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成神或娶妻生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分明是要搞事情,給他來了一道送命題,艱難的取捨,都不選的話,那麼就會抹殺所有人!

  王煊懷疑,他在外面得到庇護符後,被重點盯上了,有意要消弱他的優勢。

  既然這樣,早先就不要給他庇護符,現在開局就是地獄級模式,讓他臉色不是多好看。

  「人生誰沒有遇到過分岔路口?向左走,或者向右轉,有舍才有得,魚與熊掌不可能兼得。」

  「無悔的人生,是因為,早已踩過荊棘路,流血過後才看到玫瑰園,做決斷吧,著眼現在,還是看向更遠的未來之路,你沒有時間猶豫了。」

  「至強的神明,哪個沒有缺憾?不意志堅如鐵,又怎能凌絕頂,感受極目遠眺的開闊與壯觀?想要不朽,未來的路註定孤獨,沒有人可以陪伴你左右。現在的訣別,捨棄紅塵,就是為了讓你適應百世沉淪過後,一個人獨自駐足,回首身後,同時代已寂靜無聲。」

  「那個時候,同代的人,甚至同一個文明的人,都不在了,或許連同一片大宇宙的生靈都只剩下你自己了。」

  ……

  那種聲音冷漠無感情,像是在訴說著與己無關的事,勸王煊著眼未來,為超凡續命,舍下人生途中註定成為過客的短暫風景,那些人,那些事,終將消散,沒有誰可以和他共歲月。

  王煊重新看向前方,一部書籍,在那裡緩慢地翻動,正是從它那裡傳出聲音。

  而在更遠處,是一片熄滅的大結界,腐朽了,潰滅了,裡面有殘餘的超凡之火偶爾閃爍,大幕與現實世界沒有阻隔,能自由穿行……

  在他的身後,在一個有生機的世界,但卻沒有超物質,勉強還算一顆生命星球,有平凡的物種,距離曾經的絢爛已經很遠。

  「你是誰,憑什麼由你來擺下我的人生棋局,我自己的路自己來走,你說的這些,都非我所願!」

  王煊回應,一個都不想選,接著道:「既然你說,人生充滿遺憾,那就要極力避免,奮起去改變。而不應該像你所說,註定有憾,那就提前捨棄。」

  那部書籍很模糊,開始翻頁,在那裡傳來飄渺的聲音:「可是,人生就是不圓滿,沒有人可以無憾。你既入局中,卻天真的以為可以跳脫出去,想以蒼白的理想去反抗?身陷滾滾紅塵濁海,你又怎能擺脫泥濘,早已掙扎不出去,人已在世間,談什麼超然。」

  「我無論在哪裡,都可以有自己的選擇,心中的方向不迷失,如果連命運的十字路口都由人來安排,被局限在一個特定的圈子中,那才荒謬,說再多都無意義,我不想再費唇舌。」

  王煊亮出手中黝黑的晶體,抓來趙清菡和吳茵的白皙的縴手,將兩人的手掌貼在一起,共同持有這枚庇護符。

  他不知道會怎樣,如果有意外,一枚庇護符是否能保住兩人?

  王煊道:「老青,我們都是男人,就不要庇護符了,你來我身邊。對了,你們剛才聽到那些聲音了嗎?」

  「聽到一些奇怪和模糊的聲音。」青木回應道。

  「我就不值得庇護嗎,也是少女呀!」小狐仙開口,一副委屈的樣子。

  「那你和她們兩個一起握住那枚黑色晶體。」王煊說道。

  「你自己戴上!!」

  「我們不需要!」

  趙清菡和吳茵同時開口,意識到,這裡有將變故發生。

  「不用!」王煊阻止了她們。

  馬超凡覥著臉湊過來,小聲道:「其實……我也……有一顆少女心。」

  「你要臉不?」王煊想踹它。

  它趕緊躲開,道:「開個玩笑而已,我只是想打破沉悶的氣氛。我馬超凡為何而來?就是要馬踏大結界,成為至強神明,眼下這一切有什麼可在意的!」

  那淡漠的聲音又一次響起:「性格決定命運,我幫你來校正,讓你明白成神路上的疾苦,酸甜苦辣,人生百態,沒有誰能例外,人力有窮盡時,誰都不能把握所有。」

  那部書籍翻篇,清晰起來,書頁上出現一幅水墨山水畫,很唯美,有劍仙御空而行。谷

  轟!

  王煊搶先下手,手中的鐵釺子發出刺目的光,像是劃破宇宙的一道煌煌神劍,要劈開一切阻擋。

  「確實很強,但是,你是在與一個時代對抗啊,你一個人能夠對抗一個超凡大世嗎?」書籍中的聲音平靜地說道。

  然後,那副水墨山水畫擴張,直接覆蓋此地,將王煊、趙清菡籠罩了,融他們進入一片天地中。

  遠山如黛,湖泊成片,神樹青翠發光,這是一片出世的淨土,但是現在卻不平靜了。

  王煊捂著頭顱,感覺劇痛無比,別人的人生,正在向他腦子裡鑽。

  「我是誰,王謫仙,練劍成仙,練劍飛升,即將打破天門。師傅,師叔,師祖都在助我,讓我肉身跟著飛升,實現這個超凡時代的壯舉,舉世唯一,肉身和精神一起成聖成仙,踏足大結界後的世界。我要舍下凡塵的一切,契機只此一瞬間,錯過,肉身和精神就不能同時成聖成仙了!」

  王煊低吼,但最後,他又仰起頭,道:「不,我是王煊,剛才那一切是別人的人生!」

  遠處,趙清菡也捂著頭,痛苦的低語:「我是誰,我是趙傾仙。曾經的過往,師兄可以肉身成聖,元神飛仙,肉身和精神共振,同時進入大結界,舉世唯一。可是他為我駐足,錯過了,留了下來。我在自責中和他相伴,最後鬱鬱而終,他失去那最難得機會,在塵世隨我一起腐朽。穿越歷史的時光,我又回來了嗎?上天給了我一次機會,我願讓他成聖成仙,這一世不在拖累他,不再有遺憾。」

  「我死,你活,成聖成仙,此世唯一!」趙清菡決絕地喊道,手指發光,如神劍橫過,向著自己的脖子抹去。

  王煊在頭顱劇痛中,努力掙脫那種情緒,不想陷入別人的人生中,急切地喊道:「醒一醒,假的,你是趙清菡,不是趙傾仙,我是王煊!」

  鏘!

  他手中發光,一片柔和的神霞擋住趙清菡劃向雪白頸項的手掌,阻止她自絕。眼前這一切太魔性了,怎麼會有別人的過往,來改寫人生?

  水墨山水世界,有聲音迴響:「確實有這樣的人和事。曾經熄滅的大結界,那個無比燦爛的神話大時代,有個人幾乎就此舉世唯一,肉身成聖,元神圓滿,形神同進大結界。但他卻割捨不下心中的紅塵,因為,趙傾仙沒有仙緣,無法成仙,會死在人間。即將成聖成仙的他,短暫的猶豫,便錯過了自己的大道,肉身在雷霆中受損,不再圓滿唯一。最後,他更是駐留在人間,願在紅塵陪那女子一起腐朽。」

  「錯過也好,遺憾也罷,都請離開,這不是我的人生!」王煊說道,他極力擺脫,要掙扎出那種思緒。

  書籍中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想讓你經歷他的過往,讓你明白,紅塵斬不斷,便會有超凡人生大憾,那個人本應成為那個絢爛神話時代的第一人,最終卻在人間腐朽。」

  王煊頭部依舊劇痛,身體搖晃,道:「你真是多事!那是別人自己的選擇,已有決斷,成為過往,你憑什麼認為他有悔,要更改這一切。」

  「你錯了,是他們自己有人後悔了,要改變這一切,如那趙傾仙,她想成全自己的師兄。現在,她短暫的從歷史中回來了,她的思緒注入到了你的女伴體內,她要改變過往,重塑留下遺憾的歷史。」

  「走開,斬道劍,從我心間斬盡!」王煊大喝,渾身爆發無盡的光芒,一道奇異的劍光亮起,從他的身中劃出,然後,他的頭不再痛了,驅除了那種情緒,他回歸自己。

  書中的生靈似乎很驚訝,道:「奇怪,你居然掙開了,擺脫了他,姑且就叫他王謫仙吧。須知,他在那個神話時代,有超絕世之資,本應是那個神話時代第一人,你竟然扛住他的情緒。」

  「我覺得,他自己沒有後悔,願意被我驅離!」王煊說道。

  「是嗎,這樣的話,你的麻煩更大了,我將賦予他斬斷紅塵之劍,再無缺點的他,將會與你對決!」

  王煊沉聲道:「改變不了別人的人生,你就將他召喚出來,和我廝殺,以實力來論成敗?」

  「沒錯!開始吧,你很不錯,掙脫了他的情緒。但是,他強的離譜,即便自願腐朽在人間,也改變不了他在那片神話歷史中紅塵第一人的地位。你輸了,就進入這部書中,成為別人眼中的故事,我會將王謫仙的情緒注入你的肉身,取而代之,成全他和趙傾仙短暫的重逢。」

  這片山水天地中,青木、小狐仙、吳茵、馬超凡都沒有出現,只有趙清菡沉浸在趙傾仙的情緒中,她淚眼婆娑,低語著師兄。

  王煊道:「與一個超凡文明有超絕世之資的人對決,我倒也願意,但無論結果如何,我都不認可你安排的抉擇!」

  瞬息間,這片如同山水畫的淨土內,出現一個男子,雖然有些模糊,但是那種飄逸出塵的劍仙之姿,瞬間直入人心,也有一道空明之劍照耀進人的心頭!

  果然,這是一個擁有非凡之資的強者,雖出塵,但卻也無比可怕!

  王煊嘆道:「不知道該說霉運,還是該慶幸,開篇第一關,便等同於終關,遇上了一個超凡文明的悲情主角。」

  鏘的一聲,他不用選擇,初戰就是最強絕學,心靈中斬出一道劍光,直取那個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