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撕開舊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斬神旗一出,細密的金色紋理交織,歲月之書無懼,平靜應對,先是躲避,而後輕觸那些金色網格。

  「就那麼一回事吧,旗子受損嚴重,而且斬的是精神,我是承載物,連我的書籍本質都傷不了,你還是算了吧。」

  它淡然開口,書頁翻動,有霞光綻放,抵住了斬神旗!

  「刀魔,教育他如何做人,校正他的人生路。刀魔,原本我很看好你,可惜,你當年太要強了,進入逍遙遊後,非要進行精神大涅槃,想回頭去找到所謂的十二段領域,彌補以前的遺憾,結果早逝。有些事,不宜過早接觸啊,那個方雨竹所謂的元神大涅槃,應該也是在成為至強者後才開始的。」

  當聽到這裡,王煊的眼神變了,這個刀魔還真有料,走到逍遙遊大境界,卻回過頭來想重新摸索十二段領域?氣魄不小。

  「所有無情的人,就這麼死了,你讓我也走這條路?不通啊!」王煊適時開口。

  歲月之書沒有回應呢,刀魔卻先衝來了,一刀劈下,在刀光中,九隻不死鳥飛出,帶動著無邊超凡之力,撲殺王煊。

  這就讓人動容,一刀之下,神禽顯照,如同在召喚至強生靈的血脈參戰!

  王煊左手羽化拳,右手斬神旗,同時轟了出去。

  歲月之書開口:「旗子有絕世異寶之威,不過,刀魔由我而出,他的長刀也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不比絕世異寶差……刀魔,放開手腳,和他決一死戰!」

  舊約承載物,可「孵化」出至寶,現在演繹出的魔刀為絕世異寶,自然沒什麼大問題。

  砰!

  旗面下,金色網格將九頭不死鳥覆蓋,將它們……絞殺!

  但是,那口刀依舊劈落下來了,和斬神旗激烈碰撞,瞬間有恐怖的能量激盪,在這裡轟鳴。

  王煊現在不想和他死磕下去,沒有什麼意義,他現在踏出十一段道路,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

  他現在只想拿下歲月之書,撕掉元兇,送吳茵的心靈之光回去。

  所以,他時不時的「關注」一下歲月之書,或拿放大的斬神旗夯它,或者動用鐵釺子去戳它兩下。

  歲月之書有些嫌他煩,又打不動它,卻一而再的招惹,令它很不高興,覺得這個年輕人不上路,不識時務。

  「為你準備了通天之路,你卻這麼的人嫌狗厭,自討沒趣,來回挑釁我,有意思嗎?」

  「有意思,你將吳茵送走,我才能放手一搏。」王煊說道,事實上,他在麻痹歲月之書。

  他怕動用爐蓋,一擊砸不中,讓它逃掉,所以一直用旗子、鐵釺子招惹它,不時找機會給它來一下。

  噗!

  為此,王煊付出代價,刀魔確實很強,一掛刀光落下,金烏與真龍競逐,兩種恐怖的生靈翱翔,絞殺王煊,在他的身上留下可怕的血痕,險些將他截斷!

  當然,他也在刀魔的眉心留下一個不深不淺的指洞,險些就徹底戳進去!

  「行還是不行,給個痛快的話,你這樣要挾我,我絕對不會向你妥協,不會走你安排的路!」王煊想先送走吳茵,怕誤傷,因為他準備大動干戈了。

  「送走她,你會接受校正的路嗎?」歲月之書問道。

  王煊立刻點頭,道:「送走她,如果這裡有對手能夠和我戰成一個平局,不用擊敗我,我就可以接受你校正的路!」

  「好!」歲月之書答應,光影一閃,吳茵的心靈之光消失,被送回飛船,讓她的精神重歸圓滿。

  咚!

  外界劇震不止,那是因為,大結界中有人抓住半成熟的至寶,以絕世強者的血液祭祀,讓其轟鳴,最後引發不朽傘、生命池、神明宮的共振,整片天地都在顫慄,讓人不安,甚至恐懼。

  在這一刻,王煊覺得火候差不多了,兼且外界發生那樣的事,他現在動用養生爐的蓋子,估計沒有人會察覺。

  歲月之書感覺膩歪,那小子暗戳戳,又來了,拿著鐵釺子,無知者無畏,在那裡挑釁,又想戳它。

  「轟!」

  然而,下一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鏽跡斑斑的鐵釺子沒了,出現一個古樸的蓋子。

  歲月之書起初還覺得他不上路,沒完沒了,消耗它的耐心和好感,但現在卻有種驚悚感了,自身竟要徹底炸開了。

  它想遁走,然而,溫水煮青蛙時間太長,現在抽不冷子挨了這麼一下,一切都已經遲了,它被恐怖的符文束縛。

  砰的一聲,書頁被砸的紛紛揚揚,以神秘絲線纏繞的一二十頁紙張如落花凋謝,絲線斷了,所有書頁墜落!

  王煊吃驚,這書頁太牛犇了,挨了爐蓋一擊,居然都沒有碎掉,那本書只是破散開來而已,實在驚人。

  不過,仔細想想也可以理解,這是孵化至寶的承載物,而且是兩個文明的舊約合在一起,自然不簡單。

  雖然不如至寶,但它也很逆天。

  砰!

  他再次催動爐蓋,沒有任何的手軟,當成死敵去砸,寧可毀掉,也不給它翻身的機會,爐蓋落在紙張間。

  「停,你想毀掉兩個文明的舊約承載物嗎,原本能孵化出至寶,你這是在犯罪!」歲月之書急了。

  砰砰砰!

  王煊沒搭理它,又連著三下,歲月之書上浮現的朦朧光芒被砸的四處飛濺,飄落的紙張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再來一下真可能毀掉了。谷

  王煊這才收手,至於刀魔,早在第一擊時,其身影就被震的虛淡了,而後快速回歸歲月之書。

  哧!

  王煊用鐵釺子逐一刺穿紙張,現在能戳動了!

  同時,他手中的斬神旗也沒閒下來,或者用旗面去卷,或者動用旗杆去戳穿紙張。

  共有二十三頁紙張,就這麼被他給收了起來。

  「你瘋了,面對兩個神話文明的舊約承載物,你卻這麼對待,想要所有紙張恢復過來,沒有兩年的時間不可能了,而超凡落幕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了,你……」二十幾頁紙張發出微弱的光。

  它居然被溫水煮青蛙,被釣魚了,感覺受到了侮辱,這簡直沒法接受。

  歲月之書知道問題的根源所在,它不是這個神話文明的舊約,屬於逝去的文明,所以在這個時代,威力沒那麼大,才被會被小子突襲得手。

  但它還是憤慨,覺得很恥辱。

  王煊沒搭理它,再次用爐蓋輕震了下,讓它多了部分創傷,這才入手研究。

  當然,他自己也不輕鬆,又差點被吸乾,至於這片星空,都在轟鳴,都在劇震,至寶紋理剛才交織出去,太恐怖了。

  「一時間研究不透,算了,先收起來吧!」王煊恢復過來後,帶著鬆散開的紙張,第一時間進入命土,瞬息又沖向虛無之地。

  他來到銀色池子附近,站在仙茶樹前,沒過不久,一群分身就如同鬼魅般冒出來了,將他包圍與盯上。

  若非忌憚他手中的蓋子,一群分身絕對要造反了,有段時日未見,無論是「老張」,還是「妖主」,都桀驁不馴,想取而代之。

  「各位,都過來吧,送你們人手一篇古經,在這裡好好參悟,我的就是你們的,你們的也是我的,將來我們合一時,藉此書籍去煉至寶!」

  王煊如同發傳單,一人送了兩張,也沒有隱瞞,告知他們厲害之處,讓他們去研究,去琢磨。

  就這樣,他將歲月之書給「分屍」了!

  還剩下幾張,在那裡轟鳴,憤慨,低語,喃喃,胡亂折騰。王煊依舊沒理會,將它們和那頁記載著精神病大法的紙張合在一起,封在了他自己開鑿出的隕石洞中,這裡載著一株仙人掌天藥。

  「這是什麼破爛經文,簡直就是一個精神病,將它和我分開!」剩下的幾頁紙張發光,死活不願意和那頁記載經文的紙張在一塊。

  王煊怎麼可能滿足它的願望?用鐵釺子釘住這幾頁,又將記載著精神病大法的枯黃紙張壓在歲月之書上。

  「我不想和精神病在一塊!」

  然而,王煊無視了它,離開這裡,在虛無之地修行,療傷,可惜終究是無法踏足十二段領域。

  不久後,他踏上歸程,怕外界有什麼異變發生。

  無法破開前無古人的十二段領域,但他的傷勢好了,經過天藥葉子、接近真實的物質、以及茶果滋養,他重返巔峰!

  因為,外界很亂,他覺得不能靠自己去慢慢休養了,還是早點回到最強狀態為好。

  「最高獎勵之一,舊約承載物,被我拿到手中,還有必要繼續下去嗎?完全可以回家了。」王煊琢磨,這地方太亂,有陰謀,有流血,至強者可能都要死一些,不是善地,或許該走了。

  不過,他認為,需要自然一點,不要太突兀,畢竟至高獎勵突然沒了一件,估計各方回過神來後,肯定要發瘋般尋找,別牽扯到他身上就行。

  「也不見得會追查它,畢竟歲月之書是自由之身,在各地亂竄,它自己都說,沒人能命令它,即便它消失一段日子,也沒什麼大不了,鬼知道它去了哪裡。」

  他想了想後,又徹底安心了。

  「不朽傘!」有人大叫,似乎出世了,要被人得到了。

  王煊沒去理會,他有自知之明,現在的他敢進大結界去爭奪,肯定會被打死!

  他出現在熄滅的逝地中,溜溜達達,很是悠閒,坐等時間到了,被接引走。

  他並沒有等待過久,光雨蒸騰,他重回飛船,心情實在是大好!

  「經過三輪選拔,跨越大戰正式開始,戰場中,有六座巨宮,當中有舊約承載物,有半成熟的至寶,這些東西並未全部放在大結界,現世中的有緣者可以去奪得!」

  宇宙虛空中,那座比城市還巨大的鋼鐵堡壘內,發出這樣的聲音,告知具體情況。

  六座巨宮,名字分別是:人世宮、逍遙宮、養生宮、羽化宮、幕天宮、御道宮。

  青木變色變了,為王煊擔心,道:「這是瘋了嗎?馬不停蹄,三輪資格賽後,直接就進入主題,開始跨越大戰,都不給人休息的時間?」

  「王煊,你現在怎樣了?」趙清菡也在擔心他的身體,不久前,他接連大戰,身上的隱患可是不輕。

  吳茵則遞給他一杯養生飲品,道:「別勉強自己,不行話,退出就是了。」

  「沒事兒,我已經恢復了。」王煊笑了笑,讓他們安心,他聽到六座巨宮的名字後,又不急著走了,想過去看一看。

  片刻後,他被傳送到一片散發著微弱光芒的腐朽大結界前!

  宇宙,外太空中,各艘飛船都在關注,都在捕捉那裡的畫面,錄製下來。

  青木他們的飛船自然也在捕捉那片宏大的戰場的畫面,很快,青木神色為之一怔,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開口道:「我去,那是誰?竟有個留著寸頭的短毛賊,想冒充我師傅。你們看,真有點像啊,宇宙之大,出現相近容貌的人倒也情有可原。不過,他這賊眉鼠眼的狡詐樣子,不如我師傅,氣質差了一大截!等著看他挨打,最好遇到王煊,狠狠的教育此人一頓,像誰不好,非得和我師傅撞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