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鯨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原本無解的問題,現在漸漸有了答案,層層迷霧,現在可以撥開了,一些事能夠串在一起了。

  密地外圍,那個黑白土台中,有內景異寶空間,可以絞殺地仙,滅養生主,屠戮羽化登仙級的金翅大鵬和千手真神等。

  但那裡唯獨放任凡人時期精神力極其異常的個體進去,現在回頭看有各種痕跡可循可推斷!

  人間,誰能在兩千多年前隨意的布置,就可絞殺羽化登仙的頭面生物,讓那至寶始終安然無恙?

  「巨鯨,絕世生靈中的佼佼者!」

  最為重要的是,哪怕其他凡人進去,也必然撼動不了養生爐,帶不走它,當日王煊的內景地自動開啟,才收走它!

  這讓他心臟不止是要狂跳了,還仿佛要從嗓子眼裡竄出來,當然,所有激烈的心緒波動都被他鎮壓了,無風無浪,他表現的很平靜。

  當初他以為是偶然,有些幸運,現在看這就是為他這種人準備的,是巨鯨為在凡人時期開啟內景地的後來者安排的。

  他們是同類人。

  「為救雨竹姐而死去的那個人,最終被瘮靈救了,保住部分殘碎的精神和血精,並在後來的某段歲月中,尋得機會,附著在養生爐上,逃回人間。」

  這是他將各種問題串連起來後的推測。

  王煊直接詢問幾個瘮靈,所謂的巨鯨什麼來頭?加以驗證。。

  「成長潛力驚人,上限高的可怕,未來註定會成為巨物,以你們這些神話生物的一些參數來論,就是在凡人時期開啟了特殊的內景地,捕捉真實物質較容易,還有其他一些特質,無需多言。」

  果然,瘮靈的話吹散了很多迷霧。

  方雨竹來這裡探索,是因為有所覺察嗎?還有那頭白孔雀,是否也是帶著任務從仙界返回,來到密地。

  「曾有人錯誤的認為,一鯨落萬物生,這也算是他離譜的特質,所以,我們願意稱這類人為巨鯨。」那個有一頭齊耳短髮的女瘮靈開口。

  「我想知道,除了你們的同鄉外,還有其他仙界的生靈知道並相助過他回歸人間嗎?」王煊問道。

  這對他來說很重要,如果方雨竹也參與在這次事件中,那麼他得重新評估彼此間的關係,他不希望過於複雜,更不願有血腥與陰謀。

  銀髮青年道:「按照我們那位同鄉留下的筆記來看,應該沒有第三人知曉與參與,只提到他和宿主合作完成這次大逃亡。」

  王煊點頭,這個人果然相當的厲害,必死的下場,都能活過來,還能和至寶糾纏在一起,也沒誰了!

  關於至寶,當年很多人都爭奪過,王煊看到過那些古代的激烈畫面,比如紅衣女妖仙殺同層次的絕世對手,方雨竹連闖多重大幕,對抗四方敵,追逐養生爐,妖祖發狂,帶領數十萬妖族兵將圍追堵截,但都無果。

  偏偏這個人,在瘮靈的幫助下附著在了至寶上,穿透大幕而回。

  「擁有特殊內景地的人,都這麼難以殺死嗎?被絕世高手都認為死透了的人,居然還活著。」王煊一陣出神。

  這不是個例,前有惡龍,後有巨鯨,要知道歷史上擁有特殊內景地的人,大多數人認可的統計,只有三個。

  至於四人的說法,從未被主流認可。

  三人慘死意外,皆被殺死,結果先後有兩人還魂,這就有些恐怖了!

  「簡直是……不死之身!」

  這種生物,昔日肯定被至強者殺的屍骨無存,死的不再死了,但依舊能再現,讓王煊動容,同時又遐思無限。

  因為,他也是有這種特質的人,不知道以後遇到極端惡劣與慘烈的大環境,會否能因此保命。

  惡龍,巨鯨,並非同一個人,上次聯繫上宇宙深處的古飛船,王煊特意「提醒」張道嶺,有特殊內景地的第二人復活了,並詢問了一些事。

  所謂的第二人這個說法,是那對影子男女提及的。

  張道嶺在數日後,曾給予反饋,很是震驚,明確告訴他,第二人比之冥血教祖這個糟老頭子還要大上三百歲。

  王煊沒問方雨竹,怕觸動那段血淋淋的歷史,畢竟那個人是為救她而死。

  很快,王煊冷靜下來,仔細回想取至寶的過程,頓時有種不安的情緒蔓延,那個過程正常嗎?

  「內景地自動開啟,養生爐自主飛了進來,然後,門戶又快速閉合!」他寒毛倒豎。

  如果是以前,內景自開他還沒覺得什麼,可是經歷過惡龍事件後,他對這樣的過程有點過敏,格外在意。

  「可是,當時我的確沒有感應到其他生物,只是單純的爐體進入。」他又有些遲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他默默思忖,內視自身,檢查養生爐,也只是在尋找心理安慰而已,但他覺得應該沒有附著什麼,不然真是讓人不寒而慄,充滿心理陰影。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確信他還在嗎?」王煊問道,畢竟,連至寶都換位置了,更何況是人。

  身穿太空衣的黑髮男子道:「按照契約,他應該沉眠在那裡,當年他即便被救活,也傷了根本,需要漫長歲月修養和恢復,約定未完成,他的精神體無法離開。」

  「行,我們去看一看!」現在王煊迫切想去見巨鯨,此人到底什麼狀況,是在有意送他至寶嗎?

  紫發女子微笑道:「希望合作愉快,等我們續約後,如果遇到阻力,到時候不需要你動手,只希望你能牽制那件違禁物品。」

  不久後,王煊和青木聯繫,告訴他可以在後面跟著,而他自己則在這艘飛船中,和瘮靈一起降臨密地。

  幾名瘮靈並沒有立刻出手,而是繼續之前的任務,先對這顆行星掃描,過了一段時間後,才開始關注黑白土台那裡,重點檢測。

  「一團霧很朦朧,不像活物。」

  飛船在謹慎的接近,開啟了護盾,幾個瘮靈對巨鯨較為謹慎。

  「我能問下瘮靈的實力如何嗎?所有個體相近,還是說彼此區別很大?」途中,王煊各種打探。

  引發青年告知:「自然不一樣,比如說我們,真是科研者,較為喜歡探險,精通戰技,但算不上頂級的強者。」

  王煊點了點頭,難怪面對幾位瘮靈,他並沒有過大的壓力。

  幾人無言,看他那種表情,就能估摸著出,他是在覺得幾人略弱,這種體驗對瘮靈來說不是多美妙。

  飛船臨近黑白土台那裡,這塊區域植被稀疏,至今依舊有絲絲神秘因子溢出,並未徹底乾枯。

  因為,這裡有內景異寶空間。

  「讓狗頭仔細掃描下,巨鯨絕對是神話生物中的至強者!」王煊開口,他比瘮靈更在意此地。

  「我是狼!」那顆金屬獸頭糾正,看王煊極度不順眼,或許這就是氣場不合,相看兩相厭。

  紫色漣漪擴張,深入內景異寶中,結果遭遇反殺,轟的一聲,恐怖的大爆炸,黑白土台中有紋絡浮現,擊潰紫色波紋,並延展向飛船。

  咚的一聲,護盾輕顫,但總算擋住了。

  這就有些離譜了,超凡規則都沒了,超物質也極其稀薄,還能有這樣的反噬之力?

  「奇怪,裡面沒有活物,巨鯨不在了?」銀髮青年皺眉,一番檢測,雖然遭遇反擊,但是探明了一些情況。

  「繼續掃描,查個仔細。」紫發女子建議。

  每一次掃描都遭遇恐怖的反擊,但是,也正是因為這樣能量激盪,給他們提供了機會,進行解析,探查內里的情況。

  「他死去了?!」數十次全方位的探查,最後的解析結果是,巨鯨殞落了,不在世間了。

  王煊詫異,不怎麼相信,連上古妖皇都沒有將那個人徹底殺死,他逃回了人間,且有養生爐在手,怎麼可能會死?

  擁有齊耳短髮的女子說道:「經過檢驗分析確實如此,那個內景異寶空間,是以他恢復出來的殘破內景地煉製的,這個地方就是他的鯨骸化為灰燼之所,的確死去了。」

  王煊一怔,這裡的內景異寶竟有這麼大的來頭?

  「有些可悲,到頭來還是難逃一死。」他略微出神,又想到那頭老狐,會不會真是它,掙脫了此地?

  銀髮青年開口:「應該是因為始終沒有人來續約,而我們那位同鄉早逝,雙方的契約沒完成,他被反噬而死。」

  這種死法……有些憋屈,但是,王煊依舊覺得不靠譜,有些不相信。一個大難不死,逃出大幕的人,怎麼可能會無聲無息地消亡在此地,讓他心存懷疑。

  「有沒有一種可能,他的實力極為強大,掙脫契約的束縛,早已離開。」王煊提出疑問。

  紫發女瘮靈搖頭,道:「只有那麼一絲絲的可能,但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從本質上來說,契約一成,時間未到,誰都不可掙脫。」

  「或許,真的被他做到了,因為可怕的違禁物品也不在了!」王煊眼中的那個「狗頭」開口。

  但王煊知道,違禁物品在他身上,不可能被那個人拿走了。如果巨鯨還活著,為什麼會捨棄至寶?這有點說不通,他的氣魄未免太大了!

  現在,他串連起一些事情,但還有部分迷霧未吹散。

  王煊開口:「你們掃描這顆行星,是否發現一頭年老的黑狐,它的實力怎樣,在什麼層次?」

  感謝:帥氣滴浮生、層樓終究誤了少年,謝謝兩位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