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都是至強獵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消息相當的驚人,不朽傘、神明宮、生命池,不知道是被人得到了,還是有些特殊,始終神隱,即便共振,也不給人找到它們的機會。

  這次的盛會被人利用,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至強者出征,反向進軍仙道之地,要奪走那裡經常顯照出來的至寶!

  「野心勃勃,不顧他人死活,誘惑部分至強者激戰,血祭此地,牽引出至寶共振,然後,那批有準備的神明去捕捉人世劍、逍遙舟、羽化幡。」

  「一旦他們得手,會立刻調頭殺回來,將神隱的不朽傘、神明宮、生命池也逼迫出來,想集全所有至寶!」

  ……

  人心惶惶,因為眾多超凡者在掉境界,發生這樣的大事,沒有人可以平靜,這關乎著他們的未來。

  有人說,是不朽之地勾陳帝宮和神明之地的超絕宮的鼻祖聯手發起的,也有人說,科技生命之地也參與了。

  外太空中,所有人都面色蒼白,各自在抗爭,不想被震落下去很多道行。

  此時,青木整個人都傻了,精神恍惚,坐在飛船中,簡直不敢相信,禍從天上來,他剛入超凡,又給震回去了!

  最近,他都在煉化那顆造化真晶,自身實力突飛猛進,都來到一段後期了,結果眨眼間,回到解放前。

  「我又成大宗師了?」他喃喃著,如果是一年前,他肯定激動與喜悅無比,因為那是突破了。

  現在,一悶棍砸下來,他重回凡人,這就有點狠了,這個局面讓他難以接受。

  「悽苦啊,我又成馬三段了,最近這天地是不是有病?有事沒事兒就震,我辛辛苦苦修行的成果,一朝間,被打到塵埃!」馬超凡很受傷,差點咳血,領它從四段掉落下來了。

  小狐仙暈乎乎,被震落到四段,也要發飆了……趙清菡倒退回三段,還算平靜。吳茵從二段掉落到一段,心虛了,再震一次的話,她也要重回凡人層面。

  「別捕捉我師傅那裡的畫面了,看一看王煊怎樣了!」青木想確定下,是不是王煊的問題。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老王一旦認真靜心修行,外面就會出事兒,忒離譜了!

  「他情緒很穩定,沒折騰,沒叫喊,在那裡皺眉想事情呢,並未修行。」機械小熊告知情況,認真掃描。

  這次和王煊無關?青木鬱悶了,慨嘆怎麼會這麼艱難?他只當了不足一個月的超凡者,就被打回原形,太傷人感情了。

  此時,現世中的至強者處境也有些艱難,都在對抗,不手段盡出的話,他們也要掉境界了。

  但不得不說,這些人很強,經歷多次被震,有些抗性了,這次竟熬住了,甚至有少數幾人還在藉此捕捉至寶的軌跡。

  大部分至強者留在現世的化身堪堪保住道行,沒有掉境界,但過程十分驚險。

  當然,這個層面,也有少數幾人大意了,兼且自身根基原本就不是那麼堅不可摧,掉落到逍遙遊二層。

  其中,羽化宮中那人一腳踹碎半座大殿,面無表情地望向天空。他坐鎮於此,居然「遭遇大劫」,沒能抗住,比其他至強者的分身弱了。

  ……

  現在,王煊靜等這次的「盛會」結束,離開是非之地,他不想蹚渾水,感覺這次各方的動作都會很大。

  這段日子,他一直在思忖自己的路,默默修行,想著怎麼去降服那些化身,想要進軍十二段,必須要鎮壓他們,讓精神分身合一。

  「倚仗爐蓋這種外物是下策,不可取,所謂諸神融合,是指我自己有足夠的實力降服他們,這樣的元神歸一才算圓滿,不然只能算是拼湊,即便強行組合到一起,也是屬於有裂痕的瓷器。」

  他悟法,從各種經文中印證自己的路,提升自己的實力,怎麼才能壓制所有分身,是他無時無刻都在想的問題。

  「他們就是我,我就是他們,每個分身都非常強,懂我的一切法,我一個人怎麼能夠和將近十位的『我』開戰?」

  他眉頭深鎖,這是一個現實問題,這意味著,他在短期內必須要大幅度提升實力,才能壓制他們。

  他如果可以猛烈地提升自己,也就意味著,差不多能進十二段領域了。

  「我會的他們也會,石板經文、釋迦真經、金色竹簡、元神棺槨大法……除非,我從當中選一部,近期有突破性進展!」

  甚至,連精神病大法,那些人也都懂,那頁經文本就扔在飄渺之地。

  「不現實啊,關於這些典籍,我都參悟的差不多了,而他們也和我一個路數,短期很難有質的變化。」

  很快,他想到自己的優勢,有血肉,精神和形體合一,這點遠超他們,每日修行能夠互補。

  「金蟬功、化蝶法、螻蟻望龍篇……這些最適合肉身和精神共修,一起蛻變,他們無法和肉身共鳴,近期不會有大成果。」

  難道要從這些法入手,可是,他有些不甘心,這是他為自己立足十二段領域後準備的,有些野望。

  因為,練這些可以涅槃的功法,一旦圓滿後,會有奇效,能有一次質的提升,形神皆蛻變。

  他認為,現在就想辦法提升到盡頭後用掉,有些浪費!

  「當然,我此時不用的話,也存在一種很不好的可能,後面效果不見得會有多理想。」

  他認為,金蟬功、螻蟻望龍篇等,都是立足神話領域中開創的法,而現在他已經站在理論的盡頭了。

  這是個讓人不安的問題,讓他有些煩心,一次絕佳的涅槃機會,是否會浪費掉?

  「我還有一本至高經文,一直沒有練,現在可以嘗試參悟。」他想到了五色玉石書。

  這本經書得自老鐘的書房,當時無論怎麼看,怎麼和那種經義共鳴,都無所獲,只能記在心中。

  「依舊很難,這篇經文似乎與這個超凡大世格格不入,應該屬於逝去的文明,需要以時光去熬,去揣摩它。」

  王煊在想各種辦法,最後,他神色一怔,想到了自己最為與眾不同之處,那自然是特殊的內景地!

  「能不能利用它提升自我?」

  事實上,內景地中的神秘因子,接近真實的超物質等,對他效果不是很大了,他缺的不是能量的問題。

  但有一樣特質,讓他很在意,心中火熱,那就是在內景地中精神思感提升了也不知道多少倍,等於在盜取時光。

  「如果在其他地方,我的精神思感也能這麼活躍,那麼簡直不敢想像啊,必然能降服那些精神分身!」

  然而,那是屬於內景地的特質,離開後,怎麼能保持住這種能力?他一時間沒有頭緒。

  咚!

  天地間,又有劇震傳來,驚得很多超凡者面色慘白,又要開始了?沒完沒了,這是想全面摧毀超凡世界嗎?!

  誰都沒有想到,一震再震,根本停不下來。

  不久後,更是有大消息傳來。

  「羽化幡,似乎被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至強者聯手得到了!」

  消息傳來,整片盛些暗淡了,最兇猛的獵手得手了?所有這一切布置,都是為了成全他們。

  片刻後,又有爆炸性消息傳來。

  「出變故了,仙界蘊含大兇險,人世劍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主人了,早已被煉化,被其主人故意放養在外邊,現在有恐怖生靈持人世劍出手,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人吃了暴虧,有些至強者死了!」

  「我去,什麼狀況,人世劍不是被人初步得到,而是真正煉化與擁有了很多年,而今早已可以放心的養在外面?!」

  人們發呆,形勢十分複雜,消息太驚人了,且在不斷地變化。

  「據悉,從仙界趕過來的至強者,最近看出端倪,猜測到人世劍早有主人了,預感不妥,得悉這邊有盛會後,故意跑過來了,留下大後方的空白之地……」

  這種傳聞一出,各方都傻眼,愈發覺得,這次風運動盪,全都是手持鐮刀的收割者,沒有一個善茬兒,都在故意挖坑。

  「都是獵手,各方皆是食肉者,這就有些恐怖了!」

  人們原以為,仙界大後方被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強者偷襲了,可是現在看,還難說誰是受害者。

  各個陣營都在高度警惕,全在戒備,仙界、大結界徹底大亂,有至強者血液在流淌。

  「天啊,又有一個新說法傳來,仙道之地的人世劍被一位本應該死在上古的巨擘煉化,而我們這邊的神明宮也被上古一位巨頭煉化了,所以神隱,不顯出來。這一次,是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至強者聯合方雨竹、妖主等人,密議過後,雙方交換信息,互補了優勢,並交換戰場,一邊聯手,一邊又在互坑,有針對性的去征伐上古時代的強者……」

  大結界和現世,全都亂了,除卻至強者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實情,不知道真實情況。

  連王煊聽到後,也是一陣愕然。

  但有一樣是可以確定的是,各方都是獵手,全不是吃素的,最後誰能有所獲,誰能不流血,還很難說。

  轟隆!

  大結界震動,這次影響更為深遠,有至高符文交織,有至寶氣息瀰漫,清晰的霞光擴張。

  「有人在這個時代……煉製至寶,是從仙道之地趕過來的那批人,她的手鐲在發光,是御道級別的寶物!」

  「一日三變,至強者都瘋了,什麼都敢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