內可能踏足不了十一段。」

  王煊皺眉,並沒有灰心,他修行才多長時間?如果連十一段都那麼容易踏足,一蹴而就,那才會顯得不正常。

  只是,那終極目的地太危險了,每次去接觸永不凋零的魔花,他都險死還生,有莫大危機。

  王煊帶著老五樣「皮皮旗釺蓋」上路了,儘管前路難行,但他沒得選擇,必須得去。

  從生命之池到隕石坑,他只用了六天,這個時間比以前縮短的太多了。

  雖然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但每次看到巨大的隕石橫亘,像是截斷了兩個世界,都會讓他趕到震撼。

  它像是一個巨大的火山,倒懸在天空中,火山口衝下,那裡就是道路,宛若要貫穿天宇。

  「第九段,我還沒有起名字,當初來這裡,陷入虛幻中,大夢一場,方知一切都是虛的。」

  王煊為第九段起名——空幻。

  「第十段,意味著超越極限,這個小境界的名字無需改變,就是它了——破限!」

  王煊為自己的人世間各個小境界都準備了名字,前十段齊全了,分別為:迷霧、燃燈、命土、採藥、定路、化劫、外感、拓荒、空幻、破限。

  他進入自己挖的礦洞中,找到了仙人掌天藥,得到紫色物質滋養後,它在這裡長勢良好。

  「汲取接近真實的物質生長,沒得說,養肥了,讓我嘗嘗鮮。」

  王煊發現,晶瑩透明的仙人掌,出現淡淡的紫色,和以前不太一樣了,生機更濃郁了幾分。

  他用鐵釺子,戳下來一小塊葉肉,去除尖刺,入口即化,甘甜芬芳,有濃郁到無限接近真實的物質涌動。

  然而,當這種藥性衝擊到第十一段的關卡後,它們依舊被震散了,從王煊的體內激射而出。

  王煊確信,如果不是衝擊這特殊的第十一段,換作在其他小境界,他可以直接提升很多個段位!

  「不愧是神話最前沿的領域,被認為是禁區,難以走到地頭,現在看還真是艱難,一小片天藥葉子相輔都不行!」

  王煊確信,即便是在更高的大境界服食天藥,都必然有效,依舊可提升實力,但是面對特殊的關卡,什麼藥性與各種手段等都被攔住了!

  「不管怎樣說,今天豁出去了,我必須找到一條路,想辦法晉階,外面太危險了,黑暗中有猩紅的眸子在窺視我,要剝奪我的肉身,我得變強,去震他們!」

  最終,王煊還是去闖那條隕石路,在途中,他就開始練那篇精神病重度患者留下的心法,近乎在催眠自身。

  「世間只有我一個人,天地萬物,一草一木,都是我心中的景。宇宙星海,諸天星斗,都是我體內的細胞,雜質,生命的痕跡。古往今來,一切非虛非真,我只是打了個盹。萬古長夜,只是我閉了下眼睛所致……」

  王煊身穿獸皮衣,御旗,持蓋而上,衝進那條神秘的隕石坑道路,如一抹流光,劃破超凡的夜空。

  灼熱,胸悶,他覺得自己快要死去了,接觸到的紅色物質幾乎算是真實的了,有晶瑩的小顆粒在落下,紅艷艷,透亮,閃著光澤。

  「醒來,還不快醒來,你這萬古一夢,還要睡多久?」有聲音大喝,在呼喚他,讓他醒來。

  王煊在昏沉中,倏地睜開眼睛,然後他就看到了他身邊的方雨竹,手指發光,正在觸及他的額頭,也看到妖主妍妍,在擦他的臉!

  本月最後一天了,大家還有月票的話別忘投出來,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