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立足神話理論最前沿之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還可以這樣理解?王煊一陣出神,但在他的感知中,這花是真實存在的!

  「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株長生之花,它願景滋養的明艷,燦爛,紮根在所有靈長類生物心頭,它才能強大,不滅,永不凋零。」

  王煊琢磨,關於神話的理解,可以多從多層面去解析,虛無的神話,人體血肉中沒有實物的命土,是否根植於此呢?

  不過,眼下就沒有必要多想了,先應對過去當前的危機再說,未來神話將熄滅,有的是時間讓他印證。

  張道嶺道:「你這頁紙張真的很不簡單,看著材質普通,但是,可能承載了碎掉的幕天鏡的某種神秘氣機,未來如果有合適的材料等,以舊約鍛燒,不是不可能重新煉製,再現幕天鏡!」

  這頁紙能被帶進虛無之地,已經讓王煊意外,更能抵住紅色物質的侵蝕,更是大出他的意料。

  「該不會是幕天鏡的部分道韻轉移到這張紙上了吧?」冥血教祖開口。

  幾人研究紙張,詳細詢問王煊練這篇經文的心得。

  「你還真是……非常認真的去練了?」妖主妍妍原本很生氣,想拾掇王煊,但最後又想笑了。

  因為,王煊的理解和原文有出入,他真的以精神病的心態去研究,此時連他自身都心中沒底了。

  「原本,我看張教祖有診斷書,想他去試水,結果最終又落到我自己頭上了……」

  「小子,你找打吧?」張道嶺神色不善。

  接下來,方雨竹、妍妍、張道嶺、冥血為王煊會診,檢查他的精神狀態,結合附近的環境,以及那張紙。

  然後,幾人就驚異了,他們幾人的出現果然和王煊有關。

  「你小子,膽大包天,觀想我們,在精神病大法的冥想中,化生我們的影子,按照你對經文的理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是你的『外感』,是虛無的,唯一唯真的只有你自己。」

  妖主道:「你精神分裂,心中藏著魔花,更是和這張紙還有幕天鏡碎片交織在一起,有了幕天鏡的部分功效,尤其是這張紙,該不會真是至寶毀掉後的『道痕』承接物吧?」

  張道嶺點頭,道:「化虛,化實,你就不要想了,現在先解決你精神病患的問題。從根源來論,從你理解的經義來看,我們是你的外感,只有你是真實的,不磨滅我們這些虛幻,你的精神始終有問題,如同分裂了。」

  王煊聽的目瞪口呆,他怎麼就真有病了,還是精神系的,他覺得自己最多就是練功出了問題。

  「你們這是報復,赤裸裸的埋汰我!」他不可能承認。

  「需要認真對待,總的來說,一切根源其實都在這張紙上,它有至寶道韻,輻射出的經義,嚴重影響到了你。」方雨竹開口,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你看!」她動手激活枯黃的紙張,發出絢爛的光芒,其中些紋理閃耀間,和方雨竹身上的部分紋理共鳴。

  「什麼情況?」王煊發懵。

  方雨竹道:「你可以認為,你的精神冥想,溝通這張紙後,效果恐怖的驚人,你確實在精神裂變,分化出我、張道嶺、妍妍、冥血、妖祖等人。」

  妖主補充,道:「幕天鏡曾為至寶,其道韻自然恐怖無比,你觀想出我等,他這張紙則想給予你這些觀想物栩栩如生的靈魂,化虛為實,這就有些恐怖了。」

  「你們成為了我的精神裂變後的一個個分身?」王煊懂了,很是吃驚。

  「從現在來看,是這樣,這張紙還真是恐怖,不愧為流傳了很多個神話時代,承載著一個超級文明的底蘊,始終不毀的奇物。」

  冥血教祖點頭,心中無比忌憚,這張紙簡直有種魔性,有幕天鏡的部分特徵。

  「那多不好意思。」王煊搓了搓手,幾大強者都成為他冥想出來的化身?

  「不好意思你個頭!」妖主妍妍給了他一下,道:「長此以往下去,我們的部分心靈之光的確會被這張紙剝奪過來,與你融合,你會成為什麼怪物?以後,那還是你嗎,必然不是,不是精神錯亂,就是嚴重分裂,最後慘死。」

  王煊聽的一陣後怕。

  造成這一局面,除卻那張紙很恐怖外,也是因為,張道嶺有幕天鏡碎片,幫著接引,妖主、冥血、方雨竹們跟著受到牽連。

  至於妖祖、齊騰等人,手中應該也有幕天鏡碎片!

  不然的話,即便王煊在精神冥想中構建了他們,有紙張相助,也很難接引來他們的部分心靈之光。

  「怎麼解決?」王煊問道。

  張道嶺帶著笑意,道:「你的經義練偏了,這個文明的最高經篇,講的是唯我唯一,你卻『外感』成片,精神分裂。所以,這個要校正。當然每個人觀看經文,所見經義都有不同的景,你這樣理解,也不能說完全錯誤。萬一被被你理解通透,真的修成變異的精神病大法呢?」

  「我覺得你在罵我!」王煊盯著老張。

  「你練了這篇經文,不見得錯了,未嘗不是機緣。」方雨竹開口,她提供了一種解決方案,不愧為超絕世,懂得的經文太多了。

  她略微思考,道:「我們可以結合魔胎大法、精神棺槨法、元神裂變、天妖輪迴訣、元初化身術、種神法等,構建一部適合你的培育化身的經文,將我等的心靈之光送走,養你自己真正的化身。」

  王煊動容,這裡面的功法,包羅萬象,涉及到妖族、魔修等,全是當世最強者的法。

  「我不想養化身。」他硬著頭皮說道,連精神病功法都提及,唯我唯一,更何況他很正常。

  「你本身就已經這樣練了,在精神冥想中構建了我們,那紙張又拉來我們部分心靈之光,再回頭有點晚了,全面抹除這些化身,代價有點大。」

  說到這裡,方雨竹略微一頓,道:「不過,這只是第一步,送走我等,你將多重化身養至純淨後,大概率你就能進軍神話最前沿領域十一段。以後,你想辦法降服,融合所有化身,或有希望走出神話現在的理論範疇,達到十二段。」

  妖主也開口:「當然,難度大到會讓你絕望,你一個人能同時壓制這麼多化身嗎?他們不見得比你弱啊。」

  王煊吃驚,道:「我精神分裂,每一具化身,都和我的主身一樣強?」

  張道嶺,道:「現階段是紙張留下的道紋在支撐,所以顯得很強,真正屬於你自己分裂出的部分,怎麼可能會那麼強?但是,在十一段領域,你如果這樣養精神,鍛元神,持續下去,則未來可期,精神變異,全面融合,十倍疊加。」

  「真的幾乎就是十倍疊加。」冥血教祖示意,除了們四大高手,遠處還有妖祖、魔祖、齊騰,以及從鄭元天的精神灰燼中走出來的銀袍男子。

  時光流逝,飄渺之地半年,四大高手都在研究那種法,並讓王煊去練,逐漸完善,直至沒問題。

  接下來,前後數年的時間,王煊都在練這種特殊的法,養化身,並要送走這些人的心靈之光。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就是你自己的法,因為,你精神分裂了,冥想出我等,才有了這樣的局面。」

  在這裡數年的光陰,在外界或許也才兩三日而已,因此王煊並不焦躁,用心去練,也精神去揣摩。

  第六年,他送走這些人的元神之光,並且,在此期間,紅色物質,早已將他們的甲衣等燒沒了,有的只是純淨的元神之光。

  即便有人刻字,也無意義了,元神記憶在歸去時,會被洗掉,乾乾淨淨,純純粹粹。

  第九個年頭,王煊養化身有成,一個個都很強,並且,他沒有去改變這些人的容貌等,也就造成了,他的這些化身,看起來來頭甚大!

  從超絕世方雨竹到妖主,再到鄭元天背後的神秘銀袍人等!

  「雨竹姐告誡我,不練到化身歸一,唯我唯一,不能將他們帶到現世去,不然可能會出問題。」

  王煊很遺憾,若是有機會,真想各大化身齊出,找老張嘮嘮嗑,和妖主談一談,和惡龍戰一場。

  他養化身,悟經文,到了極致層次,修行有成,各大化身齊動,輪流和主身對決,切磋

  在飄渺之地很多年的時間裡,他的戰鬥意識,破限決鬥的經驗等,都有了驚人的進步,不斷向高處推升!

  最為重要的是某種底蘊,屬於生命層次的厚度,他積累足夠了。

  第十一年,王煊的元神如神海起伏,似火山噴涌,精神發出質變,轟的一聲,元神外皮腐朽,從當中衝出一個強大而璀璨的新元神,超越了原有的高度!

  十一段來了,他踏足進這個領域中,在破限後,他再次邁出了最為關鍵性的一步,來到了目前已知的最前沿領域中,在這裡,腳下就是盡頭,是就禁忌之地,無法再前行了!

  他已經走到了理論極限的最高處,沒有前人之路可尋。

  況且,所謂的前人,自古至今,也沒有幾個,而且有的還死去了。

  咚!

  紅色物質噴涌,他身上的斬神旗獵獵作響,那張紙爆發璀璨光芒,隱約間有一面古鏡虛影浮現,與此同時,養生爐的蓋子轟鳴,輕震,發出光輝。

  同一時間,隕石通道上方,那株魔花搖曳,越發的明艷,像是真正超脫虛無之上,花瓣的光雨,蔓延進真實源頭。

  現世中,所有超凡者都心頭悸動,惶恐,天花板在下壓!

  與此同時,仙界中幾件至寶出現,彼此間有大道漣漪糾纏,共鳴,震動,至高紋理不斷擴張。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