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腐朽的現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這樣萬法皆朽的大環境下,九段就可以稱之為超級高手,可是,那個九段強者卻被異星人秒殺。

  瞬息的死寂,沒有人開口,所有人都心頭翻騰,這是什麼怪物?有些人在半年前親身經歷過地仙城的廝殺,先後對比,這個王煊崛起的太猛烈了。

  這種拔高,這樣快速的提升,給人很不真實的感覺,超級九段高手被他單手立劈,沒有比這更震懾人心的了。

  馬超凡當場石化,它自認為實力在飆升,不久前還在嘚瑟,和王煊比劃,原來兩者間的差距竟這麼大,根本不是幾個段位的問題。

  趙清菡、吳茵半年來都生活在密地,每天都在刻苦修行,深知現在神話生物究竟如何,王煊是他們同伴,同樣來自現代社會,竟走到這種高度,能力壓超凡世界的大高手了?

  「大凶人,真是超凶啊!」小狐仙咕噥,正在拆零食包裝,啃了一塊巧克力,剎那睜大眼睛,感覺味道不錯。

  老狐開口:「這是要是在古代,神話最絢爛的年間,你這種天賦和根骨,可以隻身在仙界殺出一大片地盤,崛起後是能夠稱尊做祖的至強者,生在這個年代有點可惜啊。」

  這樣的評價可以說太高了,讓所有超凡者都動容,連老狐都這麼說了,還有什麼不服氣的?

  來自羽化、歐拉、河洛三顆超凡星球的人,一時間都沉默,尷尬,進退不得,尤其是站在最前面,要和王煊死磕的人,難堪無比,這還怎麼打?

  有幾人彼此交換眼神,要不要一起上?可是,這個異星人實在太危險了,聯手就能殺之嗎?

  他們不可避免的回首,看向幾個老傢伙,那是三顆超凡星球的上的大人物,是教主層面的人。

  只是,時代不同了,哪裡還有地仙,更不可能有養生主,而且,在當今這個枯竭時期,所有人都在被一震再震,所謂的教主現在是指穩定在逍遙遊一層的生靈。

  在神話鼎盛時期,這就是笑話!

  可眼下這就是殘酷的事實,大宇宙對超凡越來越不友好,能穩定在這個層面的生物已經很驚人。而且,這還是藉助結界、奇物的結果……

  現在,來自羽化、歐拉、河洛的幾位教主都在皺眉,從本心上來說,他們自然想為本星的人出頭。可是現在,連他們都心中沒底,境界似乎比那個人高?但是若論戰力,那就不好說了。

  現場沒人開口,三顆超凡星球的人覺得很難受,難言的壓抑與尷尬。

  「我來吧。」在這種氛圍下,緊張而讓人沉默的時刻,居然有人主動站了起來,是一個老者。

  連幾位教主都露出異色,他們知道這個人,很神秘,曾找過他們,要整合三顆超凡星球的道統。

  而且,這次也是此人主動來密地,要找老狐談一些事。

  「我來自仙界!」終於,他自報了來歷。

  這種的話語一出,頓時引發騷動,打破現場的寧靜,所有人都吃驚地睜大眼睛,躁動不已。

  活著的列仙?!

  顯然,這三顆超凡星球對應的大幕內,回歸的列仙還不是很多,不然的話,他們不會是這副表情。

  「哦,你在仙界什麼境界?」王煊問道。

  「接近准絕世層面吧。」老者平淡地開口。

  羽化登仙九段,可以稱之為準絕世,也被稱之為妖聖、天仙等,更上一層樓,就是幕天這個大境界,也就是真正的絕世層面。

  老者這種話語一出,著實引發轟動,這是一位準天仙、妖聖級的老祖?

  「我是從河洛星走出去的修仙者,今天,看到後輩這麼不堪,著實有些難過,忍不住要出手。」他平靜地開口。

  他看著王煊,道:「我這個人一向護短,今天只是單純的想為後輩出頭,你不想要說我不講理,我就是這個性格,來吧。」

  在當下的大環境下,他無限接近逍遙遊二層,跨界時受損嚴重,再加上一震再震,他穩在了這個境界。

  但是,無論是他,還是其他超凡者,都有理由相信,他這個幾乎踏足逍遙遊二層的老祖,遠比同境界的人強大的太多了,這段時期一而再地被震落境界,道行也等於在被夯實。

  「你這是典型的對人不對事,不講道理,很好,我也不想留後手,來!」王煊開口,相當的冷淡。

  「前輩……」無論是趙清菡還是吳茵,都快速傳音,向老狐開口,請它做主,怕王煊血染密地。

  雖然她們意識到,王煊很強,時隔半年的時間,似乎有奇蹟般的提升,被老狐都讚譽不已,但是她們很難想像,他可以和接近天仙、妖聖層面的生靈對抗。

  這一刻,羽化、歐拉、河洛三星的人很期待,有古代的神仙老祖宗級的生靈,強勢出頭,這應該沒什麼懸念吧?!

  他們的心境大起大落,現在,許多人長出一口氣,覺得沒什麼問題了,今天的古怪與壓抑氣氛該被打破了。

  老者沒多說,整條右臂發光,像是一柄天劍復甦,發出刺目的光,面色冷淡,揚起右臂後向著王煊劈去。

  這完全是複製王煊剛才的姿勢,想以手掌立劈敵人,為三顆星球的超凡者討個說法!

  「你要用盡全力啊!」在這種關鍵時刻,王煊居然提醒對手,讓不少人都吃了一驚,他什麼意思,面對接近天仙、妖聖般的生靈,還敢這麼自信?

  在許多人看來,這著實有些放肆了!

  此時,王煊攥緊拳頭,沒有多餘的動作,右拳發出刺目的光芒,如神焰繚繞,各種細密的紋理浮現,散發可怕的氣息。

  哧!

  老者的右臂如天劍劈落時,煌煌劍光異常璀璨,照耀的所有人都睜不開雙眼。

  然而,咚的一聲,隨著王煊直接揮動拳頭,一切都改變了。

  煌煌劍光被那一拳砸的崩開了,貫穿了,一拳轟過去,超物質沸騰,猛烈地席捲,讓劍光潰滅了。

  轟隆!

  這一次響聲巨大,不僅劍光爆開,連帶著那老者也渾身都是裂紋,面孔如蛛網般交織血色痕跡,他震撼,驚悚,而後心中一片漆黑,眼神黯淡了,元神在瓦解。

  一位接近天仙、妖聖層面的生物,從仙界回歸,在密地中被人一拳打的肉身爆碎,血霧蒸騰。

  王煊立身在原地,很鎮定,以拳頭解決了對手。

  但是,現場不能平靜了,那可是一位仙人,一位老祖,在大幕後都有赫赫威名,就這麼在人間被人打死了?

  這對於羽化、歐拉、河洛三顆星球的人來說,不亞於一場大地震,心中的信念都被那一拳轟的搖搖欲墜,滿臉都是驚駭之色,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王煊沒什麼感覺,連鄭元天都殺死了,眼下這個層面的生靈又算什麼,在大幕中還比不上鬼僧、圓臉白虎呢。

  在這腐朽的現世,不破限的生靈,非絕世層面的強者回歸,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威脅。

  「身在仙界,你連我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嗎?說明你接觸到的層面也不是很高啊。」王煊自語。

  附近,所有人都發呆,甚至感覺驚悚,張口結舌,這又是什麼情況?

  此時,他們體會到一種深深的寒意,按照他的意思,仙界的人應該聽到過他的名字?

  王煊所說的是實情,前段時間,恆均、鄭元天不惜撕開大幕,要針對他,仙界中不少高手都知曉。

  「王大凶人……這是要上天呀!」小狐仙聲音含混不清,滿嘴都是零食,她美滋滋,話都不利索了。

  馬超凡則暈乎乎,這位王哥,不對,王主……人,似乎強的過分了,離譜到讓它受到驚嚇。它決定了,這次要跟著王煊一起離開密地,去遠方的世界看一看。

  吳茵美眸大睜,寬廣的胸懷略有起伏,她是真的被驚到了,當初她所了解的王煊,被譽為最適合走舊術路的奇才,被很多人看好,但是,她無論如何也難以料想,他連列仙回歸後能照殺不誤。

  趙清菡安靜地看著,漂亮的大眼瞟了過去,這個老同學、親密的同伴,真的很適合走神話道路啊。這才多長時間,就達到了這樣的高度,她雖然了解王煊,知道他很多秘密,但還是被他驚的略微出神。

  「我不願打打殺殺。」王煊開口,看向河洛、歐拉、羽化三星的人,他希望這件事到此終結,他反感無意義的戰鬥,希望天下沒有敵人。

  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心中滋味難明,這還怎麼打?再繼續下去的話只能自取其辱。

  站在那裡,原本同仇敵愾並要出頭的人,現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都有些頭大,更是很緊張。

  「這件事就這樣吧,到此為止。」老狐一錘定音,化解尷尬,讓那些人退回去。

  他們灰頭土臉,默默倒退,坐在玉石桌案後,今天太丟人了,三大超凡星球居然被一個年輕人壓制。

  「走嘍,我們去換新衣,看一看有多漂亮。」小狐仙打破這種緊張而又難堪的氣氛,拉著趙清菡和吳茵跑了。

  王煊開口,讓小狐狸和兩女都身形都為之一頓。

  「前輩,你曾經是大幕後的一位絕世高手吧?」他很直接。

  在場的人都傻眼,今天怎麼怪事一樁又一樁,老狐是列仙中的一位絕頂強者?而王煊竟可以與這種人平視對話。

  老狐開口:「來,我們慢慢聊,你放下戒心,我們之間不會有什麼衝突。修行的事,超凡的領域,哪有那麼多的打打殺殺,更多的是坐下來談一談。我想,你久等趙清菡和吳茵不歸,對我有些誤會了。」

  與此同時,舊土,陳永傑身體微微發光,他皺眉,什麼狀況?他現在並未修行,怎麼血肉通明,有淡淡的光雨流出。

  「糟了!」很快,他想到一些事,在逝地中,在擺渡人的船上,他背鍋了,體內被留下印記,有一場無法避免的跨域大戰,一直在等待著他。

  這怎麼行?關琳再有幾個月就要生了,他想陪在她身邊,看著自己的兒女來到這個世上,現在老天想不成全他?

  「徐福,徐大爺,你這個坑貨!王煊,你在密地順利嗎?我這邊要出事!」他不淡定了,強烈不安。

  剛發單章,就自斬一刀,沒治了,再想辦法,第二章攢著,選個好時間段去發吧,大家別等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