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斬心靈之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的元神上,血色與金黃色糾纏著,和他一起上路了,像是兩條惡龍在廝殺,並要吞噬他,三方糾纏在一起。

  他平靜而冷漠,並沒有恐懼,帶著五件套旗釺蓋等,來到飄渺之地。

  在他身上,古咒繚繞,心靈之光閃爍,相當可怕,如果說他沒有受到一點傷害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在現世中再耽擱下去,他可能真的會出事兒,但現在斬斷了心靈之光和他們主人的聯繫,他不會立刻崩盤了。

  此時,王煊的元神像是異寶般堅硬,這是斬道劍的運用,璀璨奪目,元神化成劍輪,同樣在釋放心靈劍光。

  正是因為如此,他體外鏗鏘作響,兩條古咒之鏈纏繞在他身上,彼此對抗著,才沒有將他煉化掉。

  到了這裡後,就是他的地盤了,沒什麼可說的,他不可能去泡生命之池,那樣太清淡,得熱烈一些,招待兩個「貴客」。

  終於,他到了目的地,無盡黑暗中,漸漸明亮,紅色雲霞滾滾,瞬間照亮這片廣袤無垠的深邃之地……

  這裡像是一片沒有星辰的枯竭宇宙,突然被紅光淹沒了。

  王煊平靜面對,在最邊緣地帶,用絲絲縷縷紅色物質洗禮自身,招待體表的兩種古咒,不管怎樣說,先剝離下來再說。

  「古咒,由心靈之力編織,但真正蘊含的意志很少,我是該慶幸,還是該遺憾?」他平靜地說道。

  但是,元神本源印記中,他真正的心聲,卻不這麼看,依舊無比重視。他具備精神天眼,看的真切,這兩頭巨龍蟄伏著部分不弱的意識,藏在古咒鏈中,還未爆發呢。

  既然涉及到心靈之光,怎麼可能沒有對方如劍如刀的凌厲意志?

  王煊不動聲色,平靜應對,敢引狼入室,敢玩火,就有了某種覺悟。

  噼啪作響,古咒鏈也承受不住紅色物質侵蝕,他們像是一層外甲,先要幫王煊抵禦那種毀滅性的物質。

  哧哧哧!

  王煊的元神劍輪發光,越發的絢爛了,因為,兩條古咒鏈在蔓延,想要勒進劍光中,要沒入他的元神核心印記去。

  剎那間,王煊身上那件價值不菲的元神甲冑滿是裂痕,直接就要被瓦解掉了,只能說古咒鏈極其可怕。

  要知道,這可是他採集各種稀珍材料煉製的,去仙界殺鄭元天時,就是穿著的這件甲冑,可以遮掩天機,讓人無法追溯。

  他很遺憾,下次想用的話,還得重新煉製一件。

  「斬斷了和心靈之源的聯繫,你們也這麼強,確實瘮人啊,換個人就會被你們吞掉了!」這是王煊的心語,但不可能在這種關口去告知兩人。

  他立刻有所動作,這兩個生靈,一個是恐怖的「惡龍」,另一個身份成謎,到現在還未知呢,但大概率都是男子,他可不想讓這兩頭巨龍進入他的元神中,膈應的受不了。

  轟!

  下一刻,王煊突然炸開,化成無盡的光雨,和古咒鏈分開,解脫了出去,而後又帶著五件套重新歸一,組成完整的元神。

  既然要面對古咒,他自然準備充足,別的不敢說,這個神話時代以來的各種典籍,他差不多都有!

  萬化春雨咒,可讓自己元神瞬間分解,化成無數元神粒子,如春雨般灑落,擺脫最可怕的古咒侵蝕,掙脫出去,重組元神。

  老鐘的書房、各大財閥的秘庫,他不是白光顧,連這種不傳之秘,最高層面的化解詛咒的秘法都得到了。

  那兩條古咒鏈面對紅色物質時,暗淡了一些,鏘鏘作響,像是真正的金屬鏈子,承載著道韻。

  現在,它們被掙脫後,各自有靈,像是毒蛇和惡龍般,化成赤練,化成金色光束,瞬息而來,撲殺王煊。

  王煊全面擺脫古咒後,全身放鬆,冷漠的面對兩條惡龍,依舊沒有大意!

  突然間,他手中的斬神旗獵獵作響,劇烈搖動,險些脫手飛走,這是被莫名力量牽引,有人要奪旗。

  而且不止是一股心靈之力,惡龍與神秘的金色生靈所在的古咒同時發難,都想捲走斬神旗。

  「你們對我很了解,研究的很多啊,知道我手中最強的兵器就是斬神旗,你們也在忌憚啊。」王煊開口,牢牢的抓住旗杆。

  他又淡淡地笑了起來,從中確定一件事,對方的狀態就那麼一回事兒,真有把握碾壓他,還用突然奪旗嗎?

  當然,也可能是兩頭巨龍彼此間忌憚,都想要搶先掌握這件大殺器。

  哧!

  兩條古咒鏈到了,像是在穿梭時空,速度太快了,直接就要纏繞斬神旗。

  王煊面色冷淡,手中大旗劈了過去,滴血的鏈子避開,沒有攖鋒,金色光束更是騰空,躲開旗面,但是下一刻它們又都以極速俯衝過來。

  「實力很強,不先打殘的話,萬一在我這裡作亂,會很麻煩!」這是王煊的心語,他覺得先下黑手為妙。

  「想要斬神旗,你們拿的走嗎?」他冷聲道,再次劈向兩條古咒,但是動作有跡可循,給他們機會。

  哧!

  兩條古咒對他……很輕蔑,內部蟄伏的心靈意識早復甦了,對他這個弱小者的重視遠不如斬神旗。

  古咒像是毒蛇與惡龍,避開旗面,更是躲開蔓延出去的金色紋絡,就憑這種手段就遠超無數超凡者,很少有人接連兩三次避開斬神旗的絞殺。

  刷!

  它們如龍在遊動,竟纏住了旗杆,速度太快了!

  嗡的一聲,虛空都在顫抖,王煊右手拎著蓋子砸在旗杆上,當的一聲,清脆悅耳,聲音動聽。

  斬神旗似乎不滿,旗杆劇烈顫抖。

  至於兩條古咒鏈,直接炸開了,同時伴著兩道怒吼聲,一道赤霞,一道金光,被毀掉了部分,沖了出去。

  兩個蟄伏在古咒中的心靈意識衝出來,沒法躲藏了,化成淡淡的朦朧光影,死死地盯著王煊,看著他手中的爐蓋。

  「至寶組件之一?養生爐!」一人聲音飄渺,是那個血色的身影,也是惡龍,多次要吞噬王煊。

  「有意思啊,人間,舊土,一個還未到逍遙遊的弱小者,得到了一件至寶!」金色身影聲音嘶啞。

  王煊開口:「你們確實很厲害,我原本以為直接都砸沒了,沒有想到,你們還能逃出大部分心靈之光,意識都在。」

  「為了新神話,為了給超凡續命,你沒有必要敵視我,把你的肉身給我,我會重塑天地,拯救這個時代所有超凡者!」那個「惡龍」開口,血身影流動神秘光輝。

  王煊看著他,道:「真是大義凜然,站在道德制高點,如果我不去死,不給你肉身,不將身上的至寶風奉獻出來,我是不是會成為這個神話時代的千古罪人?」

  「從大義上來講,確實如此,你明白就好。」惡龍平靜地說道,其血色光影變成神聖赤霞,愈發絢爛,光雨灑落,仙道氣質出塵。

  王煊心有火氣,但克制了,開口道:「你自己無力重塑崩塌的超凡世界,拿別人的命來填,並成全你自己,也好意思嚷著要延續新神話?」

  「總有人要犧牲……」

  「那我祭了你行不行?看到了嗎,你沒找到的通向真實的路,我現在找到了,就在這裡。你不過就是道行高一些,而並非一定需要你,我隨便找一位超絕世都能彌補,你也好意思給我講大義?」

  惡龍搖頭,道:「其他人不行,唯有你我這樣具備特殊內景地的人,才可以勝任!」

  「呵呵,又不是沒有人嘗試過,雖然可能不如這裡更為真實,但也發現了秘徑,但連至寶幕天鏡都炸開了。」金色身影開口。

  他接著道:「把你的肉身給我,至寶讓我來用,我有另外的辦法,再塑神話!」

  王煊面色變得無比冷漠,道:「你們兩個都在給我裝大尾巴狼嗎?真以為是你們主身來了,竟敢這麼輕慢我,隨意就要我獻上至寶,舍了自己的性命,你們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

  戰鬥爆發,這次是三方纏鬥,很激烈,神光沖天,照亮黑暗之地,偶爾更是激盪起遠處的紅色物質。

  王煊沒有直接用爐蓋和斬神旗劈他們兩個,想看一看他們的手段,又不是主身親至,兩道心靈之光而已,還拿不下嗎?

  惡龍的心靈之光化成數十上百份,全都為字符,像是一篇經文,在那裡照耀,帶著無盡火光,要煉化王煊,也要斬殺另外的金色身影。

  金色身影橫移,自身分解,化成三千口金色道劍,密密麻麻,無處不在,貫穿虛空,對付兩人。

  王煊依舊平靜,他的元神也變化了,所在區域十分迷濛,而後絢爛,他消失了,有的只是一片羽化神竹林,帶著無盡雷霆,當中插著斬神旗,像是在鎮壓此地,以防不測。

  「這個層次,逍遙遊都未至,居然掌握金色竹簡中的頂級秘術。」惡龍吃了一驚。

  「別的或許沒有,但我經文就是多,掌握的絕世神通不算少!」

  激烈的大戰,三人不斷碰撞。

  下一刻,王煊光芒萬丈,遠遠望去,誤以為是一尊大佛,臨近才發現,那是他自身的形體,龐大無比,元神擠壓滿虛空,周圍三千菩提樹搖曳,發出大道神音,更有古剎和巨宮浮現,大鐘悠悠,振聾發聵,要淨化人的元神。

  一念間,他從釋迦真經中化來大神通,信手拈來,隨意施展,宏大的神光與漣漪極速擴張,向著兩人掃去。

  甚至,他那通天般的龐大金色軀體,想外拍去一巴掌時,給兩人都造成巨大的壓力。

  轟!

  霎時間,王煊再演神通時,元神化成無數星辰,在這黑暗之地起伏,呼嘯而過,像是和這裡的大宇宙契合,絞殺兩人。

  這場戰鬥十分驚人,場面很恐怖,但是並未持續很久,王煊將兩人的心靈之光打散了部分。

  既然掂量過了,能夠擊敗,他也不再去「講究」,動用斬神旗和鐵釺子,各種手段齊出,將兩人拿下,禁錮。

  「部分心靈之光前來,不過如此,看來下次還能再多牽引進來一些,慢慢來,慢慢磨,消弱你們的主身!」

  他在猶豫,要不要帶著兩人去隕石通道那裡實驗,但是想了想,先有效的斬滅為好,這兩個人都太恐怖了,趁機先消耗他們。

  「這是你們的心靈之光,被我滅了部分,你們是否會有缺陷,也就是,缺心眼?」王煊擠對。

  兩道殘缺的心靈之光,都森冷無比,不想和他說話。

  轟!

  王煊以斬神旗捲住他們,放進濃郁的紅色物質中「燒烤」,很快就被燒的心靈之光暗淡,消亡了。

  最後關頭,他還用至高爐蓋給他們來了一下,全部打滅!

  不久後,王煊的肉身在現世中朦朧的浮現,故作表情痛苦狀,但暗中和那對庇護他的男女聯繫,再次放對手的心靈之光過來。

  「這次裹著獸皮衣隔絕吧,真不願和你們糾纏這麼近!」王煊又一次消失,打定主意,爭取讓他們心靈之光不斷暗淡,衰弱!

  不久後,他的身影又回來了,對此行很滿意。

  惡龍和金色生靈的真身,在無盡虛空外,都感覺不妥,心靈暗淡下去兩塊區域了,這……不對勁。

  「來吧,耗死你們!」王煊靜坐,面無表情,等兩人冒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