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圍獵至強神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楓樹成片,火紅的葉子如晚霞,巨宮矗立在林中,雄偉而壯闊。

  王煊落在地面,站在巨宮中,沒有任何懼色。

  外界,所有人都吃驚,那個年輕人如同飛行般,橫渡至羽化宮,一點也不怵至強神明,相當的主動。

  「面對神明,沒有敬意,隻身來羽化宮,你想幹什麼?」巨宮中,自然還有其他修行者,不少人都帶著審視之色。

  一位青春靚麗的少女,滿頭青絲飄舞,帶著神道氣息,有些自恃,漫不經心地問道:「你是要來朝拜偉大的神明嗎?」

  王煊沒有理會,旁若無人,徑直向前走去,他要來幹什麼?弒神!

  「問你話呢!」有人大喝道。

  那個青春氣息撲面的少女,言語輕慢,道:「破限殺手,很了不起啊,但那也只是在人間的成就,在至強神明面前不值一提。」

  噗!

  王煊一巴掌按了過去,那個有神道氣息的少女頓時滿嘴血沫子。

  她來自大結界中,現在橫飛出去,胸腹全部塌陷,根本躲避不開,撞碎遠處的一根巨柱,墜落在地,五臟已經破爛成泥。

  「放肆!」巨宮中,一些有神道氣息的人相繼喝斥,覺得這個青年太張狂了,將神明近前的侍女給格殺了。

  王煊無視他們,大步向前……

  鏘!

  有巨劍出鞘,最早開口的一位青年男子直接出手,攔住去路。

  王煊沒有止步,略微看了他們幾眼,道:「滾,都閉嘴,不想死的話立刻從這裡消失!」

  「殺!」有人喝道,身為至強神明的追隨者,在任何場合,自然都要維護神靈的無上威嚴。

  下一刻,超物質騰起,有人出手,但是,那劍光還未斬過來,那個人自己的人頭就咚的一聲滾落在地上。

  王煊向前走去,全身噴薄劍光,一群人倒退,在噗噗聲中,站在最前方的一群人全部成為屍體,鮮血染紅羽化宮的地面。

  「你是什麼神?」王煊來到巨宮深處,再無人敢阻攔,誰都看出來了,這位真的無所畏懼,連神明的侍女都給宰了!

  巨宮高台上,一個男子眸子開闔間,有銀色光芒飛出,如同實質化,扭曲虛空,他聲音淡漠,道:「歲月之書在哪裡?」

  他一身銀色羽衣,滿頭髮絲也呈銀白色,眉毛很長,斜飛入鬢,雙目深邃,五官很立體,長相不凡。

  他盤坐在那裡,若是站起的話,高能有兩米,不為外物所動,沒有情緒波動,對於侍女和追隨者的死去,並未動怒。

  王煊沒有得到回應,也就沒搭理他,看著整座巨宮,他決定,就是這裡了,選擇此地成為他的破關之地!

  想都不用去想,這個神明雖然自恃,淡漠而平靜,但為了歲月之書必然會出手,兩人間必有一戰。

  果然,不管銀髮神明的言行舉止多麼超然,但最終還是要動手,只不過他的那種姿態遠超其他超凡者。

  他沒有多語,盤坐在上,單手探出,直接下壓,轟的一聲,成片的天雷炸開,整座巨宮都在搖動,無數的符文亮起!

  王煊橫移,留下一道殘影,但巨大的雷霆交織,構建出一片牢籠,鎖困四方,堵住了他的去路。

  這位神明確實非常強,遠超破限者,對王煊實施雷刑。

  不用多想,這種人當年肯定破限了,成神後自然會愈發的強大。

  王煊以劍輪生生撕開雷光,平視這個神明。

  對方依舊盤坐在高台上,周身被一道銀白神環籠罩,並沒有起身的意思。

  王煊心境平和,神明自恃,那就讓他繼續坐著好了,爭取讓他坐化。

  下一刻,王煊動了,施展秘法,一個龐大的金色法體身影浮現,包裹著他的真身,璀璨法體恐怖,一拳向前轟去,簡直要掀翻巨宮,那金磚玉瓦和琉璃房頂都炸開了,即便有法陣守護,都沒有能保住。

  王煊現在還沒有出動分身,這次主要是想掂量下,所謂至強神明的分身在現世中到底有多強。

  砰砰砰!

  虛空中,那個銀髮神明右手揮動,出現成片的殘影,封堵他的各種攻擊趨勢,確實很強大!

  王煊翻身,平穩落在地上,一點也沒有氣餒和沮喪,因為,對方在逍遙遊二層的樣子,比他境界高。

  「破限,算他十段,再加上逍遙遊兩層,嗯,他應該比不上十二段,畢竟,後者是超出神話理論範疇的極限。不過,他經驗豐富,這麼多年打磨,其分身在人間超凡者中,確實有俯視一切對手的資格。」

  王煊心中思忖,對比彼此的優劣,這是一場硬仗。

  他得有十二段的修為,才能弒神!

  「奇異的虛無之地,接近真實的隕石通道,造就出一個又一個和我本身相近的精神分身,我與他們融合,就是十二段領域,現在我和他們聯手,也距那個境界不遠了,甚至算是准十二段,可以一戰!」

  下一刻,王煊的舉手投足,都是劍光,眼角眉梢,甚至連髮絲上都在流動璀璨劍芒,殺氣無邊!

  他藉此掩飾,在劍芒中,向前殺去,並釋放出所有精神分身,那些「他」在其肉身中,躁動多時了,早就忍不住了。

  下一刻,那些和他實力相仿的「自己」,快如光,迅猛若大星墜落世間,強勢而霸道,一起下死手。

  瞬間,宛若城市的巨宮就崩塌了,形態各異的「王煊」,有男有女,一個比一個桀驁不馴,一個比一個「兇猛」。

  高台炸開了,那個被銀色神環籠罩的神明,瞳孔收縮,全力以赴,凌空極速移動與躲避。

  一時間,他感覺對手太兇殘了,怎麼會出動這麼多化身,最為重要的是,那些化身不比主身弱多少。

  巨宮炸開後,外界自然能捕捉到這裡的戰況,部分人被驚呆了,來自仙道之地的生靈,有些人認出了部分身影。

  「我去,那不是老張嗎,怎麼像個刺頭似的,在轟擊神明?!」陳永傑第一個傻眼,失聲驚呼。

  「還有妖主?!」他有些麻了,因為,很快又看到了方仙子、冥血教祖,最為不可理解的是,還看到了妖祖等人,以及鄭元天,這不是王煊的死敵嗎,而且老鄭已經死了才對!

  「這……方仙子出場了,冥血教祖也在幫老王出戰?!」外太空中,青木目瞪口呆。

  趙清菡、吳茵,知道這些都是什麼人後,也都出出神。馬超凡、小狐仙都石化了,這是啥情況,它們有些發懵。

  大方士徐福,麵皮抽動,他自然看出來了,那是王煊的分身,這小子真敢亂來啊,褻瀆絕世強者,就不怕被妖主、張道嶺等人知道後將他捶爆嗎?

  此時,分身中的妖主、張道嶺、妖祖等人都具現化,真實顯照,和真身看起來沒什麼區別。

  外太空中,鋼鐵堡壘內,自然有高手,洞徹了那是王煊的分身,並且對仙道之地頗為了解,知道了具現化的都是誰。

  「各位,那不是群毆,名為王煊的年輕人,不愧是破限殺手,屹立在十一段盡頭的天縱人物,那些都是他的化身,而且具現的都是修行史上的名人。」

  「第一位,方雨竹,超絕世,來自仙界!」

  「第二位……」

  隨著外太空鋼鐵堡壘內的強者揭底,告知情況,各艘飛船中所有觀戰者都瞠目結舌,感覺無言,內心劇跳。

  「他還真敢啊!」

  「以至強者的形態為分身?!」

  外界,炸鍋了,人們都被驚的不輕,一群王煊在圍獵至強神明!

  羽化宮,被瞬間拆掉了,王煊主攻,其他分身也不弱,摧枯拉朽,一個照面而已,就將銀髮神明的袖子打的炸開,沒有了,露出發光的手臂。

  轟!

  妖主轉身間,油紙傘落下,雷霆萬鈞,噼里啪啦地將那對方淹沒,這個分身主修雷霆大法。

  銀髮神明的身體有些部位被擊中,有焦痕留下。

  鄭元天俯衝,殺氣騰騰,帶動著漫天的雲霞,硬撼銀髮神明,兩者間發生震耳欲聾的大爆炸,並有蘑菇雲騰起。

  噗的一聲,鄭元天解體,化成灰燼,就這樣被死了殺了嗎?讓許多人吃驚。

  然而,下一刻,在那劫灰中,有一個銀袍人新生,有些朦朧,看不到面孔,他的出現太突然了,一拳轟在銀髮神明的身上,讓其咳血倒飛。

  事實上,這就是真相,仙界的鄭元天死了,魔胎大法的開創者、那位上古的恐怖生靈還活著!

  他從劫灰中走出,新生復出。

  王煊化身的這種狀態,揭示了仙界一段秘辛,是真實發生的事。

  銀髮神明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周圍出現成片的火紅楓林,皆為異象,那是他當年在人間的悟道之地。

  「漫天楓葉,道火連天,焚滅世間一切敵。」他低吼著,瞬息間,楓林連綿,成片成海,那是秩序的迴光返照,是超凡規則的餘韻,激盪而起。

  無盡的楓林,以及神明大道火光,將羽化宮淹沒,他想一舉燒死所有敵人。

  然而,這些都無效,王煊以及諸多化身絲毫不怵,同樣施展火道異術,以火對火,生猛的攻擊。

  一時間,三昧真火、雷火、妖火、九幽魔火、涅槃之火、羽化道火……鋪天蓋地,反將銀髮神明覆蓋。

  大結界中,方雨竹煉至寶到了最後關頭,帶著晶瑩白點的黑玉手鐲散發御道級的氣息,能量驚人。

  這時,他們都長出一口氣。

  也是在此時,他們透過大幕,向外俯視,看到了現世中的一些景物,妖主第一眼就看到了六座巨宮,然後她就看到了自己!

  「小張,你替人打工呢。」她克制住,沒有發作,反而提醒張道嶺。

  「那小子……真敢啊!」老張不淡定了。

  「還有方仙子,還有我,最可恥的是,還有妖祖、齊騰等人,他葷素不忌啊!」冥血教祖也眼睛發直。

  當初,他們的心靈之光退走後,被洗盡記憶,對於虛無之地的事沒有一點印象,所以當見到這樣的分身,一個個都被刺激到了,想找機會去捶王煊!

  羽化宮廢墟上,銀髮神明不可能端著了,沒有辦法再保持淡漠,早已動了真怒,和王煊對抗,從術法到肉身不斷搏殺,戰況非常激烈。

  各種絕世術法,在這個地方像是煙花般綻放,神兵利器輕鳴,在天地中不斷破空,衝擊,猛烈地對抗。

  「去!」銀髮神明一聲輕叱,三桿銀白長矛,像是三掛星河呼嘯天地間,縱橫於各個化身間。

  這等同於御劍術,而他御的是矛,一樣可怕。

  鏘!

  方雨竹形態的王煊,仙道氣韻十足,白衣展動,展開羽化秘術,天地間到處都是光雨,全是其身影。

  三桿銀色長矛被禁錮了,在光雨中不斷被衝擊,被慢慢瓦解。

  「天妖輪迴術!」後方,「妖祖」大喝,至強妖族秘術早已施展出去,明明在現世中,但卻要讓對手陷入短暫的精神輪迴,陷入預設的可怕場景內。

  哧啦!轟!

  妖主擎著油紙傘,傘面旋轉間,覆蓋天穹,無盡雷海落下,這次與眾不同,雷霆間有諸仙齊現,跟著撲殺。

  「萬仙渡劫曲黃昏!」這種雷曲,這樣的大天劫,用來對付神明,那就屬於是諸神的黃昏。

  雷霆與仙人影子一起劈落,打的銀髮神明大口咳血。

  砰的一聲,方雨竹飛來,凌空一拳落下,伴著羽化之光,將銀髮神明的胸前打出一個血洞。

  「呵,以你身養吾命,仙胎寄生!」從鄭元天灰燼中走出的神秘銀袍人冷漠開口,所謂的魔胎大法,也被部分人稱作仙胎大法,最起碼他自己不稱魔。

  銀髮神明吐出的血液,化成一道血線,連到了銀袍人那裡,有莫名光暈向著銀髮神明體內鑽去。

  「神明一斬,斬血肉!」

  「神明二斬,斬元神!」

  「神明三斬,斬時空!」

  銀髮神明大吼,事實上,他的神明三斬已經先施展出來了,他斬的是所有人的血肉、元神,時空所在,三斬無遠不屆。

  「逆反!」分身中的「張道嶺」一聲斷喝,雙手划過,虛空中到處都是鏡面,從各個方位封堵,將神明三斬化成的光束、超凡規則餘韻給反照了回去。

  這就有些逆天了,看的所有人都心驚。

  王煊主身亦動容,默默思忖,這些分身在虛無之地盜取時光,精研秘術,確實了不得了。

  不過,這也算他「自己」在自行,融合後都將歸為一體,屬於他一個人的術法。

  「我只是一具主身,各位,你們也要一起上啊,否則很難擋住!」分身中的老張自認為是主身。

  「我才是主身,躲開,看我妖火焚天,殺死這個毛神!」

  「說什麼呢,我才是主身,讓開,十萬八千劍齊鳴,斬殺異域毛神!」

  ……

  「你們都應該去死!」銀髮神明開口,滿身銀光暴漲,席捲天上地下!

  然而,一群身影無懼,都在爭搶著,一起俯衝過去,圍獵銀髮神明!

  感謝:故城雲白、懶胖癌晚期、喜歡吃牛肉的厚厚,謝謝盟主支持!

  下一章,明天中午12點。




章節目錄