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盛會亦是獵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腐朽的大結界,廣袤的天地,病懨懨的古樹,不同區域分布著六座巨宮。

  王煊來了,站在一片坡地上,眺望人世宮。

  說是宮殿,但其實是一座巨城,曾經繁華絢爛,到現在卻看不到人煙,秋意濃,風冷微寒,漫天黃葉飄落,有些荒涼。

  就像這個時代,正在走向尾聲,這座超凡巨宮亦一片蕭索,無弟子,沒有車水馬龍,至於聖獸,神人等,更是早已不見蹤影。

  巨宮外,荒蕪的平原上倒是出現不少身影,有怪物,有聖族,有人類,有各種說不出名字的物種,都是闖宮者,參與跨域大戰的人。

  王煊脫離大部隊之外,眺望巨宮後,忽然覺得意興闌珊,不想去戰了,這裡的一切有什麼意義?

  連至強的神明,連超絕世都失去信心,爭奪至寶,奪取舊約承載物,不過是為了多活幾載,而不是為了續寫新神話。

  更有人是為了進入那所謂的由真實物質開鑿出的石屋,想要避世,如同動物般冬眠,熬過萬古長夜的寒冬。

  王煊安靜地看著,他有至寶,也得到了昔日逝去的超凡文明的舊約承載物,沒有什麼能吸引他了。

  而他也不願去爭奪那如同狗熊、蛇類等蟄眠的「樹洞」、「地窩」,他想要的是在這個時代尋找出路。

  接下來的一切,對他來說失去了吸引力,主要也是仙道之地、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科技生命之地自身都放棄抵抗了,自認為失敗了,一切都在落幕……連所謂的盛會都是在應付,盡顯疲態,舉辦方自己都沒有信心,更遑論是其他人?

  「不久後,我將成為一個在現世中獨自追求虛無縹緲神話路的孤獨旅者嗎?」王煊站在原地,任枯葉凋零,落在身上。

  有些事情儘管還沒有發生,但是已經能夠想像,這條路不好走,這份情懷是否可以融於現實中,能不能被身邊的人接受?

  最後的同行者,能有幾個?老張、方雨竹等人會否留下來,還是說會隨神話最後的火光一起熄滅,未來還剩下誰,可以和他同行?

  「其他都不重要了,目前,我只想破入十二段,踏足那個還沒有人真正進入過的領域,如果它存在的話。」

  王煊在一株大樹下盤坐下來,沒有去參與闖宮,心中浮現一篇又一篇秘法,從最開始的金身術,到後面的至高經文,恍惚間,他被無數的典籍包圍了,周圍儘是經文翻篇的聲音,像是有很多身影在誦經。

  「晚了嗎,我在神話末年求道,是否有些不自量力?但我還是想試一試,總有些不甘心啊。」

  很多人,都聚集在六座巨宮外,只有他遠離,審視這個時代的法,翻閱經篇,所思所想,游離在現實和虛無間。

  外太空中,自然有不少人在關注王煊。

  因為,他之前的戰績太耀眼,在三輪資格賽中,一個人淘汰十二位破限者。再加上最開始他在途中格殺掉的機械黑鵬,他簡直就是十段生物殺手,戰績最恐怖的收割者!

  「他在做什麼,居然沒有去六座巨宮,不想參戰了嗎?非常人行非常之事,有些讓人想不明白。」

  「我估計他可能有傷在身,每次都遇到地獄級的關卡,現在狀態應該不是多好,正在恢復呢!」

  宇宙中,各艘飛船上的超凡者對他的行為有些不解,出現各種猜測。

  接連半個月,都有人在闖六座巨宮,戰況激烈,在那恢宏如城市的建築物中,有強者坐鎮,靜默守護。

  很快,人們知道了,居然有擂主!

  近古以來,在跨域征戰中,有所成就的人,大部分得到獎勵離去了,但還是有人留了下來,成為守護巨宮中的一員。

  陳永傑血里呼啦,滿身奢華的甲冑都殘破成碎片了,到處是血,他沒有拼命,但每次也都在跟著大部隊硬闖,他只有一個願望,看一看他師傅是否在這裡,是否成為巨宮守護者中的一員。

  可惜,到現在他還沒有見到到,他所在之地為養生宮,隨眾人殺進去過數次了,但都沒有能接近巨宮核心之地。

  「實在變態,每一座巨宮中都有一位至強神明的化身親自坐鎮,成為宮主,誰能擊敗他們?」

  不久後,有人知道了真相,是一位破限者付出很大代價,殺到逍遙宮最深處,和宮主對決後,得到這樣的信息。

  不止是這片戰場,連外太空中,各艘飛船上,那些觀眾,那些超凡者,也都心驚不已。

  至強神明的化身守擂?誰過的了關。

  在來的路上,人們曾看到過血皇,立身在黑色超凡木船上,也看到過黑髮血瞳、如同雕像般一動不動的女子戰神。

  「至強者不用參與資格賽,直接成為了六座巨宮的主人?此外,六座宮殿中還有上一次的參賽者,人數不算少,成為這一次的守護者,龍潭虎穴,誰闖的過去?」

  「血皇,戰神,皆是赫赫有名的至強者,在大結界中都罕有對手,讓他們守關,這就有些過分了吧!」

  很多人不滿,這次參賽的破限者,被王煊一個人重創了十二位,現在算上他自己,還剩下四位而已,這還怎麼去打?

  「這等於內定了,將現世中的最高獎勵,頒給了六位至強神明,最後肯定是他們幾人競逐與爭奪。」

  「不用多想了,最高獎勵最後肯定會落在血皇和戰神手中!」

  這引發譁然,很多人不甘心,尤其是參賽者,在資格賽中沒有見到至強者下場,便滿懷希望,結果現在都被打擊了。

  不過沒過多久,人們得悉,血皇、戰神都沒有駐足巨宮中,另有戰場,他們要參與大結界中的戰鬥,對手更為可怕。

  「那個和我師傅很像的人,一直在養生宮出沒,殺進殺出,全身上下都是血,命倒是很硬啊,可惜,和王煊盤坐地很遠,兩人沒撞上。」

  外太空,青木遺憾,還希冀著王煊出手呢,和那個撞臉者過招,一時間願望沒能滿足。

  半個月以來,陳永傑第十九次闖養生宮,這一次無比接近核心地,恍惚間,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此時,他混在大部隊中,殺的滿身是血,受了重傷,隱約一瞥,雙目流動璀璨神霞,盯著那位高高盤坐在上的宮主!

  「各位,加把勁兒,殺過去啊,擊敗至強神明的化身就不用想了,可是,若是能接近他,也給予重獎,共闖啊!」有人大吼,鼓舞士氣。

  陳永傑眼睛都直了,看著宮殿最高台上方,一聲大喊:「老徐!」

  砰的一聲,幾乎是同一時間,他稍微走神,後背挨了一掌,頓時大口咳血,跌跌撞撞,向前而去。

  在那前方,有一排守護者,各自冷漠的舉劍,持戟,要對他下殺手。

  那座高台上,一個身披蓑衣,頭戴斗笠的生靈,倏地睜開眼睛,接著一招手,將陳永傑接引了過去。

  「沒大沒小,你喊我什麼呢?」他是赫赫有名的大方士徐福,逝地中的擺渡人。

  當初,他沒有身體,蓑衣和斗笠下,是黑洞洞的虛無空間,現在不同了,他有化身歸來,和擺渡者的精神碎片融合歸一。

  他的實力暴漲,成為一位宮主。

  像他這樣的強者,怎麼可能會任由別人徵調,所以分身回來了,如今留下與離開都在他一念間。

  「徐前輩!」陳永傑立刻改口,滿臉是血,但卻露出笑容,真的太意外了,有朝一日竟和徐福一同跨越征戰,成為現實。

  雖然他當初被坑了,莫名背鍋,但是他鄉遇故人,他還是很欣喜的。

  「不該來啊,這裡很危險,連我都隨時準備截獲一件至高獎勵,而後跑路,你還敢來湊熱鬧……」不過,說到這裡後,徐福閉嘴了,因為陳永傑幾乎等同於是被他弄過來的。

  他想了想,道:「也罷,你坐在我身邊修行,有什麼不明白的,儘管開口。嗯,這座巨宮中有些資源,我幫你提前預支些。」

  「很像我師傅的那個人,死在養生宮中了?這次,他沒有跟著殺出來!」青木心中七上八下。

  「老青,沒準那就是你師傅!」馬超凡開口。

  「我看他……也很像是陳大宗師!」吳茵說道。

  一瞬間,青木整個人都不好了,原本他自己也在猜測,有那種念頭,現在坐臥不寧,心中慌了。

  第二十一天,現世中,但凡有神話生物的星球,都有規則餘韻在劇震,很多超凡者驚恐,自身的境界要掉落了。

  連王煊都受到影響,他霍的睜開眼睛,這是罕有的經歷,他居然被反震了,心血翻騰,超凡之力紊亂,有些不穩固。

  不過,相對其他人來說,他已經好很多了。

  在他的體內,養生爐躁動,有些不安,連它都受到影響,可見事態何其嚴重!

  「穩住,千萬不要折騰,這要是暴露的話,我將舉世皆敵,尤其是在這個地方,不乏至強神明,甚至有超絕世在暗中盯著!」

  王煊有些急了,他自然知道,大結界與現世中出大事兒了。

  很快,那顯露在現世中的大結界,有消息傳來,絕世強者殺紅眼睛,部分人死亡,至強神明的血液染紅大地,獻祭給了半成熟的至寶,導致那裡至高大道轟鳴不止。

  半成熟的至寶竟又引動了不朽傘、生命池、神明宮的再次復甦,持續共振。

  「可惜,這三件至寶有些特殊,常年神隱,即便震動,也很少露出蹤影,不給人機會,究竟是否還在大結界中,都存疑,可能早在現世了。」

  「轟隆!」

  像是神話正在全面腐朽,超凡世界正在大崩塌,席捲各地,無比恐怖。

  「天啊,我掉境界了,發生了什麼?!」很多人驚悚了,現世和大結界共振,超凡者開始掉境界。

  一片惶恐聲,沒有人不害怕,這場大動盪來的實在太突然了,這二十餘天,也不是沒有震動過,但是並未波及超凡者。

  現在完全不同了,宛若神話末日到來的預演,讓人靈魂不安,心底最深處有種強烈的懼意。

  「我¥,真的出大事兒了!驚天風暴,這場盛會本身就是獵物和祭品的一部分,不朽之地、神明之地,部分至強者一起出征,由超絕世親自領軍,果斷殺入了仙界,要奪取人世劍、逍遙舟、羽化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