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超凡唯一的源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熄滅的逝地,一片幽暗,殘靈,鬼物,都是精神碎片具現的產物,影影綽綽。即便曾有超絕世,但死去後,留在此地的碎片也算不得什麼了,終將要被徹底抹去痕跡。

  王煊和歲月之書達成一致意見,跟著它向前跑去,每一步落下後,又如炮彈般,猛然衝擊向遠方,動靜不小。

  最後,他來到一片大峽谷前,跟著跳了下去,而後直入地底深處,沿著裂縫,來到一片恢宏但卻殘破的宮殿前。

  漫長歲月過去,這裡依舊彰顯不凡,混沌氣繚繞,中央地宮那裡閉合著,有法陣在發揮作用。

  「這是逝去的那個超凡文明的重地,在這個神話時代復甦,又在這個末年漸熄滅。」歲月之書介紹情況,這裡絕對隱秘,外界無法探究。

  大門開啟,王煊踏足這裡,頓時覺得像是跨入了一片新世界,完全不同了。

  前方,星河璀璨,宇宙茫茫,似來到了天外,但卻沒有飛船,也無觀戰的超凡者,無比寧靜。

  他轉過身來,地宮的大門關閉了,身後的逝地不見了,這像是星空之門,關閉了與外界的聯繫……

  「你是不是有些不俗的手段,想要施展,覺得能夠壓制我?來吧。」歲月之書發出聲音,相當平淡。

  王煊腹誹,果然是個老賊,它有所覺察,居然瞞不過它。

  「還是由你先給我講故事吧。」王煊平緩地開口,為了麻痹它,拎出斬神旗。

  並且,他稍微遲疑,鐵釺子也出現在左手中,然後,他一副平靜自信的樣子,似是因此有了底氣。

  「這是……御道旗!?」歲月之書被驚住了,這兩件器物的出現,超出他的預料。

  它在審視,道:「它們有問題,是被拆分後的零件嗎?似乎又都有些不對頭,似是而非。」

  「你認識御道旗?」王煊不動聲色地問道。

  「當然,同屬於超凡宇宙的星空下,我如果連它都不認識,又怎麼配稱歲月之書。」

  王煊聽到這裡,愈發確認,這多半就是舊約承載之物,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可以跨越大星域,跨越時空,非常了解消逝的至寶。

  「人世劍、逍遙舟、養生爐這些,你……也知曉?」他和歲月之書交談。

  「自然知曉,正是因為它們,才有了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科技生命之地超凡文明的誕生。」歲月之書做出肯定的回應。

  王煊原本一門心思的想對它下黑手,找機會撕書,但現在克制了,因為他被驚住了,心神為之而動。

  這是什麼狀況,幾件至寶,造就了另外的三大神話之地?他有些不解,也很震驚,必須得弄清楚。

  歲月之書道:「儘管不願意承認,甚至,不朽、神明、科技三大域,也有人在極力隱瞞,不希望揭示過往,但真相就是如此,假不了。神話雖是偶然而現,但若是追溯的話,傳承確實出自于于同一個源頭。」

  王煊大概能了解那種心態,畢竟,舊土有些小部落,恨不得說全宇宙都是他們以他們始。

  更何況,這三大域確實絢爛照古今,極其輝煌,早已走出自己的路,自然更加願意美化過去。

  「具體一點。」王煊想揭開真相。

  「昔日的一個超級文明,鑄出人世劍,最後關頭,希冀以它劈開宇宙洪荒,橫渡時空,超脫出去,找到真實之地,進入神話永存的大界,最終,人世劍從仙道之地墜落在神明之地……」

  人世劍是一個超級文明的心血結晶,由至高仙道符文交織出火光,以無數典籍為柴煉製它,此劍自然算是傳承之物。

  沉寂無盡歲月後,當超凡流星再次劃破萬古長夜時,它在那片大域的生命星球傳出了法,最後演繹出璀璨的神明之地。

  從此以後,每當超凡之火偶爾亮起,在宇宙中短暫出現時,神明之地自然也成為了一個神話之地。

  「竟是這樣!」王煊思忖,想到了在舊土外太空看到的那些文明餘燼,那些火堆,那些昔日的舊景,確實是這樣。

  他還清晰的記得,逍遙舟也是如此,承載著希望,帶著一個超級文明的各種血液烙印等,破空遠去,尋找適合超凡生存的土壤。

  舊約之書的話證實了這些。

  「逍遙舟墜落在科技生命之地,很久以後,瘮靈又出現在那裡,演繹出超凡和科技並進的道路。」

  「瘮靈究竟什麼來頭?」王煊趁機問道。

  「大概率,真的不屬於這片宇宙,他們來歷奇異,我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將來可能會出事兒。」歲月之書說道,它對瘮靈的本質也不了解,難以追溯源頭,只是憑著直覺,認為不妥。

  隨後它告知,養生爐墜落在不朽之地。

  「這麼說,它們最後又都離開了,回歸仙道之地。」

  歲月之書道:「是,大多都離開了。」谷

  王煊頓時一驚,道:「嗯,還有其他至寶?」

  「當然!歲月太長,雖然超凡文明是『錯誤的』,背離大宇宙本意,會被糾正,但漫長的光陰,還是出現了一二十個神話文明。」

  按照歲月之書所說,還有不朽傘、神明宮、生命池三大至寶。

  王煊有些發呆。

  「不過,這三件至寶很有可能就是在三大域本土誕生的,和仙道之地無關。」

  四地,共有七至寶,刷新了王煊的認知,如果再加上毀掉的御道旗和幕天鏡,那便是九件!

  「好了,我和你講個故事……」歲月之書又開始了。

  「等一等,你是舊約承載物嗎?」王煊求證。

  「是,而且是兩件承載物合在了一起。」歲月之書大方的承認。

  書籍翻動,定格在其中一頁上,那裡模糊了,朦朧了,出現一道門戶。上一次那個灰發男子再現,向外走出,他身材高大,一米九五以上,古銅色皮膚,手持一口黑色長刀。

  「刀魔,眼中無紅塵,拔刀自然神,一生從未有過敗績,在他二十出頭時,就踏足十一段領域,不說前無古人也差不多了。」

  歲月之書講述這個人的事跡,並教育王煊,當放下紅塵中的一切執念,這才是他的路。

  「他曾有一個亦敵亦友的紅顏知己,最後關頭,他毫不猶豫的拔刀,斬去那個女子的首級,頭也不回的遠去,獨自上路,從此道心通明,了無牽掛,實力突飛猛進,一路破關……」

  歲月之書講到這裡,身材高大的刀魔身前出現一個柔和的女子身影,他直接果斷的出刀,噗的一聲,血花濺起,他眉頭都沒有皺下,就斬殺了那個女子,大步前行,離開那道門戶,向王煊走來。

  「我……不怪你……」隱約間,有那女子最後的精神碎片波動傳來,然後一切寂靜。

  王煊皺眉,這個男子冷酷無情,和王謫仙相比,簡直就是個野獸,後者甘願駐足紅塵中,和一個女子共腐朽,兩人的氣質和性格截然不同。

  突然,王煊猛地抬頭,他看到一條身影在成型,那是吳茵,由部分精神之光構建,這是臨時被歲月之書拘禁過來的,還是上次它動了手腳,留下她部分心靈之光?

  「你在做什麼?」王煊怒了,上次,歲月之書不僅對趙清菡用了手段,似乎也對吳茵出手了。

  「心中無情,大道自然明,你的路應該從放下現世的虛幻開始,斬了這個女子,明你道心,你才能走的更遠。」歲月之書開口。

  「放你爺爺的……仙氣!」王煊動了殺意,這書有問題,過於偏執,他沒有別的選擇了,只想撕書!

  毫無疑問,吳茵的精神之光被注入了另外一個女子的情緒,現在她覺得頭痛,輕語道:「我知道,你要遠去,我……不怪你,此生註定無果……」她代入了那個女子。

  王煊的眼神頓時凌厲無比,道:「你把她放走,不要操控我身邊的人的心神!」

  歲月之書道:「既然上次禁錮了她部分元神之光,現在直接放走不合適,你先證明自己,值不值得我繼續關注你,先贏了一生未有敗績的刀魔!」

  那個高大的男子走來,帶給人以無盡的壓迫感,雪亮的道光剎那傾瀉,像是帶動一片宇宙星空拍擊而來。

  咚!

  突然間,外界劇震,所有超凡者心神發顫,宇宙虛空中的很多飛船在搖動,這片地帶有驚變發生。

  遠處,一片璀璨的大結界浮現,當中的絕世大戰爆發了,當場就有至強神明殞落,血淋淋,被人擊碎。

  絕世篇開始,四大域,想要爭奪半成熟至寶的強者都出擊了,從仙界而來,從神明大結界而至。

  現在,方雨竹、張道嶺、血皇、戰神等人在大結界中的主身,都出動了,各方至強神明,甚至超絕世相繼出現,那種大戰極其恐怖。

  有人第一時間尋到了半成熟的至寶,想要收走。

  現實世界超凡餘韻共振,讓人強烈不安。不朽傘、神明宮不知蟄伏在何處,竟在轟鳴,引發了無比恐怖的異象,震撼不朽之地。

  「有人野心勃勃,不止是想奪半成熟的至寶,估計還在打成熟至寶的主意,要捕獲神明宮、不朽傘、生命池,這次的盛會不夠純淨啊,大概會有血雨腥風!」

  歲月之書話語沉重,接著又道:「走到至強神明那個層次的生靈,果然沒一個善茬兒,這次的大會複雜了,有陰謀,有死亡,不朽之地可能會被血水染紅!」

  王煊避開刀魔,眼神異樣,沒有注視對手,反而在看著歲月之書。

  「不去證明你自己,看我做什麼?」歲月之書有感,有些不解,怎麼突然覺得,那種目光不對頭。

  王煊如同閃電般,手持斬神旗,向著歲月之書轟去!

  「笑話,還不會走,就想奔跑,你當我是獵物了?先去對付刀魔吧!」歲月之書不高興,對他喝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