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捕鯨者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們,也就是你眼中的瘮靈,除非幫人實現夢想時,不然大多數情況下不會顯形,只是觀察者,旅行者,無聲地來,安靜地去。」

  銀髮男子開口,顯然還有更多的話要說,他接著道:「不尋源頭,莫問動機,這是我們和宿主談實現夢想前的兩個前提。」

  「這是我們的原則,不然違約者會付出代價,會成為全面墮落者,永遠回不去了。」紫發姑娘說道,面色終於不再那麼輕鬆,有些嚴肅。

  眼前這個人類,從單體力量而言,真不怵他們,屬於最為稀缺的宿主,可遇而不可求,他們願意善意地溝通。

  王煊確實想了解他們,旁敲側擊,探查他們的根腳,道:「瘮靈,我見了多種,有蟄伏在秘境中的紅眼生物,也有安穩居在逝地中做實驗的科研者,還有和其他種族通婚、徹底融入在一片星空、繁衍出新種族的族群。」

  他提及的分別是逝地中擺渡人周圍那些很難觀測到的神秘生物,以及時空酒吧中見到的身穿白大褂的張啟帆,還有古飛船中貴賓席上的觀眾。

  銀髮男子開口道:「你說的紅眼生物,那種瘮靈應該是真正的恐怖怪物,和我們不一樣,至於你說的其他瘮靈,應該是半墮落者,回不去了,但也沒有全面墮落。。」

  王煊進一步挖掘,道:「你們不屬於這片宇宙?即便是超凡者如果沒有精神天眼,都很難看到你們,為了來這裡觀察我們,進行各種試驗,亦或是進行一種特殊的人生修行體驗?」

  一個穿著太空衣的黑髮男子開口:「隨你怎麼理解都可以,但我們不能說,不然會違約,賠償不起,搭進去的是生命,或者永遠回不去。」

  「最近這一年,我見到了一批又一批你們這樣的瘮靈,他們有的豢養神話生物,在夜深人靜如遛狗般出沒,也有人進入酒吧體驗新奇感,還有人在超凡文明火堆餘燼附近出沒,嗯,一茬又一茬,應該都是你們的同類,穿著相仿,都有太空人。」

  王煊坦誠地告知,這都是他接近過的瘮靈,現在說出來為的是觀測這幾個生物的反應,從而得到更多的消息。

  出乎他的意料,當聽到這裡後,幾個瘮靈臉色發白,有些驚恐,看那表情還真不是裝的,他們在強烈不安。

  一個留著齊耳短髮的女子急促地問道:「你是說,看到了很多像我們這樣的瘮靈,一批又一批,成規模出現了?!」

  「有什麼問題嗎?」王煊看著她。

  銀髮男子失去從容,快速道:「當然有問題,如果像我們這樣的人,也就是你口中的瘮靈,大規模的出現,那一定是場大災難,對我們來說是不可承受之重,對你們而言也很可怕。」

  王煊笑了笑,道:「人也不算很多,前後加起來也就幾十個吧,而且分部在不同星空中。」

  紫發女子神色凝重的手撫胸口,道:「還好,只要不是一顆星球上突然出現數以萬計,甚至是數十萬的瘮靈,那就沒問題,不然的話,那就算是天災,意味著徹底失控。」

  這種問題讓王煊深思。

  短暫沉靜後,銀髮男子開口:「不考慮一下夢想嗎?」

  「戒了。不用再說,我不會成為你們的宿主,你們似乎也幫不上我。」王煊沒什麼笑意,很正常的語氣,卻讓幾位瘮靈面色微微一僵。

  說到底,在這個的時代,即便是至強者也要落幕了,而眼前這年輕人有些不同,有點奇異的特質,他們對這種氣息分外敏感,該不會是一頭未成長起來的「巨物」吧?

  但是,那若隱若無的特質,被死死的封住了,沒有外泄。

  身穿太空衣的黑髮男子開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確實在進行一種體驗,並在提升自己,和你們的這些神話生物的鍛鍊方式殊途同歸。但是,我們最為強大的還是科技,事實上,神話也被我們歸類在科技範疇內。這艘飛船,看著不大,但卻有頂級配置,可以捕獲巨物。」

  「巨物是什麼?」王煊問道。

  「巨大的生物,泛指強橫的稀有物種,宇宙深海巨鯨,神話生物中的頂尖強者等。」銀髮男子道。

  「也就是你們所說的稀有宿主吧?」王煊問道。

  然後,他看向這艘飛船,這是以此來威脅嗎,他的眼神冷冽下來,要翻臉嗎?

  紫發女子笑了笑,道:「一般情況下,我們不會和人發生衝突,對方拒絕讓我們幫他實現夢想,我們便會離去。」

  王煊問道:「飛船外銀色的大鳥屍體、斷裂的大劍、飛龍殘骸、破碎的超凡飛舟,不是你們擊碎的嗎?」

  「我要澄清,是他們先攻擊我等,我們屬於防守方。我們的前兩條準則你知道了,第三條準則,允許我們反殺,進行自保。」

  「既然這樣,我拒絕了,那麼今天告辭了。」王煊嘗試後,知道對方不會泄露更多的秘密了,今天為接人而來,他不打算深入交流了。

  「你不怕我們翻臉嗎?」銀髮男子笑了笑。

  身穿太空衣的黑髮男子道:「雖然我們有行為準則,規範了我等,不可以隨意出手,但是你很特別,在我們可以捕獲巨物的飛船上,你真的一點也不擔心嗎?」

  王煊從未和瘮靈這種生物決一死戰過,也就剛才掂量了下,他平和地回應:「你們不是在威脅我吧?希望我們彼此能夠安好。」

  「危險!」這時,突兀的聲音響起,那是一顆活性金屬狼頭,眼神有紫色漣漪擴張,觸及到王煊後,發出急促的警報聲:「經過檢測,這個生物體攜帶有違禁物品,可毀滅飛船!」

  現場的幾個瘮靈頭皮發炸,險些驚叫出聲,在這片星空中,完整的違禁物品總共也就只有那麼幾件而已,這個疑似成長中的「巨物」身上有這種東西?這也太過分了!

  「看來,我心頭那有限的衝動,僥倖想違約的念頭,被這種警告沖潰了,只能安分守己了。」銀髮男子攤手,一副很遺憾的樣子。

  事實上,王煊沒有聽懂那個活性金屬生命體的警告聲,語言不通,但是,通過這些人的精神波動,他有所覺察了。

  「那個狗頭在警告什麼?」

  「狼,我是偉大的狼神,請你擦亮你雙眼,尊重我的狼格!」那頭活性金屬生命體糾正,這次是發出精神波動。

  王煊覺得,它和那隻機械鳥一個德行,屬於飛船的智能管家,和它沒什麼可交流的,懶得搭理它,主要也是恨屋及烏,早先那頭機械鳥給他留下的印象太負面了。

  「既然我們彼此間沒有什麼利益衝突,那麼就彼此祝福一聲吧,就此別過。」他不想耽擱下去了。

  「等一等,你的目標是下方那顆神話行星?或許我們有合作的機會。」紫發女瘮靈問道。

  「哦,怎麼合作,你們所為何來?」王煊問道。

  銀髮青年道:「我們為捕鯨而來,並且,這裡或許有一件十分稀珍和無盡可怕的違禁物品。」

  王煊心頭當即就是一跳,他所說的違禁物品,該不會是指至寶吧?當初,他就是從密地得到的養生爐。

  另外,他所說的捕鯨又是什麼情況,難道這顆星球還藏著一個超級巨物,是那頭老狐嗎?

  不用他多問,對面就有人開口了,道:「我們可以合作,你不想多一件違禁物品嗎?事實上,對於那種東西,連我們都無比心動,甚至不可自拔。但是,它只屬於這片宇宙,我們掌控不了。如果我們幫你得到它,是否算是幫你完成夢想?」

  王煊很乾脆,道:「我不會當你們的宿主,如果平等而正常的合作,倒是可以考慮。」

  他心中琢磨,那件違禁物品大概就是養生爐。

  幾個瘮靈彼此傳音,相互商量,看得出他們對所謂的違禁物品極為忌憚,很想他加入進來。

  「可以,我們聯手去捕鯨,將來我們離開這片宇宙時,會將違禁物品送給你。」這是幾個瘮靈商量的結果。

  王煊作態,似是猶豫,最後勉強答應。其實他心中對於至寶的歸屬無所謂,早就在他身上了,他只是對那頭巨鯨感興趣。

  他補充道:「我想說下,傷天害理的事我不做,那頭巨鯨什麼來歷?你們若是無故抓他的話,我可能不會參與。」

  紫發女子告知情況,道:「那頭巨物曾經完美而強大,但在兩千多年前,他被人重創了,幾乎算是殺死。和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的前輩——也就你口中的瘮靈,在巨鯨生命將熄時,幫他實現理想,活了下來,最後更是逃出仙界。可惜,那位瘮靈前輩自己被重創,後來慢慢死去了。」

  「他是用什麼辦法逃出來的?」王煊問道。

  銀髮男子告知:「精神碎片與巨物的血之精粹,都附著在那件至強的違禁物品上,穿透大幕,落在這顆星球上。」

  並且,他補充道:「我們無意間在這片宇宙深處的一艘廢棄的幽靈船上,看到了那位同鄉的筆記,才知道他和人達成這項交易,但是他自身卻先死了。我們來接替他,和蟄伏的巨鯨續約,讓巨鯨繼續為宿主,因為按照約定,時間還未到呢。」

  這一刻,王煊心神劇跳不止,但被他很好的掩藏了,他想到了很多問題。

  為什麼養生爐會在這裡,尤其是那個藏爐地,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布置的,那裡連列仙都能絞殺。現在,一切都解釋的通了,是一頭本應死去的巨鯨的手筆。

  此外,他很快串連起很多東西,當時方雨竹為什麼來密地?這個念頭一出,他心中更是為之劇烈震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