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密地重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迅輕飄飄地向後退去,克制住了捶它的衝動,不想驚動結界深處的老狐,對它招了招手。

  這匹馬比以前更沉著,冷靜,見狀後突然加速,馬蹄子光芒綻放,像是一輪小太陽轟然爆開,力道居然在瞬間大了數倍不止,這肯定是秘法,想殺他個措手不及。

  當初的小馬駒,現在還真有一定的殺傷力了,還不知是和當初的騎手重逢。

  王煊不和它一般見識,畢竟沒有露真容呢,轉身就走,想帶著它找個沒人的安靜地帶敘舊。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馬大宗師最兇狠的一記鐵蹄踏空後,轉身就跑,頭都不帶回的,沖向結界。

  它賊精,感覺情況有些不對頭,因為那個人藏頭露尾,實力不弱,避開了它的天馬九殺式中的第一殺。

  它認為,只要沒有把握,先跑為敬,絕對不犯險,回去喊人一起來圍獵,豈不是更痛快與保險。

  王煊一看,有心想直接出手捉走它,但又怕鬧出動靜,被各種怪物關注,去通風報信,他直接傳音:「馬大宗師,是我,過來!」

  刷的一聲,金色天馬立刻止步,支棱著耳朵,馬尾巴都翹起來了,瞪大眼睛,呲牙咧嘴,在那裡愕然又吃驚……

  「馬夫?!」它嘗試著這樣喊了一聲,當然也是暗中傳音。

  「你二大爺!」王煊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匹馬欠揍,實在該爆錘一頓了,從頭到腳都讓他看著不順眼。

  「真是你,我的御用馬夫,養馬的來了!」馬大宗師震驚,頓時一溜煙沖了過來。

  王煊在前面帶路,一口氣跑出去一百五十里地,這才停下身形並露出真容,有很多話想問它。

  「真是你!」馬大宗師感應到了熟悉的氣息,畢竟在一塊有段時日呢,現在它很興奮。

  熟人熟馬相見,它立刻躍了過來。

  王煊也微笑,攤開手,準備迎接,摸摸馬鬃,它看起來確實像是仙界中的聖獸,坐在它身上,估計確實會有仙家氣韻。

  馬大宗師很激動,像是在瞬移,面對王煊,哐哐就是八蹄子,如雷霆般猛烈,似浮光般快速。

  這個見面禮幅度有點大,上來就是天馬踏月拳,以鐵蹄猛踩,留下一道又一道重影。

  「你瘋了,現在認出我來了,還和我動手?」王煊的臉當即就黑了。

  「馬夫,當時你威風凜凜,橫行密地外圍,現在,讓你看一看我的厲害,我早就成為馬超凡了,更是曾經屹立於馬五段之巔。」它自然被震落了境界。

  同時,它認為,王煊也肯定被震落了,比它還要慘,畢竟這裡有結界保護,有稀世異寶防禦。

  所以,它無比興奮,想讓當初騎著它四處跑的人明白下,現在誰更強。雖然沒有惡意,但是它想逞下強。

  「你現在什麼境界?」王煊避開了,其實早已看出它的實力,可還是樂得陪它走兩招。

  「我現在是馬三段,在密地中赫赫有名,人稱馬求敗!」馬大宗師,發光的蹄子又來了,這次帶著雷霆,爆發閃電之光,速度加快,力道更是大了很多倍。

  王煊無語,小馬駒還真是個孩子,飄的厲害,早先的雞賊,在確定是熟人後,就消失的無影了,已經沒戒心,只想證明它很強。

  他輕輕一點,一根指頭就抵住馬大宗師的蹄子,讓它落不下來。

  「馬夫,你……吃什麼天材地寶了,這麼大的力氣?」它簡直不敢相信,??前陣子它在密地中將靈藥都當菜吃了,才迅速崛起,最高光時刻時都快接近六段了。

  結果這位故人,來自枯竭的科技星球,返回故土後,反而更強了?

  「天馬踏月拳!」它退後,接著嗷的一聲大叫,全身發光,整體宛若化作一輪神月,向著王煊衝撞了過去。

  王煊站在那裡沒動,右臂發光,化出一隻能量大手,將它整體給託了起來,讓它懸在半空中。

  「我去!」馬大宗師毛了,這真是見鬼了,這個故人現在到底在什麼層次,它一聲低吼:「你上當了!」

  剎那間,它滿身都是雷霆,尤其是獨角那裡,粗大的閃電劈向王煊,它自身宛若一個巨大的球形閃電。

  「別鬧,安靜點。」王煊開口,將它扔在地上,並拍了一巴掌,瞬間,所有雷霆電光都消散了。

  同時間,他輕靈地躍起,坐到了天馬背上,道:「帶我走一走,轉一轉,和我聊聊。」

  馬超凡眼睛都直了,神情恍惚,自認為一飛沖天了,在許多怪物中都罕有對手,結果還是打不過這人形怪物?

  「王煊是你嗎?不會被奪舍了吧,我不相信,現在我還沒超過你!」它搖頭擺尾,猛烈掙扎,電光四濺。

  王煊啪的一聲,給了??它一巴掌,強大的力量壓制的它差點軟倒在地上。

  「你也不想想我是誰,你主人,當初就收拾的你服服帖帖,現在你要上天嗎,想造反了?」

  馬超凡有點難以接受現實,原本還想炫耀和顯擺實力,結果被當頭一棒,讓它有點懷疑人生。

  「我吃了很多超凡藥草,差點就是馬六段,要知道那些奇物都是列仙留下的,紮根仙府中很多年,怎麼還比不上你?」

  它蔫了,耷拉著腦袋,有些不死心地問道:「馬夫,你都吃什麼了?」

  「你喊我什麼呢?」王煊瞪眼。

  「王哥!」馬大宗師立刻改口。

  王煊摸出一小塊造化真晶,在它眼前晃了晃,那種接近真實的奇異能量物質頓時讓它眼睛直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能感覺到,它的元神都在顫抖,想要接近。

  「主人,小馬我很想念你,你怎麼才來?真的想死我了!」

  王煊頓時沒脾氣了,果斷收起真晶,這沒節操的小馬駒,變臉太快了,不久前還各種嘚瑟呢。

  「你現在叫什麼名字?」

  「馬役煊!」

  王煊一巴掌拍在它腦袋上,道:「再說一遍!」

  「啊,我剛才說錯了,我現在叫馬超凡,與王煊共歲月,共長生燦爛!」它信誓旦旦,在那裡表忠誠。

  「清菡和吳茵現在怎麼樣了,還在結界中嗎?」王煊問道,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在,她們都是超凡者了,列仙洞府中的奇藥真的太多了,很適合她們,連病根都快消除了。」

  王煊頓時鬆了一口氣,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只要人沒事兒就好,至於實力怎樣都無所謂,畢竟神話時代即將結束。

  「她們的病根……」

  馬超凡快速說道:「天人五衰病啊,雖然是隱性的,但以後有可能會遺傳給後代,正在進行最後的治療,差了一兩味兒主藥,不過都有下落了。」

  王煊點頭,若是能治療,確實是好消息,他問道:「那頭老狐怎麼樣?」

  「我爺爺很好啊。」馬超凡張口就來,都不帶猶豫的。

  王煊:「……」

  黑狐成它爺爺了?叫得這麼順口和自然,這是馬屁拍到忘我之境了吧,它自己都沒覺得異常。

  「你要是喊他師傅,或者師祖,我還能理解。」王煊說道。

  「這個……喊順口了,嘿嘿!」馬超凡一點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清菡和大吳她們兩個在這裡過的好嗎?沒有什麼意外吧。」王煊向它詳細了解兩女的情況。

  同時,他也想知道老狐的一些底細,究竟是否有問題。

  「她們挺好的,我爺爺很關心她們,最近一直在張羅,準備給他們選夫婿。」馬超凡說道。

  「我#!」王煊當場就要炸了,黑狐它想幹什麼?活膩了吧!

  「王哥,不是,主人,你激動啥?先給我一塊晶吧,我感覺有它的話,我還能更強。」

  王煊一巴掌削在它腦袋上,頓時打的它眼冒金星,力道再稍微大一點的話,頭顱都得裂開。

  他很生氣,道:「你沒心沒肺,還是說被那頭老狐給洗腦了?它最近都在為趙清菡和吳茵選夫婿,你居然不怎麼在意,沒去阻止,和我說起這件事也是輕飄飄。」

  馬超凡一臉委屈之色,有些害怕,道:「我還沒成年,對嫁娶沒什麼概念,只要兩位姐姐自己喜歡不就行了嗎,我沒什麼感覺。」

  「她們自己喜歡嗎?」王煊問道。

  「我不知道,還沒選呢。」馬超凡對這個領域顯然是小馬駒心態,雖然能以精神領域交流了,但在這方面還是白紙一張。

  它補充道:「不過,我爺爺說了,那個從宇宙深處來的人天賦極強,疑似古代的超絕世謫落人間,再生歸來,是個良人。另外,還有那個在母體時,別人誦經,他就有感,能夠跟著共鳴的人,似乎十分離譜。我爺爺說,這要是在古代神話鼎盛時期,他會被各方教祖搶走,去當親兒子養起來。現在竟有這樣的意外,兩個前景璀璨的人出現在密地,或許是天意。我爺爺有以撮合,認為以後不用藥,以那兩人少許真血,就能洗禮掉天人五衰病最後的那點痕跡。」

  「帶路!」王煊發現,不去見黑狐不行了,這頭老狐原本給人很穩重的感覺,現在怎麼會突然亂來?他一時間琢磨不透。

  馬超凡馱著王煊,一路風馳電掣,不久後就出現在結界外。

  王煊蹙眉,這一切該不會是老狐故意放的風聲吧?知道他要來了,將馬超凡放在外邊,借它之口傳話,讓他別躲著,趕緊去見它。

  他想了想,無所謂了,如今他在十一段,立足在神話最前沿的邊荒領域中,在人間他不怵各路超凡者,便是老狐作妖,他也敢掂量下。

  真要是有意外,以及讓人忍無可忍,縱然這裡有法陣,有布置,他也無懼,對方敢埋伏他的話,他不介意用至寶轟擊。

  王煊騎著馬超凡,直接進入結界中!

  路上有不少瑞獸,有許多強大的怪物,都露出異色,看到這頭雷角天馬居然這麼順從,讓人騎坐,在猜測王煊什麼來頭。

  結界中地域果然很廣,在前方便有一座小型城池。

  途中,他看到一些人類,看穿著和服飾有些眼熟。

  「他們來自羽化、歐拉、河洛三顆超凡星球,密地有蟲洞和他們那裡連著。」馬大宗師告知情況,三地有些青年俊傑也被老狐邀請來了。

  「那個人有點眼熟!」遠處有人盯上了王煊。

  「疑似在地仙城外殺了我們很多超凡者的……異星人!」有人低呼,認出了他。

  到了這裡後,王煊沒有掩飾,直接以精神天眼掃視,遙望遠方,不久後就有所獲。

  精神天眼無視距離,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女子背影,地平線盡頭的秀麗山峰上練飛劍,她穿著古代長裙,超凡脫俗,飄逸而空明,如謫仙臨塵。

  他心緒起伏,終於重逢。遠方那座山峰上,女子似乎有感,停了下來,朝這邊望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