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歲月之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看著兩人消散的背影,有些出神,他的心中有些波瀾,很長時間都沒有收回目光。

  「可惜嗎?至情至性,紅塵留影,願你們駐足之地,心光不滅,自己不遺憾就好。」

  他轉過身來,傷口閉合,阻止鮮血淌出,這一次他受傷真的很重,骨頭都被斬斷過,臟腑被很多次刺穿。

  但是他一點恨意也沒有,這是少見的讓他佩服而又心緒不寧靜的對手,換位思考,他能否如那個男子那般,放棄舉世唯一的機會,毅然選擇駐足人間,甘願陪著一人在歲月中腐朽?

  外界,自然是一片軒然大波,各艘飛船中都不平靜,向各自的星球傳送影音。」

  「有超絕世之資的強者大戰落幕了!」

  「地獄級關卡被他遇上,居然打贏了!」

  「這是擊斃機械黑鵬的那個人嗎?我居然沒認出來,他和勾陳帝宮的弟子的戰鬥有所保留,這次和那位超絕劍仙的一戰才被逼迫出實力。」

  「你們知道他來自哪裡嗎,綠嵐星,毗鄰我所在的超凡星球,我們也算是鄰居!」

  外面熱議,影響巨大。

  王煊在反思,總結這次的戰鬥,希望從中吸收到足夠有價值的靈性光芒,他受到的觸動頗大。

  「再重新打一次的話,依舊是半斤八兩,難說誰贏誰負,我還需要再提升。」

  不遠處,趙清菡抹去淚水,在現實中她從不哭,是一個獨立而意志很強的女性,現在她有些精神恍惚。

  那個女子雖然離去了,抽離了那種情緒,可她依舊有些印象,還記得很多片段,受到影響……

  「請你洗盡那些情緒,不要干擾我身邊的人!」王煊開口,山水畫世界消失了,眼前只剩下那本模糊的書籍。

  說完這些,他身上又冒血了,傷的有點重,因為那個男子的劍光帶有比術法還恐怖的力量,宛若殘餘的規則餘韻,實在恐怖的離譜。

  噗!

  大片的血液濺起,他一個踉蹌,竟站的有些不穩。

  外界,短暫安靜,所有人都意識到,王煊被重創,情況不是多妙。

  「王煊!」趙清菡快速走來,想要扶住他。

  遠處,吳茵、青木、小狐仙、馬超凡也快速跑了過來。

  「事情並未完結,你的選擇依舊在被校正中。」那本朦朧的書籍中發出聲音,並開始翻頁。

  王煊抬頭望向天外,精神感知異常敏銳的他,自然意識到,很多人在注意這裡,各種探測設備絕對能清晰地捕捉到這裡的畫面。

  他只能忍了,不然的話,想一爐蓋砸過去,解決掉這本來歷莫測的書,他覺察到這本書很危險,可以嚴重威脅到他的性命。

  「你什麼來歷?」

  「我?歲月之書,你要是能走到最後,我們還會相見。」模糊的書籍傳來聲音。

  王煊心中一動,忍著傷痛,以精神天眼肆無忌憚的掃視它,想要看到本質,然而……一片混沌,無法解析,看不明白。

  他心頭狂跳,這本很討厭的書冊似乎有莫大的來頭,他頓時產生各種聯想,走到最後還能見到它?

  這該不會是……最高獎之一吧?他露出異色,懷疑它可能是逝去的超凡文明未曾動用過的舊約承載物!

  他在考慮得失,是否應該找機會,選一個特殊的地勢,無人注意時,乾脆用養生爐對付它,搶走舊約承載物,還參什麼賽?提前拿走歲月之書。

  歲月之書翻篇,一片幽暗的世界浮現,像是來到了宇宙中。

  「清菡,你先離去,吳茵、青木你們也不要過來了!」王煊無比警惕,在這本書說事情還未完結時,他就在戒備了。

  果然,昏暗的世界出現,覆蓋這裡,讓他立刻嚴肅起來,同時也有些厭倦,他渴望同級別的切磋,但卻不想在這種狀態下進行無休止的廝殺。

  尤其是現在,他身體被重創,狀況不是多好。

  幽暗的世界,那篇書頁像是一個時空之門,走出一個高大的男子,濃密的灰發,琥珀色的眼睛,古銅色的肌體,手裡握著一口黑色的長刀,在從迷霧中穿行。

  在大霧中,在那時空門內,似還有一個女子,噗的一聲,被他毫不猶豫的梟首,直接殺死,鮮血灑了一地。

  「神明之地,曾經存在的一個超凡文明,其人間最強者向你走來!」書籍消失前,這樣告知。

  那個高大的男子走了出來,踏出時空之門後,琥珀色的眼睛像是凶獸的眸子,無情,帶著戾氣,他高能有一米九五以上,一刀就向著王煊劈來。

  沒有任何話語,黑色長刀帶著毀滅性的超物質,發出仙魔哭泣的聲音。影影綽綽,在這一人一刀的後面,漫天都是神魔屍骸,到處都是血,他腳下的大地上,也都是斷臂殘肢。

  當!

  王煊右手掌刀如虹,劈在黑色長刀的側面,左手化成拳頭,帶著無量光雨,伴著璀璨的金芒,向他轟去。

  敵人不出聲,上來就絕殺,他也沒有多說什麼,打過再說,能殺就先殺掉。

  在這一瞬間,兩人千百次的碰撞,速度都太快了,以暴制暴,以強對強,刀光萬重,拳光照亮幽暗之地。谷

  外太空中,那些飛船上,所有超凡者都傻眼,這又是哪路神明?能和剛經歷過超絕戰的王煊對攻。

  「兩人有來有往,強勢霸道,不相上下,神了,這主是誰?」宇宙虛空中,很多人都被驚住了,又一個不可預測的猛人?

  「這該不會是至強神明的化身吧?」有人猜測,很明顯可以看出,這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強大的離譜。

  甚至,有人覺得,他手中那柄長刀揮動出去,短時間內,也許數刀就能劈死機械黑鵬,不會有懸念。

  在激烈的對攻中,王煊和那個男子都沒有後退,有血光不時濺起,很嚴重的一次,那個古銅色的高大青年男子的左臂險些被王煊的掌刀斬斷下來,血淋淋,白骨茬都露出來了。

  咚的一聲,王煊的羽化拳,如同驚雷划過虛空,擊在這個如同神魔般的男子的胸部,那裡明顯凹陷,血液濺起。

  但是,王煊也幾乎被他給斜肩劈開,半邊身子都是血!

  「王煊!」幽暗之地外面,趙清菡、吳茵、青木等人身體發顫,焦慮而急迫,怕他戰死在那裡。

  這還是所謂的很容易就過關的第一輪考驗嗎?簡直是地獄關卡後,還有十八層地獄等在前方。

  噗!

  伴著異象,伴著最為血腥的搏殺,王煊右手如刀,剖開對手的胸膛,險些將其心臟直接斬開。

  同時,他自身也再次挨了一刀,鮮血遍體。

  「時間到了。」宇宙虛空中,那座巨大的鋼鐵堡壘內有聲音傳出,意味著,第一輪考驗落幕。

  然而,第十八課行星上,王煊與那個男子近身搏殺,並未分出勝負呢,地上到處都是殷紅的血跡。

  「你確實很強,超出我的想像,大概率我們很快還會相見的。」幽暗世界消退,那本書浮現,並有聲音迴蕩。

  其中的一頁嘩啦啦作響,猛烈翻動,那裡出現一道門戶。手持黑色長刀的男子始終一語不發,最後看了一眼王煊,踏進那道門中,而後成為書中的圖案,講述著一段舊事。

  大戰突兀的落幕,第二場戰鬥很短暫,但是卻讓王煊傷上加傷,他對自身肌體有強大的掌控力,使血肉閉合,鮮血不再流淌。

  「洗去她心中那些和她無關的情緒與記憶。」王煊對著那本書開口。

  他知道,留下那些記憶碎片的話,可能會讓趙清菡對他更親近,但是他認為毫無必要,不應受到到外界、受到別人情緒的影響,理應純粹一些。

  刷的一聲,一道光划過,趙清菡頓時徹底回過神來,精神不再恍惚,完全恢復過來。

  「你是一本魔書!」王煊開口,它操控人的情緒,改寫人的記憶,這實在有些過分。

  「再見!」書籍模糊下去,沒入熄滅的大結界中,就此消失。

  不久後,王煊離開這顆星球,重返外太空。

  「獎勵庇護符兩枚!」懸浮在宇宙虛空中如同城市般龐大的鋼鐵堡壘內有聲音傳出,給予王煊獎勵。

  當眾獎勵,讓各方都發呆,這還真是重獎,引發不小的騷動。

  然而,在議論聲還未平靜時,宏大的鋼鐵堡壘中再次傳出聲音:「參賽者還是太多,第二輪考驗開始,這次是生死斗,淘汰一半的人,下場前考慮清楚,不要平白丟了性命,生存下來的人都會有機緣。」

  當然,在這種考驗中,也有人性化的考慮,在激鬥時,如果對手提前認輸,勝者必須罷手,不能斬盡殺絕。

  總的來說,一切都是為超凡續命,尋找出路,主辦者也不想太血腥。他們心裡很明白,神話大概率要徹底腐朽了,沒有多大希望,不應在這神話末年,讓超凡者死傷過重。

  嗖嗖嗖!

  無數道光雨遠去,參賽者開始逐批次被送走,前往九片熄滅的大結界中,那裡就是戰場!

  青木的臉色變了,這就直接開始了?真是迫不及待,可是王煊的傷還沒有好!

  「這對王煊來說太不友善了,和兩個有超絕世底蘊的人開戰過後,他已經身負重創,直接就要進入第二輪?」

  「這該不會是有意增加難度,想狩獵王煊吧?」

  吳茵和趙清菡都很擔心,建議不要參賽了。

  「沒事,我有庇護符。再說,我覺得不會總是遇到地獄級關卡。」王煊說道,既然都參戰了,他自然也不想中途退出。

  「你們就不要參加了。」他看向青木、馬超凡、小狐仙、趙清菡、吳茵幾人。

  「三前輪是資格賽,一經開始,無法中途退賽。三輪過後,真正的跨域大戰開啟,大結界,現實世界,同時開戰,那時可以隨時退出。」鋼鐵堡壘中有聲音提醒。

  「坑爹吧?」馬超凡叫嚷。

  「警告,羞辱秩序維護者兩次以上,會被抹殺!」宇宙虛空中傳來嚴厲的批評聲。

  馬超凡發呆,最後咕噥著:「這意思是,我還可以無風險的羞辱一次?那先留著吧,等我不開心時再罵你!」

  王煊也覺得很坑,這是什麼破規則,不過主要也是因為,他們來的太匆忙,沒有仔細研究這裡的規矩,了解有限。

  剎那間,他們也啟程,從鋼鐵堡壘中消失,伴著光雨,被傳送到一片熄滅的大結界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