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自身被證沒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年輕真好!」陳永傑一副由衷感嘆的樣子,接著又道:「你吃得消嗎?」

  王煊原本就想收拾他了,現在,更是有點忍不住,這個如同短髮青年般的「老頭」在想什麼呢?

  陳永傑善意地提醒他,不要玩火,道:「年輕就是好,但是,差不多就行了。」

  王煊手掌發光,向下壓去,雖然十分想捶他,但又有點下不去手。

  「異寶,絕世級的神衣?我說怎麼有種熟悉感,這不是方仙子和妖主的衣物嗎,你幹什麼了?!」陳永傑瞪大眼睛。

  「我剛出關,還未遠行,你想什麼呢?還是讓我先看看你吧,是真的還虛假的。」王煊覺得,自身被折騰慘了,回來後都在疑神疑鬼。

  很快,他確信了,自己來到現世中,不在飄渺之地了,但是,他手握著兩塊燒爛的衣裙邊角,又出神了。

  這次……真的帶出來東西了,實物擺在眼前,讓他心頭各種念頭都有,越想越是複雜,頭大如斗。

  片刻後,他抬起頭,發現陳永傑正盯著他呢,其眼神異樣,還瞟了幾眼他手中裙角。。

  「我現在有點懵,想靜一靜。」王煊開口,得認真思考下這件事,隕石通道中真有其他人?

  「我也想靜靜。」陳永傑跑另一邊坐著去了,這間靜室足夠大。

  「有監控嗎?看一看我閉關時的狀態。」王煊問道,不指望老陳去回憶了,他居然睡著了!

  陳永傑訕訕的,他還從來沒有這麼不專業過,為人護法時自身竟成了瞌睡蟲,他簡潔回應:「有!」

  兩人快速調取監控,似乎受到超物質侵蝕,精密器件居然壞掉了,兩人喊來青木後,讓他嘗試恢復,最終發現,早先錄製下來的一些畫面還在。

  「嘶!」陳永傑露出驚容,這裡面還真有事?

  在監控畫面中,沒多長時間而已,王煊的肉身就冒光了,一圈圈漣漪擴張,將他自身籠罩,很朦朧。

  隨後,陳永傑眼皮快速耷拉下去,倒頭就睡,像是被催眠了般。

  最為詭異的是,光暈中的王煊模糊了,接著,似乎就要消失了,身體幾乎都看不到了。

  並且在此過程中,靜室中的陳永傑也不真實了,最後越來越虛渺,一副要不見了的樣子。

  直到最後,監控設備應該是壞了,在那黑屏前的最後關頭,他們兩個幾乎……徹底失去身影。

  這是見鬼了嗎?陳永傑簡直不敢相信,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確實很邪性,最後的剎那,他在畫面中不見了。

  「我說,小王,王大人,王教祖,你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我為你護個法而已,差點被整沒了?」老陳有種驚悚感。

  在那畫面中,他由真實而虛無,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點點模糊下去,像是被無盡的虛空給吞掉了。

  僅是看著監控,他都能感覺到一種莫大的危機,寒毛倒豎,這是什麼樣的恐怖局面?

  「人在靜室坐,沒了!」青木也插了一嘴,他也覺得離譜,起初他還想笑,可是稍微細想下,他覺得瘮人。

  王煊的臉色不是多好看,眉頭深鎖,閉個關而已,把自己和身邊的人都給整沒了,他不寒而慄。

  他反思,這次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為什麼會這樣?

  「隕石通道比我想的更恐怖,難道說,魔花被我嚴重低估了?」他看了一眼老陳和青木,活生生,看起來和虛假毫無關係

  但是,他還是取出了爐蓋,自語道:「這次閉關簡直是……快把我折騰成精神病了,我所謂的回歸現世,不會還是在幻境中吧?」

  然後,他放肉身之血,又放元神之血,為的是和蓋子全面交融,不分彼此,他現在被逼的有點懷疑現實世界了。

  師徒二人沒有笑他,反而神色無比凝重起來,到底是什麼經歷,將一個自信滿滿的年輕人逼到這種程度?

  「是真的,非是虛幻,我回來了。可是,這個世界怎麼了,為什麼我心中發怵,有些沒底。」王煊自語,站起身來,走到室外,望向深邃的夜空,又盯著遠處的重重山影。

  他總有種感覺,事情似乎還未結束,他雖然回到現實中,而且陳永傑也沒出事兒,跟著再現。

  但是,心底最深處,像是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在迴蕩,一切才剛剛開始,並沒有落幕呢!

  「我看這個世界好像有點不一樣了。」在夜風中,花圃中有清香傳來,讓王煊精神略微放鬆,轉身眺望遠處的城市燈火。

  他心頭沉重,以前沖關最差就是失敗到邊了,這次居然還有各種虛與實的問題,一個不慎,就會將自己和身邊的人都給弄沒掉。

  他低頭看著花圃邊上的水池,裡面有月亮,更有他的倒影,起來很真實,突然嘩啦一聲,噴泉涌動,水花四濺,落在池中,將他的倒影和月亮都衝擊的不見了。

  這一刻,王煊倒吸冷氣,瞳孔收縮,被這一幕觸發,他心頭劇跳不已,瞬息間產生一些聯想,讓他不安。

  「猶如這泉池和倒影嗎?我前往飄渺之地,在接近真實,該不會真的存在兩個世界吧?分別在隕石通道的兩端。」

  他沿著這條思路,有了各種想法。

  「那通道像是一個臨界地,我如同一個觀察者,在那裡發現,在那裡靜視,現世和通道另一端相互對應,猶若真實與倒影。突然間,有個外力擾亂寧靜,打破平衡,所以倒影在那時不見了。」

  當王煊自語完這些,別說他自己,就連陳永傑都在發懵中有些不安,似乎多少明白了一些事,但又不徹底。

  「按照這種理論,現世,還真就是虛假的?是那水中月,池中的倒影?!」王煊不接受這種猜測。

  他覺得離譜,將自己證偽了,成為虛假的了,這不是造孽嗎?這個結論太不真實了。

  「我是影子的話,怎麼會思考?」他輕語,稍感安心。

  「強大的生物,其神話輻射,其投影,似乎也能思考。」陳永傑不知道他具體思考的事件,但這樣給他來了一句。

  王煊頓時身體發僵,嘆道:「你這是在給我補刀!」

  他神色難看,看著夜空,又望向萬家燈火通明的夜景,怎麼到頭來開始懷疑自我,質疑人生,覺得整片世界不真實了?

  「我為自己畫了一個圈,然後在圈內證明一些事,這本身就人為造就了局限性,我應該跳脫出去,擴大視野來觀察。」

  王煊認為,魔花這個因素有大問題,另外,方雨竹、張道嶺、妍妍等人並不在他身邊,卻有元神之光真實呈現,和剛才「圈內」的猜測,略微有些出入。

  「是因為上次的幻境,被魔花凝固了,記錄了嗎?而在這次的虛實倒影事件中,那幾人的虛假身影,被某種神秘力量利用了?可是,這次的莫名之力得多麼強,才能引來部分元神之光。」王煊頭大如斗。

  如果那種力量來自魔花,那麼魔花的能量遠超他的想像,不過這也可以理解,它介於真實之地與虛無之間,這麼多年被那麼恐怖的紅色物質衝擊,都不受影響,還越發的明艷,神聖,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須知,連絕世高手的元神之光都受不了通道中那些紅色物質的的猛烈衝擊。

  「我覺得,還有其他因素,以前又不是沒去過,可並沒有遇上這種事,這次多了什麼變數?」

  王煊想到各種可能,神色陰晴不定,如果真有所謂的真實源頭,那麼現世是虛假的,存在為倒影的可能?而在那真實源頭中,有一個真實的他嗎?

  然而,真實的源頭在噴涌恐怖的紅色能量,能夠燒死諸仙,那種地方就一定為真,有真實的生物?

  「不見得吧,說不定光禿禿,反而更死寂!」王煊覺得,自己真要精神分裂了,他的念頭太多,有各種想法。

  他進行各種假設,去猜測真實的源頭,在他的胡思亂想中,就有一種悲觀的可能,真實源頭是不是毀掉了,不然噴毀滅物質做什麼?

  「比如,無數歲月前,那裡有生靈,有真實生物,但是全崩滅了,逃亡了,輻射出影子,照耀到這邊來了。」

  「不行,我得收心,想的過多也不好,那就無邊無際了,各種可能都來了。」

  但是,他管不住自己,忍不住多想,一下子又有很多念頭出現。

  「什麼是虛,什麼是真,我老娘雖然是一介凡人,但是上次說的也有些道理,真實就在身邊,就是這現實世界,最值得珍惜。」

  ……

  宇宙深處,古飛船中,妖主妍妍看著身上的破爛紅裙,被燒的不成樣子了,但最後總算是止住了繼續焚燒的趨勢,而且開始緩慢復原中。

  不過到了最後,她的裙子還是少了一角,怎麼看怎麼彆扭。

  「雖然剛才燒的破損不堪,像是腐朽了,但是,我看也像是被人順勢抓了一把,扯爛了。」張道嶺開口。

  妖主妍妍頓時神色不善,道:「小張,你是不是找打,你覺得自己很強,能降妖除魔是吧,來,和我對決一場!」

  「蔓延出去、消失的那部分心靈之光回來了,可是,為什麼,毫無記憶,不知道它究竟去了哪裡?」冥血教祖開口。

  方雨竹黛眉微蹙,道:「這件事還沒完,我總覺得,會存在某種因素,我們的心靈之光還會沒入遠方,化實為虛,最為可怕的是,我們自身整體會不會因此而全面受到波及?」

  「咦,姐姐,你的雪白長裙怎麼也少了一角?」妖主妍妍注意到女方士的情況。

  「不必在意細節。」方雨竹岔開她的視角思路,不想讓她發揮,道:「至寶未聚,幕天鏡早已碎掉,為什麼還有重現大災難的跡象?」

  冥血教祖感嘆:「曾經的那個時代,極盡輝煌,有人了不得到讓我聽聞後都想膜拜,在超凡熄滅前,探索出了什麼,疑似接近了真實,想將熄滅的神話世界,化虛為實,整體再現到真實的那一邊,可惜,太恐怖了,幕天鏡都因此炸開了!」

  「我個人有種懷疑與猜測,但是得先找出某些元素……」老張開口,用手摩挲他那面破鏡子。

  「你這破鏡子裡面藏著一小塊幕天鏡碎片吧?」妖主妍妍瞥了他一眼,接著她又低頭,看著那角疑似被人用手扯爛的裙邊,眼底……冒火,雖嬌艷,但卻在咬牙,道:「別讓我知道是誰!」

  ……

  現世,王煊自語道:「我的想法太多了,可是,我對神話歷史了解的不夠細緻,對於逝去的文明更是所知有限,要是老張、妖主、方仙子在身邊就好了,可以問他們。」

  他看向陳永傑,道:「還能聯繫上他們嗎?」

  「偶爾可以聯繫上,但時間跨度是個問題,有時候半天,有時候好幾天,主要是他們飛行的越來越遙遠了,即便他們乘坐的是超級母船,但是想時時聯繫上也不可能。」陳永傑搖頭。

  不過,他咔咔兩聲,將那兩塊衣裙邊角還是拍攝了下來,道:「讓青木發給他們,說明這邊的情況。」

  王煊想了想,道:「等一等,裙角還是別發了,簡單提及下就行了。我眼皮直跳,發過去的話……」

  「我已經發出去了。」不遠處,小型飛船中,青木很麻利的完成了操作,道:「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能夠接收到。」

  「老青!」王煊眼皮真開始狂跳,很想問問他,你動作這麼快幹什麼?

  求下保底月票,感謝各位書友。

  感謝:dydydyd,叄生緣縱獵者,GD鬼刀,三位盟主發太多盟主位了,今天又發白銀盟,縱獵者都累積成為黃金盟了,謝謝三位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