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人間的歸馬役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通過各種蛛絲馬跡,王煊有理由懷疑黑狐,它有不小的問題。況且,上次他向方雨竹詢問密地時,連她都說過,這頭老狐敵視列仙。

  「這是在讓我們幫你實現夢想嗎?」銀髮男子笑著問道。

  「小事一樁,你們也好意思?再說,那頭老狐或許就是巨鯨。」王煊很從容,並且反客為主,道:「這樣的話,是我在幫你們實現人生夢想,怎麼謝我?」

  身穿太空衣的黑髮男子頗感意外,道:「呵,真有趣,第一次有人向我們販賣夢想,先看一看是不是他吧。」

  這艘飛船功能很強大,掃描一整顆行星的構造,探測異常的超物質源,捕捉強大的生命印記等,都是很常規的操作。

  「狗頭」很敬業,迅速有了結果,單獨告訴了幾位瘮靈。

  紫發女子開口,道:「算是一頭非常之狐,其生命層次很高,確實出乎我們的預料。但是,大環境變了,現在的它也只能隨波逐流,離地仙都有點遠了,以神話等階來衡量,大概在逍遙遊三層左右的水準。」

  王煊動容,這頭黑狐有些離譜,現在是什麼時期?超凡大崩塌,張道嶺和冥血教祖留在人間估摸著也就能發揮出這個水準……

  銀髮男子道:「它不是鯨,生命氣質根本不相符,另外,它身上也沒有攜帶這片宇宙的可怕違禁物品。」

  「所以,有緣再見!」幾個瘮靈倒也乾脆,失去目標後,決定立刻遠去,不想再耽擱時間。

  「或許,永遠見不到了,不久後我們即將冒險,希望能真正離開這片宇宙!」他們一直在找機會,想要返航。

  艙門開啟,他們做了個請的動作,目送王煊。

  「有沒有一種可能,巨鯨確實死了,但是你們的那位前輩,那位同鄉,或許還活著。」王煊向外走去,但在此過程中,還在思考,說出一些假設,道:「他取代了巨鯨,成為全面墮落者,想留在這片宇宙中。」

  幾人一怔,有這種可能嗎?

  「如果說,在很早以前,他就與那頭鯨有交集,比如少年時,甚至,連特殊的內景地都是他開啟的,在仙界中迅速崛起的也是那位瘮靈,而非原本的鯨,直到穿透大幕出來,他才還回宿主的身份,放出他的精神,不久後宿主死了……」

  這些話語讓幾位瘮靈愕然,反向思維,並沒有令他們覺得荒誕離奇。現場短暫安靜,他們在印證。

  「重新解析與比較,並沒有找到那位同鄉殘餘的生命痕跡,理論上應該死透了。」擁有一頭短髮的女子說道。

  銀髮男子很理智,道:「走了,無論是那頭鯨掙脫了束縛,還是我們的同鄉跳脫出去了,都意味著,前路將無比危險,這個遊戲該徹底結束了,我們不能繼續了。」

  這兩種假設,理論上只有一絲絲可能,幾乎無法實現,他們覺得,無論從哪個角度考慮,都應該遠去了。

  「再見!」王煊離開飛船,此時,離地面不是很高了,他一躍而下。

  一道銀灰色光芒衝起,那艘飛船快速消失在天空中,而後沒入茫茫宇宙,了無痕跡。

  「老青,離我遠點,拉開幾百里的距離。」王煊傳言。

  他在山林中穿行,故地重遊,山景依舊,但是超物質枯竭了,許多怪獸哀鳴,一副蕭條的景象。

  曾經的逝地,光禿禿,人去樓空,圍繞在這裡的八大超凡巢穴,有生物病懨懨,懶得動彈。

  雖然他當初在這裡很狼狽,被蠶蛇、山龜、銀熊、金色大鳥等追殺,但他確實曾在此地實現了超凡突破。

  他沒有駐足,一衝而過,來到地仙城附近,一路上仔細探尋過,並未見到那頭白孔雀。

  王煊像是一道幽靈,無聲無息,橫穿整片密地,見到不少超凡怪物,但都退化了,掉境界了,和從前相比,弱了一大截。

  「有些生物,也許會回歸普通野獸狀態,有些可悲啊。」他一衝而過,不管以前是否有仇,是否追殺過他,都隨風而逝,他不願再計較。

  成百上千年的古樹,水缸粗的巨藤,都在飄落黃葉,濃郁的生機漸漸消散。

  他更是看到一個老樹人,坐在山頭上嘆息,大長腿紮根絕壁上,這樣化為人形,能保住智慧,不至於渾噩。

  有些物種,一旦從超凡墜落到凡物,那就有些可悲了,會回歸原始,茹毛飲血,全面失去應有的靈性。

  宏大的黑色山體上,一頭老狼對著落日長嚎,非常悲壯,從超凡領域中退化到了大宗師境界,暫時保住元神火光,如果一而再下去,境界掉到宗師境界以下,它覺得自己會泯於山林群獸間。

  一頭老猿在講經,周圍席地圍坐了一群白毛猴子,氣氛壓抑,有的猿猴在落淚,他們中有些人可保住靈性,但有大半的同伴會回歸到野獸狀態。

  前段時間,各種有靈性的怪物,超凡物種,全都在瘋狂採藥,吞食大量靈物,但該來的還是要來。谷

  夜晚,王煊進入密地最核心的地帶,接近了列仙洞府,也就是老狐所居住的地帶。

  他沒有貿然過去,而是以精神天眼靜靜觀察,這地方很不同,有極強法陣,有一縷縷超物質繚繞。

  此地有一片秘境,縱然超物質在大退潮,這裡也有神話痕跡殘留,像是一個小型仙界覆蓋在前方,籠罩山林。

  「算是一片結界吧,延緩超物質徹底潰散乾淨,確實非同小可。」

  核心地帶,各種怪物橫行,有些巨鳥展翅,像是一小片烏雲似的,依舊很強,快接近逍遙遊層面了。

  還有飛龍翱翔,呼嘯著,攪動雲霧,像是在發泄心中的憤懣與不甘。

  顯而易見,核心地帶這些怪物當初一定都非常強,但都在日復一日的虛弱。

  結界中,有異獸馱著靈藥走出,在附近的地帶分發給一些怪物,在這種殘酷的大環境下,倒也顯出幾許暖意。

  結界很大,裡面自成一片世界,即便王煊有精神天眼,也只能望穿一段距離,不可能徹底看透,法陣以及大山實在太多了,層層疊疊,遮蔽視線。

  第一天,他沒有什麼行動,只是在靜靜地觀察,研究這裡的狀況,暫時沒看到熟人與異常。

  第二天傍晚,火燒雲漫天,結界中有金光一閃,像是一片金霞划過,那是……一匹高頭大馬?鬃毛如同黃金綢緞似的,流動光彩。

  「馬大宗師?!」王煊略微放心了,既然這東西還活著,而且看狀態還不錯,此地應該沒什麼變故。

  「列仙的歸列仙,人間的歸馬役煊。」那匹馬橫渡長空,在結界中像是閃電般飛行而過,在施展一種搏殺術。

  它叫什麼名字?王煊一怔,然後,想衝進去打死它!

  一群猛禽飛過,那頭金色的高頭大馬,踏虛空而行,比飛禽還過,甚至踩著它們的身體而過。

  它消失了,看得出它在撒歡與練功,早已是超凡生物,比以前確實強了一大截。

  「馬大宗師,馬屁精,找虐嗎?!」王煊盯著那裡,並沒有過去,想等它再次出現,最好出來。

  他對老狐很忌憚,希望先和馬大宗師有個交流,了解一下結界中的情況。

  黑狐肯定有自己的故事,不放趙清菡、吳茵回來,什麼意思?難道就是在坐等他來接人嗎?

  第三日,王煊再次看到了馬大宗師,這次它沒有一衝而過,邁著優雅的步子,看起來竟有幾許神聖韻味。

  它由過去的潔白,變得通體金黃,皮毛十分光滑柔順,像是鏡子似的泛光,一對黃金羽翼很寬大,流動祥和光輝,纖塵不染。

  在它的眉心有一根金色的角,繚繞閃電符文,有雷光若隱若現,它全面進化了,並且變異。

  古籍有記載,這是雷角天馬,真要成長到後期,戰力爆表。按照神話傳說,一些菩薩、強力的神仙等,若是得到這樣的坐騎都會很欣喜。

  不管它怎麼蛻變,在王煊眼中,就那麼一回事,哪怕它變成一頭麒麟,他也不會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主要是,他接觸的生物都很離譜,張道嶺肯定能拎著破銅鏡砸死一頭龍。

  很快,王煊看到了馬大宗師到底有多作,它優雅地邁步,矜持地行走,進入結界邊緣的藥田中。

  然後,它的一對大翅膀展開,像是在掄動大刀片,齊刷刷在那裡砍靈藥,就跟收割莊稼似的,成片的斬落。

  它很挑剔,從靈藥中精挑細選,才會吃上那麼一口。

  「這就有點離譜了,外面超物質乾枯了,你還嫌東嫌西?」王煊盯著它,很想以毆打的方式來教育它如何做頭好馬。

  不久後,他又放下了成見,馬大宗師斬落一片靈藥後,馱著藥草送到結界外,分發給外面的各路靈獸與怪物。

  「小馬駒!」王煊暗中傳音,呼喚它過來,當然他也注意隱藏了真容與元神氣質,渾身都被白霧包裹。

  馬大宗師放下靈藥,猛地抬頭,黃金眼珠瞪圓,朝著這邊望來,而後頓時來了個馬踏飛燕,呼嘯而至,一蹄子就朝著王煊臉上踩來。

  王煊額頭青筋直跳,這頭馬真是膨脹的不得了,見面就要先給他一蹄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