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舉世無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行白鷺遠去,雲霧如煙,整片世界有種平和的美,寧靜如世外淨土,那個男子靜默無聲,出塵氣質若仙若聖。

  但是,真正反擊後,他也是可怕的,光雨蒸騰,他像是一面鏡子,將王煊的心靈劍光全面反擊了回來。。。

  王煊如一道流光,瞬息遠去數百米遠,心靈之光再斬,這是斬道劍的升華,無處不在,劍光如絲如縷,如霧如霞,橫掃那個空明的男子。

  這是真正的巔峰對決,王煊動用最強攻擊力,駕馭劍光,從肉身的到元神,都在斬出至強劍光。

  哧哧哧!

  兩人之間,仙霞艷艷,瑞光噴薄,看起來無比絢爛,猶若夜空中最為美麗的煙花在綻放,可是,這些都劍芒,每一絲,每一縷,所過之處,讓虛空都扭曲了,模糊了,塌陷了。

  這樣的攻擊力,可以說在他們層面本應是舉世無匹了,超過十段,破限都難以與他們比肩。

  所謂封頂生物——機械黑鵬,在這兩人面前根本不夠看,這樣的驚世劍光,一縷斬出,就能劈殺同時代的各路高手!

  超絕世之資,同期,本應舉世唯一!

  可是現在,這個地方卻出現了兩人,這是不同超凡文明的碰撞,而他們動用的都在御劍而戰。

  事實上,兩人都沒有實體劍器,全身上下,但從手臂到指頭,再到髮絲,都是武器,都在發光,有無匹的劍光激射。

  那個出塵的男子,不可能站在那裡不動,極速而行,超越世人的理解,像是一道光在飛騰,融合進了漫天的劍芒中,無處不在,無處不是他的身影,空明的劍意所至,虛空似被割裂。

  鏘鏘鏘!

  兩人超越了時代,來自不同超凡文明的最強種子,卻在這一刻相遇,都全力以赴,像是忘記了其他,唯有這樣的征戰,能夠讓他們全身心的投入。

  他們縱橫天上地下,各自像是失去了身影,隱藏在無邊的劍光中,別人或許看不到,但他們自身很清楚彼此的存在。

  這一刻,他們超越劍光,如閃電,似雲煙,快而無形,似在原地,又像是漫天都可有他們的身影。

  王謫仙,人如其名,雖然攻擊力同時代中舉世無雙,殺傷力驚人,但是出手時卻沒有煙火氣,連他的劍光都是那麼的飄渺,靈性十足,超凡絕俗。

  這是一位真正的劍仙,符合人們心中最美好的想像,他如同畫卷中走出男子,纖塵不染,出世而靜美,舉手投足,絲絲縷縷的劍光如雲霧,如詩篇,附著在他的身上,不像是在流血搏殺,給人一種視覺上的美感享受。

  王煊出手時則截然不同,動時如雷霆落九天,迅疾而猛烈,熾烈的劍芒一道又一道,交織在虛空中,像是要將這天地刺穿,將這蒼宇劈開。

  沒有什麼高下之分,沒有意境孰弱孰強的問題,兩人劍意如虹,無雙無匹,區別只是氣質不同。

  不遠處,趙清菡捂著太陽穴,一會兒眼神迷濛,帶著淚光,輕喚:「師兄。」

  一會兒她的眼神又恢復幾許清亮,低語:「王煊。」

  在這個級數中,兩個青年男子的對決,屬於曠世大戰,不說前所未有,也是古今罕見。

  ……

  外界,第一輪考驗幾乎結束了,差不多所有人都回去了,只有王煊這裡戰況到了白熱化,越發的激烈,無匹的劍光騰起,愈發恐怖與炫目。

  「我去,吹爆!」

  「各位快去看,這次的戰場,第十八顆行星上,正在上演人世間的絕巔大戰,舉世無雙!」

  有人發出驚呼聲,引發了所有人的注意,頓時一片嘈雜。

  第一輪考驗,超凡者太多了,被放在三十六顆新星上,或者為荒蕪的超凡之地,或者為熄滅的大結界所在地。

  「太強了,這種劍光讓破限者都壓力巨大,竟會有這種人物,一劍斬出,能夠橫掃同時代各路競逐者!」

  許多人不淡定了,心神都被那種戰鬥吸引,萬萬沒有想到首戰,便有這種無匹的大對決發生,實在太驚艷了。

  「這是中大獎了,難度最小的首輪考驗,就遇到微乎其微存在的地獄級關卡!」

  「別吵,好好看著,真是不虛此行,我居然有幸目睹這樣的驚艷大戰,歷來這可都是古籍中描述與記載的,在現實世界中,哪裡有那麼容易遇上兩個超越破限層面的強者的決戰!」

  顯然,早就有人在觀戰了,通過飛船,通過不朽之地的鋼鐵堡壘,捕捉畫面,神色凝重的地盯著。

  來這裡的人並非都是參戰者,更多的人有自知之明,只是為了目睹神話即將謝幕前的最後一場盛會。

  所以,觀眾遠比選手更多,第十八顆行星早就引起了大量超凡者的注意。

  隨著參與考驗的人回來,這種熱烈,這樣的紛亂與騷動,自然達到了高潮,所有人都知道了,被吸引了目光。

  不得不說,宇宙虛空中的各種飛船、戰艦等,都十分專業,捕捉到的戰況清晰而完整,有投影,更有細節處的回放處理,讓所有人都身臨其境,情緒跟著那兩人的無雙劍光而起伏,撥動了所有人的心弦。

  在那水墨山水間,兩位劍仙動如雷霆,靜如煙雨,非常有畫面感,這樣的比劍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

  這還是超凡末年嗎?許多人不管是否有敵意,都忍不住讚嘆,便是歷代輝煌時期,出現這樣的人都會引發轟動。

  青木、吳茵、馬超凡、小狐仙,就在山水世界外圍,親眼目睹了這一戰,他們暫時沒有被注入情緒,他們感受更深。

  這一刻,那氣質出塵的男子一劍劃出,劍氣如虹,絲絲縷縷,化成雨幕,他的攻擊力更可怕了。

  天地間,大雨滂沱,那不是真正的雨點,而是發光的劍雨,隨著王謫仙揮灑劍光,漫天都是。

  起初,人們還無覺,真以為光雨灑落,神聖無比,直到後來才覺察,他的髮絲,他的衣袖,他的肌膚,他的眼眸,都在流動這種光,那是無雙劍雨,傾瀉而至,覆蓋戰場!

  如果是群戰,他一人足矣,能獨殺一片戰場上所有人,雨點如虹,飛射而下,常人根本無法抵擋。

  王煊向前邁步,他黑色的髮絲都被自身的劍光染的盛烈無比,起初銀白色,接著又化成了金色,劍光無數,像是九天落雷,在前方炸響,在這片戰場蔓延。

  他的劍光是霸道的,剛猛的,在「大雨」中炸開,無數的雨劍蒸騰,消散,雷霆般劍光與柔和的雨劍觸碰,相互融在一起又消散。

  在此過程中,兩人的心神都在綻放懾人的光束,那是從元神中斬出的最強劍道霞光,如飛升,似渡劫,那種神聖的軌跡,那樣可怕的攻擊力,交織在肉身外放的無盡劍芒中,到處都是。

  這是人世間大境界的至強一戰,屬於這個領域神話盡頭的碰撞,驚懾了所有超凡者。

  「快,一點一滴都不過錯過,全部錄製下來,細節處理一點要到位,容不得一點模糊與朦朧,給我真實還原,這是無價的影音,是古籍中記載的有超絕世之資的生靈的最強之戰!」

  有人低聲道,命令一定要捕捉到所有細微之處。

  事實上,各方都在錄製,更有飛船直接透過星域邊荒,向著自家大本營轉播,將影音發了出去。

  「這……似乎算是超絕世年輕時代的大戰,歷代以來,都是以文字描述,難有這樣的機會捕捉畫面。」

  「整片不朽之地,似乎也只有勾陳帝宮中有這種大決戰的真人影音留下,似乎是從大結界中送回來的,塵世中難見。」

  宇宙中虛空中一片熱議,來自神話之地、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科技生命之地,各艘飛船中,眾人跟著心潮起伏。

  戰場中,兩人的大對決發生變化,王煊如雷霆般的劍光柔和了,綿綿如細雨,飄忽若雨霧中的仙山,他在煙雨迷濛中,變得寧靜,舉手投足都有了一種靜美,立身山水畫間,卻又不是畫中人。

  相反,那個空明的男子不再那麼飄渺了,舉手投足間,煌煌劍光要裂天,大開大合,景象恐怖!

  到了他們這種層次,自然不可能局限於一種風格,戰鬥氣質隨時可變,甚至因為敵人出現的光彩,而瞬間吸收為己用,融合後再現。

  哧!

  空明男子劃出的是一片劍光,但是壓落出去的卻是一片灰濛濛的大山,震動虛空,轟鳴不止,比之術法更可怕。

  王煊在綿綿劍雨中,勾勒出璀璨的神像,那是他自己的形貌,向著灰濛濛的「道山」轟去。

  兩人之間,各種奇異景象紛呈,劃出的分明是劍光,可映現的卻是人間奇景,是仙界風光,對轟在一起,比之所謂的禁忌秘術更為恐怖。

  在這樣的大對抗中,在這樣的超絕戰中,兩人的身影模糊下去,不可見了,連飛船的先進設備都難以捕捉他們的畫面。

  自始至終,他們的心中都在斬出劍光,這是王煊出道以來遇到的最為艱難的一戰,有很多次他險些就被人斬殺!

  兩人看似出塵而又超然,其實都早已受傷,各自不知道中了多少劍,到了他們的層面,誰也不比誰弱,有些殺手鐧防不勝防。

  那本書籍中,有聲音在迴響,在輕嘆,似乎很有感觸,連昔日甘願在紅塵中腐朽的第一人,都拿不下今世這個青年,殺的這麼艱苦,著實讓人心驚。

  到了最後,王煊以手為劍,向前揮去。前方那個男子身前是一片紅塵大世,是他的時代,整體朝著王煊轟擊過來。

  一切都落幕了,返璞歸真,那劍光,那人間景物,仙界風光,全部消散,場中只剩下兩個人。

  王煊身上有一股又一股血液衝出,那是一道又一道劍傷,他身上的傷口密密麻麻,有許多地方前後透亮,遭受重創!

  在和人最為公平的戰鬥中,在同層次的大對決中,這是前所未有的,他幾乎被人徹底斬殺,形神都被人擊穿。

  這是王煊所經歷的最為艱難與慘烈的一戰。

  前方那個不染人間煙火氣的男子,出塵而絕世,形體慢慢瓦解,在那裡寸寸崩開。

  「師兄!」趙清菡的體內衝出一道清光,顫抖著,哭泣著,化成一個女子的身影,踉踉蹌蹌跑來,滿臉淚水。

  「不要哭……我還在。」

  瓦解的男子,留下一道朦朧的虛影,依舊那麼的空明絕俗,先是對王煊點了點頭,然後他轉過身去,拉住女子的手,道:「再次選擇,我還是會留下來。」

  「師兄,我不想看到你在紅塵中腐朽,我想改變這一切,我想你超脫出去……」女子模糊的面孔不停地落淚。

  「我願意駐足紅塵中,走吧。」男子溫和地說道,拉著她並肩遠去,沒入水墨山水世界的盡頭,最後消散消失。

  感謝:S11世界冠軍EDG、辰迷搖舟,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