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求敗無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熄滅的大結界中,十幾道光芒耀眼的身影照亮暗淡的戰場,王煊給予這些人尊重,全力以赴。

  雖然他是十一段,但是他有重傷在身,想保留也不行,必須在短時間內拿下這些破限級生靈。

  外界,所有人都如泥塑木雕般,呆呆的發愣,而後呼吸急促起來,心神無比激動,那可是十段的破限強者,結果聯手圍攻那個人,竟拿不下,自身在被轟飛。

  「十一段無解!」不朽之地,勾陳帝宮的一位祖師開口,立身在外太空,眼神異樣,有讚嘆,也有遺憾。

  來自神明之地,超絕宮的一位老嫗開口,道:「可惜了,這個年齡段就走到十一段,如果大環境足夠好,他說不定有進軍十二段的可能。」

  來自科技生命之地的一位穿著現代服飾的中年男子開口:「算了吧,自古至今,從來沒有十二段,那個領域一片荒蕪,無記載。」

  一位看起來很年輕的女子,她是這次盛會的秩序守護者,並不認可,道:「不見得,仙道之地的方雨竹,被猜測,她元涅槃後很可能又突破了,再次大涅槃,近年讓人徹底看不透了。」

  ……

  第四號熄滅的大幕中,王煊接連出重手,以疲憊重傷之軀,獨戰十一位破限者,讓人震撼。。

  「光暗之歌!」破限者中,那個沒有固定形體,只是一團烏光的生靈,它名烏海,化成一口黑洞將王煊吞了進去,籠罩他的軀體。

  「出手!」它對其他人喝道,並且在此過程中,黑洞內,出現極為絢爛的光芒,如雷霆,若文明源頭的第一縷火光,格外的神聖,璀璨,在黑洞中焚燒。

  這種手段曾壓制過同級別的破限者,若非它收手,當年就絞殺了機械黑鵬。

  但是現在,在那光暗交替間,王煊的身體只是短暫的停滯,並未受損。他猛力震動,施展出法體,轟然劇震,像是在開天闢地,光暗不定的空間中,像是有一個巨大的神魔撐開了那裡。

  其他人都果斷動手了,有刀光斬了進去,有異寶轟了進去,有獸影咆哮著,撲了進去。

  咚的一聲,宛若黑洞般的烏光炸開,王煊身體踉蹌,沖了出來,除卻自身舊傷被震動,身上的傷口染血外,看不出什麼變化。

  但是烏海徹底失去戰力,烏光再聚時,無比暗淡,只能退出戰場。

  王煊大步向前衝去,以精神天眼相輔,構建超凡術法,屬於三昧真火定式,三色光焰流轉,順利施展出。

  轟!

  一團火,迎風暴漲,鋪天蓋地,將前方的蟲族女子淹沒,她沖霄而起,劇烈掙扎,但身上的堅硬甲殼還是被點燃了,她被重創。

  金色竹簡中的第二部,就是關於各種超凡術法定式的研究,王煊第一次施展出完整的三昧真火。

  「難怪在古代時,這種火光演繹到極致,號稱能燒死妖聖,現在初步試水,效果確實很強。」王煊較為滿意。

  下一刻,他周圍懸浮起很多羽毛,鱗片,都是以超物質具現化的,而後,朱雀的身影,真龍的虛體,在這裡盤旋。

  他雙手划動間,龍與雀的合擊,也順利施展出,最後他又具現出了白虎、玄武,構建四靈。

  瞬息間,仿佛一片蒼穹籠罩此地,四象具現,天地傾覆,轟的一聲壓落下來,將圍剿他的破限者震飛。

  他咳血,傷體又受到了震動,搖頭道:「這種術法欠了一些火候,理論上可以召喚蒼龍、朱雀、白虎、玄武一起出來參戰。」

  「殺!」破限者意志堅定,只要還能再戰,便不會輕易言敗,剩下的人沖了上去,各自施展最強手段。

  王煊全面放開手腳,殺紅了眼睛,身體雖然有問題,但是戰力真的很恐怖,沒有壓制自己,盡情發揮。

  他的拳光伴著元神之劍,縱橫此地,照亮熄滅的大結界,將剩下的人都震飛的震飛,刺穿身體的刺穿身體。

  到了最後,參戰的破限者全都倒在地上,有些人骨頭斷裂,有些人更是被洞穿五臟,有些人近乎被斜肩斬斷……

  強者如同死屍橫陳,到處都是血,唯一慶幸的是,王煊最後關頭沒有下死手,每個人不管多麼重的傷,都活了下來。

  主要是這些人最後關頭守住底線,沒有拿趙清菡、青木等人來牽制王煊,讓他的殺意消退了。

  外太空有些安靜,人們還能說什麼,盯著這一幕,心中滋味難明,尤其是那些強大的道統,培養出十段生靈的帝宮、實驗室等。

  滿地破限者被重創,讓所有人的心都在發顫。

  四大超凡文明,共十六名破限者,現在有十一人倒在這裡,都是被一人殺穿過去的,擊敗他們聯手之力。

  「神話末年,竟有幸見到這樣的一戰,老夫覺得值了,再有幾個月我就要死去了,這次沒白來,過癮啊,這是足以載入修行史冊的一戰!」

  終於,外太空中,各座飛船內,漸漸傳來熱議聲。

  勾陳帝宮、超絕宮、永恆實驗室等超然的大勢力與大組織,也都被驚的不輕,看著場中獨自屹立的身影,既感覺驚艷,又感覺遺憾。

  「如果再早上幾十年,我願意以超絕宮的資源培養他,現在……錯過了,一切就當大世落幕的最後一抹絢爛之光吧。」

  「如果再給我二十年,超凡不退潮,我便會全力助他,將瘮靈和我們自己研究的各種完美進化液,都用在他的身上,現在有點晚了!」

  有人惋惜,總覺得這是大宇宙故意呈現給他們的難題,讓他們看到了好苗子,但最後卻也只能以不完美的結局落幕。

  各艘飛船將捕捉到的戰況,如實傳給了各自的超凡母星,頓時在當天引發巨大的轟動與風暴。

  一人獨自擊敗十一位破限者,這比神話記載中的各種經典之戰還要更富有傳奇色彩,讓現世中的超凡星土無法平靜。

  青木、趙清菡、吳茵等人不是不知道王煊很強,但是,當這種戰況落下帷幕後,他們還是被驚的心中湧起滔天波瀾。

  小狐仙更是興奮地叫著:「我去,真不愧是王大凶人,怪不得當初在密地時,他表現的那麼突出,連來到宇宙深處都能獨領風騷!」

  馬超凡也在發呆,它有一顆足夠大的心臟,並且高度認可王煊的地位和非凡,但現在看來,它還是低估了。

  它長嘆道:「我原以為,王哥總會遇到幾個需要他拼命的對手,甚至會被擊敗,但現在看來,想滿足這種狀況很難,求敗註定無果!」

  最後,第二輪考驗結束,王煊從戰場消失,回歸飛船中。

  這一次,他被獎勵造化真晶六顆,各種色彩的都有,絢爛而神聖,光彩照人,有濃郁的接近真實的物質瀰漫。

  「竟有這種東西……」王煊驚異,當初,他在時光酒吧外的超凡光海中經歷大戰,才在海中得到這種晶石,現在不朽之地居然也能賜下,這著實不簡單。

  「老青、清菡、吳茵……你們一人一塊。」他將六顆造化真晶都分了出乎去,連守護飛船的機械小熊也得到了一塊,頓時美的一個後空翻,喊道:「王老爹!」

  馬超凡頓時目瞪口呆,緩了一會兒才道:「我#,你比我還沒節操!」

  王煊一巴掌將機械小熊拍飛出去,警告它別胡亂叫,小熊賣萌,眨巴著大眼點頭,一副很聽話的樣子。

  王煊立刻調理自己的傷體,不惜吞了天藥葉片。

  因為,他意識到,不朽之地很變態,這是徹底盯上他了,只要他下場必然是面臨生死的考驗。

  「第三輪考驗開始,地點,熄滅的逝地,曾經發生過最為慘烈大戰的古戰場,或許還有殘魂在這個神話時代復甦,魑魅魍魎,影影綽綽,但那早已不是曾經的他們,如夢如幻,等待你去經歷。」

  這次依舊沒有給王煊過多的休息時間,便開始傳送。

  這片逝地很大,無比廣袤,冒著一縷縷黑煙,不僅有各種幻境,殘靈影影綽綽,還有靈體生物,有強有弱。

  這些對王煊沒有難度,他一路像是切菜砍瓜般殺了過去,橫穿這片逝地,直到他再次遇到那本書。

  「你又出現了,這次應該沒你什麼事吧,你該不會又想給我想故事,對我進行所謂的校正吧?」王煊對它沒什麼好臉色,反感它操弄別人的情緒,干預他人去選擇未來的道路。

  歲月之書傳來聲音,道:「你的實力不允許我低調不管,只有我出現,才能給予你相應層次的對手,不然你現在求敗難成,唯有超絕世根基的敵人,才能激發你的潛力,更好的讓你延續新超凡之路。」

  「是有人授意你這麼做嗎?」王煊問道。

  歲月之書,道:「或許有人希望我這麼做,但是沒有人可以命令我,這是我自己的主張。你天賦不凡,我希望你有一個完美的選擇,趁早捨棄那些影響到你心境的人與事,此生唯有新神話是你最終以及最佳的選擇,其他一切都是虛幻啊。」

  王煊原本懶得理它,但想了想,改變態度,讓自己保持平靜,對它開口道:「你又想對我講故事,磨礪我吧?也不是不可以,但換個地方,我不想被人監控,將我的戰鬥畫面暴露在所有的人面前。能找一個和外界隔絕,並較為安靜的地方嗎?」

  「可以,跟我來!」歲月之書給予肯定的回應。

  王煊頓時來了精神,打定主意,要反過來校正它,非拿養生爐的蓋子拍死它不可,如果它是舊約承載物就提前笑納,不是的話,撕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