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時代變革初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空彼岸正文卷第四百三十九章大時代變革初顯「你這樣不是壞事,夯實了根基,早先的道行多少有些虛浮。」王煊安慰陳永傑。

  「有道理,正好鞏固下。」老陳點頭,最近他突破得相當猛烈,快得很離譜,確實需要駐足,欣賞下沿途的風光了,為的是下一次更好的遠行。

  當然,和王煊比的話,他還算和風細雨,他只是在與歷史上的一些人做對比。

  八百里外的荒山中,劍仙子有造化真晶在手,可還是被震的縮小了一些,氣鼓鼓,瞪著大眼睛,拿著一柄小劍在地上作畫,素描一副熟悉的人形圖,而後戳了又戳。

  也正是因為早有預料,王煊心虛的沒敢來看她,還是讓這個小東西冷靜下吧,免得見面後就和他「練劍」。

  「王煊,是你,一定是你,又在搖我,震我。你是什麼怪胎啊?煩死了,成心讓我長不大是不是?」

  ……

  王煊以冷水沖洗身體,全身晶瑩,有奇異的光輝流動,那是生命上限提升所致,十一段確實很特殊。

  不過,在他稍微運轉經文,以秘法遮掩後,他就又回歸正常了,不想過於與眾不同,但皮膚……確實好的過分。

  他換了一身練功服,將茶果給了陳永傑一大把,示意他什麼都別說,回頭閉關,參悟不透經文時,再去慢慢泡著喝。

  「我……去!」陳永傑震驚了。

  「悄摸摸去給劍仙子送些茶果!」王煊說道,又取出一把,遞了過去,小東西還是可信的。

  「你自己怎麼不去,怕被毒打吧?」

  「現在,她不見得能打過我。」

  王煊離開此地,去安城走了一圈,想了解超凡上限下壓後的動靜,不可避免地來到黃銘的謫仙茶齋。

  出乎他的預料,各方都很平靜,甚至可以說,麻木了,人們遠沒有以前那麼惶恐,接受了現實。

  黃銘招呼他,送來好茶,道:「有什麼可怨天尤人的,既然註定要平凡,隨便老天怎麼去震,反正我徹底躺平了!」

  「我也躺平,啊呸!」周青凰是這裡的常客,剛說到這裡,覺得不夠清新文雅,連忙改口道:「我命由天不由我,無力改變現狀,那就順其自然吧!」

  不遠處,顧明曦正在和周詩茜低語,商量著請她代言,顧仙子要和周青凰成立一家美妝公司。

  「連你們都要做生意,向商業靠攏了?」王煊訝然,這次出來後,給他的感覺很複雜,神話生靈都失去了心氣,沒有人再願對抗超凡寒冬黑夜的到來了,全都放棄掙扎。

  「沒有辦法,理想總被現實打敗,既然對抗不了,那就順應大勢吧。」有人開口,帶著幾許遺憾,但是,佷快又和身邊的人熱絡地談起了生意規劃。

  一位年老的超凡者開口道:「超凡的落幕,是大宇宙的選擇,成為歷史更迭過程中逝去的斑斕泡影,即便再不舍,也只能學會接受現實……除非,選擇和大幕一起熄滅,聆聽仙界最後的葬歌,和它共同赴死,不然你我只能順應現如今不可違逆的大勢。」

  「是啊,大勢如此,誰能阻擋歷史洪流滾滾涌動之力,會被碾壓成齏粉,死無葬身之地!」有人嘆道。

  看得出,他們心也有不甘,但實在沒有辦法了,只能放下這一切。

  又一人開口道:「既然選擇活著,不隨仙界共葬滅,那麼只能適應這個充滿變革的大時代,好好地生活比什麼都重要。超凡成為歷史,你我都需要放平心態,工作,安居,要從現在開始了,但願未來能給人新奇和希望,而不是悲慘的活在舊土和新星的角落裡。」

  王煊沒有出聲,坐在那裡,默默地喝茶。這次破關,他立身在神話邊荒盡頭,原本還很喜悅,意氣風發,想與對頭一戰,想調查惡龍,剪除他留在現世的力量,可是現在,他卻有些意興闌珊。

  這不是他心中的超凡世界,現如今神話一去不復返了,所有人都已經失去鬥志,在遺憾中放棄原有的路和追求。

  很多超凡者正在努力適應與融入平凡生活中,這讓王煊出神,他所追求的這一切是否真的要成為一場空?

  他心中的超凡世界,舉霞升空,尋仙求道,只是尋常事,平日間修士可入日月,可馭龍進廣寒宮,可遠行赴瑤池盛會,宏大的仙界廣袤而絢爛,仙緣無數,珍奇異獸,神藥淨土,無邊無盡。

  更應有多姿多彩的仙道秘境,奇異領域,等待探索,可以有劍氣沖霄的競逐與對抗,也可以有煉藥千百年的聖土,可實現少年心懷激盪的各種夢想。

  就像那些傳說,少年心存熱血遠行,除妖降魔,踏過無垠的洪荒大地,有激烈的爭鬥,在與各路奇才的對抗中成長,見證一個真正仙道文明的宏大與歷史厚度。

  王煊搖頭,兒時曾經的一些念頭,現在看來不可能實現了,待他長大,如今真的成為超凡者,仙道腐朽了,超凡世界崩滅,一切都失去了意義。

  這是一個劇烈變革的年代,所謂的超凡夢,現在看來,有些不切實際,哪裡還有那宏大的世界讓他去體驗,讓他去經歷。

  現在看來,那多姿多彩的仙界文明,有些單薄了,蒼白了,即將成為牆壁上染滿塵埃的陳舊畫卷。

  「真不甘心!」有一位超凡者趴在了桌子上,然後,寂靜無聲了,在掩飾泛紅的眼圈,他們的時代一去不回了。

  甚至,部分人在擔憂,深空中的超級戰艦回歸後,他們這些人是否會被針對與清算。

  「算了,想那麼多幹什麼,以後就是商戰了,生意往來,最差就是去擺攤,賣苦力,實在不行,為一些科研室提供血液,供他們研究,在這個時代怎麼也餓不死人。」

  有人意志消沉,但更多的人,調整很快,在談各種規劃,什麼移栽仙界的果樹,培育新品種等,什麼開養生館,為人延壽。

  談到後來,一些超凡者興致很高,願意彼此合作,相互幫襯,共同找人投資等。

  魔四坐在一個角落裡,很沉默,一杯又一杯地喝茶,一句話也不說。他是一個純粹的修行者,一直在抗爭,不願熄滅心中的超凡之火。但是,在這個時代,神話末年,滾滾紅塵大浪拍擊下來,他擋不住了。

  他感受到了深秋萬物凋零的蕭索,他緩緩起身,略顯孤單的遠去。

  「我心中的超凡世界,還沒有來得及去探索,就要消失了,滅亡了。」王煊輕嘆,他破關了,但是現在心緒卻難以平靜,感受到了一股難言的涼意。

  他在皺眉,大時代變革確實到來了,哪怕他有信心有路可尋,可是,在很長的時間內,多半改變不了大趨勢。

  歷史上,那麼多神話文明,有信心的人何其多,在那些文明中,連超絕世都死絕了,也沒見誰真箇改變結局。對於超凡者來說,萬古長夜黑暗無邊,偶爾閃耀與流逝的那一點亮光微不足道。

  他是否要未雨綢繆,為自己準備一條後路?如果他真的在未來淪為平凡,可心中的夢不熄,還想繼續,沒有資本,沒有底蘊怎麼能行?難以維持那種恐怖的消耗。

  可是,一旦開了這道口子,他又怕在信心上撕裂一角,會讓自己心有遲疑,信念不夠堅定。

  「即便淪為普通,再無法力,沒有超凡手段,我也不至於餓死,讓我放棄超凡路,絕對是不甘心的,肯定還要探索。多少還是防備一下吧,不是動搖信心,而是應對枯竭時代必要的準備。」

  王煊在茶齋中,聽著超凡者們的談話,全都在謀生存,求發展,捨棄了修行路,在追求現實的一切。

  這有什麼錯嗎?沒有,很理性,本就應該如此。可是,身為局外人的王煊,卻有種孤獨感,深深嘆息,超凡世界覆滅,他竟有種難言的情緒,似乎比那些人還甚,心底有幾許苦澀。

  「未曾見證璀璨,就要失去,未曾屹立絕巔,就要和黑暗一起沉淪於深淵,在這個大時代中,要親歷它的沒落。宏大的仙界,絢爛的神話文明,不知是永別,還是暫時遠去,即將要說再見!」王煊起身,也離去了。

  方雨竹、妍妍、張道嶺、冥血,通過古飛船傳回的信息,已經告訴王煊,他們遠去,是為神話最後一搏,但沒有多說。

  「這個時代,還在走這條路的人不多了,除了幕天境界的人,其他超凡者幾乎都放棄了。」王煊心情沉重。

  「是否會有那麼一天,我這個現代人,成為最後一個求道者,連大幕後歸來的所有人都放棄了,而我是僅存的還在苦苦追尋超凡路的人,一個沒落者,一個獨自在寒冬黑夜摸索向前的人?」他自嘲。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那就實在太可悲了,意味著,所有人都失敗了,列仙都放棄了,看不到一點希望。

  若是那一日到來,長此以往,他身邊的人多半都有可能不理解,在那樣的大背景下,只有一個踽踽而行的人,那也只是個人的選擇,當大時代浪濤拍擊下來,更多的是殘酷和現實。

  「趁我現在還有力量,去做一些事,接趙女神回家,接吳茵回來。」王煊決定進入深空了。

  感謝:夢回玄洲,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