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絕望的神話末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數道流光划過,那是破限者的術法,原本威力強絕,可瞬殺其他超凡者,但在王煊的拳光下都被擊潰了,在趙清菡、吳茵幾人身前消散。

  真對他們下手了,破限者——十段,圍獵王煊,將青木幾人牽扯進來,想讓王煊投鼠忌器嗎?

  初次碰撞,破限者中有人嘴角淌血,讓他們警醒,這就是有超絕世根基的青年至強者的底氣所在嗎?

  所有人都望向王煊,短暫的沉靜,肅殺氣氛讓人要窒息。

  馬超凡打破寧靜,不想拖累王煊,很乾脆地對小狐仙開口,道:「來,給我一巴掌!」

  啪!

  小狐仙一點也不含糊,有求必應,在很安靜的現場,對著它那張很長的馬臉甩了一巴掌,清脆而又響亮。

  「我認輸!」馬超凡喊道。

  破限者都沒有什麼表情,無視他們這裡。

  外太空中,觀戰者都感覺到了那種暴風驟雨即將傾瀉的緊張氣氛,可是看到金色天馬的言行,先是一怔,明白它想鑽空子後又笑了。

  「為什麼,我沒有離開?」馬超凡焦躁,不解,白挨了一巴掌嗎?很快它又喊道:「老青,我要和你決戰,快對我出手。」

  趙清菡搖頭,道:「這是認為我們來自同一隊伍,不認可取巧性質的內部『相殘』。。」

  馬超凡無言。

  「至於這樣嗎?」王煊看向對面,都是十段層面的高手,竟一起來圍獵他,這個場面很不真實。

  畢竟,破限者已是這個時期,這代人的戰力天花板,被譽為封頂人物,在一個超凡大域都是光彩奪目的青年至強者。

  浩瀚宇宙,無盡星空,不朽之地那麼廣袤,存在大量的超凡行星,如今現世活著的破限者也只有三名而已。

  神明之地、仙道之地、科技生命之地也都相仿。

  有些破限者沉默著,不想開口說話。

  但最後還是有人出聲了,竟帶著幾許暮氣,道:「對不住,和你沒有仇怨,你我從前不相識,自然談不上存在成見,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看不到未來,絕望了,要活著。」

  他竟是一個血統驚人的朱雀,罕見的神禽,屬於先天神明,因為未來註定會成神,暫時化成人身。

  現在,他一頭赤紅色的長髮,蒼白的面孔,整個人缺少那種昂揚的氣質,現在竟有頗為蕭索。

  「有什麼內情嗎?」王煊進一步問道。

  另一人抬頭,那是一個擁有一頭金髮的青年男子,比許多女子都要美麗,疑似消失多年的太陽精靈皇族。

  他也缺少應用的朝氣,道:「誰都知道,又一個神話寒冬到了,萬古黑夜沒有盡頭,我們所有人都看不到希望,下次超凡再現時,早與我們無關,我們必然早已成為宇宙塵埃,但不甘心啊!」

  他坦言,沒有信心了,這個境界的他們沒有能力再續超凡,連大結界中的至強神明都放棄了,無力重塑神話。

  「現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熬到下一次超凡再現。」又一位破限者開口,沒有具體形態,屬於特殊生靈,是一團烏光。

  朱雀面色蒼白地說道:「上一個神話時代的生靈,有人活著走出來了,但只有那麼有限幾人,擠在一座真實物質鑿刻出的石屋中沉眠,熬過了漫長的枯竭之夜。」

  這則消息在王煊心中掀起滔天駭浪,真的有人從極盡遙遠的古代熬過來了,竟是以這種方式。

  「雖然,又發現了一塊由真實物質組成的巨石,但能容納的人數依舊有限,如果沒有意外,現世中,我們這時代的破限者,能有三五個名額就到頭了。」一個金屬人開口。

  它屬於奇異種族,先天生靈,是超凡規則孕育出的生物,但現在它很疲憊,神話腐朽後,它會直接死亡。

  王煊明白了,道:「你們為了爭奪幾個名額,所以,決定先將我除掉?」

  有人寂靜不動,有人沉默的點了點頭。

  也有人忍不住開口,道:「你們這個隊伍共六人,正常來說,你立足在十一段領域,大概無人可敵,而你帶著他們,幾乎占去了我們這代人所有的名額。」

  總的來說,不止是他們,在神話末年,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帶著滄桑暮氣,很務實,根本不會去幻想新神話出現,都在為將來考慮。

  他們覺得,自己境界太低,過於年輕,先熬過這次的寒冬,在下一次神話復甦時,等到自身真正成長起來後,再去解決超凡的本質性大問題。

  他們身為破限者,自然都有非同小可的來歷,了解內幕,更是知道彼此,所以他們早就結盟了。

  他們到來前,就各自組成了兩支隊伍。

  王煊啞然,兩支隊伍,都是破限者,對於這個時代的競爭者來說,確實無解,除非遇到十一段!

  「你們放棄了,對新神話絕望了?」他看著這些破限者,原本都是意氣風發、無比驕傲的絕頂青年強者,但現在都少言寡語,沒有了昔日欲與天公試比高的心氣。

  「是,我們向現實低頭了,沒資格再談新神話,也無力改寫什麼!」一個來自蟲族的女子開口,滿身都是堅硬的甲殼。

  「事實上,大結界中的至強者,也有十一段的生靈,有超絕世,但也選擇妥協,沒有任何辦法。他們想得到至寶,要得到舊約承載物,也都只是為熬過萬古黑夜。無論多麼強大的神明,在超凡還有最後幾個月就將徹底落幕面前,都低頭了,因為根本沒有希望啊!」

  一個通體都是紅色鱗甲的怪物,不知道是什麼種族,在那裡嘶吼,握緊爪子,有些絕望,發泄不甘的情緒,它失態了。

  能怪他們嗎?在這個時期,還剩下最後幾個月,確實讓人絕望,連大結界中的至高神明,超絕世都疲累了,心灰意冷,他們這樣的破限青年又能怎樣?

  王煊站在原地,沒有開口,早先還很憤怒,想殺了他們全部,但是現在卻失去了那種念頭。

  他第一次對超凡者有種強烈的認同感,在此之前,他總覺得,自己是個現代人,和他們格格不入。

  他雖然也走在這條路上,但像是游離在眾多超凡者之外,一個人踽踽獨行。

  今天,他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大世落幕後的沉重感,這是一個讓所有超凡者都絕望而又悲哀的時代。

  「算了,你們離開吧。走到這一步,我覺得自己活得有些人不人鬼不鬼了,和曾經的我們對比,相去甚遠了。」

  一個灰發年輕人開口,並看向趙清菡、青木等人,對他們簡單的抬手,示意他們認輸,退出戰場。

  看得出,他曾經很驕傲,眼角眉梢都彰顯著桀驁,但現在有些意興闌珊,在那裡自嘲道:「想不到我自己,成為了昔日最討厭的反面人物,竟有一天要在對付別人時,以人質牽制對手。」

  灰發年輕人來自神明之地,其身後的陣營赫赫有名,他是超絕宮的破限弟子!

  一個眉心有晶體的年輕女子開口,道:「算了,我也覺得難堪,竟淪落到這一步,我退出了,還是去做我的實驗吧,我叫淵琳,來自科技生命之地的永恆實驗室,有緣再見。」

  滿頭赤發的朱雀面色蒼白,也對吳茵、青木他們揚起手掌,道:「你們走吧!」

  誰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原本是群雄獵龍,一起圍攻有超絕世根基的王煊,到最後卻都缺少鋒芒,有的只是疲憊,心中的某些堅持,讓他們各自很難受。

  「好,我們認輸!」青木幾人先後開口,被接引走了,伴著光雨,從熄滅的大結界中消失。

  「謝謝!」王煊開口。

  這些人雖然想排除他,去爭奪活過這個超凡黑夜的名額,但最後關頭,卻都保住了自身的底線。

  王煊身體有傷,問題確實不小,雖然他有信心擋住這些人,可以送青木等人離開,但能有這樣的結果,他依舊心有觸動,對這些人的觀感變了。

  外界,很多觀戰者吃驚,而後又都安靜了,沒有人多語,在這個時代,他們可以體會到戰場中那些人的心情。

  破限者被逼聯手,這樣對付一個人,或許他們的內心都處在煎熬中,所有這些都只是為了活著。

  「對不住,我真的很想見到下一個超凡文明復甦時代的到來!」一個破限者走來,身體兩側能量手臂成片,密密麻麻,她來自千手神族。

  又一位破限者開口:「不管能不能獲得活下去的名額,在這裡遇到十一段的強者,我都有些心情複雜,想見識一番!」

  王煊開口:「可以,我也想見識一下,宇宙各地的絢爛,領略下不同超凡文明各自獨有的魅力,彼此切磋交流下吧。」

  「好!」

  朱雀第一個衝來,它化出了本體,成為一隻耀眼的紅色大鳥,帶著滔天的火光,像是一顆彗星撞擊大地,俯衝向王煊。

  他在破限者中都是頂級的,最起碼比許多古書中記載的部分十段生靈要強一些。

  王煊沒有輕慢,認真對待,有些對手,如果放水,可能會被對方視為羞辱,對於最後保住底線的人,他已經認可。

  哧哧哧!

  在他的身前和背後,騰起大量的光束,像是劍氣沖霄,他的體外凝結出一個法體,將其真身包裹在當中,他動用了石板經文中的第二真形圖。

  此時,王煊像是拈花的仙佛,像獨自在宇宙中遠行的尋道者,像在歲月苦海中浮沉的孤獨旅者,和朱雀對抗。

  砰!

  朱雀染血,紅色的神羽凋零,整個人也如同凋謝的落花,暗淡下去,墜向遠方。

  疑似太陽精靈皇族的青年男子,手持一張金色的大弓,懸浮在天空中,對著王煊彎弓放箭。

  一時間,像是太陽在炸開,化作億萬縷流火,向著王煊那裡砸去,天地間都是炫目的光束。

  王煊運轉先秦竹簡中的術法篇,施展萬獸山河祭,身體凌空飄起,周圍前是符文,化成一頭又一頭聖獸,如同一片星系,他屹立中央,無數瑞獸為星辰,環繞著他,而後咆哮著,沖天而上。

  那是聖獸的衝擊,也是星空的短暫呈現,呼嘯著,宛若一片小天地,砸向高天。

  來自太陽精靈皇族的青年男子被一方小天宇拍中,萬箭齊斷,大弓崩斷了弦,身體扭曲了,變形了,幾乎被擠壓為肉醬。

  王煊開口:「你們放不下身份嗎?既然要戰,沒有什麼可猶豫的,一起來,你們是為了名額,是為了生存,沒必要下不了決心。」

  「好!」

  一時間,數人殺來,開始聯手對付王煊。

  此時的王煊,身體確實有隱患,但是,他決定不留手,認真對決後,依舊無比恐怖,十一段對很多人來說,無解!

  不達到這個領域,很難想像這個高度,神話理論的盡頭,不是說說而已!

  咚!

  在拳光中,有人身上的甲冑破碎了,滿身是血的飛出去,倒在地上後,生死未知,動彈不得。

  術法如仙蕾綻放,搖曳出漫天的超凡之光,有人在踉蹌倒退,有人身體被擊穿,有人喋血,仰頭栽倒在地上。

  ……

  外太空,鋼鐵堡壘中有蒼老的聲音響起:「很強,是十一段超絕世的底子,甚至,我覺得他會更強,還能怎麼給他增加難度?」

  「難得出現這樣一個人,要試試嗎,能否壓榨與逼迫他踏出不一樣的路,開創新局面?」

  「一切都已經晚了,實在太遲了,他才起步,還是個年輕人,境界太低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