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家傳手鐲是至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咚!

  大結界中,至寶神明宮,劇烈搖動,它的動盪像是神話在腐朽,所有超凡世界都在跟著墜落,影響實在太大了。

  至高規則化成火光,一條通體像是黑玉打磨,但卻點綴很多晶瑩白點的手鐲在沉浮,猶如深邃的宇宙,點綴著繁星。

  不遠處,更有當世舊約橫空,數次硬撼至寶,在兩道影子手中,它煥發著驚人的力量,以及無限的生機。

  仙道舊約承載物,它和手鐲間有某種天然的聯繫,在共鳴,彼此交感,這個神話時代的諸多經篇仿佛同時出現,誦經聲不絕於耳。

  「嗡!」

  宇宙中,超凡劇震,疑似另一件至寶復甦了,鋪天蓋地,像是有一把大傘在升騰,要撕開星空,趕向不朽之地!

  科技生命之地,一口池子出現,磅礴的生命能量流淌,對抗大宇宙的所謂糾錯,似乎想為超凡續命,頓時群星搖顫。

  仙道之地,人世劍被某位神秘強者持在手中,大開殺戒,有至強神明殞落,神之血液染紅仙界,景象可怕。

  羽化幡被勾陳帝宮和超絕宮的兩位鼻祖共同駕馭,艱難對抗那個持劍之人,仙界這個半物質般能量位面,星斗被斬爆,在至寶的威壓下,沒有什麼能夠擋住。

  仙界對應的半物質外太空中,轟鳴聲不止,許多行星當即炸開,化成齏粉,星空中一片凌亂。

  逍遙舟在被圍獵,頂尖的不朽者、還有威震大結界的神明,一起出手,冒著殞落的危險,想要奪取第二件至寶,以便共同抗擊人世劍和它的主人。

  四大神話之地,仙道、不朽、神明、科技對應的超凡之地全面大亂,大結界和仙界仿佛要徹底爆開了,一切都在走向終點……

  ……

  半腐朽的大結界中,六座相距很遠的巨宮分別矗立著,像是巨獸,又像是神話和現實的最後連接點。

  養生宮,大方士徐福盤坐高台上,臉色不是多好看,一而再的被震,即便是絕世仙人的化身也不好受,好比凡人劇烈暈車嘔吐。

  現在,他在積極尋找六座巨宮中的最高獎勵,準備搶走後跑路。

  陳永傑雖然得到他庇護,但還是很怨念,得到從此地預支的驚人資源,小一個多月的時間,辛辛苦苦修行到九段,結果又被震回來了。

  「我和八段有著不解之緣?」當初他在舊土時,就算是准九段了,結果被王煊震到八段初期。

  這樣來回好幾次了,只要提升,他就會出意外,被打回原形。

  徐福道:「也不算壞事,這是幫你夯地基呢,砸的越堅實,將來大宇宙校正完畢,你保住的道果越紮實。別一味追求虛高,不是你的,將來從高處摔下來時會要命的!」

  「還會死人?」陳永傑心驚。

  「當然,你以為會平安著陸?不死一批超凡者,怎麼能體現出大宇宙的無情意志,如何彰顯大勢不可逆?」

  仙界、大結界中的激烈對抗,讓現世也無法寧靜,各路超凡者都忐忑無比,人們明白,術法、長生等都在加速崩潰中。

  「一日四震,我大概率,連大宗師都保不住!」青木臉色煞白,被震落下來後,離超凡一線之隔,但現在,又下降一段距離了,來到了大宗師中期。

  吳茵也緊張了,她到了一段的中期,估摸著,按照這個趨勢,一夜間而已,她也要重回凡人領域了。

  各大陣營的超凡者,都在經歷這種心路煎熬,全都在持續變弱中!

  「也好,這就是未來的預演,不過提前到來而已,讓我們放棄幻想,有足夠的心理預期去接受現實!」

  一片坡地,大樹下,黃葉紛飛,王煊也被數次震動,但都穩住了,最強烈時,他也只是心血翻騰而已。

  可見,他的道基無比堅實,能立足神話盡頭十一段,自然與眾不同,底蘊之堅固遠超常人。

  「各種經文,我都參悟的差不多了,但是,想要突破固有的神話理論,必須要有不一樣的法。」

  他沉靜下來,不受外界干擾,全身心的投入在修行中,他很清醒地意識到,即便是在幾部至高經文中,也找不到出路了。

  「另類的『盜取時光』應該成為首選,無論是在內景地,還是在飄渺之地,都有相近的特質。但是,內景地中,精神思感的提升,遠超其他任何地方。」

  王煊琢磨,如何將那種能力帶出來,那樣的話,在他思感速度遠超那些化身的情況下,降服他們,不會非常艱難。

  接下來,他在精神秘庫中尋找和內景地有關的東西,深入了解,進一步解析,才能獲取自己想要的能力。

  別的沒有,他就是經文多,比古代大教的藏經閣還驚人,沒有辜負老鍾和各家財閥的收藏,都搬進了元神中。

  「《神照內景圖》,關於內景的論述,有獨到之處。講述精神主動照入內景,很有借鑑價值,意味著,可以有條件的自行開啟內景地!」

  「《元神圖譜》,不同元神對應的不同內景,論述精神擴張和內景的關係。」

  「《內感》,論精神思感的極限蔓延,開啟內景必觸超感,以及理論盡頭的神感推想,疑似還有神感之上!」

  瞬間,王煊大受觸動,應該早些挖掘這些經文才好,有他需要的東西。

  超感,自然是開啟內景必須觸發的,而那對常人來說遙不可及的神感,他也曾經親身經歷過!

  神感之上,他沒有涉足過,古人著書時,也只是懷疑存在。

  王煊認為,就這是他的方向,某些前賢的思路和他重合了,關鍵是,他有特殊的內景地,具備先天優勢,能去更進一步的實踐。

  他廢寢忘食,忘記了一切,直到某一刻,他觸發的精神感觸,介於超感和神感之間,他才睜開眼睛,內景地開了?!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他主動開啟內景地,不過也有偶然因素,並不在全面可控範圍內。

  不過,這對他來說,無異於雪中送炭,現階段正需要這種體驗,他當即進入,一是繼續探索神感,二是藉助「盜取時光」的優勢,全身心的研究這個大方向。

  「如果精神思感離開內景地,到了外界,也能處在極限活躍狀態,幾分鐘的思緒,抵得上常人數年的工作量,那麼,我必然可以鎮壓那些化身!」

  但是,如何將這種感知,無時無刻的開啟,最重要的是,如何脫離內景地,也保持那種狀態?

  「立足外界,也應該存在那種狀態,大概率就是神感之上!」

  然後,王煊就開始沿著這個方向修行,不斷鍛鍊,他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路和方向。

  「真要是脫離內景後,無時無刻也能處在神感之上,現實中,在同境界中,那近乎是無解的狀態!」

  這一次「盜取時光」分外長久,王煊感覺像是過去了「八十年」,精神思感全力以赴,解析超感、神感等。

  可以說,這種時光流逝的體驗,前所未有,或許確切的說,是這次的精神思感活躍程度要遠超以往!谷

  「將超神狀態帶到外界,也不是不可能,我有了思路,試試看!」內景地即將關閉前,王煊開始付諸行動。

  這一刻,內景空間無限壓縮,凝聚向他的元神,而後又仿佛要塌陷進他的身體中,內景和肉身似要交融了。

  一剎那,王煊的精神回歸肉身,他體驗到了!

  一秒……不足!

  這個過程持續不到一秒鐘,他就不可避免的脫離了那種狀態,實在太短暫了。

  「秒男都不如?有些不行啊!」他自語,如果是在關鍵性的大戰中,確實足夠了,回眸瞬間就能殺敵,更何況論秒來記。

  可是,他要對付的是將近十個「自己」,都是極為強大的精神分身,不足一秒鐘大概率不夠看,無法瞬殺。

  接下來,王煊再次苦修,百般嘗試後,折騰到深夜時,又一次出觸發超感,開啟了內景地。

  「內景的打開與關閉,應該是可控的,就如同惡龍,他連我的內景地都能無聲無息的打開,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王煊再次意識到,真的該早接觸那些關於內景的經文論述。

  「所謂的超感,神感,我在沒有開啟內景地的狀態下,似乎也曾接近過!」

  他想到了和惡龍對抗時的狀態,當他的精神天眼和十一段底蘊融合時,提前感知到了冥冥中的惡意,那時,他曾裹帶著惡龍的部分心靈之光進入虛無之地廝殺!

  他再次深入研究,有了全新的收穫,這一次他的精神思感更加的活躍了,「盜取時光」仿佛經歷了「百年」。

  但是,當他出來時,帶著那種超神狀態,依舊持續不足一秒鐘!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狀態,一秒鐘,看起來很難突破過去,應該想辦法,在這瞬間解決掉所有問題。」

  深夜,六座巨宮燈火通明,因為六位至強神明的分身都坐不住了,隨時要撂挑子,搶走至高獎勵跑路,現在他們正在尋覓呢。

  「歲月之書呢,怎麼不在了,毫無動靜,捕捉不到它的任何氣息!」有些至強者目光明滅不定。

  自然有人想到了王煊,那本書和他多次接觸,該不會是認可了他,提前給予了他無限好處吧?

  甚至,徐福都將目光投向了王煊,隔著時空,在養生宮中眺望,麵皮抽動,神色相當複雜。

  「我去,他也來了!?」陳永傑剛知道,王教祖也來了,就在遠處的坡地上,但並沒來闖宮。

  「此前,那個破限殺手說的是他!?」他震驚了,主要是他在這個地方和人言語不通,精神交流時,雖然知道有個「變態」,但他沒想那麼多。

  王煊睜開眼睛,又一次從內景中走出,認真思忖了很久,他覺得這是一條正確的路,大方向沒錯,但太艱難了。

  外界,劇震不止,尤其是這個時候,有絢爛的光幕衝起,照耀在不朽之地所有超凡星球上。

  那是大結界的至高規則在化成火光,煅燒一枚手鐲,居然顯照到了外界,映現在宇宙虛空中。

  這是在煉製至寶,這個神話時代第一次出現!

  這種異象比神明宮、不朽傘等至寶出世還要驚人,新至寶即將誕生,引發了超凡世界的共振!

  早先,王煊雖然聽到一些議論,但是沒在意,現在親眼目睹後,他頓時不淡定了,眼睛都直了。

  「我……去!這不是我家的東西嗎?」他風中凌亂。

  大結界照耀世間,至高規則交織,黑色的手鐲無限放大,黑玉主體,潔白的光點烙印在上,美輪美奐,散發大道氣息。

  而且,王煊隱約間看到了方雨竹在大結界中映照出的身影,他直接確認,那是他家的鐲子。

  不是地攤貨嗎?怎麼成至寶了,王煊徹底傻眼!

  然後,他就忍不住了,碎碎念,自家的鐲子……送人了,到底誰是親生的?他很想問一問他父母,他是不是撿來的。

  他覺得,一切都亂了,父母送出了一件至寶?怎麼聽著比神話還飄渺,非常不靠譜!

  自己的父母是大佬?王煊再次懷疑人生,雖然他以前就曾有過一些念頭,但是後來又都推翻了,因為,仔細想來,經不起推敲。

  不說其他,單他記憶中的一些事,他父母的表現就不像是至強者,比如說,連殺只土雞,他媽都暈血,每次都丟給他父親。

  事實上,他父親也和上刑場似的,憋著氣在揮刀。所以,無論殺雞還是宰魚,那夫妻二人都是買收拾好的,什麼散養的,山中的土貨,壓根和他們沒關係,絕對不自己動手去殺。

  另外,兩人的不少言行等,也和絕世高手不搭噶,不可能是修行者。

  「只能說,有少許高光時刻,他們像是超絕世,但大多時候都是普通人!」王煊想通了一些問題。

  甚至,他有了某種很靠譜的猜測,認為無限接近真相了!

  「家傳至寶送出去了,真大方啊,他們兩個不會是認真的吧,想當作聘禮?」王煊看著遠方顯照的大結界。

  不久後,他覺得不妥,有些不安,立刻動用精神天眼和自身的底蘊結合,感應到了冥冥中的惡意。

  「不是惡龍,但也很強,就在不遠處!」王煊確定,有至強神明的分身要針對他,來自六座巨宮的羽化宮!

  「既然世道亂了,超凡世界正在崩潰,我也不介意在最後關頭瘋一把!」他自語著,準備迎戰。

  在這個地方,他肯定沒法動用至寶,不然的話,會被各路至強者圍攻,群獵之。甚至可能會有超絕世出擊!

  無論是時間還是地點都不對,他最好以自身力量反擊。

  刷的一聲,他的心神沉浸命土中,拎著爐蓋,帶著斬神旗,剎那進入虛無之地,見到了那些分身。

  隨後,他將所有分身都放出來了,進入現世,都圍繞在他的身邊!

  終於,羽化宮的至強神明的分身動了,雙目發出兩道血色光束,跨越時空,鎖定王煊,淡漠地問道:「舊約之書,是不是在你身上?」

  王煊等他多時了,身邊有一群強大的化身,隨時準備圍獵至強者,更是想解決自身的問題,進軍十二段。

  所以,現在他並不慌,甚至有些興奮,很強硬的回應道:「你身上是否有半成熟的至寶?交出來吧!」

  外界,各大陣營都被驚動了,蟄伏很久、一直沒有動靜的「破限殺手」,現在不低調了,要凌厲出擊了?這是要和一位至強神明死磕。

  王煊起身,腳下發光,橫渡長空,進入羽化巨宮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