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巨龍和螻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夜,王煊靜坐,現在他所見所聞,常人感知不到,其他超凡者也接觸不了,他在注視虛空。

  在那無邊黑暗的盡頭,那對猩紅的眸子一直都在,從未離開,而那聲音也偶爾會響起。

  「你們擋我的路,就是在擋新神話的誕生,我所做的這一切,不止是為我自身,更在開天闢地。」

  猩紅的眸子在迷霧中,在漆黑的虛無間,盡顯神秘,冷酷,其聲音中滿是淡漠,無情。

  遠方,那團聖光中,兩道影子不理會,只是在誦經,不時削斷其那滴血的鏈子,阻止它接近王煊。

  這些景象,只有在最為空明狀態中的王煊能夠感應到,其他人,包括近在同一片院落中的陳永傑都看不到,聽不到。

  縱然是對於超凡者來說,這都像是兩個世界,破限的生靈再加上精神天眼,才可以造成這樣的區別。

  「他沒有機會了,只有我能夠挽救舊神話世界,為它續命,我可以重塑乾坤,開闢新的超凡疆土,你們擋我,就是這個時代的罪人!」

  猩紅的眸子,在迷霧中始終在變換方位,他的物理位置實在太遙遠了,但是卻可以神秘的心靈之光,以可怕的咒言,干預現世。。

  這是超絕世的可怕領域,即便超凡大退潮了,神話在劇烈腐朽中,他還有這種手段,這也是他的自信所在。

  「你既有開天之志,那麼堅定不移的走下去就是了,為什麼要奪他人之身,變成你曾經最厭惡的惡龍。」

  「你究竟是在開闢,還是在掠奪,成就了自身,恐怕也改變不了神話末世到來的局面。」

  黑暗深處,那團光中的兩道影子先後開口。

  「如果連我都做不到,就沒有人能進入那個領域,帶領新神話出現,我是唯一的希望!」神秘影子開口。

  由「勇士」到「惡龍」,他經歷過很多事,盯上了王煊,道:「這麼弱,在這個時代他能做什麼,你們保著他毫無價值。剛破土而出的嫩芽,指望他嗎?無意義,現在的他屬於沒用的人!在超凡末世中,他連逍遙遊都未到,已經沒有挽救超凡世界的資格和底蘊!」

  出塵的影子,蟄伏迷霧中的惡龍,一而再地開口,只為讓那兩人讓路,不要擋住他的腳步。

  至於那團金光,來自仙界的金色身影,始終無聲,只有一雙金色瞳孔在最黑暗的盡頭遙望,凝視,施展心靈之力,要鎖住王煊,這是沉默而又極其恐怖的強者!

  「說了這麼多,你還要奪一個弱小者的肉身,這就是你的路嗎?再有,你要做的事,曾經有人做過了,連至寶幕天鏡都碎掉了,行不通。」

  「如果,你真的可以為新神話續命,再塑乾坤,就是犧牲了他又如何。甚至,如果有需要,我們兩人都可以獻出生命。」

  黑暗中,神聖光暈中的兩道影子開口。

  王煊心頭沉重,他無過失,未犯錯,並沒有招惹誰,但是,只因為他的身體「合適」,就被盯上了。

  「不夠強也是錯嗎?」他靜坐,盯著虛空,身心皆有涼意,在超凡更迭期,有些人隨時會被大浪拍碎,卻不知究竟。

  在大時代浪潮下,像他這樣的「弱小者」,自己無覺間就可能會粉身碎骨,竟連自身的命運都把握不了。

  甚至,如果不是他能晉升到這種特殊的狀態中,連真相都不知,連別人要做什麼,怎麼安排他,都無覺。

  「就更不要說話語權了,我在至高強者的眼中只是螻蟻,低頭俯視我,隨時可以收割我。」

  王煊輕語,實情雖然如此,但他並沒有氣餒之色,更談不上什麼失落,他才修行幾年?

  「要謝謝那一男一女兩道影子,但是,我得加快了,不可能指望別人一輩子,還得靠自身。再有,那頭惡龍會不會聯合其他人?」

  他不想那對男女因他而出事兒,今天,他覺察到了莫大的危機感,那頭惡龍如果拿「大勢」壓人,擺大道理,真正撕破臉皮公開站出來,情況可能會立刻變得無比複雜!

  「在仙界,你們很強,的確如同巨龍俯視蟻蟲。但是,這裡是人間,縱為惡龍也腐爛了,墜落在地上,再過段時間或許還不如我這隻螞蟻。大象能被群蟻啃食,落地的巨龍就不能被螞蟻吃掉嗎?」

  在這種關頭,王煊絕對不能讓自己沮喪,相反,給自己樹立信心,超絕世又如何,照樣要對抗下去。

  如果誰真想以「大勢」壓他,他也絕對不會低頭,指望別人吞了他去拓新神話?想什麼呢,他沒那麼死板!

  「這個生物又是什麼來歷?」他盯著黑暗中的金色眸子,這個人實力不在惡龍之下,一直沒出聲。但是其手段很不解簡單,那蔓延來的漣漪,神聖中帶著深淵般的氣息,金光內像是蟄伏著幽暗。

  「多謝兩位前輩庇護,我想試試看,請放開道路,不要阻攔咒言,讓他們的心靈之力蔓延,給他們機會,也給我煉道的機會。」

  王煊開口,在最空明的狀態下,向著無邊黑暗中,發出自己的「精神觸鬚」,也是以某種古咒言的形式展現,溝通無盡虛空外的兩道影子。

  不然的話,正常的傳音根本抵達不了,而他最不缺少的就是古代的那些秘法。

  神聖光團中的兩道影子顯然吃了一驚,這是針對他們的「咒言」,源自……那小子!

  這真的驚住了他們?這個層面而已,就能接觸到這個領域,感知到無盡虛空中的他們?有點離譜!

  王煊對他們表示著敬意,但是,也很堅決,讓他們放惡龍和神秘的金眸生靈的心靈之力過來。

  沒什麼可多說的,他想嘗試禍禍那兩人!

  「擋住他們強大的意志就行,至於詛咒,神秘的心靈之力,我想掂量下!」王煊說道。

  短暫沉默後,那一男一女放行了,但卻在嚴陣以待,仔細地盯著他那裡。

  「呵……你們想通了?」外太空中,有出塵的影子飄起,身體發光,燦爛了起來,五官都略微立體了一些,脫離影子狀態。

  他似乎很英俊,在接引真身之力,想要入主那個低層次的獵物,這對他很重要。

  滴血的鏈子來了,蔓延向到了王煊近前,那果然是以心靈之力編織的紋理,構建成赤紅的詛咒鎖鏈。

  這是可以穿透時空,從無盡疆域外作用而來的力量。

  哧!

  它像是一條毒蛇,瞬間就撲了上去,纏繞上王煊,而後越纏越多,盤繞著他,很快將他的身體都染紅了,如同一座蛇山。

  那擁有金色瞳孔的生靈,觀察片刻後,果斷出手,不然來不及了,爭搶這個合適的年輕肉身。

  兩條鏈子,一條滴血,赤紅如毒蛇,一條金光流動,但內部包裹著幽暗,都很強,彼此糾纏,如蛇蛟廝殺,爭奪了起來。

  這是古咒的對抗,也是心靈之力的碰撞,全都要徹底煉化掉王煊,針對他心靈最深處,要得到他的一切。

  這一刻,很像是兩頭強大的惡龍血拼,死磕,只為獨吞食物!

  轟!

  外太空中,出塵的影子越發真實,幾乎顯化了出來,他接引真身之力,心靈之光綻放,盛烈而恐怖。

  一剎那,外太空某地都璀璨驚人,像是有一輪太陽在懸掛。

  他的意志要沿著心靈之光蔓延,想要降臨,他感受到了阻力,有人在和他爭奪,他要驅逐那人,並真正奪到自己想要的。

  無盡虛空中,朦朧光團中的兩道影子第一時間阻止了,甚至逆沖而上,要尋找其真正所在位置。

  與此同時,黑暗中,那個擁有金色瞳孔的生靈,其意志也想降臨,沿著咒言,去衝擊獵物與對手。

  可惜,他也被擋住了!

  古咒,以心靈之力編織,帶有少許意識,是極其特殊的能量術法,現在密密麻麻,將王煊給包裹了。

  可以說,現在外太空的神秘影子還有擁有金色瞳孔的生靈,都下了本錢,要以古咒鎖住王煊,直接拿下他。

  兩人的第一要務自然是煉化,但是,很不巧,他們這樣強大的兩個頂尖掠食者相遇了,糾纏,廝殺,爭奪王煊。

  「就這樣吧。」王煊開口,任他們纏身,他帶著兩人的心靈之光上路了。

  外太空中,那道影子遠去,很謹慎,連續變換方位。但是,他卻始終在接引真身之力,有強大的意志左衝右突,想要沿著古咒而去,混入心靈之光,徹底入主那個註定要被收割的弱小獵物。

  他絕對不能容許別人染指。

  擁有金色瞳孔的另外一個生物,和他的想法相近,強大意志也在涌動。

  然而,心靈之光有衝突,正在廝殺的兩頭巨龍,現在都愕然,那個螻蟻呢?沒了,突兀的消失,像是從舊土蒸發。

  並且,在這個時候,他們的心靈之光暗淡下去一塊,那釋放的力量,古咒不見了,心靈之力進入虛無中,感應不到。

  這等於是心靈有缺,他們兩人都大吃一驚,然後眼神當即就冷酷了下來,兩頭巨龍不可能激鬥了。

  他們全力以赴,在感知,在探索,想要找到王煊。

  「咦?」神聖光雨中的男女,也都很驚異,第一次發現王煊竟出現這樣的異常。

  ……

  宇宙深處,古飛船中,四大高手都被驚動了,竟破案了,誰做的?!現在別說妖主妍妍,就是老張都噌的一聲沖了過去,要看個究竟,是不是如他猜測那般?

  兩張照片,燒的破爛的長裙碎片,一紅一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被人拍照了,傳送了過來。

  「從哪裡接到的加密信息,誰做的?!」妍妍咬牙問道,絕美的面孔上,少了幾許妖媚,多了幾縷殺氣。

  「有圖有真相,有文字簡要提及,舊土,超級幼崽!」機械鳥大聲地叫著,很興奮,不介意添油加醋地告黑狀。

  「呵……」妖主妍妍頓時冷笑了起來,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驚的,居然是王煊?!

  然後,她的面色就變了,因為,那種感覺又來了,這是又要拉她遠去,進入未知之地!

  感謝:那幾個夏天、北漂活著、吾心明月、老凡凡,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