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收回目光,因為,周圍的人神色著實不善,有人認出了他的身份。

  他這個「異星人」當初在密地可是殺的人頭滾滾,斃掉很多高手,將河洛、歐拉、羽化三星的試煉者都得罪了。

  過程極其艱險,他差點就死去,他和老陳兩人被大追殺,不斷逃亡,走投無路,他甚至都躲到毒蜂窩中了。

  所以,他對這些人同樣沒什麼好感,如果這些人不懂進退,他不介意再開殺戒。

  湖光瀲灩,靈樹粗大,花瓣簌簌灑落,像是雪片飛舞,但也有清香陣陣,結界中景色著實不錯。

  王煊沒搭理這些人,騎坐在皮毛金黃如綢緞子般的馬超凡背上,沿湖向前而行。

  「真的是他,又一次出現在密地。找人吧,看他這麼有恃無恐,想對付他的話不容易,應該很棘手。」

  遠處有人開口,原本想帶著一批超凡者圍過來的,但最終克制住了衝動。

  當初,王煊為自保,雨夜大開殺戒,連殺河洛、歐拉、羽化三星的超凡高手……最後他們不講規矩,從本土連夜調動高手跨越蟲洞來圍剿他,足足數十位,境界都比王煊高,結果很慘烈,依舊被殺潰。

  「這個人心狠手辣,姜軒、穆雪、袁坤、歐雨萱等良才美質,都是一時俊彥,卻被他一人殺的人頭滾滾,橫屍荒林間,我恨不得立刻宰了他!」

  一群人注視王煊,眼睜睜地看著他遠去,進入城中,沒有人妄動,以紙鶴在傳訊,以飛劍在傳書。

  這次,有些老傢伙親臨密地,他們不相信,這個劊子手能擋住那些大高手的煌煌劍光,必被梟首。

  「走,我們也進城,坐等好戲上演,要親眼目睹他被殺,我就不相信,今天他還能呼風喚雨。」

  有人咬牙切齒,對這個異星人恨之入骨。當初,在地仙城,王煊殺紅眼睛回來後,更是在城中洗劫了倖存者的玉牌,去兌換最終的獎勵,連湯水都沒給他們剩多少。

  正常來看,他們確實應該有底氣,有接近逍遙遊的老傢伙親臨,有人世間超級英才,九段層面的猛人坐鎮,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而且,如今不是試煉了,蟲洞打開,沒有實力層面的限制,異星人如果還有同伴降臨,三大超凡星球會立刻尋求大本營的支援。

  城池很陳舊,是古代神話生物的居所,青石板鋪路,留下了歲月的斑駁痕跡,最起碼有兩三千年的歷史。

  不過,這裡的城池遠比地仙城保持的完好,並未坍塌和毀掉。

  城中,各個物種都有,都在超凡層面,有滿身鱗甲的大象,有通體雪白的蠍子王,更有鵬鳥後代盤旋。

  在這裡王煊感受到的敵意更為濃烈了,來自三顆超凡星球的人都得到消息,引發輕微的騷動。

  王煊依舊不為所動,讓馬超凡帶路,他要直接去拜訪老狐,對那些有敵意以及不滿的人群,他選擇無視。

  「狐爺正在煉藥,將列仙洞府中最強的幾株大藥都採摘了,最遲明日也應該煉好了。」馬超凡告知情況。

  王煊道:「那就去它的府上等著,同時,我要見清菡和吳茵。」

  城池布局較為合理,澄淨的湖泊,冒出仙氣的靈山等,既是景物,也是仙家洞府。至於寬闊的街道,商鋪等,更是應有盡有,昔日應該很繁華。

  黑狐的府邸,便是那列仙洞府,位於古城的中心地帶,在這裡落英繽紛,數千年的菩提樹青翠碧綠,葉片翻動間,像是經文在翻篇。

  沿著青石街道一路而來,看著白霧繚繞的府邸,馬超凡低語了幾聲,守門的兩頭銀熊精直接放行。

  但在這時,身後傳來動靜,有烏光橫空,從遠處極速斬來,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傳出驚人的炸雷聲響。

  這片地帶所有人都側目,盯著烏光。

  王煊坐在馬背上紋絲未動,抬手就接住了那道烏光,是一口薄如蟬翼的黑色彎刀,划過數百米距離。

  它可以輕易斬殺超凡者,是一件寶物,在羽化星小有名氣,最近三百年以來,歷代主人以它前後斬殺超過五百名以上的超凡者,號稱不見血不歸。

  然而,它安靜地落在王煊的手中,原本還嗡嗡顫動呢,現在卻暗淡烏光,而後更是咔嚓一聲,被捏斷了。

  「這是什麼,刮鬍刀嗎,有些鈍。」他在下頜上試了試,隨手就扔在地上。

  整條街道安靜了,羽化星的一件兇器被他隨手就掰斷了?

  遠處,一名女子噗的一聲,吐出去一口鮮血,這是她以自身血精和道行溫養的寶物,被人隨意一抓就斷了?

  她充滿了不甘,擦去嘴角的血液,道:「是他,殺了我妹妹穆雪,還敢來這裡,誰能拿下他?」

  她尋找幫手,並且早已讓人向族中長輩去送信。

  「超凡五段的人都拿不下他,就不要亂下手了!」有人第一時間傳音,發出警告,將王煊的危險級數提升起來。

  現在五段的生物,當初沒有被震落前,絕對是九段以上,甚至是逍遙遊層面的高手,結果根本不敵。谷

  「他……是怎麼修行的,當初的境界在超凡兩三段而已,即便他後來還有提升,可是真實現狀,不也要被震落下來嗎?」有人不解。

  一片銀色的雲朵從府邸中衝起,帶著濃烈的藥香,有金丹撞擊藥爐的聲響傳來,居然呈現出異象,霞光澎湃,照亮這片府邸。

  「狐爺,煉丹成功了,提前出關了。」馬超凡喜悅,不用等下去了。

  「這兩日我心血來潮,感覺到了貴客在外徘徊,想不到是小友,有請。馬孫還不帶故人進來。」老狐的聲音傳來。

  「是!」馬超凡對老狐相當的尊敬,直接應聲。

  在這個地方,王煊直接下馬了,既然黑狐現在表現出了善意,不管是作態,還是真心,他也得低調點。

  從心底來說,他唯一忌憚的就是這頭老狐,不知道它真正的根腳,絕對不簡單。

  這片府邸依靈山而建,湖光山色,亭台樓閣,小橋流水,各種景物連在一起美不勝收。

  「冒昧來訪,還請前輩見諒。」王煊很客氣地傳音,雖然還未見到老狐,但別人都有所表示了,他應有的禮數也不會少。

  蓮池中,金色的大鯉魚擺尾,蕩漾其陣陣漣漪,池畔神樹搖曳,滿身都是花蕾,芬芳瀰漫。

  「真是意想不到,大半年而已,小友的實力突飛猛進,著實讓人驚嘆。」老狐笑呵呵,出現在前方草地上,粗布麻衣,依舊未化形,狐身,直立行走。

  「前輩,謬讚,我這點道行和你比起來,還是不夠看。」不管心理是否有底,王煊表現的很謙遜。

  他是為接人而來,能不動手,就動口好了,沒有必要的廝殺無意義,他不想走到哪裡殺到哪裡。

  就如同在新星、舊土,短暫震懾後,遍地都是遵守新約的「朋友」。

  「你呀,太低調了,我在你這個年齡段時,無論是境界還是實力都比不上你,但卻恨不得與一整顆星球的強者競逐。你這種道行,這樣的突飛猛進的速度,恐怕各路教祖年少時,見你也要失色。看到你,讓我意識到,自己真的老了,歲月無情,專斬老古董啊。」老狐道感嘆

  王煊帶著微笑應對,平日和老張犟嘴,和方雨竹坐在一起吃飯,和妖主聯袂登太空,早已適應了,不管老狐什麼來頭,他都從容的應對著。

  「黑狐前輩,羽化星姜海真人登門拜訪。」

  「稟報狐爺,河洛星袁林峰教主來訪。」

  ……

  幾乎是同時間,外面一批又一批訪客登門,求見黑狐。

  王煊知道,這些人不是衝著藥爐中的丹藥來的,就是衝著他來的。他立刻對老狐開口,道:「前輩,我這人心直口快,再履密地,是為接趙清菡、吳茵回家!」

  他不願耽擱,想趕緊見到兩女,早點帶走她們為好,他雖然不無懼三大超凡星球的人,但也不想節外生枝。

  「有請!」黑狐開口,讓那些人進來。

  然後,它轉頭看向王煊,道:「這裡面有些誤會。那就讓趙清菡和吳茵這兩個孩子回來,她們在悟道崖上練飛劍呢。」

  這片府邸頓時熱鬧起來,來訪的客人很多,老狐來者不拒,都放行了,蓮池畔,擺放上很多玉石桌案,有果品有美酒,招待眾人。

  來訪的人還在增加中,不少人進來後就盯上了王煊,但他淡然處之,對這些人不予理會。

  「王煊大惡人來了,真的假的?還是有些膽量的,我還以為他回去後就再也不會踏足密地半步呢。」

  遠空,與一艘竹船發光,載著一頭小狐狸還有兩個明艷的女子飛來。

  小狐仙得知消息,帶著趙清菡和吳茵回來了,船上兩女都穿著古代服飾,衣裙獵獵,迎風飄舞,雖是現代女子,但這種穿著很像古典麗人,環繞仙氣,空明出塵。

  她們雖然還在遠空,但是王煊已經站起身來,遠遠地看到了兩人。

  「王煊!」船上兩個明艷的女子立在船頭,揮動縴手。

  「王煊!」與此同時,府邸中也有人在低喝。

  這個時候,遠處有人直接張弓,一點都不帶猶豫的,在哧哧聲中,連珠九箭,比飛劍還快,射爆長空,伴著雷霆轟鳴聲,劃出九道恐怖的光束,飛向王煊的額頭與心口等要害。

  「小心!」在這種關頭,真正關心王煊的自然是竹舟上的人,其他三顆超凡星球的人都在冷漠注視。

  老狐眼睛頓時立了起來,覺得過分了,剛要有所動作,但被王煊自己搶先了,他右手探出,將雷霆聲中,在刺目的閃電中,將九支箭羽都抓住了,接著反手就拋了回去。

  噗噗噗!

  血光四濺,在密地中,足以稱得上超級大高手的七段強者,被九支箭羽洞穿,連身上的甲冑都擋不住,而後那人更是整體爆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