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夢醒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每一件至寶,都是一個超凡文明的心血結晶,由曾經的仙道至高法則交織而成,他們一起震動,紋理擴張,可想而知會造成怎樣的後果。

  「這是舊神話世界徹底腐爛後的餘韻。」大幕後,有至強者開開,看著遠方三件至寶共振,卻沒有去爭搶。

  這種關頭,人世劍、逍遙舟、羽化幡都自主激活了,沒有人敢靠近,這個時間節點不適合捕捉,殺傷力驚人,可滅絕世!

  現階段,幾件至寶劃破天際,像是在歷史的時光中沉浮,與這個時代的至高法則在共鳴,一起震動,影響到了所有超凡者。

  它們像是在悲鳴,見證崩滅,重複歷史,為這個文明送終。

  「我們的時代要結束了,誅仙的黃昏到來,真是不甘啊,但是,我們卻無力阻止。」凌亂仙站在雲端開口,是仙界少數幾位幕天境界的女仙之一,眉心一點紅痣映現古今各種壯烈景象。

  那些景物,都是仙界風雲時代的大事件,有鼎盛輝煌期,諸仙共立誓約的宏大畫面,也有英才凋零,以及老皇覆滅的動盪場景,一切都落幕了,連仙界都將成為她記憶里的景……

  「宛若大夢一場,現在夢要醒了,一切都將不復存在了。」有人低語,至寶每震動一次,都在提醒他們,仙界位面要支撐不住了。

  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仙界在暗淡,在無限虛弱,大宇宙糾錯,這樣的半物質半能量位面堅持不了多久了。

  「從來沒有人成仙,有的只是殘破的精神碎片逃到這裡,在這虛幻的大幕中自我催眠,認為這裡就是仙界,我們成仙了。真實情況如何?不過是戴著枷鎖起舞的殘魂,自我感覺良好罷了。其實,在當年羽化登仙時,我們就死去了,真身被雷霆摧毀,殘骨帶著少許生機,埋在現世中。大幕中的你和我,皆人不人鬼不鬼,哪裡是真仙?只是當年渡劫的元神碎片殘留物而已,夢遊了很多年!」

  也有人如神經質般,這樣反省,回首過去,數千年成空,仙界浮華,不過是過眼煙雲,虛夢一場,該醒了。

  「聆聽這個神話文明的葬歌,也是我們自己的葬歌,仙界要熄滅了。」一位至強者行走在仙界大地上,像是要記住最後的景物,大幕腐朽了,超凡之火要全面熄滅了,以後只能在回憶中追尋曾經擁有的一切,這等若是曾經擁有超凡偉力的他們死去了!

  至於現世,問題一樣嚴重,早就沒有了超物質,規則更是全面崩潰,現在所能借用的只是仙界輻射出的部分餘韻。

  此時,至寶震動,像是在哀鳴,揭示了著仙界至高法則的存續狀況出了大問題。

  舊土,安城,周青凰嘆道:「真是殘酷啊,我們又被壓制了,感受到了冥冥中的惡意。連一點迴旋的餘地都沒有,大宇宙一旦糾錯,神話世界就血淋淋,慘不忍睹。」

  顧明曦道:「你錯了,這哪裡是流血,這分明是超凡文明在腐爛,只差最後一把火徹底燒沒了。」

  連在仙界負有盛名的兩位仙子都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全都被針對了,壓制了。

  「以後怎麼辦?難道我們真的要考慮周詩茜的邀請,和她成立一個組合,戰場舞台,以此謀生?」顧明曦蹙眉。

  想到未來種種可能,她很焦慮,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超凡實力自保,那麼就一定要以社會地位、財富來武裝自身,不然的話,她這種出名的仙子很有可能會成為別人的獵物。

  周青凰扶了扶眼鏡,道:「越是聚焦在舞檯燈光下,越是容易引來貪婪的目光,這樣積累更危險,實在不行,你就找個青年才俊嫁了吧,我反正不怎麼喜歡男人。」

  現世,這次的衝擊波前所未有,連底層修士都被震了,而影響最大的自然是金字塔頂端的人,被天花板猛烈地夯在頭上,是不可承受之重。

  但是,這次很多人都沒有恐懼,因為習慣了,麻木了,還能怎樣?再有幾個月,這一身道行隨風消散的差不多了,也不在乎現階段再震幾次。

  此時,很多超凡者都在利用如今還很強大的精神力量,學習各種現代知識,從藝術到戰艦,從人文到科研領域,涉及到了方方面面。

  更有很多人,早已找到天使投資,利用現在還能把握的東西,做起了生意,比如仙界的藥草被大量運過來培植,利用現有的科技解析各種丹方,嘗試以普通草藥替代原來的靈藥等。

  ……

  王煊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了幻覺,在離開時,他居然隱約間聽到隕石通道深處,有模糊的嚎叫聲傳來,悽厲而瘮人。

  甚至,在他以精神天眼眺望時,匆匆一瞥,恍惚間,似看到一張慘白的臉。

  「錯覺嗎?還是真實的源頭……存在怪物,聞到沖天而去的花香,有什麼東西要過來?」他胡思亂想。

  「亦或是說,是魔花孕育了什麼,還是我的精神變異所致,還有分裂體在此,等著我去降服?」

  「不管了,下次進軍十二段時,全部打死,融合所有,唯我唯真唯一!」

  王煊離開隕石通道,在生命之池畔停駐,在這裡沉思,喝茶,鬆弛精神,短暫的休整。

  第一仙茶樹鬱鬱蔥蔥,結出各種茶果,金色的、冒銀光的、蒸騰紫氣的……各色茶果,煞是美觀,光霧繚繞,非常神聖。

  滿樹葉片都是帶著清香的露水,王煊的化身妍妍親自採茶,收集露水,而化身方雨竹則在以養生爐的蓋子當茶壺在燒茶。

  至於化身張道嶺,則被王煊吩咐,在那裡抄寫經文,默默悟道。

  化身冥血教祖在和化身妖祖廝殺,打的異常激烈,讓王煊看的不時點頭,頗感興趣。

  當然,他這種悠閒只是暫時的,短暫的寧靜,不消片刻而已,化身妍妍就造反了,丟下茶果,看著像是輕拂他的肩頭而來,其實是潔白的拳頭凝聚力量,突然爆發,開始對他下狠手。

  事實上,這裡的化身都是他,都很驕傲,沒有一個認為自己是分身,都想當主身,抽不冷子就會挑戰他,想取而代之,到現世去。

  還好,暫時他們都很自信,皆在混戰,沒有群毆王煊一個人,不然的話,他只能輪動爐蓋鎮壓了,別無辦法。

  這些人的體內,有那頁奇異紙張的紋絡支撐,十分的強大,有絲絲幕天鏡的道韻。

  最後,王煊受不了,帶上不少茶果,直接跑路了,現階段的他真降服不了這麼多化身,想進十二段還沒什麼眉目,唯有一走了之。

  他回歸了,頓時看到陳永傑那張年輕而幽怨的臉,正在盯著他。

  「我守在你身邊,且有造化真晶,吸收接近真實的物質,但還是被你震落了!」老陳很鬱悶。

  他從接近九段,被震落到八段初期,總體還不算太離譜。但是,王煊意識到,天花板一定砸的比較狠。

  過去在他身邊的話,吸收他溢出的同源物質,不會掉境界。

  事實上,確實如此,這次震的過頭了。

  宇宙深處,古飛船中,方雨竹、妖主、張道嶺、冥血教祖都被震的不輕,用盡手段,還是掉境界了,落到逍遙遊第三層領域,此次居然沒防住!

  「竟破防了,想提升回去,難度很難!」老張有點難以置信,哐當一張,將貼在臉上的破鏡子給扔地上了。

  按照這個趨勢,即便是大幕中的主身回來,和他們融合歸一,到最後超凡之火熄滅時,他們也很難擁有地仙道果。

  「早先的預估太樂觀了,別說地仙,連逍遙遊初期的段位到最後恐怕都很難保住,希望我等不要大退化!」冥血教祖最為悲觀。

  「我們剛回來,就被震落了。不久前,我們的元神遠去,那最後的一段時光,到底發生了什麼?」妖主妍妍回思,根本想不起來。

  用方雨竹的話說,王煊在精神冥想中構建了他們,所有人都是他的化身,在那裡一起研究精神病大法,參與解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屬於王煊自身演繹了這一切,是他自己在另類創法。

  現在他們回歸了,一切了無痕跡,參與的那些事,沒有一點記憶。

  但是,他們知道,元神之光遠去,和王煊有關,因為青木發來了消息,提供了實物證據,王煊都快收集到半條裙子了,讓妖主妍妍都不淡定了!

  「這種緊跟著而來的震動,該不會和王煊有關吧?」張道嶺懷疑,但最後他又否決了,道:「不至於,主要是幾件至寶震動所致,在時刻影響著仙界至高規則。」

  ……

  「夢醒了,精神問題解決了。」王煊回歸後,和肉身歸一,瞬間而已,其血肉就開始實現質的升華,活性物質大量的流動,改造其身體,從頭到腳都在變化。

  這種新陳代謝的劇烈加速過程,著實讓陳永傑和青木吃驚不已,遠比王煊往常更猛烈。

  從十段提升到第十一段,王煊連著脫了三次皮,滿地都是血,還有各種黏液,都是激烈代謝的物質。

  這是一種脫胎換骨的質變,晉升到最前沿領域中,他像是獲得了一種新生,實力提升比以往都要暴烈,生命層次和戰力大幅增長!

  「這個境界,可以稱之為邊荒。」他自語,既然已經站在理論研究中的盡頭,那麼便可以這麼命名,如果想繼續前進,就要穿越邊荒,尋找新世界了。

  他有種感覺,帶著養生爐,可以在現世中遠行了,哪怕那頭惡龍再來,也要先戰過了再說。

  以前有些事無能為力,現在他可以去做了,他想進宇宙深空了!

  二十分鐘後,第二章也能上傳,快好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