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一走就是兩千多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永傑彷徨了,當初,帕米爾高原大戰,他置之死地而後生,真的拿命在堵,都沒皺過眉頭,現在他滿心憂慮,不想在這個時候離去。

  他快速留下視頻音訊,如果沒有選擇,那麼也只能上路了,但要讓關琳知道因果。

  「似乎還有時間,雖有光雨流動,但並沒有消失的跡象,這只是初兆嗎?」夜晚,他看著自己發光的身體。

  突然,他神情一滯,而後心潮起伏,被驚到了,自身蒸騰的點點光雨十分奇異,有些熟悉的特質。

  「師傅!」他想到了三十年前的舊事,他的師傅,在神秘接觸中消失的事件,有眼下這種氣息。

  當時是在山地間,祥和之光覆蓋那裡,進去的人最終都無緣無故跟著不見了,原地留下一口黑劍,就是他現在一直用的兵器!

  「我師傅這是跨域征戰去了,當年屬於誤入,還是被莫名選中?」陳永傑一改彷徨與不安,眼神有些嚇人,他……想去了!

  前段時間,他曾請教過張道嶺、冥血教祖,他們認為神秘接觸事件和小型仙界突兀降臨有關,那種光幕可以移動,但沒有能確定怎麼回事,現在有答案了。

  教祖級人物無法確定,自然是因為,超出他們所統御的仙界的範疇,那是在域外,和其他文明有關。

  「這口黑劍曾經屬於劍仙子的大仇人,滅了她那個道統的滿門,我去問一問,難道她那個人仇人去了域外?」

  ……

  宇宙深處,密地結界中,湖光瀲灩,神樹搖曳下晶瑩的花瓣,氣氛很融洽,不再有打打殺殺……

  羽化、歐拉、河洛三星的超凡者不服氣也不行,再敢站出來的話,可能會被那個年輕人全部滅掉。

  他現在居然可以和深不可測的密地黑狐對話,還那麼的平靜與從容,這超出了他們的理解。

  當初,來密地時,他只是一個凡人,竟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走到這一步。

  「你要是不提及,我都快忘記自己是誰了,早已習慣密地的生活,磨平了曾經的所有稜角,熱血已冷,心神半腐,暮氣沉沉,沒有了蓬勃的鬥志。」老狐粗布麻衣,站起身來,仰頭望天,一副飽經風霜的滄桑之態。

  它透過結界,盯著宇宙深空,眼神漸漸凌厲,如同刀劍齊鳴,有實質化的光束飛出,刺透結界!

  所有人都動容,而後震驚,他還真的是一位來自仙界的絕世強者,一位幕天層次的至強生物?!

  許多人頭皮發涼,仙界中的絕頂人物就在他們身邊,活在現世中,現在被證實了,太驚人了。

  而後,人們看到,王煊起身,和老狐站在一起,依舊那麼的平和,寧靜,讓三顆超凡星球的人頭大。

  這個異星人,能與至強者並肩而立,並親口揭示出老狐的部分根腳,到底是什麼怪物?而他們早先還一而再的想滅掉他呢,真是瘋了。

  對他們而言,早先的行動猶若是在地獄的入口瘋狂蹦極,現在後怕不已,陣陣心悸,頗為惶恐。

  「我爺爺是可以稱尊做祖的幕天層次的生靈?」小狐妖一陣迷糊,抱著的一堆禮物都落在了地上。

  「我爺爺……是仙界大佬,能出傳奇自傳的人?!」馬超凡沒臉沒皮,熱血澎湃,感覺自己的身份跟著暴漲,暈乎乎。

  「走吧,我們兩個聊一聊。」老狐帶著王煊,避開所有人,來到一間靜室,與外界徹底隔絕。

  「我是誰?姜思遠的師傅,一個當年無力保護自己弟子的廢物,一個至死都帶著遺恨的老不死!」

  老狐的情緒有些激動,不在那麼寧寂了,像是一口無波的古井墜落一顆隕石,濺起巨大的浪花。

  姜思遠是誰?很快,王煊從老狐口中知道了。

  他的瞳孔有光划過,感覺有些難以置信,是那個「巨鯨」,開啟過特殊內景地,犧牲自己性命,救過方雨竹的人。

  「那個時代,你似乎不出名……」

  老狐聽聞後點頭道:「是,那時我沒有什麼太大的名氣,因為思遠超越了我,面對的是妖皇級生靈,那個時代,我這個作為師傅的人才走到天仙層面!」

  這就是在凡人時期開啟過特殊內景地的人的恐怖之處,快速超越了他的師傅。

  「看著徒弟慘死,我卻無能為力,最後心灰意冷,我借道高等精神世界遠去,想重回人間。」

  老狐一副憂傷而悵然的樣子,像是揭開了心中的傷疤,血淋淋,他聲音平緩:「想回歸現世談何容易,我這一走便是常人難以想像的漫長歲月,期間數十上百次險死還生,多次迷失,能回來簡直是奇蹟。」

  列仙想回人間,需要以無邊法力貫穿大幕,這是一種不可取的方法,在過去實在太艱難了,會非常慘烈。

  也就是如今,舊約鬆動後,神話漸漸腐朽,諸仙才開始能夠跨界,但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還有一種方法,那就是進入高等精神世界,尋找現世,或許更為穩妥一些,最起碼在路上時,很長時間都不會死。

  但是,卻也沒有聽聞到,有誰能真正活著回來!

  「我或許是僅有的那麼三四個成功案例之一。但是,很奇異,也很神秘,我這一走居然是兩千多年,讓我自己都難以相信。在路上時,我突破了,成為一個幕天層面的高手。但是回歸後,我也付出了慘重代價。」

  王煊聽的出神,一段歸程竟需要兩千多年?!

  他不可避免地想到妖主的父母,以及魔四那一脈的鼻祖魔皇,那三人成功了嗎?

  「很意外,也很離奇,我在高等精神世界中,走著走著就失去了肉身,精神飄浮了起來,然後就迷失了。當我再次有知覺時,竟感應到胎兒的心跳,我回歸了母體,然後再次沉淪,無知無覺了。」

  老狐的這種說法,確實離奇,這個神話時代並沒有轉世之說,信的人極少。

  「直到很久後,我再次復甦,那時的我已經是一頭黑狐,娶妻生子多年,生活在密地中。在此過程中,我竟渾渾噩噩了很多年,像是看到了不屬於我的人生,而是一位狐族的部分過往。然後,我明白了,我像是經歷了投胎新生,但是迷失了很多年,後面才全面覺醒。」

  這如同天方夜譚,在超凡世界中,連方雨竹、張道嶺、妖主等人都不怎麼相信轉世新生一說,還不如附體和奪舍靠譜。

  而老狐在精神世界中走著走著肉身突然沒了,精神遠去,居然很像是投胎,這就有些異常了!

  到目前為止,其他絕世高手探索各種不朽手段時,都沒有過這種經歷。

  「你是新生後覺醒了前世記憶,還是昔日的主元神沉眠後再次復甦?」王煊問道。

  「肉身新生,精神由弱而強的成長,也算是新生的元神吧,但是,我的一身道行在我覺醒後,也於一夜間都回來了。」老狐說道。

  王煊愕然,這既像是轉生,也像是奪舍,介於兩者之間,說不清道不明。

  這種路線有些了不得,若是在枯竭時代也可以繼續進行,經歷多次新生,豈不是在積累一世又一世的修行,會越來越強?

  很快,他又靜默,老狐所說可信嗎?和巨鯨有關係的人,居然誕生在這裡,而且以前沒有聽說過。

  現在的老狐,等於至強者回歸!

  王煊狐疑,這屬於「我有一個朋友」的故事嗎?或許老狐就是姜思遠,是那個巨鯨?

  還有一種可能,老狐是那位幫助過姜思遠的瘮靈?

  王煊不想深究,只要老狐不針對他,不惦記他身上的養生爐,一切都好說,他只是為接趙清菡和吳茵回家而來。

  「小友,你身上有不少秘密啊。」黑狐看向他。

  王煊沒有說話,坐在靜室中,平視著??它,難道昔日他取走至寶時,被老狐發現了?

  老狐再次開口:「你動用的能量,是接近真實的超物質,很特別,我行走在高等精神世界的歸途中,曾接觸過一段時間。」

  「我得到過部分造化真晶。」王煊回應。

  老狐揭過這個話題,道:「有些誤會,我要澄清下,我並沒有單獨為趙清菡和吳茵選婿。」

  它很直接,告知情況,前段時間,外太空的褐星遭襲,所有科技飛船都退走了,且宇宙深處有大戰,這條路疑似斷了。

  它沒有隱瞞,告知趙清菡和吳茵,她們有可能回不去了,因為在這種大環境下,它真的無能為力送她們橫渡星海,超凡腐朽後,它沒那個實力了。

  「我只是告訴她們,最悲觀的情況就是,永遠留在密地。若是這樣,她們就要多想想將來了。神話結束後,人的一生會非常短暫,不足百年,她們雖然還年輕,但也要早做打算,要考慮未來的路,以及人生伴侶等。」

  最近,羽化、歐拉、河洛同密地聯繫密切,在共議超凡退潮後的局勢,老狐曾簡單提了幾句,告訴兩女,密地多怪物,少人類,如果要考慮將來,以及人生後半程,可能要在這三顆超凡星球上選。

  「最近,我收了兩個人,都很特別。一個是漂浮在外太空中多年的屍體,竟活了。還有一個天生與超凡規則契合,要我送你一個當弟子嗎?」老狐開口,轉移了話題,多少顯得有些突兀。

  ……

  王煊和老狐一起離開靜室。

  不遠處的仙家院落中,白霧繚繞,趙清菡換好衣服走了出來。

  老狐見狀笑了笑,先行離開。王煊看向她,向前走去。

  上次兩人在密地共患難,經歷了很多事,分開時有些難別離,大半年後再次重逢,當心中的情緒徹底平靜下來後,王煊覺得有幾許生分了。

  她選了一條束腰的新款長裙,將美好的身材勾勒出來,拆開古代的髮式,摘掉玉簪,一頭青絲自然披散下來,瑩白的瓜子臉,因為踏上超凡路,更加顯得晶瑩白皙,非常漂亮的雙眼清澈明亮。

  她身高能有一百七十幾公分,身材極佳,平日時,趙清菡顯得有些冷艷,但笑起來後卻又格外甜美,面孔清秀,異常精緻美麗。

  顯而易見,她十分符合現代人的審美,用同班同學秦誠的話說就是,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是女神范。

  來到近前後,兩人對視,許久未見,似乎有些距離感了,王煊思及兩人間的關係,和她以前的點評有些相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