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超凡界大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準確的說,那條手鐲應該是接近成熟的至寶,離御道境界還有點距離,現在正在煉製中。」

  有些至強者都坐不住了,這是從未有過的景象,這個即將落幕的神話時代,還沒有人煉過至寶呢。

  人世間、逍遙遊、養生主、羽化仙,是超凡者的前四大境界。

  幕天,是第五大境界,列仙中的絕世強者都在這個層面。神明中的至強者,不朽者中的頂級人物,也在這個範圍內。

  御道,為第六大境界,這不是人類和其他種族能接觸的領域,唯有至寶才能達到,屬於一個文明的心血結晶。

  「他們來自仙道之地,居然跑到我們這片大域來煉寶,是從不朽之地對應的大結界中得到的半成熟至寶嗎?又得到逝去的文明留下的舊約承載物,所以在這裡煉製?」

  「不是,半成熟至寶中沒有這條手鐲!」

  六座巨宮中,有至強神明的化身在彼此溝通,對話,連他們都被嚇了一大跳,心中頗受觸動。

  自己煉製出來的至寶,自然會更加的得心應手,完全契合自身。。

  大結界中,火光無盡,那是至高規則在交織,那是無數經文翻篇的聲音,煉寶的景象,比不朽傘、神明宮出世,動靜還大,還要恐怖。

  舉世唯一,這個時代以來,這種異象還是頭一次發生。

  有些人躁動了,此刻,部分至強的神明,頂尖的不朽者等,都一起出動了,想要阻止方雨竹煉寶。

  不過,他們的第一波攻擊就受挫了,大結界中,火光億萬丈,照亮了整片半物質半能量的位面。

  那個女子煉寶時,自己並不需要過於消耗心神,因為至寶快成熟了,再者主要是舊約承載物發揮作用。

  現在,即將成型的至寶在汲取整片大結界的力量。

  「方雨竹,你過界了!」有人大喝,那是一個全身穿著銀白甲冑的女子,風姿出眾,背負大劍,跨越千山萬水,挾無邊神明之力,從另一片大結界中殺來。

  「方雨竹,約定不是這樣的,你可以去取不朽傘、神明宮,卻不該利用我們的至高規則煉至寶!」

  一位至強的不朽者到來,全身都籠罩著神環,絢爛奪目,宛若一輪巨大的太陽橫空,手中持一桿戰矛,一步邁出,像是跨過一片星海,手中滴血的矛鋒已經向前刺去。

  列仙、神明、不朽者,對應的分別是仙道之地、神明之地、不朽之地,屬於大幕後生靈的不同稱呼,但級別一致。

  「可是,約定也沒有不允許我在此煉寶。」方雨竹回應,此時她白衣出塵,周圍羽化神竹成片,金色光雨蒸騰,神聖而又超然。

  她揮動右手,那刺來的矛鋒……喀嚓一聲,被她折斷了,那身體都被璀璨神環籠罩的男子被震退出去,口鼻當場溢血。

  眾人震撼!

  至強者出手,結果自身在第一擊中就受傷了?

  至此沒有人會懷疑,方雨竹在近年間成為了超絕世,手段通天,元神經歷過大涅槃,其他至強者不是她的對手。

  想要拿下她,和她對抗,必須得是超絕世親至,然而,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領軍人物,殺向仙道之地了。

  哧!

  那個身穿銀白甲冑的女子出手,自然是至強神明的手段,大劍劃破半物質位面,像是至高規則的審判。

  然而,方雨竹眉心發光,那裡有一朵仙道花蕾綻放,數片花瓣,由最繁複的符文組成,真實具現化,飛了出去,落在大劍上。

  瞬間,至強神明的兵器解體,那口大劍被花瓣削斷,並且一片晶瑩的花瓣落下,將那位女性至強神明的肩頭擊穿,神聖之血四濺,數滴落在下方廣袤的山川間,導致群山崩塌。

  大結界中,至強神明、絕世仙人的手段依舊可以盡顯,不像是在現世那樣被壓制到了地板上。

  嗖嗖嗖!

  更遠處,至強神明和頂尖的不朽者,又有多人出現,聯袂殺了過來,要阻止方雨竹煉寶。

  這時,妖主、張道嶺、冥血教祖也都走出來,擋在那裡,幫方雨竹對抗,不容這些人破壞。

  「你煉了至寶,我們怎麼辦?這是屬於不朽者的煉寶機緣!」一位至強者喝道,滿身青金甲冑轟鳴,全身都在發光,秩序交織,像是星河般環繞著他,聯合其他人再次發動進攻。

  方雨竹道:「我所找到的舊約承載物屬於上一個超凡文明,是逝去的神話舊約,並沒有動用不朽之地這個時代的舊約承載物,那個東西不在我這裡。當然,我確實調用了這片大結界部分力量。因為我認為你們放棄了,不會在這個時代煉寶。」

  事實上,逝去的超凡文明數量遠超至寶數,真能煉出至寶的不多,有些超凡文明最後關頭或者放棄了,或者失敗了。

  「殺,不管怎樣,不能讓她這麼肆無忌憚的以我們的大結界煉寶,一起阻止她!」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驚人的大戰,奈何,勾陳帝宮和超絕宮的兩位鼻祖不在,他們是真正實現過元神大涅槃的領軍人物,眼下這些至強者擋不住方雨竹。

  不遠處,老張也猛的一塌糊塗,手中的破鏡子照誰,誰僵硬,會一個踉蹌,一些人險些被他定住。

  妖主、冥血找準時機出手,讓一些身體出現短暫停滯的至強者血液濺起。

  「去請人,將超絕世層面的鼻祖接引回來!」有人大喝。

  有至強者搖頭,道:「不可能了,最『兇猛』的那批強者進入仙道重地,已經得到羽化幡,正在和人激烈對抗,且初步鎖定了逍遙舟,沒有大收穫不會回頭。」

  「轟!」

  終於,強烈的大地震,像是末世來臨,半物質半能量位面宛若山本海嘯,大結界被人在外部切開,有至寶從現世進入了大幕中。

  「神明宮出現了!」

  「神隱這麼多年,終於露頭了,連它背後的老傢伙也忍不住了嗎?想要來插上一腳!」

  毫無疑問,神明宮的主人是衝著方雨竹和她的手鐲而來,突兀的殺至,要以絕對的御道級至寶,碾壓所有人,搶走這件即將成型的寶物。

  「小張,你們道家的人來了嗎,還有佛家的苦修士等人呢?」妖主問道,情況太緊迫了,一個弄不好,所有人都要翻船。

  強如方雨竹,如果沒有至寶在手,也擋不住神明宮!

  那是一座恢宏的宮殿,照耀億萬縷霞光,破開大結界後,當真是泰山壓頂之勢而至,要鎮殺此地的所有阻攔者。

  張道嶺點頭,道:「他們來了,道家、佛家高手盡出,早就盯上神明宮了,認為掌握神明宮的生靈不屬於這個時代,神隱在那至寶中,苟延殘喘到這一世,有可能很恐怖,也有可能,風燭殘年,看運氣吧!」

  神明宮內,收藏著大量真實的物質,開鑿成房屋、床鋪、棺槨等,那個人藉此艱難活下來。

  奈何,他在這個時代,依舊找不到路,更無法突破,這屬於絕對的秘辛,但是卻被佛道兩家聯手推演出來了。

  他們分工很明確,那兩家盯上了神明宮,想要效仿那個老怪物,藉此巨宮熬過超凡的黑夜寒冬。

  咚!

  遠方,有道家的人物在出手,紫氣東來十萬里,有佛光普照大結界,一起出手,共同誦經,對抗神明宮,老張也快速衝出擊,以幕天鏡碎片跟著轟了上去。

  「天下大亂啊,連上一個逝去的超凡文明的老怪物都出來了,居然真有這樣的人,熬過了枯竭期,一直沒有死去!」冥血教祖嘆道,連他都心中不寧,深感震撼。

  妖主妍妍道:「活了那麼久,他依舊沒有找到新路,熬不下去了,現在妄想多得幾件至寶續命,可惜,這個時代不會給他機會了!」

  他們兩人也在出手。

  所有至強者都知道,超凡在加速瓦解,這個神話時代存在不了多久了,或許這一役過後,就要到尾聲了。

  所謂的七八個月時間,再次被極大的縮短!

  屬於他們的神話文明正在提前落幕!

  不得不說,神明宮太恐怖,無差別攻擊,這樣一群至強者聯手,都被震的翻飛出去,嘴角溢血。

  連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強者也受到波及,一樣被針對!

  「有點懸啊,這個老怪物強的很離譜,加上徹底煉化了神明宮,我們這批人不會翻船吧?」

  「沒事兒,他必然老邁不堪了,接連熬了兩個神話時代,他的本源腐朽的差不多了,堅持住就行!」

  「嘿,不朽之地、神明之地遠征仙界,別以為占到了便宜,他們同樣會很不好受,掌握人世劍的那個人,屬於這個神話文明,雖然是上古之人,但依舊老當益壯。」

  老張、冥血教祖等人快速交流。

  事實上,現在連方雨竹都在頂著巨大的壓力,她的嘴角有一縷血淌下。

  當神明宮第二次照耀時,億萬縷光芒無遠不屆,更為恐怖了,讓所有人臉色都變了,這老怪物似乎不在意消耗,毫不吃力!

  「不用擔心,援手到了!」方雨竹開口。

  兩道影子浮現,最為關鍵的是,他們共持一卷璀璨神圖,直接抵住神明宮,將它的億萬縷之光截住了,並將巨宮略微震開。

  「那是,仙道之地當世舊約的承載物!」

  當世舊約,遠比那些逝去的超凡時代的舊約承載物要強,可短暫地擋住至寶。

  下一章,定時更新在中午12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